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万道之剑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焚心炎?魔龙炎?

万道之剑魔 万道剑魔 5138 2020.03.25 18:24

  在这批刘家的弟子中,有两人拥有储物戒指,真是意外之喜。

  一个来自王坤,一个来自那个武师九重的青年。

  随后心念一动,一堆东西出现在小世界中。

  首先梁懋杰从银币开始清点。

  “怎么才这么一点?”

  清点完之后,梁懋杰微微蹙眉。

  二十几个刘家弟子,身上的银币总共加起来,才四百多万。

  四百多万枚银币,看似很多,但要看是从哪里得来的。

  十几个刘家的弟子,修为至少武师六重,平均下来,每一个才二十万不到而已,这算很少的了。

  转念一想,梁懋杰又释然了。

  很正常,就像他一样,多余的银币,都兑换成宗门贡献点,然后兑换对自己有用的资源,提升实力了。

  刘家的弟子,多半也是这样,身上留一些备用的银子,其他都兑换掉了。

  将银币收拾好,梁懋杰看向了其他东西。

  一些零散的丹药,不值什么钱,梁懋杰直接堆放到一边,最后,目光落在了几本书籍上。

  《狂神斩》,人阶中等剑法武技。

  《腾云步》,人阶上等身法武技。

  《混元功》,人阶上等功法。

  连续三部功法武技,让梁懋杰狂喜。

  一般来讲,像他们这样的宗门弟子,身上很少会有功法武技秘籍的,因为一般的功法武技秘籍,都是到宗门藏书殿租借来修炼的。

  有一定的期限,到一定的期限,就要还回去。

  当然,也会有例外,因为有些人获得一些奇遇,会得到一些功法武技秘籍,这些功法秘籍,就是自己私有的了。

  就像这几部,多半就是刘家弟子自己私有的。

  其中,《腾云步》,就是在那个武师九重的青年身上得到的。

  这三部功法武技秘籍要是拿去卖的话,起码也能值五六百万枚银币。

  真是赚了。

  可当陆梁懋杰的目光落在第四本书籍上的时候,他心里大震。

  《魔体诀》,地阶低等炼体功法。

  这居然是一本炼体功法。

  想来,王坤修炼的就是这本《魔体诀》了。

  炼体功法,在大陆上极其稀少,而且,炼体功法以难练和修炼缓慢著称。

  修炼炼体功法,肉身会不断变强,具有种种不可思议的功能。

  根据肉身的强弱,将肉身分为九品。

  一品最弱,九品最强,每一品又分为:小成,大成,和圆满三个级别。

  不过炼体之道,并非单独的一道,而是属于武道中的一种,属于武道的辅助类型,就如铭炼之道一样,是辅助于武道的。

  因为肉身如果不结合武道,根本发挥不出应有的威力。

  就拿一品肉身来说,它并不是对应武士境的。

  因为失去了灵力和各种武技,单独的肉身,只是空有力量而已,一品肉身,根本不是武士境武者的对手。

  就算是二品肉身,也不是武士境武者的对手。

  但这并不能说肉身弱,修炼没用。

  炼体,是辅助于武道的。

  一旦强大的肉身与灵力和各种武技相结合,将会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威力。

  绝非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而是成几何倍数的增加。

  比如,肉身越强,真气就能肆无忌惮的爆发,而不用担心伤到自己的身体。

  有些强大的武技,甚至秘术,对于肉身的伤害很大,没有强大的肉身,是顶不住的。

  而且肉身修炼的越强,就会有一些不可思议的能力。

  肉身越强,生命力和恢复力也会越强,就算受伤,也能很快的恢复。

  据说肉身强大到一定地步,能操控浑身肌肉骨骼,控制每一丝肌肉,受伤了也能瞬间封闭伤口。

  还能操控肌肉骨骼,改变形体和样貌,奇妙无比。

  所以,炼体之道,是辅助于武道而存在的,结合武道,能爆发出强大的威力。

  王坤,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他并没有修炼地级武技,只是肉身比梁懋杰强很多而已,凭借人阶上等武技,就能爆发出与梁懋杰抗衡的实力。

  特别是一些近战武者,修炼掌、拳、爪的武者,如果结合强大的肉身,实力将增幅的更恐怖。

  梁懋杰急忙打开《魔体诀》观看起来。

  观看之后,梁懋杰陷入思索。

  “魔体诀,最多能让人修炼出三品肉身,看样子,王坤应该只修炼到一品大圆满,还没到二品。”

  “够了,如果我可以修炼成三品肉身,我的实力起码能提升几倍。”

  梁懋杰眼光渐渐亮了起来。

  这不是说说而已,武者修炼,随着修为的提升,真气也会慢慢淬炼肉身,使得肉身慢慢变强。

  但那个过程太缓慢了,据说达到武宗境界,肉身自然而然的能提升到一品。

  但那根本满足不了武者的需求。

  修为越强,真气越强,越雄厚凝炼,对于经脉和肉身的压力也会越强,所以武者大战之时,潜意识的会保留一部分真气保护经脉和肉身。

  通常说爆发十成的实力,但真正意义上来说,根本没有爆发出十成,能有八成算不错了。

  但肉身强大之后,才能没有后顾之忧,才能真正爆发十成灵力。

  特别是梁懋杰,他的真气太雄厚凝炼了,所以潜意识中,留下保护经脉肉身的真气,也更多。

  所以,这本《魔体诀》对梁懋杰来说,比地级武技,更为重要。

  仔细的研读了一遍《魔体诀》的修炼法门,梁懋杰才放下,看向第五本,也是最后一本书籍。

  这本书籍,不是功法也不是武技,而是一本笔记。

  是从王坤的储物戒指中找到的。

  翻开之后,前面一些对于梁懋杰来说,无关紧要,直接略过,翻了十几页,发现了几张做过记号的,才看到梁懋杰感兴趣的。

  这几张,就是记载之前那座死火山的。

  “原来那座死火山中,蕴含焚心炎,原来王坤要找的宝物,就是焚心炎。”

  看完之后,梁懋杰眼睛放光。

  本来对于焚心炎那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梁懋杰也没想短时间内找到。

  但要是有了这本笔记就不一样了,说不定短时间内就能找到呢。

  不要多,只要能修炼到一品精神之火,对于梁懋杰的战力提升,都有很大的帮助。

  “走,既然知道了,那就不能错过!”

  把东西整理好,梁懋杰心念一动,出了小世界,向着中部区域而去,回到了那座死火山附近。

  吼!吼!

  妖兽的吼声响起,有五六只妖兽,叼着刘家弟子的尸体,拔腿便跑。

  想来,是血腥味把妖兽吸引过来的。

  梁懋杰没有理会,来到那条被刘家弟子让捡矿人探出来的路前。

  这里,有白色粉末做了记号,路的轮廓清晰可见。

  梁懋杰沉吟了一下,便踏步向前走去。

  他并没有走的很快,真气运转全身,全神观察着地面。

  这片区域,地势多变,之前没事,不代表现在没事。

  一路前行,还好,并没有什么意外发生,梁懋杰成功的走过这段路。

  走过这段路后,就到死火山山脚了。

  这里,堆积着厚厚的黑色岩石,非常稳固,倒不怕有什么火焰岩浆喷出。

  梁懋杰向上攀登而去,死火山不高,只有几百米,很快,陆鸣就登上了山顶。

  山顶中间,是一个巨大的窟窿,深达几百米,下面,是漆黑如墨的黑色晶石。

  按照王坤的古籍记载,焚心炎,就在这火山下面。

  没有丝毫的犹豫,梁懋杰沿着四周墙壁,慢慢向下攀爬而下。

  很快,就爬下了死火山,来到底部。

  下面黑色晶石坚硬无比,而在死火山墙壁内测,有一个深陷下去的凹坑。

  里面跳动着一些红色的火苗。

  梁懋杰大喜。

  这里果然有焚心炎。

  焚心炎,天地奇火,只有在火属性灵气极其浓郁的地方才有可能形成,蕴含浓郁的火属性精华。

  梁懋杰上前,手一动,出现了一个玉盒。

  玉盒可不是普通的玉盒,是梁懋杰自己准备的,用千年寒玉制成的玉盒,用来装奇火。

  运转灵力,小心的把焚心炎挖出,装进玉盒之中。

  “份量还真不少,起码有可以让我突破到二阶。”

  梁懋杰欣喜无比,本来觉得可以到一阶,那都是大机遇了,没想到居然可以到两阶,甚至更高。

  梁懋杰心里思索着,将东西收好,没有停留,沿着石壁向上而去。

  一路上很平稳,并没有碰到什么威胁,很快,梁懋杰走出死火山,回到外部区域。

  回到外部区域后,梁懋杰又在附近转了几圈。

  突然,沉寂了许久的那神秘魔气突然散发出来,似乎要指引他去某个地方。

  这魔气的来历可不一般,连他都想要的东西一定不是普通的东西。

  于是,梁懋杰就跟随着那魔气来到了另一座火山前,这座火山可不是先前那座火山可以比的。

  那魔气跃跃欲试,似乎想要进入那里面。

  “不是吧!那里面要比前面那一座危险好多倍啊!就我这点修为,估计还到不了那里就会被地下的气吹死吧!

  但那魔气好像十分有信心,执意要带着梁懋杰去那里面。

  在魔气的指引下,梁懋杰有惊无险的来到了火山脚下。

  到了这里,以梁懋杰的修为,抵挡这里的热量都有些困难,更不用说去爬了。

  这时,那魔气汇聚在梁懋杰的身体表面,形成了一层厚厚的黑色盔甲,在这层铠甲的保护下,处于火山之下竟然感觉不到任何热量。

  在这层铠甲的保护下,梁懋杰成功的爬上了火山。

  梁懋杰站在火山口,向下望去。

  一眼望去,火山中皆是黑到发紫的晶体。

  但是那魔气竟然还要让梁懋杰到火山中,这不是找死吗?

  但是富贵险中求嘛,所以梁懋杰还是决定去火山中试探一下。

  梁懋杰把那魔气覆盖在手上,慢慢的攀着那晶体下到了火山底下。

  只见在火山底下全都是密密麻麻的黑紫色晶体。

  突然,那魔气窜出梁懋杰体外,自动化为了一把锋利的铲子,开始向着一个地方挖去。

  就算以那魔气的厉害程度,一次都只能挖下一点点。由此可见那黑紫色晶体的坚硬。

  那魔气慢慢挖呀挖,挖到大约二十几米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空洞。

  梁懋杰跟着跳下,才发现这洞里的温度极高,就算是有了魔气所化铠甲的保护,他也依旧感觉到惊人的热。

  等到梁懋杰运转灵力抵御了这热量之后,才发现在这洞的正中央,有着一团黑紫色的龙形火焰

  梁懋杰几乎是颤抖着大叫了一声:“魔龙炎。”

  梁懋杰此时的心情已经不能用简单的高兴来形容了。

  他手舞足蹈,但好像又想到了什么,顿时沉默了。

  是啊!魔龙炎温度这么高,普通的东西触之既燃,该用什么东西带走它呢,难道要就地吸收吗?

  是啊,这是个好主意,现在梁懋杰所处的火山温度极高,很少有人会来到这里,在这里吸收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

  说干就干,梁懋杰盘膝而坐,又拿出精神修炼法《观星诀》,细细的观看了一遍,紧接着梁懋杰将灵力伸向魔龙炎。

  “现在,吸收魔龙炎,运转观星诀。”王珂指点道。

  梁懋杰忍着剧痛将魔龙炎吸引进了他的识海中,接下来就要开始吸收炼化了。

  由于魔龙炎的温度极高,所以吸收魔龙炎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梁懋杰觉得识海里像有一枚原子弹爆炸一样。

  “这魔龙炎的能量太恐怖了,超出的我想象啊,好热,好痛!”

  魔龙炎的能量,炙热无比,灼烧着梁懋杰的识海。

  这个情况,就好像是把梁懋杰直接放在烈火中烤,痛疼可想而知。

  梁懋杰心念急转,咬牙运转《观星诀》的法门,开始吸收炼化这股灼热的能量。

  呲呲...

  就好像他的识海是一块铁,正放在烈焰之中灼烧,锻造。梁懋杰甚至能听到他的精神力因为灼烧,而发出‘呲呲’的声音。

  连精神力都能灼烧,这魔龙炎是有多厉害啊!

  每当梁懋杰所受的痛苦达到了他的极限时,他就想想“吸收了魔龙炎之后,我一定会走上武道巅峰的,这点小痛难道我还忍不住嘛?”

  这样的意志一直使梁懋杰坚持着,然而魔龙炎也在被一点一点不断炼化着。

  这时梁懋杰的意识已经快要消散了,那一缕魔气终于出现,进入梁懋杰的识海中,守护住梁懋杰的心神,使得梁懋杰的心神不至于被魔龙炎磨灭。

  渐渐地,魔龙炎开始化为梁懋杰识海中的一簇小火苗,只不过原来的是大量的能量,现在的则是蕴含了大量的精神之力。

  大约过了三十天之后,魔龙炎完全化为了梁懋杰识海中的精神之火。

  而梁懋杰估计,自己的精神之火已经快要到了三阶。

  这时多么可怕啊!一入门就是将近三阶,那他以后的成就还可以限量?

  而且梁懋杰感觉自己的精神之力至少也是同级别之人的三到四倍。

  刚刚培养出精神之火,现在还不是特别稳定。

  于是梁懋杰拿出了一瓶稳固灵魂的丹药,他打开瓶盖,思忖了一下,然后拿出了一颗碧绿的丹药,吃了下去。

  丹药下肚,化为了非常柔和的精神力量,一丝一缕的包裹着精神之火,不断稳定和壮大着精神之火。

  一颗丹药吞下,梁懋杰顿时觉得自己的精神之火稳固了很多。

  等到那瓶丹药消耗完了时,梁懋杰的精神之火已经十分稳固了。

  而这时,痛疼感完全消失,一阵极其舒坦的感觉传遍全身。

  “我的精神力,果然提升了很多。”

  梁懋杰细细感受着身体的变化。

  现在,梁懋杰最缺的就是实践了,所以他打算等回去之后购买一些炼器材料和符纸,炼制一些东西。

  现在,梁懋杰吸收了魔龙炎之后,已经不再畏惧那崖壁上的黑紫色晶体。可以徒手爬上了。

  爬上之后,他在岭南火域中抓了一只火鹤,骑着火鹤便回风云剑派了。

  他一回到风云剑派后,就去买了许多一阶阵图,许多一阶铭文的铭炼方法,以及许多炼器材料和符纸。

  他回到风云剑派他居住的地方,先开始学会各种铭文的铭刻方法,等到他学会了各种铭文时,已经半年过去了。

  别看花费了半年,如果是别人的话,五年之内都不一定能够吃透所有的铭文。

  而梁懋杰仅仅用了半年就学会了,可见他悟性之高。

  接下来,梁懋杰拿出了一卷基础阵法——“束缚阵”的阵图,便开始参悟了起来。

  这入门一阶阵法,梁懋杰只花了一个时辰就领悟了,但是领悟和运用可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于是梁懋杰便开始实践,他在院子里反反复复不下几十次的布置阵法。

  终于,有一天。

  梁懋杰指尖飞出道道铭文,都没入到地面上不见了。

  等到梁懋杰指尖停止飞出铭文时,梁懋杰迈开大步,走进了束缚阵之中。

  只见梁懋杰四周弥漫出一道道锁链,并且竭力要缠绕到梁懋杰身体之上。

  梁懋杰也没有反抗,任由锁链绑到自己身上。

  等到锁链完全缠绕道梁懋杰身上的时候,梁懋杰用了二成灵力,竟然都没能挣脱开。

  接着,梁懋杰用了三成灵力才挣脱开来。

  可别小看了这三成灵力,这三成灵力已经可以媲美武师三重的武者了。

  一阶阵法可以困住二阶三级的武者,可见梁懋杰在束缚阵上的造诣之深。

  接下来,他准备要学习其他阵法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