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万道之剑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灭刘家之人

万道之剑魔 万道剑魔 8016 2020.03.24 17:04

  岭南火域,中部区域深处,靠近内部区域,有一座高大的死火山。

  这一座火山,不知道从什么年代开始,已经停止了喷发,但是死火山周围的温度,依然高的惊人。

  地面,一片赤红。

  在距离死火山几千米之外,有二十几个青年,不用说,都是刘家弟子。

  二十几个刘家的弟子,将三十多个捡矿人团团围住。

  三十多个捡矿人围在一起,面色惶恐,瑟瑟发抖。

  “诸位刘家的少侠,我求求你们了,那里真的很危险啊,你让我们去探路,那就是送死啊,我上有老,下有小,我求求你放我回去吧。”

  一个五十多岁的大汉不停的弯腰行礼,不停的哀求道。

  咻!

  剑光一闪,这个大汉的头颅高高飞起。

  “吵死了,想走是吧,我现在就送你上路。”

  一个刘家的弟子长剑归鞘,冷冷的道。

  其他捡矿人顿时噤若寒蝉,再也不敢说话,不过脸上的绝望之色,更浓了。

  “你,赶紧去探路,如果侥幸被你走过去,还能留下一条狗命。”

  一个刘家弟子指了指一个皮肤黝黑的大汉。

  这个大汉眼中顿时一片绝望,身体颤抖个不停。

  “不去是吧,那现在就死!”

  那个十方刘家的弟子声音冷漠。

  “我去,我去!”

  大汉颤声道。

  接着浑身颤抖的走了出去。

  出去一探,说不定还能有条活路,不去的话,就是死。

  这个大汉,应该修炼了武道,但没有觉醒血脉,只有武士一重的修为。

  他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很快,就走出了两百多米。

  呼,突然,一道岩浆从地下冲出,直接将这个大汉淹没。

  大汉惨叫一声,直接化为一团火球,几个呼吸,就变为一团焦炭了。

  岩浆的温度,高的可怕。

  一个大活人,瞬间就化为焦炭,这个场面实在恐怖。

  其他的那些捡矿人见到,吓的浑身抖个不停。

  但那些刘家的弟子表情十分平静,甚至是一片冷漠。

  “把刚才走过的地方,做下记号。”

  刘家弟子之中,一个皮肤略黑,面色冷酷的青年吩咐道。

  这个冷酷青年,就是之前十方剑派弟子口中的王师兄,王坤。

  他看也没看那些捡矿人,这些捡矿人在他眼中,不过是蝼蚁,是用来利用的工具而已。

  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前方的那座死火山,一片火热。

  “按照祖先留下的记载,就是这里没错,焚心炎,我一定要得到,只要得到焚心炎,我的精神之火,肯定能修炼到二品,那样一来,我的实力大增,一定能在命战台上十连胜,登上人榜。”

  “甚至还不止突破二品精神之火,还能更上一层楼,三百年前,祖先在这里得到焚心炎,如今三百年过去,一定产生了焚心炎,如果里面蕴含的能量够高的话,突破三品精神之火,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哈哈,那样一来,我的战力能提升到什么地步?”

  王坤心里狂热的想着。

  “是,王师兄!”

  刘家的弟子应声,随后一团团白色的粉末抛出,洒在刚才那个大汉走过的地方,形成一条安全的路线。

  “现在,你,前去探路。”

  刘家的弟子又指向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

  青年的脸色顿时惨白,一脸绝望,冷汗直流,叫道:“我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求求你们。”

  “阿杰,诸位少侠,求你们放过阿杰,让我来代替他,他还年轻啊!”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走出,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不止。

  “爷爷,不要,你不能去啊!”

  那个青年叫道。

  “让我来,让我来吧,求你们放过阿杰,他还年轻啊!”

  老者仿佛没有听到青年的话,继续磕头不止。

  “哦?好一对情深的爷孙,好吧,小爷就网开一面,老头,你去探路吧!”

  一个塌鼻的刘家弟子一挥手道。

  “爷爷,爷爷,你不要去啊。”

  青年眼泪哗啦啦的留下,大声叫道。

  “阿杰,爷爷一把年纪了,无所谓了,但你一定要活下去。”

  老者叮嘱青年,然后头也不会,向前方走去。

  青年绝望的看着。

  前面两百米,之前那个大汉走过,非常安全,老者顺利通过。

  走到这里,老者小心的避过之前喷岩浆的地方,继续向前。

  但还没走出一百米,当老者一脚踩下去的时候,地面忽然裂开,老者直接就掉了下去。

  随即,就是一阵凄厉的惨叫,几个呼吸,便没有了声音。

  “爷爷!”

  那个青年发出绝望的大吼。

  其他捡石人更是一阵慌乱,面无血色。

  “做记号。”

  王坤继续吩咐。

  唰!唰!

  一团团白色粉末被抛出,将安全之路标记出来,而危险之地,也标记出来。

  “你,轮到你了,上去吧!”

  塌鼻的刘家弟子一指之前的那个青年。

  青年脸色惨变,叫道:“刚才,刚才我爷爷已经顶替我去了,你们你们怎么还叫我去?”

  “顶替你去?我可从来没有说过他是顶替你去的,是他自己要求先去的,我当然要满足他,现在轮到你了。”

  塌鼻的刘家弟子冷冷道,脸上挂着一丝玩味之色。

  其他刘家弟子皆是一副淡漠的看着。

  “不,不,你们不能这样,你们不能这样,我不去,我不去。”

  青年不停的摇头,嘶声叫道。

  其他捡矿人噤若寒蝉,一句话都不敢说,生怕被刘家的弟子注意到。

  “不去?”

  塌鼻的刘家弟子脸色一冷,狞笑道:“你不去是吧,不去的话,现在就送你上路,去陪你那死鬼爷爷。”

  战剑一挥,冰冷的杀机笼罩青年全身。

  青年眼中露出惊恐之色,最终还是颤抖着向前。

  当青年向前走了几十米后,突然疯狂的向一侧逃窜起来。

  “想逃,找死!”

  塌鼻的刘家弟子一声大喝,吐气出声,双手握剑,向着逃走的青年一斩而下。

  咻!

  一道剑气,迸发而出,瞬间跨越几十米的距离,将逃走青年斩为两半。

  “我说过,你们乖乖的前去探路,还有活命的机会,想逃,只有死路一条。”

  塌鼻的刘家弟子冷笑,然后又一指,道:“你,去探路。”

  被指到的人,绝望的走出,颤抖的向前,希望自己运气好,能够走到头。

  但结果依然是死。

  就这样,一个个捡矿人上前探路,一个个死于火焰岩浆之中。

  但是安全的路线也被慢慢探查出来。

  越是靠近死火山,越是危险,地下越是不稳定。

  三十多个捡矿人,转眼就死了十几个。

  而此时,距离死火山,还有百米左右。

  又叫了几个人前去探查,终于,一条完整安全的路出现了。

  “诸位少侠,我们可以走了吧?”

  剩下十于个捡矿人,有人小声的问道。

  “走?走去哪里?这里的消息,可不能泄露出去。”

  一直没说话的王坤开口道。

  “什什么?你们什么意思?”

  捡矿人脸色大变道。

  “什么意思?就是你们都要死!”

  塌鼻子刘家弟子狞笑道。

  “不,不,你们说了只要探出安全的路来,就放我们走的,你们不能这样,你们是刘家的弟子,不能不讲信用啊。”

  “求求你们啊!”

  “不,我不想死,我诅咒你们,不得好死!”

  十余个捡矿人本来已经生出希望,此时又一脸绝望,疯狂的大叫起来。

  “诅咒我们?你们也知道我们是刘家的弟子,谁敢杀我们。”

  塌鼻子刘家弟子冷笑。

  “咦?那里有一个人,正向这边走来。”

  忽然有一个刘家的弟子叫了起来。

  其余人不由的向那边看去。

  右后方,一个年轻的身影,正一步一步向这边走来。

  这个身影,十五六岁左右,身材修长,面庞清秀,只是,他现在的眼神,却无比冰冷,冷的可怕。

  这个青年,自然是梁懋杰。

  梁懋杰目光一扫全场,看到那一具具被烧黑的焦炭,大致发生了什么,他已经能够想到。

  他心中,迸发出冰冷、凌冽的杀机。

  武者,虽然掌握了强大的力量,但武者有武者的规则,武者也有武者的骄傲,一般武者,是不屑于杀普通人的。

  但这刘家的子弟,已经失去了底线,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梁懋杰的杀机,从未有如此强烈。

  感受着梁懋杰身上的杀机,刘家的弟子眼神一凝。

  王坤,眉头微微一皱。

  他记得,那个方向,他派去了九人,但是到现在,不仅没见一个人来,还来了一个陌生的少年。

  事情不对!王坤神情一动。

  梁懋杰一步一步,看似很慢,其实很快,几个呼吸,就来到刘家弟子的身前。

  “小子,你是怎么过来的?还有那边我刘家的弟子呢?你有没有看到?”

  一个刘家弟子大声喝问。

  “看到了,但都死了。”

  梁懋杰淡漠的回应。

  二十几个刘家的弟子脸色纷纷一变,有人喝道:“说,怎么死的?”

  梁懋杰冷漠一笑,手一挥,火梁懋杰出现,一股强大的气息爆发而出,道:“当然是被我杀的,现在,我送你们下去陪他们。”

  “被你杀的?小子,你好大的胆子。”

  “小杂种,敢杀我刘家的弟子,你死定了,不止是你,你的家人,也死定了。”

  “说,你用了什么方法偷袭的?”

  “还想杀我们,不自量力,我宰了你。”

  梁懋杰的话,引起一片喧嚣,一个身形魁梧的青年大步走出,提着一把巨剑,一剑向着梁懋杰的头颅斩去。

  这一剑要是斩中,绝对能把梁懋杰劈为两半。

  呲!

  一道黑光一闪而逝,魁梧青年的身形突然僵硬住了。

  哐当一声,他的战剑落地,随后双手死死的握住自己的咽喉,双眼像死鱼一般瞪出,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他的喉咙已经多出了一个血洞,血流不止。

  破军剑术之见日,破军剑术中出手最快的一招。

  四周的刘家弟子,甚至没有看出梁懋杰是怎么出手的。

  “杀人者,人恒杀之,想杀我,就要做好被杀的觉悟。”

  梁懋杰淡漠的声音响起。

  魁梧青年倒在地上,挣扎了几下,就没有了气息。

  “杀的好!”

  十余个捡矿人心里都大吼,虽然不敢叫出来,但是心里却痛快无比。

  王坤目光微微一凝,开口道:“好快的速度,大家一起出手,合力杀他。”

  “杀!”

  “去死!”

  顿时,有十几个刘家的弟子大吼,身形高高跃起,斩出一道道犀利的剑气,从前面向着梁懋杰斩去。

  这些刘家的弟子,修为最弱的,是武师六重,最强的,武师八重。

  十几人一起合力,声势骇人无比,就算是一个武师九重的高手,都要被乱剑砍死。

  但梁懋杰身形一动不动,甚至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灭世三件——灭生!”

  霍然,梁懋杰手握剑柄,灭神剑一晃,向前刺去。

  呼呼...

  灭神剑震动的声音响起,随后,空中突然出现许多厚重的黑气,这些黑气逐渐汇聚成死神的形状。

  当死神触碰到的时候,现场突然响起了一声声惨叫。

  十几个刘家弟子齐齐倒退而出,鲜血在空中飘散,凄艳无比。

  十几个刘家的弟子,在他们的咽喉处都有一个血洞。

  一招,十三个刘家的弟子,死!

  但梁懋杰没有丝毫的停留,大步向前奔驰,灭神剑顺势横扫而出。

  “破军剑术——拨云!”

  碰碰..

  一连串骨骼断裂的声音响起,八个刘家的青年远远的飞了出去。

  摔倒在地上,一会便没了气息。

  摧枯拉朽,完全横扫。

  这就是梁懋杰现在的战力。

  剑圣自创武极灭世三剑修炼到第一个层次,加上修为突破武师九重前期,战力提升到一个恐怖的地步。

  场上,刘家的弟子,一下子就剩下三人。

  一个王坤,一个武师九重的高手。

  还有一个,就是塌鼻子青年,他站的地方由于靠近那些捡矿人,所以梁懋杰的攻击没有把他笼罩进去。

  此时,塌鼻子青年脸色惨变,腿肚子颤抖个不停。

  而王坤,脸色也无比的凝重起来。

  “你的战力很强,但是你杀了我刘家那么多弟子,从今以后,上天入地,没有人你能救的了你。”

  王坤声音冰冷的道。

  “只要把你们都杀了,谁知道是我干的?”

  梁懋杰淡漠一笑道。

  “哈哈哈,你想杀我?我承认你的实力很强,我没有十足的把握能杀你,但是你想杀我?我会让你清楚的认识你这句话有多么可笑!”

  王坤战剑指向梁懋杰,一道强大的红色剑气,吞吐不定。

  “王师弟,一起杀他。”

  王坤突然一声大喝,身形暴起,一剑斩向梁懋杰。

  战剑斩过空气,响起了刺耳的音爆声。

  同时,另外一侧,那个武师九重的刘家弟子,也爆发而起,一剑向梁懋杰杀去。

  唰!

  梁懋杰灭神剑向上撩出。

  当!当!

  灭神剑与两把战剑相交,响起了剧烈的震动声。

  梁懋杰身形微微一晃,后退了三步。

  而王坤也是向后抛飞几米,落在了地上。

  至于那个武师九重的青年,向后抛飞十几米,一口鲜血喷出。

  “这王坤,好强的力量!”

  梁懋杰目光一动。

  虽然只是交手一招,但梁懋杰感觉出,王坤战剑传开的力量强大无比,如惊涛骇浪一般连绵不绝。

  另外一个武师九重的青年和他一比,那就是垃圾。

  梁懋杰之所以会退,基本上是因为王坤。

  此时,王坤的心里也是惊骇无比。

  梁懋杰的力量,也是出乎他的意料,丝毫不比他弱,甚至更强。

  “杀!”

  没有什么可说的,双方已经是死敌,只有一方倒下,才能结束,双方又大战在一起。

  王坤两人都爆发了血脉。

  这一次,王坤主攻,另外那个武师九重的青年在一边偷袭。

  一时间,梁懋杰有些处于被动。

  而塌鼻子青年,根本插不上手,只能在一边焦急的看着。

  “杀神剑!”

  王坤手持一柄比手掌还宽的巨剑,攻势霸道无比,一剑斩出,剑光形成十字形状,朝着梁懋杰斩下,威力巨大无比。

  “破军剑术——移山!”

  梁懋杰灭神剑一震,与王坤的剑光相撞在一起。

  当!

  一声巨大的轰鸣,梁懋杰后退两步,王坤后退了三步。

  正面相抗,梁懋杰稍微占据上风。

  “这个王坤,攻击力怎么会这么强?他施展的武技,分明不是地级武技,而是人级上品武技,虽然已经修炼到极高的境界,但攻击力也不可能有这么强?”

  梁懋杰的眼中闪过一丝狐疑之色。

  虽然王坤的修为已经达到武师九重巅峰,而且还爆发了人阶五级血脉,但没有地级武技的情况下,攻击力也不可能这么强,正面与梁懋杰相抗,居然只是稍微落在下风。

  “对了,是肉身,这个王坤,他的肉身极其强大,应该是修炼了炼体之道。”

  梁懋杰目光突然一亮。

  他发现,王坤肌肉块块鼓起,皮肤上,覆盖着一层淡淡的红色光芒。

  一定是肉身,王坤修炼了炼体之法,肉身配合真气,能爆发出惊人的战力,所以才能与梁懋杰抗衡。

  呲!

  此时,一道剑光急速的向着梁懋杰刺来。

  “真是麻烦!”

  梁懋杰眉头一皱,灭神剑一甩,与一把细剑相撞,一道人影远远的后退出去。

  是那个武师九重的刘家弟子。

  这个刘家弟子攻击力虽然不强,但身法却是不弱,滑不溜秋的,趁梁懋杰露出破绽的时候,就偷袭一招。

  “如果我爆发血脉,想赢他们,轻而易举,但是我不能依靠血脉爆发,我的血脉太奇特了,只能当做底牌,不能用来常规的战斗。而且如果被别人看到的话会给我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的。还是靠现在的状态解决他们吧。”

  碰!

  梁懋杰一踏步,向着王坤冲去。

  “覆海!”

  灭神剑从上而下,重重砸下。

  王坤目光一凝,以战剑抵挡。

  轰!

  王坤脚下的石块爆碎,身形连连后退。

  “只是武师九重前期而已,虽然修炼了地级武技,但怎么这么强大?我的肉身,已经修炼到一品大圆满了,居然还是不敌他。”

  王坤心中震惊的无以复加。

  如果是同级压制他,很正常,但梁懋杰的修为才武师九重前期啊,这是怎么做到的?

  “杀!”

  梁懋杰战意如虹,不断的向王坤攻去,正好拿王坤磨练剑意。

  滚滚的灵力不断的注入到灭神剑之中,无比顺畅,一剑接着一剑,梁懋杰就像是一个无敌的大将,正在驰骋疆场。

  王坤完全被压制了。

  呲!

  这时,一道剑光又突然刺向了梁懋杰的后心。

  “就等你出手!”

  梁懋杰眼中闪过一丝冷光,头也不回,灭神剑横扫而出。

  “拨云!”

  一道黑色的月光闪起,刘家武师九重的弟子大惊,施展身法,想要后退。

  但已经来不及了。

  “挡住!”

  武师九重的刘家弟子大惊失色,以长剑挡在身前。

  不过他的长剑乃是细剑,根本挡不住。

  当!

  梁懋杰的灭神剑抽在他的细剑上,狂暴的力量爆发,灭神剑直接弯曲过来,剑身一起重重的抽在他的胸口上。

  碰!

  这个刘家的弟子身体就像沙袋一样被抽飞,身体贴着地面,滑出了几十米的距离,将坚硬的地面都滑出了一条沟壑。

  当他停住的时候,身上已经没有了丝毫的气息。

  一个武师九重的高手,直接被梁懋杰一剑砍死。

  抽飞这个武师九重的刘家弟子后,梁懋杰的灭神剑丝毫不停,顺势继续向前抽去,与正在攻来的王坤对轰了一招。

  “现在,没有人打扰了,可以解决你了。”

  梁懋杰平静的声音响起,脚步一踏,长枪如闪电般刺出。

  王坤竭力抵挡。

  眨眼,两人又交手了十余招。

  梁懋杰越战越勇,对于破军剑术的理解越来越深,威力也越大,王坤已经完全不敌,节节败退。

  不远处,塌鼻子青年看的脸色惨白,此时突然大叫道:“王师兄,你先顶住,我先返回宗门,一定禀告长老,为你报仇。”

  言罢,撒腿便跑。

  “该死!”

  王坤怒吼。

  “的确该死,放心,解决你之后了,我会替你杀了他的。”

  梁懋杰淡淡道。

  轰!

  灭神剑一剑轰在王坤的剑上,王坤连连后退,一口鲜血喷出。

  连番的大战,他浑身肌肉颤抖个不停,虎口都裂开了,渗出丝丝鲜血。

  如果不是他肉身强大,可以不记后果的全力爆发灵力,早就被梁懋杰震死了,即便这样,他受到了重创。

  “灵力,他的灵力太强了,摧枯拉朽,无可抵挡!”

  王坤的眼中,露出了惊惧之色。

  “等一下,只要你放过我,这一次你杀我刘家的这么多弟子的事,我可以这么算了,绝不追究,怎么样?不然的话,我刘家的怒火,你绝对承受不住。“

  王坤露出了怯意,大叫道。

  “到了这个时候,还在这里威胁我,而且你能代表了你们刘家吗?真是个白痴!”

  梁懋杰淡漠的道,灭神剑不停,一剑向着王坤砸下。

  轰!

  腾腾腾!

  王坤连退七八步,大口的咳血,伤势更重了。

  “住手,停下,宝物!那座死火山有宝物,只要你饶了我,我可以分你一半,对,分你一半。”

  王坤大叫道。

  “不用了,只要杀了你,一切都是我的,不跟你玩了,你那位师弟,已经跑远了,再玩下去,说不定还真的让他跑了。”

  梁懋杰嘴角一撇,身上猛然闪现出锋锐的剑气。

  “破军剑术——斩龙!”

  已经试验够了,没有必要再保留。

  咻!

  灭神剑化为一道流光,比刚才快了一大截,王坤根本无法抵挡。

  “不..”

  王坤大吼。

  噗!

  灭神剑直接从胸口刺穿了他的心脏,前后透亮。

  王坤双手死死的抓住了胸口上的灭神剑,眼中尽是不甘,口中不断的冒出鲜血,嘶声吼道:“你...你到底是谁?”

  噗!

  梁懋杰抽出了长枪,双脚一蹬,身形如闪电般向着塌鼻子青年追去,随后,声音远远传来:“风云剑派,梁懋杰!”

  话音落下,梁懋杰的身形已经消失。

  “风云剑派的人吗?”

  王坤喃喃低语,眼中的生机快速的消散。

  梁懋杰身形如风,快速无比,将大鹏翅施展到极致,在梁懋杰强大的灵力爆发下,速度依然快速无比。

  只是几分钟,就看到了塌鼻子青年的身影。

  听到风声,塌鼻子青年回头一看,差点没吓破胆。

  怎么会这么快?王坤难道就被击杀了?他本来以为王坤至少还能抵挡个百八十招的。

  “啊!啊!不要过来!”

  塌鼻子青年疯狂的奔行,口中胡乱的大叫着。

  但梁懋杰与他的距离在继续不断的拉近。

  塌鼻子青年根本逃不出梁懋杰的追捕。

  扑通!

  这时,塌鼻子青年突然停下,然后转身,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动作一气呵成。

  “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杀我啊,只要你可以放了我,今天的事情,我保证我一个字也不会说出去的。如果我说出去的话,天打五雷轰。”

  塌鼻子青年不停的磕头,向着梁懋杰大叫道。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呢?”

  梁懋杰嘴角挂着一丝冷笑,道。

  “我可以发誓,我发誓啊,绝对不说出去,要是说出去,就让我不得好死!”

  塌鼻子青年指天发誓。

  “好啊,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梁懋杰突然冷冷一笑,接着一脚踢出。

  碰!

  这一脚,直接踢在塌鼻子青年的小腹丹田之上,将他的灵力踢散。

  “啊!你废了我的修为,你不是说要给我一个机会的吗?”

  塌鼻子青年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放心,会给你一个机会的。”

  梁懋杰一把抓住塌鼻子青年的脖子,像提着一只小鸡一样,向死火山走去。

  很快,就来到刚才大战的地方。

  此时,那些捡矿人,已经逃的一个不剩了。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塌鼻子青年颤声问道。

  “很简单啊,你向前走,去探路吧,不过那条已经探好的路,你不准走,走另外一边。”

  梁懋杰一指死火山那个方向,淡淡的道。

  瞬间,塌鼻子青年脸色一片惨白,声音发抖,道:“通往死火山的路不是已经探出来了吗?你干嘛还要我去探路?不,我不去。”

  “你们不是喜欢叫别人帮你们探路吗?现在我想让你自己也试试,你不去可以,那现在我就送你和你的那些师兄弟团聚吧。”

  梁懋杰灭神剑一挥,剑芒迸发,一股冰冷的杀机,笼罩向塌鼻子青年。

  “不,不,你不能这么对我,那里都是危机,我去会死的,有死无生啊,我求求你,放过我吧。”

  塌鼻子青年浑身冷汗直冒,身体颤抖不停。

  特别是想起了之前那些捡矿人一个个被烧死的惨状,他就不寒而栗。

  之前,他看着别人去帮他探路,他幸灾乐祸,高高在上,如看一只只将要死的蝼蚁在垂死挣扎,没有一丝的怜悯之心。

  当现在轮到自己的时候,他却比谁都害怕,都恐惧。

  “这是你唯一的机会,我的耐心有限,我数三声,三声之后,你不去的话,那就不用去了。”

  梁懋杰的声音无比的冷漠。

  对付这样的人,有什么比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更来的痛快呢?

  “一!”

  “二!”

  “我去,我去!”

  当梁懋杰要报出三的时候,塌鼻子青年终于承受不住压力,大叫起来,随后颤抖的身体,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越往前走,他身体越颤抖的厉害,当走了一百多米的时候,一股恶臭传出,他居然吓尿了。

  呲!

  忽然,他脚下一股气体冲出。

  塌鼻子青年吓的魂飞天外,大叫一声,居然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梁懋杰一皱眉,走上去一看,瞬间无语。

  塌鼻子青年脸色铁青,没有丝毫的气息,居然直接被吓死了,被一道普普通通的热气吓死。

  梁懋杰摇了摇头,接着走回刚才战斗的地方去,去收拾战利品。

  这些可是刘家的弟子,身上有价值的东西肯定不少,梁懋杰可不会错过。

  搜索战利品的同时,将他们的魂魄一一吞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