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修仙之灵宠逆天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修复经脉

修仙之灵宠逆天 盛世冰莲 2143 2019.02.23 16:20

  据说,在千万年前,这颗星球本只有一片大陆,却由于人、妖、魔三个种族的一次大战,导致大陆被分为了三大块,上界、下界以及那最顶层的神界。

  下界,被当地人称为天元大陆,灵气稀薄,需要天赋极好的人才能汲取天气灵气走上修仙之路。并且,由于筑基需要大量灵气,十之八九的修仙者都被困在了筑基之下。

  而想要通往灵气更为充足的上界,则至少需要金丹期的修为突破屏障,要么则需要通过传送阵。

  想要前往神界,则至少需要达到大乘期,当然也有传送阵可以到达。只是不管是前往上界还是神界,传送阵都被大家族掌控着,且只有唯一的一个,下界的传送阵早已不知所踪,上界的传送阵也被噬魂组织掌控着。

  碧色森林的草地上,一只巴掌大的雪白色狐狸正在吃力地拖着一个粉白色衣裙的昏迷女子往池塘边而去。

  那粉衣女子身上带有斑驳血迹,衣衫也是褴褛破烂,狼狈不堪,倒像是被追杀至此地一般。但在阳光照耀下,那张精致小巧的瓜子脸,却美的让人惊心动魄。

  长长的卷翘睫毛俏皮的在眼睑下留下一道扇形的阴影,挺翘琼鼻下的朱唇此时却有一道不深不浅的伤口,却更让人心生怜惜。

  吹弹可破的肌肤上尽显苍白,就连那峨眉都紧锁着,像是在极力忍受着巨大痛苦似的。

  这个粉衣女子就是从上界逃下来的穆灵月,在进入空间裂缝时遭受了闫无冽的全力一击,丹田碎裂经脉寸断修为尽毁,好在身上带有筑基之时穆家老祖赠送的护身法宝,这才保住了一条性命,只可惜,这只是一次性的。

  白狐费了老大的劲这才将穆灵月给拖入水中,在哪冰凉泉水的刺激下,穆灵月这才睁开了眼睛。

  “这是?下界?”穆灵月看了看周围,犹犹豫豫的开口道。这里的灵气比之上界实在是天差地别,稀薄的灵气让她很是不适。

  “痛。”穆灵月动了动手指,牵动着断裂的经脉,痛苦让她脸上血色瞬间散去,“经脉寸断,丹田也毁了,我,我变成废人了吗。”

  从小就被穆家捧在手心里的穆灵月,骄傲如她,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变成废人,这对她的打击简直比灭族还要来的剧烈。

  “不可能,我怎么会变成废人呢?这不可能。”穆灵月坐在池水里,微微晃动着脖子,低垂着的脸上满是绝望。

  “吱吱吱。”雪白的小狐狸不知道从哪里抱来了一支药材,丢在了穆灵月的面前,欢快地蹦跶着。

  “千年雪芝?”穆灵月眼眸一亮,这可是治伤的好药材啊,有了这株千年雪芝,她身体的经脉就能修复了,这么珍贵的东西哪怕是被穆家捧为珍宝的穆灵月都没有见过几回,现在竟然被这小白狐给拿了出来,也不知道是它收藏了多久的,竟然舍得拿出来给她用了。

  “这是,给我的吗?”穆灵月看了看小狐狸,咧嘴笑了笑,“你是不是在鼓励我?你是不是想要我别这么颓废?”

  “是啊,老祖曾经说过,没有过不去的坎,老祖也说过,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可惜了,老祖死了,也不知道爹娘他们现在怎样了,我得振作起来才行。”穆灵月眸中闪动着泪花,想到了被斩断手脚的老祖,想到了不知生死的亲人,刚刚的颓废和绝望,一扫而空。

  虽然这只雪狐来的蹊跷,这支千年雪芝也来的莫名,但确实是穆灵月现在最需要的东西,也顾不得其它了,或许以后终有一天会知道原因的。

  穆灵月费尽了全身的力气,强忍着疼痛,将那千年雪芝拿起来吃进了嘴里,这东西似乎都成了精,几乎入口即化,见伤即治,眨眼间药效就流向了身体的四肢百会。

  经脉修复带来的酥麻感和疼痛感让穆灵月几欲寻死,但噬魂组织的灭族仇恨,让她强忍着,清醒地等待着这药效的散尽。

  “闫无冽,噬魂组织,我穆灵月,与你们,不共戴天,只要我穆灵月活着一天,我就不会放弃报仇。”穆灵月强忍着因疼痛而颤抖的身躯,咬牙切齿地说出这么一番话。

  小白狐乖巧地戴在旁边,渴了就喝点溪水,饿了就自己去找点食物,还会给穆灵月也带上一些果子放在一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千年雪芝的药效已散,经脉才修复到八成,“果然还是伤的太重了么?”穆灵月抬了抬手,运转起修炼口诀,引导着天地灵气进入身体开始修炼。

  只是身体就如同一个破了洞的布袋,一边往里存灵气,一边漏灵气,根本就无法修炼。

  无法,穆灵月只得吃了些白狐带来的果子果腹,又在池水里好好的洗了个澡后,抱着白狐缓缓走出了森林,如今最为重要的,就是要寻找能够修复自己丹田的方法。

  她的储物戒指中到是有这样的灵丹妙药,但是她现在修为尽散,跟普通人也无异,这储物戒指她根本就打不开,哪怕想要别的修仙者来帮忙打开也不行,这是他们穆家独有的,唯有她才能使用,除非她死了。

  “雪狸啊,你确定你没有走错吗?怎么走了三天了,都还没有走出去啊。”穆灵月一屁股就坐了下来,她都走了三天了,还没有走出去,她不得不怀疑,是不是这只小狐狸带错了路。

  这只小狐狸是她醒过来看到的第一个生物,也是它救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跟定她了,看它浑身雪白,穆灵月就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做雪狸。

  “吱吱吱。”雪狸在穆灵月肩头不高兴的蹦跶了几下,很是不高兴穆灵月竟然不相信它。

  “好了好了,我又不是不相信你,只是实在是走不动了,休息休息。”穆灵月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伸手弹了它的脑门一下,直接躺了下来。

  雪狸捂着被弹的脑门,直接转身拿屁股对着穆灵月,赌气去了。

  “我说大哥啊,怎么最近兄弟们都在各处搜了好几天了,到底是在搜什么啊?上面下达了什么任务下来啊?”这时一个粗狂的男声从不远处的坡下传了过来。

  穆灵月赶紧丢了嘴里嚼着的草根,抱着雪狸就躲到了灌木丛里面去了,不一会儿就见着一群人从坡下走了上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