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万道之剑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灭世三剑

万道之剑魔 万道剑魔 4110 2020.03.22 17:36

  收好血石之后,梁懋杰又继续深入剑圣山。

  反正有魔气护体,无论多厉害的毒气都无法对他造成伤害。

  他是修剑者,所以他此行最大的目标就是剑圣山中那剑圣留下来的东西。

  既然不怕毒气,可以到达所有人都到不了的地方,又和乐而不为呢?

  他一路前行,想要走完这山脉。

  到了这时候,空气中的毒气已经浓郁到了可怕的程度。

  只要普通的大武师吸入一口气,也要毒发身亡。

  就算是武王来此,也讨不到好处。

  而梁懋杰生怀不明魔气这种至宝,又怎么会怕这毒呢。

  不一会,梁懋杰走到了一处崖壁前。

  他看到这崖壁上有一道很深的剑痕,里面散发出浓浓的剑气。

  在这里修炼,绝对对梁懋杰有很大的好处。

  于是梁懋杰就在这里盘膝而坐,对着那道巨大的剑痕。

  一丝一缕的吸收着那剑气。

  梁懋杰每吸收一缕剑气,那崖壁上的剑痕便变浅一点。

  直到崖壁上的剑痕完全消失时,梁懋杰的剑气已经强大到了可怕的地步。

  他吸收了这些剑气之后,继续向着剑圣山深处行进。

  走着走着,遇到了许多血红的魔兽,梁懋杰便顺手斩杀了,赚取一些晶核。

  但他也不是弑杀之人,只有别的魔兽来攻击他时,他才会反击。那些没有攻击他的魔兽,梁懋杰也是不会去杀的。

  每杀一个魔兽,王珂都会把其中的魂魄和精血吸收了。到现在,王珂的力量也恢复到她全盛时期的百分之一了。

  可别小看这百分之一,全盛时期的武皇的百分之一实力,足以秒杀一般的大武师以及比较弱的武王了。

  他们走着走着,走到了一个山洞口。

  梁懋杰十分惊喜,他想“这会不会是那剑圣留下来的洞府,如果留下来一些宝物的话,那我可就发了啊!”

  说着,他小心翼翼的深入了洞府。

  这山洞并没有多深,大约百米罢了。

  这些距离对于梁懋杰来说自然是小菜一碟。

  他走到尽头之后,只看到了一枚戒指和一把深入地下,只露出剑柄的剑。

  梁懋杰十分惊喜。

  “这不会是剑圣的储物戒指和剑圣用的剑吧!”

  说着他拿起那个储物戒指,正想打开,却发现上面有着封印。

  “省省吧,从这精神封印来看,设下封印的人至少也是和我一样的境界,以你现在的实力想要打开是根本不可能的。”王珂说。

  和王珂一个境界,那这剑圣也是武皇阶了。

  唉,有武皇的戒指却打不开,这是何等憋屈啊!

  这时,他有把目光投向了那把剑,梁懋杰双手握在剑柄上,似乎没怎么用力,就拔出来了。这有点超乎梁懋杰的意料。

  只见那剑锈迹斑斑,一看就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年的风吹雨打。

  这时,那剑尖上突然浮现除了一道人影,可把梁懋杰下了一跳。

  “看来你也是中州梁家之人,这把破云剑上有着血脉封印,如果不是梁家之人的话无论有多高境界都拔不出来。”

  “对,我父亲是梁天印。”

  “什么?你父亲是梁天印?”

  “是啊!怎么了。”

  “没想到我留下的一缕残魂竟然还可以见到主人的儿子。我真是三生有幸啊!”

  “你,你是梁鉴?”王珂失声道。

  “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那残魂道。

  “你还记得我吗?我是王珂啊!”王珂的魂魄从小世界中飘出。

  “王珂,你是王珂,你怎么会在少主身旁?”

  “小姐临走前把我所在的小世界给了少主,所以我就跟着少主了。倒是你怎么会落得如此境地。”

  原来王珂是梁懋杰亲生母亲田丽芳的丫鬟,而那残魂则是梁懋杰的父亲梁天印的侍卫。

  “当年主人从山河城离开后,遇到了王家派来的刺客,我留下应对刺客,主人他们走了。而我和那个刺客近乎于同归于尽,只不过他已经魂飞魄散了,而我还留有一丝残魂。”

  “你知道那个刺客是谁吗?”

  “那个刺客便是王家的刺客——王海林。”

  可恶啊,王家居然敢三番五次刺杀主人,不怕遭到梁家的报复吗?”

  他们的这些对话把梁懋杰听得是云里雾里,什么王海林,什么王家,他一概不知。

  看到梁懋杰那不解的样子,王珂也没有过多解释。

  那残魂说:“既然你是少主,那我也就可以放心的把我的一身本领传给你了。”

  这时梁懋杰十分兴奋,武皇的传承有多么珍贵他还是知道的。

  那残魂伸起手指,往梁懋杰眉心一点,梁懋杰顿时感觉有许多信息传入了自己脑海中。

  “这是我的毕生绝学——灭世三剑。修炼到大成之后举手投足之间,便可开山劈海,无所不能。”

  这么厉害?

  “既然我的绝学已经传承下去,那我也就可以放心的去了。”

  话音刚落,那缕残魂便消散了。

  这次行动,可是收获丰富啊!

  梁懋杰在剑圣山中随意抓了一只血虎,便骑着血虎回风云剑派了。

  回到风云剑派后,梁懋杰立刻着手修炼灭世三剑。却很难有所收获,他打算去比武场在切磋中寻找灵感。

  “去命战台!归墟又出手了,这一次的对手,据说是黑风老怪!”有人说。

  “什么?归墟和黑风对上了,黑风老怪可是有好几年没出手了,走,快去看看!”

  “这一战,肯定精彩绝伦啊。”

  一道道身影,快速的向着一个方向飞去。

  “命战台?”

  梁懋杰一愣,有些好奇。

  看样子,是两个强者的对决,什么强者,能引起这么多人前往观看?

  “去看看吧!”

  梁懋杰一笑,随即跟着人群,向着前方而去。

  一会,到了一个巨大的建筑面前。

  这个建筑,成圆形,巨大无比,他们刚临近的时候,就听到里面传来巨大的欢呼声,嘶吼声。

  “难道大战已经开始了,不会迟到了吧,赶紧进去!”

  很多人飞向了建筑的大门口。

  “全部缴费,一人两百金币!”

  大门口,有人守护,拦住了众人大吼道。

  “这是我的金币,拿去吧!”

  很多人交了金币,急冲冲的向着建筑里面走去。

  但人太多,需要排队。

  “人这么多,看来那归墟和黑风老怪,非同寻常啊!”

  梁懋杰心里想。

  片刻之后,才轮到梁懋杰,梁懋杰走了进去。

  建筑里面,成圆形,在中间,是一个长宽数里的巨大战台,四周,则是环形的看台,有上百层之多,起码能坐几十万人。

  两人走进去后,发现四周的看台,已经坐了起码超过十万人。

  而战台上,空荡荡的,根本没有人,只有一滩鲜血。

  “怎么回事?人呢?不是归墟大战黑风老怪吗?怎么没看到人?”

  “对啊,人呢?”

  后面进来的人纷纷叫道。

  “人?现在才来,哪有人?大战已经结束了。”

  有人道。

  “什么?大战已经结束了,结果呢,结果怎么样?谁赢了?”

  “归墟,归墟赢了,归墟与黑风老怪大战百招,最终黑风老怪被归墟斩于剑下!”

  “窝巢,居然来晚了,倒霉啊,两百块金币浪费了。”

  “看别的对决吧!”

  许多来晚的人,哀声叹气,找座位坐下。

  “是啊,归墟可是最近崛起的顶级强者,武师级别一战,从未败过,达到十九连胜,加上这一战,已经二十连胜了。”

  “而黑风老怪,活了近一百年,修炼了这么多年,一身战力也极其恐怖,在武师中,几乎没有对手,在命战台,也曾拿下十九连胜,很多人都期待两人一战呢?没想到,这一战来的那么突然,都错过了,真是可惜!”

  梁懋杰也露出了感兴趣之色。

  随即,梁懋杰找了一排空位置坐下。

  唰!

  这时,一道身影冲上了战台,这是一个秃顶老者,身上武师七重的气息展露无遗。

  “谁来与我一战?”

  秃顶老者叫道。

  “我来杀你!”

  一个光头大汉冲上了高台,同样展露出武师七重修为。

  “哈哈,是吗?你的储物戒指,是我的了!”

  秃顶老者森冷一笑。

  “这句话,应该我说才对,你的储物戒指,我看中了。”

  光头大汉冷笑,手中出现一把战刀,向着秃顶老者杀去。

  秃顶老者拿出一根铁棍,迎了上去。

  轰!轰!

  两人激烈的大战在一起。

  不过,几十招之后,秃顶老者已经完全占据上风。

  “哈哈,死吧!”

  秃顶老者大笑,铁棍如暴风雨一般向着光头大汉轰去。

  光头大汉节节后退,十几招后,秃顶老者一棍轰在光头大汉的胸口上,光头大汉惨叫一声,身上传出一阵噼里啪啦骨骼断裂之声,向后抛飞,摔倒在战台上,口中鲜血狂喷。

  “我认输,我认输!”

  光头大汉大吼。

  “认输?现在认输晚了,死吧!”

  秃顶大汉大吼,飞身而上,铁棍砸在光头大汉头上,光头大汉顿时脑浆迸裂,死于当场。

  “哈哈,储物戒指是我的了!”

  秃顶老者收起了光头大汉的储物戒指,哈哈大笑。

  “高兴什么?你的储物戒指,还不是我的。”

  一声冷哼,一个老妇飞身上了战台。

  这个老妇,身穿大红袍,身上的气息,也是武师七重。

  “是红莲,她要出手了,这可是一位狠人,已经在武师七重境中五连胜了。”

  “是啊,她每次看到收获大,才出手的,那个秃顶老者刚刚得到一位武师七重武者的储物戒指,现在只要杀了秃顶老者,那就能得到两个储物戒指了。”

  “就看那秃顶老者敢不敢应战了,每一次与红莲对战的对手,都死的很惨啊!”

  老妇一上场,四周就传出一阵惊呼。

  “红莲!”

  战台上,秃顶老者脸色也是大变。

  “死吧!”

  红花婆婆脸上露出森冷之色,杀机弥漫,就要出手。

  “等一下!等一下,我认输,我不战!”

  秃顶老者连忙叫道。

  “不战?”

  红莲脸色阴沉下来,道:“交出二十万金币吧,真是没种!”

  秃顶老者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二十万金币,交给了红莲,然后离开了战台,飞在看台上。

  “有没有人和我一战?”

  红莲收起了金币,目光环视四周,大声道。

  但一时间,并没有人上去。

  红莲在武师七重境,极为强大,罕有对手,谁想上去送死?

  等了一会,见没人上去,红莲也离开了战台。

  “嗯,挺有意思的,这位兄弟,这命战台,是按什么规则来的。”

  梁懋杰向旁边的一个人问道。

  “你第一次来,不知道也是正常的,我为你解释一下吧。”

  青年浅浅一笑,道:“顾名思义,命战台,以命为战,只要登上战台,就是赌命,胜者,赢得对方的全部家当,败者,不仅命没有,也会输掉全部的家当,身上的储物戒指,归对方所有。”

  青年解释道。

  “那刚才那个秃顶老者,怎么可以认输?”梁懋杰问。

  “命战台有个规矩,境界高者,不能向境界低的人挑战,当然,境界低的,如果向境界高的人挑战,那随意。”

  “而一旦你登上命战台,别人挑战你,你就不能不应战,不过,可以在大战开始之前,认输,这样,只要交给对方一定数量的金币,就可以免去一战!”

  “就像刚才红莲挑战那秃顶老者,那秃顶老者明知不是红莲的对手,在大战开始之前,当即认输,只要交给对方二十万金币,就可以下台了,若是大战开始之后再认输,对方完全可以不接受,直到将对手击败、击杀,获得对方全部家当!”

  “当然,境界越高,认输的代价也是越大的,大武师若是未战先认输,可是要交给对方一百万金币的。”

  青年详细的为梁懋杰解释了一遍。

  “那死亡率,岂不是很高!”梁懋杰问。

  “当然,大战开始后,死亡率高达八九成,只有少数人能逃得一命!”

  青年道。

  梁懋杰暗暗吃惊,死亡率,居然高达八九成,基本上一上去,不是赢,就是死。

  梁懋杰一笑,眼中,露出感兴趣的神色。

  一战,堵的是全部家当,梁懋杰对这一点,比较感兴趣。

  而且他正在修炼灭世三剑,这命战台,不失为一个好的渠道。

  而且,还可以让王珂吞噬对方魂魄,一举多得。

  梁懋杰的目光,又看向了命战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