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修仙之灵宠逆天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割腕自杀

修仙之灵宠逆天 盛世冰莲 2146 2019.03.07 17:10

  穆灵月端着茶杯大饮一口茶水,很快就将心思压了下去。瞟了一眼步摇,装作不经意间看到的墨文轩,指了指他问道,“咦,那不是江湖人称赤月公子的元王爷吗?怎么他也在此?”

  步摇顺着穆灵月的指着的方向看了过去,一眼就看到了那风骚惹眼的男子,举起手帕捂着小嘴姣笑几声,“元王爷呀,那可是我们崔如阁的常客呢。今日这花魁选举,元王怎会错过?”

  经常来?哼,果然是风骚的妖孽,男人都是一个样,修仙的男人跟那普通的男人也没什么不同。

  一无所知的墨文轩突然就打了个喷嚏,挠了挠鼻子。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场中的表演,心思却早就已经飞了。唉,已经很久都没有找到月儿了,也不知道她到底跑哪儿去了,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而在青楼巧遇墨文轩,也就导致穆灵月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没有什么好脸色给墨文轩看。唉,追妻之路遥遥无期啊~

  场中的晓烟早就已经下台了,一个个女子接连表演,大概持续到了半夜才算完毕。胜出者毫无疑问就是晓烟姑娘。当老鸨宣布之时,与周围姐妹的嫉妒羡慕不同的,是晓烟脸上的淡漠和坚定。

  只见她往场上瞄了又瞄,脸上却只是满满的失败之色,被那老鸨带着离开了此处。

  穆灵月也带着步摇要了一个房间,只是却让步摇给她弹弹琴吹吹曲。穆灵月则是躺在阮椅上,闭着眼享受这难得的清闲时光。

  “大人,晓烟姑娘早就在房间里面准备好了,就等大人前来呢。”房外突然传来了老鸨的声音,那声音之中,竟然还带着些许讨好之意。

  穆灵月看似不动声色,实际上却已经将神识外放了出去,监察着外处的动静。

  “嗯。”一个身穿黑衣还带着黑斗篷的人点了点头,传出一道闷闷的声音之后,便走进了房间之内。老鸨跟在后面也走了进去。

  只是老鸨进了房间之后却是脸色大变,赶紧的冲向了床榻边上撩开了床帘。只见那床单上却是血红一片,晓烟安详的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如雪。再将被子掀开,那左手手腕之上赫然一道利刃划过的伤口。

  “晓烟,晓烟,你别吓我啊。”老鸨脸上的血色尽数退去,也顾不得有贵人在场,立刻就大喊了起来,“绿儿,绿儿,快,快叫大夫过来,还有气儿,快。”

  “哦。”守在门口的绿儿连忙应了一声,飞快地就朝着楼下奔了出去。

  那黑袍人沉默了良久之后,突然从那斗篷之下传来一道沙哑刺耳的声音,“既如此,我就改天再来,希望到时不会再出现这种场景了。”

  黑袍人说完,一甩袖子就转身离开了。

  老鸨突然才想起来,还有位大人也一道跟了进来,连忙将晓烟放在床上赶了出去,“大人,大人真是对不住,这晓烟性子实在是太烈。下次保证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情了。”

  老鸨在说道这句话的时候,眼中还闪过一道寒气,看样子,她是不打算再对晓烟好脸色了。

  那黑袍人仿若未闻,径直朝外走去,只是在走到门口之时,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身上突然传出一道凌厉之气,直接就朝着穆灵月的神识霸道的追了过来。

  穆灵月心中一震,连忙将神识收回,却也还是受到了神识反噬,胸口一痛就是一口甜腥涌了上来。穆灵月立马就端起了手中的茶杯,大吞了一口茶水,这才将鲜血咽了下去。

  那步摇却是什么都没有察觉到,依然在认真的弹着琴,姿态优美,琴音悦耳。

  “哼,你这崔如阁现在倒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放进来了,再不清理,恐怕就要出事了。”黑袍人再丢下这么一句话之后,一甩衣袍便化作了一抹黑烟离开了此地。

  待那黑袍人走远之后,过了良久穆灵月才敢放出神识继续查探,只是却比之前谨慎了许多。若是真被发现,恐怕就不是神识反噬那么简单了,小命保不保得住都是另一回事。

  那绿儿已经叫了一位穿着白袍的大夫上来了,正在给晓烟包扎。不得不说血流的太多了一点,若是大夫晚来一步,恐怕这晓烟就保不住了。而在刚刚那种情况下,穆灵月是肯定不能出手的,否则连自己都要搭进去,好在她自己命大。

  “哎,这命是给救回来了,只是伤到了经脉,恐怕以后都不能在继续弹琴了。失血过多,得好好补补才行啊,老夫先去写个方子。”

  老大夫说着就走到桌子前方,提笔开始写了起来。

  而那老鸨,则是在听到说晓烟以后不能再弹琴之时,脸色就黑了下来。晓烟一向都是卖艺不卖身,这不能弹琴,才艺也就没了,就算是跳舞,这手都不协调了,她又不愿意卖身,那以后如何?

  直到大夫走时,老鸨都没个好脸色,看着床上还没醒过来的晓烟,面黑如水。随后连吩咐一声都没有,直接就摔门离开了。

  那小绿也是在收拾好床铺之后离开了房间,只有晓烟一个人虚弱的躺在床上。

  穆灵月就在崔如阁听了一夜的琴,那晓烟直到天明之时才醒过来,还是在用了上好的药材之下。穆灵月谎称要离开,却在出了崔如阁便化作一缕白烟溜进了晓烟的房间。

  那晓烟正呆呆地盯着床帘顶部,眼神黯淡无光一点神采都没有了,却忽然间见到了站在床前的穆灵月。

  “晓烟姑娘,想要离开这儿吗?”穆灵月勾唇一笑,迅速地进入了正题,她可不能在这儿呆很久,否则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有人推门而入呢。

  晓烟闻言,眼中忽然一亮,却又立马黯淡了下去,“没用的,我试了无数种办法,却仍然逃不出去,姑娘还是别费心机了。”

  “呵呵,逃不出去的那是你,但我可以帮你逃出去,”穆灵月手掌一翻便多出两粒丹药,一粒洁白剔透,一粒深红如血,“这两粒药丸,红色的可让你进入假死状态,服用之后呼吸全无,身体各项机能都会暂停,七日之后才会恢复生机。”

  “但你现在身体极度虚弱,挨不过那七天的身体消耗。所以要先服用这一粒白色的药丸,可帮你护住心脉,不会在这七日之内真的死去。药我给你了,服不服药你自己看着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