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穿越之掉崇祯面前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 事实胜于雄辩

穿越之掉崇祯面前 叫天 2818 2020.06.18 17:00

  其他人纷纷看着他们俩,都有点好奇,这事儿会是怎么个发展?

  “我曾亲眼见过有人神仙附体,然后把手伸入烧得沸腾的油锅中,却一点事情都没有!”朱慈烺说到这里,用非常认真地神情再次强调道,“真得,连皮都没烫伤一点,如果不是神仙附体,这怎么解释?”

  听到他这话,原本还有点担心的张明伟不由得大大地松了口气。这种“下油锅”的把戏,后世很多人都清楚是怎么回事。特别是爱看网文的,更是被无数穿越小说给解密过。身为一个穿越作者,当然更是清楚不过了。

  此时,见到太子那异常认真的脸,然后又转头看看崇祯皇帝等人,见他们也非常关注的样子,张明伟便微微一笑道:“这种小把戏我也会,我可以演示给你们看,但我不是神仙。”

  说完之后,他看向崇祯皇帝道:“陛下,能不能让人准备下材料,我来解答太子的疑惑!”

  事实上,此时就连崇祯皇帝本人都非常好奇。虽然他没有亲眼见过,可听朱慈烺所描述,反正他是没法想象这种事情又怎么会是小把戏?因此,他也非常期待。于是,没二话,立刻吩咐王承恩照办。

  没多久,一切就准备就绪。不过他们还是有点奇怪,为什么“下油锅”却要准备醋,这是什么意思?

  张明伟也不解释,只是吩咐王承恩,让他先往锅里倒入醋,然后再倒入油,接着自然还是王承恩烧火。

  所有人都好奇地看着,眼睛不时看看张明伟,然后又看看那口锅。

  不一会的时间,锅里的液体就开始沸腾了。

  在座的这些人,哪怕王承恩都是没有下过厨房的。因此,没人发现有什么不对劲。

  还是张明伟主动问他们道:“这么短的时间内,油锅就沸腾了,你们有没有觉得意外?”

  说着话的同时,他已经走近油锅,然后就很随意地伸手进那个在沸腾冒泡的油锅里去。

  看到这一幕,坤兴公主吓得一下闭上了眼睛,有点不敢看。

  而崇祯皇帝和朱慈烺却是眼睛睁得大大地,一眨不眨地盯着。

  张明伟伸手进去之后,神态自若,随便搅了几下,顺带着,还洗了下手,然后才缩回手伸到朱慈烺面前道:“太子殿下,你看看?”

  朱慈烺看得真是傻眼了,不敢相信。揉了揉眼睛,然后又睁得很大,凑过去,甚至都快凑到张明伟的手上了,还真没发现李明伟的手有任何毛病。

  他抬头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张明伟,又伸手去小心地摸了下张明伟的手,最后转头,惊讶地对崇祯皇帝说道:“父皇,先生的手,真得没事啊!”

  边上的朱媺娖听到动静,睁开了眼睛,眼睫毛一闪一闪地,非常地好奇,也想伸手去摸下看看。不过才伸出去,马上又想起男女之防,就连忙缩了回去。但她的脸上,那惊讶的表情,却是显露无疑。

  崇祯皇帝好歹三十好几的人了,没有像他的子女那样失态,稍微一琢磨,便立刻确认道:“先生,奥秘可是因为那醋?”

  张明伟听了,赞许地点点头说道:“不错,陛下英明。这下油锅的小把戏,关键就在于这醋。”

  他正说到这里时,忽然就听到王承恩惊呼道:“殿下,不可!”

  张明伟听到,转头看去,却见朱慈烺的手已经伸到油锅上面,显然是想自己去试试。

  可太子身份摆在那里,哪怕张明伟没事,却也吓到了王承恩。

  对此,张明伟却只是微微一笑道:“应该比我刚才那会稍微热了一点,不过没事,也就是稍微热点而已。”

  朱慈烺听了,更是意动,就又想伸手去油锅试试了。就好像这是很好玩的东西一般,无比诱惑他。不过崇祯皇帝在这里,最终他还是看向他父皇,眼神示意,显然是想得到允许。

  崇祯皇帝还没回应,边上的王承恩,用很快的速度,快速地伸手插入油锅一下,又以电闪火石般地速度缩了回去。

  感觉了一下后,他就又伸手到了油锅,这一次,并没有立刻缩手,而是一直浸在那里,用惊喜地语气向崇祯皇帝奏道:“陛下,真得不烫!”

  边上的朱慈烺,早就忍耐不住了。此时一听,都不等他父皇的旨意,直接伸手进去,稍微一感觉,然后就开始搅了起来,玩上了。

  事实胜于雄辩,什么神仙附体,都是假的!

  崇祯皇帝见了,不由得大为佩服,用恭敬地语气对张明伟说道:“先生之学识,真是渊博,一下便揭穿了此等装神弄鬼的骗术!”

  说到这里时,他忽然回过神来。这也就是说,当年他第五子的死,很可能根本不是什么孝定太后显灵,而是宫里内外勾结,害了他儿子。

  一想到这,崇祯皇帝不由得异常愤怒,这绝对是触犯了他的逆鳞。

  这时候,朱慈烺似乎玩够了,缩回手,却非常好奇地问张明伟道:“为什么先加入醋之后,油锅沸腾,却一点都不烫呢?”

  听到问话,张明伟转头看向他,微笑着解释道:“这是因为醋的沸点低,稍微热一点醋就会沸腾。你看到的油锅沸腾,其实并不是真得油在沸腾,而是醋在沸腾而已。”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补充道:“这是科学技术学识中的一个分支,物理学的知识,很基础的内容。还包括有的白纸会突然显露出字迹,鬼脸,血迹什么的,都是类似道理,根本就和什么神鬼无关。”

  虽然他说得轻松,可对于朱慈烺等人来说,却感觉他的学识好渊博,对他的敬佩之心,立刻更深了一分。

  经过这么一个插曲,张明伟转头看向一脸严峻的崇祯皇帝,向他建议道:“陛下,我认为眼下最为紧要的一步,就是整顿内宫,确保陛下和太子等人的安全。然后再找那些贪官污吏,无良勋贵下手,如此才能最快速度获得钱粮。这是短期做法!”

  崇祯皇帝的神情非常严肃,点点头说道:“先生所言极是,宫中整顿,势在必行!”

  不整顿的话,连他都可能不安全,这是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接受的。并且,宫外有人谋害了他的儿子,很可能是那些勋贵,这让他再无一丝对勋贵动手的抵触!

  不过,每个皇帝都不希望宫里和外面有勾结,可最终却是大都有勾结。所谓的整顿宫中,说起来简单,真要做的话,却是很难的。

  当崇祯皇帝把这意思一说之时,张明伟微微一笑道:“陛下,这个事情对于别人来说很难。但是,陛下不要忘记了,我来自后世,盖棺定论,能知道什么人对陛下忠心,什么人只顾私利,如此一来,事情就会简单很多了。”

  之前的纪录片并不会多细致,因此,这些事情还得张明伟说了算。

  崇祯皇帝一听,立刻转头看了一眼王承恩,然后向张明伟躬身一礼,诚恳地说道:“还请先生赐教!”

  这个时候,边上的几个人都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从“油锅”把戏中回到了现实,全都一脸严肃地听着。

  特别是王承恩,更是把心提了起来。他知道,眼前这人的话,能决定宫里人的生死,改变宫中格局。

  就听张明伟回答崇祯皇帝道:“史书记载中,如今宫中最对陛下忠心耿耿,不离不弃的,就是这位王承恩。”

  听到这话,王承恩顿时心花怒放,恨不得扑上去抱住张明伟,好好地亲亲他。

  “这个朕已经知道了,还有么?”崇祯皇帝看了王承恩一眼,然后就立刻又追问道。

  “还有一个叫方正化的,为大明战死,应该也是对陛下忠心的。”张明伟没有犹豫地就回答道,“另外,史书明确记载的,有杜勋,王之心和王德化是迎贼,甚至劝进李自成登基称帝!其余的,不怎么有名,至少我查过的史书上都没有记载了。”

  崇祯皇帝最大的困难,就是不知道该信谁,不该信谁。如今有了明确定论,剩下的事情,自然就不用张明伟来说了。

  在沉默了一会之后,崇祯皇帝便又请教道:“刚才先生所言,抄家所获钱粮乃是短期应急,那么长期该是如何?还有如今之困局,又该如何破解最为合适?外廷之中,朕又该用何人?朕只觉得问题实在太多,还请先生为朕一一解惑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