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风骑兵将军

风骑兵将军

段瑕

  • 玄幻

    类型
  • 2003.06.10上架
  • 2.60

    连载(字)

9999位书友共同开启《风骑兵将军》的玄幻之旅

见习破坏分子副 见习权权天才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首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侵入者

风骑兵将军 段瑕 8794 2003.06.10 21:02

    与今夜稍晚的遭遇相比,沃斯·利蒙白天在萨阿兰德收获的失望和不愉快几乎不值一提。

  然而,此刻他却还蒙在鼓里。

  一想到与一笔大委托擦肩而过,他就懊恼得说不出话来。他是多么渴望做成这笔鲁安尼亚的生意啊!由于商业王国盖亚在内战中损耗了大量的财力,那些赫尔墨的商人们最近几乎没有在自由都市出现过,失去了这群富得流油的主顾们,所有办事处的业务普遍陷入了不景气的窘境。恐慌就象流行的疫病一样,在地下公会成员之间悄悄地传染着,大家都在私下里概叹这也许是五十一年来最难捱的寒冬——沃斯·利蒙却敏锐地得出更悲观的结论:与五十一年前的委托危机相比,在七玫瑰之战中,盖亚仅仅是损失了精锐的军队。由于主要战场在托里斯坦境内,盖亚的经济力基本上没有太大削弱;与此不同的是今年的内战,战火蔓延至盖亚全境,大部分的贵族豪商在战争中被洗劫一空,而得到胜利的平民商人们又几乎把口袋里最后一个铜子都拿出来作为斯沃王子踏上王座的垫脚石……资本原始积累的启动过程既漫长又艰巨,盖亚王国想要恢复往昔的富庶,没有三年五载大约都是不可能的事吧?因此,这个冬季将远比五十一年前更加严苛!

  失去了最大的客户,来自鲁安尼亚的为数不多的生意就显得格外可贵。顽固的鲁安尼亚人与功利的盖亚人不同,他们始终无法象他们南方的邻居一样坦然地接受地下公会这个阴影力量的存在并与之合作,若不是无路可走,断然不会将难以解决的问题交给艾尔帕西亚人来干。这一次布鲁·斯凯男爵的委托也许原本会是一个打开新市场的契机,假如完成得够漂亮,大概能够稍微改变鲁安尼亚人对地下公会的抵触情绪吧……而且,蜥蜴人更耿耿于怀的是,男爵所指定的两个候选人中,其中有一个是他所非常熟悉的佣兵,他做成这笔生意的把握本应比任何一位同行都大——那个天杀的沙漠蛮子一定是脑袋进水了,干嘛要拒绝这样一笔天外横财呀?

  腹诽归腹诽,有了和龙族成员接触的亲身体验之后,杀了他也不会再次进入萨阿兰德。

  蜥蜴人长时间地凝视着暗棕色的地毯,他还不想放弃。

  “罗洛,”他拿起桌子上的铃铛,摇晃几下招来自己的副手,“有那个神秘佣兵的消息吗?”

  一位高大的人类男子出现在门口,蓝色的头发显得很是抢眼。这位名叫罗洛的男子低着头,不愿意让自己的视线与上司交汇。

  “仍然没有,而且,恕我冒昧……”

  蜥蜴人不悦地抬起头,但他并没有就此发作,“你想要说什么?”

  “我觉得我们没有机会在其他办事处之前找到他,除了他叫莱昂·内林格以及可能拥有圣殿骑士级的实力外,我们对他几乎一无所知。那几个与他合作过的办事处显然处在比我们更有优势的位置。”

  “罗洛·诺亚·唐·尼奥斯先生。”沃斯·利蒙讽刺地用全名和敬语来称呼地位比自己低的对方,“您认为您的这些顾虑我有可能没有考虑过吗?”

  蓝发男子耸耸肩膀,稍微弯下了腰,以更谦恭的姿态来回应蜥蜴人的恶意挖苦。

  沃斯并没有乘胜追击,他明白罗洛的话并非没有道理,于是不停地转动着他那双绿豆大小的眼睛,逐渐陷入沉思。过了很久,他抬起头,眼神炽热地凝视着罗洛。

  “我记得你似乎是鲁安尼亚人?”

  罗洛隐约猜出了蜥蜴人转的念头,但他不愿贸然开口,只是略略点头,等着沃斯自己揭破。

  “你是否认识那位斯凯男爵?”沃斯语气急切地追问,没等罗洛回答便迫不及待地接下去道,“其实,这并不重要,你认识或者不认识他都没有关系,只要你能说服他接受我们推荐的其他佣兵,我可以给你中介费的两成作为分红,不,我可以给你三成!怎么样?要不要试试呢?这对你来说可真是一笔飞来之财呀!”

  虽然大致上不出所料,但蜥蜴人罕见的慷慨还是让罗洛吃了一惊,由此可见沃斯是如何热切地企盼着接下这项委托。

  “不过,”沃斯狡猾地笑道,“无论成与不成,你必须独力承担相关一切开支……”

  果然还是那个吝啬成性的怪物!罗洛暗骂一句。搭乘客运马车到荷里尼斯跑一趟来回的旅费大概就要将近两百第纳尔,而这笔中介费用的三成才三百六十第纳尔左右……罗洛正在认真考虑应该怎样拒绝才适合时,变故就这样发生了。

  每一个地下公会的隐蔽办事处都有一条类似的密道,必须穿过这条狭小坚固的通道才能进入办事处的大厅,在密道的两边暗室里,总是随时埋伏着至少两名警卫。一旦有不速之客闯入密道,警卫会拉响报警的铃铛来通知大厅里的人做好防御入侵的准备,同时用淬了巨毒的吹针偷袭闯入者。往往当大厅里的其余警卫赶到密道内时,敌人已经横尸当场。

  然而,没有任何预警的情况下,此刻竟然有个陌生身影安详地出现在地道口!

  没有时间去琢磨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也没有闲暇去考虑在密道里那两名同僚的遭遇。沃斯身后六名警卫同时亮出寸步不离身的短剑和匕首,猛然朝来者扑去。别看短剑和匕首在战争和竞技场中用处不大,却是狭窄斗室内最适用的杀人利器,地下工会的警卫都是从老资格的佣兵和实战经验丰富的诸国退伍士兵中挑选而来,又接受了包括室内搏斗的专业严苛训练,加上熟悉秘密办事处室内的地形环境,在与侵入者的无数次较量中,几乎从未失手。

  这也是诸国虽然对自由都市地下公会这种阴影力量的存在心存不满却又长期避免与之发生直接冲突的原因之一,没有哪个权力者敢把自己置于拥有无数精擅室内搏杀专家的地下公会的对立面。

  不过在今夜,这条近乎铁律的惯例却失效了。

  七条身影重叠的瞬间,几乎没有看见对方做出相应的动作,六名警卫纷纷无力地瘫痪在地。沃斯和罗洛均感受到一股刹那间迸发的诡异之气,却偏偏什么都瞧不出来!

  “别紧张,两位经理人先生。”来者平静地开口,他的声音字正腔圆,语调中却仿佛没有任何情感的成分,听起来就象是空谷里冷冰冰的回音一般,“我并无意与地下公会为敌,至少目前还没有这个打算,我来这里只想询问些事情而已。”

  他走近数步,从容地站在墙壁上的巨型牛油蜡烛边,任由烛光照亮他的侧影。一件灰黯的斗篷笼罩住他的全身,中等个头,看起来就象个普通旅者路人般寻常。不过,目睹了他的惊人身手,又听见公然说出“与地下公会为敌”这种肆无忌惮的话语,足以令沃斯和罗洛张口结舌,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阁下是谁?”在这样的场合下,沃斯只能嘶哑着嗓子问了这一句没有创造力的话,“阁下可知道下场……”

  回答他的是一阵轻蔑的笑声,“用不着恐吓我,说真话,地下公会的存在,我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

  沃斯·利蒙为之语塞。来者既然有胆量凭实力硬闯办事处,显然真得没把来自阴影后的威胁当回事。除了当世寥寥可数的那几位传说达到第五职业等级实力的英雄,如五十一年前的鲁安尼亚魔法公会会长拉尔和前托利斯坦教皇骑士团副团长卡姆巴尔·契彭以及诛除了莫古里亚黑龙的狂战士朗尼亚外,恐怕再没有几人敢毫无顾忌地与地下公会对抗。从体形和声音上判断,眼前这个不速之客与拉尔、契彭和郎尼亚等脍炙人口的外貌特征毫无共同之处,究竟他是谁呢?

  “我是谁并不重要。”来者平淡地说,“我只想询问一下……”

  “既然口出狂言,阁下又何妨留下身份呢?”罗洛机警地反驳道,虽然他和沃斯的关系一直很糟,但从地下公会的共同利益出发,至少要先弄清楚对方的来历,才好决定下一步的立场。与此相较,私人间小小的恩怨龌龊已经不太重要了。“当然,若是阁下害怕我们的报复则另当别论。”

  不速之客那冰冷的视线焦点缓缓移向罗洛,后者虽然心虚得要命,表面上却死撑着不露一丝怯意,寸步不让地与对方瞪视着。

  空气似乎凝固了,在场的九个人统统保持着僵硬的姿势。不知过了多久,不速之客微微地冷笑起来。

  “虽然是很简单又很有效的伎俩,不过它对我不会产生作用。人类的心理习惯真是奇怪,仿佛为了展示一下自己并非别人所说的那样,便宁可做出自己原本不打算做的行为,这实在是愚蠢!”

  明知道沃斯和自己的实力加起来仍和对方差得太远,仍旧冒险地出言顶撞,罗洛的背脊早已沁出层层冷汗。他所凭恃的无非是敌人还有求于己方,应该不至于立即便痛下杀手。而自己多拖延一分喘息,便能多一点的时间来思考解决这场危机的对策。出乎他的意料,侵入者不仅拥有难以置信的强大武力,还有极端冷静精明的头脑。纵然作为地下公会办事处见习经理人的罗洛人生阅历相当地丰富,这样高明的敌手他还从未碰上过。罗洛只觉得眼前的局势扑朔迷离,不争气的心脏七上八下地扑通乱跳,而自己却茫然不知应该何处着手。

  “两位,不用耽误时间了。我要调查一件事,得到我想要的答案后马上就走,我不会难为任何人,只要你们不犯****我出手。”侵入者大约是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控制了局势,语气里充满了自信,坦然地说,“我要知道半年前到自由都市来的托利斯坦贵族费尔沃士爵的下落。”

  沃斯·利蒙倒吸一口凉气,费尔沃士爵这个头衔他并不陌生,甚至有关这个头衔的那次委托的细节他都记得一清二楚,他强行压下心头的惊惶,装作什么也不知道般回答道:“阁下,我不认识这位尊贵的爵爷,我没有见过他。他是委托人吗?但我的档案中并没有相关的记录。”

  看到对方似乎并未相信,沃斯使出了浑身解数来施展他的演技。

  “也许您该到别的地方找找看,会在我们这儿出入的只有阔绰的盖亚人和粗鲁的佣兵,一位从遥远的圣国托里斯坦而来的贵族?天哪,我想您一定是误会了。连我们亲密的邻居鲁安尼亚贵族都难得来光顾呢!”

  与沃斯口沫横飞的表演相反,罗洛只是简单地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他为这间办事处服务还不到半年,所以问心无愧地保持着缄默。

  冷静地将两人的反应一一看在眼里,侵入者向沃斯逼近两步,气势悚然剑拔弩张。

  “我只警告您一次,请不要考验我的耐心,您没有机会为此后悔!”

  沃斯的双腿不由自主地剧烈颤抖着,他在对方凌厉的眼神下无所遁形,那两道目光简直如两把锋利的冰刃般割蚀着他的神经。就在他濒临崩溃前一瞬间,他屈服了。

  “他死了。”蜥蜴人张口结舌地说,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是怎样的结局?即使不被眼前这个可怕的侵入者杀死,大概也无法继续在地下公会呆下去吧?甚至他将不得不远远地逃离自由都市艾尔帕西亚,对于泄露业务机密的成员,公会总是用可怕的残酷方法将其杀死并肢解,他曾经亲眼目睹过几例,一想到自己很可能也将躲不过同样的惩罚,沃斯浑身的寒毛都根根竖立。

  侵入者似乎对这个答案毫不意外,情绪没有丝毫的波动。他点点头,“我要知道经过,详细的经过。”

  既然已经开了头,沃斯也没有退路可走,咬咬牙,勉强地回答道:“我经手的一份委托,他是目标。”

  “理由呢?通常来说,佣兵契约总是需要一个‘正当的’理由吧?”侵入者步步进逼,“杀他的理由是什么?”

  “据说他可能是圣国托里斯坦派来的间谍和破坏者……”

  侵入者意外地“咦”了一声。

  “圣国来的间谍和破坏者?听起来倒是个很好的理由嘛。难道这是仅仅是一个误会?不,我不相信有那么巧合。一定是有人蓄意和我捣乱……”他低声地嘀咕着。

  “委托人是谁?”他大声地追问。

  “呃,”沃斯的脸上露出困窘的表情,倒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自己都觉得答案难以相信,“是艾尔帕西亚五人议会成员之一——龙族长老西哈洛阁下……虽然这看起来不象事实,但确实是他送来的委托书。”

  龙族几千年来都一直过着与世无争的宁静生活,从来不参与其他种族间的纷争,总是悠然自得站在局外。更何况,龙族也是拉尔夫大陆上最强大的种族,成年的龙族成员拥有可怕的格斗实力,而数量稀少、极其罕见的老年龙族操纵魔法元素的技巧更凌驾人类大魔法师之上。要说他们的长老居然会借助于地下公会来除掉一个普通人类,恐怕大街上一百个人中有九十九个会对此嗤之以鼻。

  奇怪的是,神秘的侵入者反而露出了释然的表情,他点点头,竟没有追问下去。居然就这样转身而去,象是已经得到了满意的结果。

  “西哈洛?唔,原来是他,果然好睿智的老儿,看来我一直低估了他。或许那个做父亲的是个比儿子更可怕的人物呢……不过,这样一来,倒也有好戏看了。”

  沃斯和罗洛刚刚安下心来,没留意敌人这几句自言自语,忽然,侵入者在地道入口处停下来,转过身,灼灼的目光再一次落在蜥蜴人的身上。

  “费尔沃是资历颇深的上位骑士,能够杀死他的至少也该是拥有第四等级职业的家伙吧?但我不记得有听说过哪个第四等级职业拥有者会自甘堕落去干佣兵的……难道,完成这个任务的人叫做莱昂·内林格吗?”

  提到莱昂·内林格的名字时,侵入者的声音带上了一股凶狠的戾气。

  沃斯吓了一跳,慌忙回答道:“不,完成委托是个下位见习骑士,名叫杉尼·佛克斯……”

  “下位见习骑士?”侵入者困惑地挠挠头皮,听起来象是有些不满、失落和好笑,他不以为意地耸耸肩,转身钻进暗道,只丢下最后一句话,“那么可怜的费尔沃大约是被暗杀的吧?这家伙的运气真是糟透啦!”

  没想到真能活下来,罗洛擦拭着额头上的冷汗。回忆起刚才经历过的一幕幕经历,他兀自觉得阵阵后怕,真是侥幸啊!他暗呼幸运。转过头去,忽然发现蜥蜴人正恶狠狠地盯着他,眼神不停地变化着,罗洛大吃一惊,忽然想起有可能被沃斯灭口,于是悄悄地捏紧了袖中的弹簧飞刀的机簧。

  “我亲爱的朋友罗洛!”

  企图被看破后,蜥蜴人迅速改变了表情,用一反常态的热情语气招呼着:“你看这件事……”

  “刚才发生了什么?我一点都不记得了。”罗洛诚恳地回应着,同时迅速而谨慎地向暗道口倒退着移动,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这些警卫怎么啦?我去看一看。”

  他抬起脚,踩踩身边某个趴在地上的警卫。

  “他们全昏迷过去了,看起来象是某种特殊催眠魔法的作用。”罗洛低下头观察被踩者的肢体反应,同时用眼角的余光戒备地梭巡着沃斯的行动。

  “你忘记了吗?刚才你的表现真是神勇呢!居然一个人击退了侵入办事处的敌人!”沃斯煞有其事地说道,“我要马上写封信向总会会长汇报你的奋战经过,我想很快你就会成为与我地位相同的正式经理人!”

  在成为正式经理人之前,你恐怕有一千个机会在我背心捅上一刀吧?

  罗洛嘲讽地想着,恐怕自己必须尽快找一个脱身之计才行,也罢,只好将错就错啦。

  “啊,想起来了,我真是没用,居然把那个家伙放跑了。我马上去把他抓回来!”他转身钻进入口,一溜烟地跑出暗道,冲出掩蔽的酒窖,瞬间没入了大街上的人潮中。

  沃斯阴沉着脸,他没把握躲过罗洛的飞刀并将之擒下,只能任由他逃之夭夭。他撇撇嘴,悄声嘟囔道,“能这样结束也好,我亲爱的朋友罗洛,我希望你从此消失,永远不要在自由都市出现……”

  自由都市艾尔帕西亚的北郊,连接东方的龙族沙漠和西方的鲁安尼亚的三岔路口边,有一座不大不小的神庙。一轮明月高悬在天空,四郊洒满了清冷的月光,此刻正是秋末冬初的季节更替之即,廖峭的寒风从北方莫古里亚的高原上呼啸吹来,凉意几乎要直侵入骨髓里。这一带一入夜便人迹罕至,连鸟兽都不多见。

  罗洛匆匆而至,在路口却不由自主地勒住了马。他该往哪边走呢?当初离开鲁安尼亚时曾经在心里发下誓言,不在自由都市混出点名堂绝对不回魔法王国,他早就受够了别人的白眼和冷遇。本以为凭自己的才智,花上三年五载的时间就可以在地下公会里出人头地,没想到仅仅是一场意想不到的遭遇就改变了他好不容易选择的人生道路!

  那个该死的蜥蜴人肯定不会容许一个目击他出卖公会机密的家伙继续生存在自由都市里,当然,罗洛可以理解沃斯的想法,如果立场调换一下,自己恐怕也是同样的态度。但现在的问题是,假如不回鲁安尼亚,难道自己要被迫前往比自由都市更陌生,甚至是一无所知的龙族沙漠里去吗?

  罗洛一时打不定主意该何去何从,踌躇地茫然四顾着。

  忽然,他被吓了一跳。神庙前的祭坛处居然有一个人跪在地上!

  定睛细看,那似乎是个落魄的流浪者,一领破旧污秽的斗篷笼罩着全身,在夜幕里显得很不起眼。罗洛几乎可以肯定他是托利斯坦人,只有圣国那些狂信者才会跪得如此虔诚。不仅仅是前额,那个人的整张脸都贴在地面上,看起来就象在亲吻大地……不过,他身后那匹安静地低头食草的战马倒真是称得上骏马!罗洛甚至可以肯定,这匹马无论牵到自由都市的任何一个马市,都可以轻易卖到五枚金币以上的价格!

  一阵风吹过,衣裳单薄的罗洛不禁打了个寒战,他从马鞍后的行囊里抽出一件外套,正准备披上时,他似乎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确切地说,是一种难闻的腥臭,一种类似野兽的异味。

  罗洛心中一动,想起一件忽略了的事,暗叫糟糕……早就听说过经常有小群的柯布林趁夜出没附近,袭击旅行者和落单商客。自己从办事处一口气跑回家,胡乱收拾点行李便匆匆逃离自由都市,哪有闲暇去考虑有关柯布林的问题?这时候想起来怕是已经太迟了。

  柯布林是一种介于精灵和野兽之间的生物,丑陋、肮脏,自命不凡地不与野兽为伍,但又被真正的精灵所唾弃。传说,他们本是联邦纪元时候,兽族与精灵的混血后代。虽说柯布林不是很有力量,智力也不高,但群体性很强(这些被遗弃的可怜虫只好自己照顾自己)。往往发现他们的行踪时,已经陷入了这些肮脏的小家伙的包围里。

  他们的弱点是……畏火!罗洛迅速取出火把叼在嘴里,两只食指在胸前互触,心随念转之间,一朵小小的魔法火焰跳跃着燃烧起来,立刻将火把熊熊点燃。

  罗洛的职业等级是下位魔法剑士,虽然魔法和剑术都没太多过人之处,对付几个柯布林却也不成问题。加上怀中那几卷风刃魔法卷轴,即使那些丑陋、贪婪而又残忍的小怪物再多十来个也足以自保。当然,魔法卷轴价格昂贵,非到万不得已的时刻,罗洛并不打算浪费。反正是一群智商低下力量弱小的敌人,用上卷轴似乎是太小题大作了。

  不过,这一次他似乎乐观过头了。

  三十双以上的碧绿眼眸悄然出现在四周的黑暗中,恶狠狠地瞪视着他——单是对付这些野狼就免不得要费好一番手脚,何况还有狼背上全副武装的高阶柯布林?罗洛意识到自己的险恶处境时,混身冷汗涔涔而下。

  所谓的高阶柯布林,指的是柯布林种族中最聪明最强壮也最凶恶的一支,也有人称其为柯布林贵族或者大柯布林。所有的柯布林都不会骑马,俗话说“任何一匹有自尊的坐骑都不会让柯布林靠近”,指的就是这一点。为了尽量与人类和兽人的骑兵抗衡,高阶柯布林经常袭击狼窝,抢来狼崽从小豢养,并将年幼的同族捆绑在小狼的背上,经过几代高阶柯布林的摸索尝试,特殊的狼骑兵终于诞生了。虽然这些狼骑兵们仍无法在战场上与人类或者兽人的重骑兵对抗,却可以使用淬毒的刀斧,来去如风。他们擅长趁夜袭击无防备的村塞,杀死居民,抢走牲畜、粮食和美酒,使人类和兽人的领主都大为头疼。三百年前,大陆上的诸国曾经联合发起过规模浩大的清剿狼骑兵战争,绝大部分高阶柯布林都被愤怒的人类-兽人联军消灭,残余的小部分逃生者则从此躲进东方山脉的深处,再也不曾出现在文明世界中。至于普通的柯布林,因为危害性较小,基本上被他族所忽视,所以在紫森林等异族交界地带被宽容地保留下来。

  为什么这些狼骑兵会突然出现在自由都市郊外?

  罗洛顾不上细想,紧张地环顾四周。在这种情况下,别说击败敌人,假如有机会落荒而逃,那便已是真神的极大眷顾啦!

  “你素谁?”一个含混嘶哑的声音喝问道。高阶柯布林能够使用简单的通用语,虽然在语法、发音上会有不少错误,但至少已经能比柯布林语表达出丰富得多的涵义(柯布林语类似于野兽的吼声,只有极其简单的变化和单调固定的意义)。

  “旅行者。”罗洛简单地回答,悄悄地掏出魔法卷轴,盘算着是否能在狼骑兵包围圈上炸开一个缺口。

  “托利斯坦,费尔沃,你素,跟偶来。不素,死。”对方费力地寻找能想起来的字眼。

  罗洛楞了一会,才明白狼骑兵在问自己是不是托利斯坦的费尔沃,他立刻想起不久前到地下公会询问相似问题的神秘侵入者,难道那个不速之客和这些狼骑兵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默契吗?

  “为什么?”他忍不住好奇地反问。

  那个狼骑兵的队长不耐烦地吼了几声,悻悻地说:“阿古都斯,王中之王,要见,费尔沃。你素,跟偶来。不素,死。”

  罗洛眼珠一转,想要尽量拖延时间,于是放慢速度,一字一顿地问:“阿古都斯,柯布林王?你,又是谁?”

  狼骑兵闻言,纷纷愤怒地咆哮着,那个队长大声喊道:“阿古都斯,柯布林,不素!阿古都斯,王中之王,力气大,会魔法!偶素伯伊拉,伦家,讨厌说话!”

  在高阶柯布林的聒噪中,忽然响起了一个清朗、坚定的男性声音:“伟大的真神啊,请助您卑微的奴仆铲除人世间的一切邪恶吧!”

  罗洛愕然回首,不知何时,那个跪在地上的流浪者已经翻声爬上战马,左手握持着一把不知从哪弄来的巨大漆黑战戟,右手则抽出了腰间的骑士剑,在空中画了一个不偏不倚的圣三角后,大喝一声冲进狼骑兵阵营中。只见他戟剑翻舞,远戳近劈,瞬间就砍倒了十来个高阶柯布林,其余的狼骑兵见状,惊恐地大呼小叫,四散逃窜。

  “天哪……”罗洛瞠目结舌地当场楞住了,不是震惊于这位流浪者的超卓武勇,而是他认出了这位传说中的神秘佣兵。

  他喃喃地说着:“达到圣殿骑士级实力吗?我想即便是龙骑士大约也不过如此吧……莱昂·内林格,没想到我才离开地下公会就遇上你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