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修仙之灵宠逆天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树妖

修仙之灵宠逆天 盛世冰莲 2141 2019.02.26 12:10

  穆灵月翻了个白眼,这个男人走到哪里都跟个妖孽似的,实在是个花花公子,以后哪个女人要是嫁给他,那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后院还不得吵死。

  “快看,圣月堡出来了。”人群中突然有人大喊一声,顿时所有人头仰着头,朝着空中看去。

  穆灵月抬着脑袋,空中果然出现了异象,只是,穆灵月一直都以为,圣月堡是一座古堡,只是没有想到,却是一座城堡,那高高耸立的围墙里面,是一栋一栋房屋。

  圣月堡就仿佛伫立在那浓雾之中,如梦如幻,让人看不真切,却似乎那城堡就只在眼前不远,要不是知道前方只是一片森林,穆灵月说不定还真的会走过去呢。

  地上有八位满头白发的修仙者,驾驭着宝剑飞升到半空中,同一时间朝着圣月堡的城门打出灵力,磅礴的灵力聚集在一注之处轰击在那城门之上。

  约莫一杯茶的时间过后,八人脸色都已经苍白了起来,圣月堡的城门,这才缓缓打开。待得八人收功之后,一队队人马便朝着那城门内飞奔而去。

  这些人身上都有明显的标志,一看就是某些势力或者是家族之人。这些人进去之后,才有一些零零散散的散修往里面走去。穆灵月往赤月公子的方向看了看,已经看不到那一抹耀眼的红了,只剩下那个姑娘站在原地恼怒地蹬着腿,穆灵月也趁这时候进入了圣月堡。

  “刚刚进去的那个穿白衣的女人,是谁?”小胡子一直都在留意着圣月堡的情况,看到穆灵月的身影之后,眉头微微皱了皱,低沉着嗓音问道。

  “不知道啊,看她孤身一人,应该是一个散修,看她修为,至少也有练气四层以上了,怎么也算得上是佼佼者了,只是,在散修当中,似乎从未见过此人。”小胡子身边一个微胖的修仙者,摸着下巴回忆道。

  “哼。”小胡子冷哼一声,“那就先不管了,等出来再说,这次的事,就是要让墨文轩永远的留在圣月堡,若是完不成,哼,你们知道后果。”

  “是。”小胡子身边的一群修仙者身体轻轻地颤抖了一下,应了一声后也飞身进入了圣月堡之中。

  穿过层层叠叠的云雾,周边的景色也慢慢变得清晰了起来,周边竟是茂密的森林,之前在外面看见的那一栋栋的房屋,竟然毫无踪迹。

  穆灵月扶了扶还躲在怀里睡觉的雪狸,将神识放了出去。以往总是躲在穆家的庇护下,走到哪儿都不用担心会遇到危险。此时的她,却已然没了那把保护伞,她只能小心警惕地往前走。

  这森林似乎太过于安静了,安静得连一只鸟叫声都没有出现,也不知道是不是整个圣月堡都是如此。

  “哗啦。”一阵树叶被扫过的声音从背后响起,穆灵月的精神立马就紧绷了起来,只是转过头后看到背后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谁?”穆灵月手掌一翻,拿出一根洁白似雪的长绫,这长绫是老祖送给她的礼物,乃是千年冰晶蚕丝为材料,穆家最好的炼器师炼制而成的黄级法宝。

  法宝分为天地玄黄四个等级,当然,在这等级之上,还有神级法宝,更甚至还有神器的存在,只不过,神级的法宝都甚少见到了,更别说是神器了。哪怕是作为炼器世家穆家极为看重的穆灵月,也没有见到过神器的存在。

  在穆灵月喊出那一声之后,森林里似乎是刮来了一道风,吹起了地上的纷纷落叶,飘飘扬扬的似乎还有些凄凉。

  别说人了,这地方连个鬼影都没有,只是穆灵月没有半刻的放松,作为一个修仙者,她不可能会听错的,这地方肯定有古怪。

  穆灵月紧抓着白绫,警惕地注意着四周,缓步往后退去,还是赶紧离开这鬼地方为妙。

  刚退了两步,脚后跟突然就绊倒了一根腕大的树根。穆灵月脚尖一点,在半空中稳住了身形。扭头望去,心中却是惊骇地倒抽了一口气。

  只见之前还算宽敞的道路,此刻已经被密密麻麻的树木给围住了。那些树木,竟然自己会动?

  还在惊骇之际,就看到地面之上破土而出了两条巨大的树根,如同灵活的蟒蛇一般,吐着信子向穆灵月席卷而来,似乎是已经将她当成了美味的肥料,那被带出的泥土从空中落下,如同蟒蛇的口水一般,还散发着一股浓重的土腥味。

  “什么怪东西?”

  这树妖穆灵月还不会看等级,只是从这一鞭的威力来看,似乎也已经与她不相上下了。只是,她毕竟也曾经是筑基中期的修士,还有着黄级的武技,哪里是这小小的树妖可以撼动的?

  一声冷哼过后,穆灵月身上暮然亮起了一道晶莹剔透的光芒,手中的白绫瞬间变得坚硬起来,被穆灵月握在手中,如同一把泛着白光的宝剑。

  穆灵月身形暴起,主动朝着那两条树根迎了上去,脚底的树叶被直接踏成了泥。

  白绫幻化的剑由下往上,被穆灵月一个上拉,两条袭来的树根就被这道晶莹的剑光给绞成了几段,一股恶心的黄绿色汁液喷薄而出。

  谁能料到这树枝竟然还有这样的汁液啊,没有一点准备的穆灵月,即便是反应迅速的躲开了,还是避免不了的被溅到了裙子上一些,顿时腥臭无比。

  “啊。。。”那老树妖瞬间就发出了一道痛苦的喊叫声,声音凄厉地能刺破耳膜,“你竟然敢伤我,我要杀了你”。

  紧随着树妖愤怒声音而至的,是周围树木的一阵群殴。这些树妖躯干上同时亮起了一道道土黄色的暗芒,那一道道袭来的树枝较之前更快更狠。

  穆灵月再是冷哼一声,随手一扬,一把符篆便出现在了穆灵月的手中,“想打是吧,本小姐就看看,是你们这些个木头厉害,还是本小姐的火更厉害,去!”

  说完,穆灵月就像符篆中催入了灵气,朝着身体周围就洒了一圈出去。这些符篆在碰上树妖之后,立马就燃起了火焰,这火在树妖身上一点就着,星星之火顿时就燃烧了一大片。

  木的克星便是火,何况穆灵月这还不是一般的火,这符篆,是穆家结丹期的长辈替她画的,为了让那长辈替她画这些符纸,她还牺牲了一本顶级的黄阶功法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