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往日不可复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 灯市遇袭

往日不可复追 榴莲榴莲啊 2685 2019.06.12 15:30

  羊肉串终于烤好了,老板拿到夏文茵面前时,还吱吱吱的发出声响。她在易天辰面前已经可以做到毫不客气,自己一手拿了一串便吃了起来。

  易天辰端着碗酒,笑眯眯的看着她。

  “你看着我做什么?”夏文茵心虚的用手背擦了擦嘴角,“你怎么不吃?不会是舍不得吃全留给我吧?”说着,将手上的烤串递到易天辰嘴边,和一群男人待太久了,她自己也没想到这种举动看起来有多么亲密。

  易天辰仍是那张慈祥的笑脸,只是微微往后躲闪了一下,夏文茵见状也不气恼,包着一口肉串就说道:“哦,我忘了,您是尊贵之躯,应该不爱吃这些。”

  易天辰像没听到一般,自顾说道:“小时候和陆天离在师傅那习武,师娘烤的肉串才是真真美味,只是后来成年,再也没寻到那般味道。”

  夏文茵看他沉浸在回忆里,都不好意思打扰,又悄摸摸把剩下的几根都吃了精光,舔了舔嘴唇,已经麻辣得没有知觉了。她拿过桌上的酒坛,给自己也倒了碗酒,嘶…这酒真列,只喝了一口,五脏六腑便如火烧一般。看来有些日子没与爹爹那些副将们喝酒了,酒量肉眼可见的变小了。

  夏文茵放下酒碗,撑着下巴盯着易天辰,剑眉微扬,鼻梁高挺,薄薄却嫣红的嘴唇,竟比女子更精致,也怪不得蓝馨瑶、月寒她们都对他倾慕有佳。

  易天辰也直直的看着她,眸有星海。

  夏文茵本有几分微醺才大胆的盯着易天辰,现在被易天辰反盯回来,她也不甚紧张,只从他的眸中也窥见了自己,心中无端端生出异样的感觉,仿佛早已等待烟火的看客,忽然看见绽放的那一刻。

  “你看够了吗?”易天辰在桌边放了银钱,“看够了我们再去别处逛逛。”

  夏文茵乖乖的点点头,去解木桩上的马绳,易天辰却一把按住她的手,你的马就先放在这里,我们共乘一骑。夏文茵也不问为什么,仍是乖乖点了头。易天辰飞身上马,伸出手将夏文茵一把扯进自己怀里,勒紧缰绳一声大喝,马儿便飞奔起来。

  呼呼的风吹的夏文茵快要睁不开眼,她却还坚持调侃易天辰:“你没看到刚刚烧烤摊的老板看到你拉我上马的那个表情,活脱脱就是一副你是同性恋的表情。”

  “什么?”风太大,易天辰没听太清。“同性恋是什么?”

  夏文茵挠了挠头,不知道如何跟他解释。

  “不想摔下去就赶紧坐好。”易天辰正儿八经的呵斥道:“快说,同性恋是什么?”

  “等会儿下马了告诉你,这儿风太大,解释不清。”夏文茵打了个哈哈,易天辰没再追问,却突然俯下身子,将嘴凑到夏文茵耳边。夏文茵感受到了这般亲密,喝了酒的脸愈发烧烫起来,她侧了侧头,想躲开易天辰的靠近,易天辰却直直压上来:“别动,后面有人。”

  夏文茵听闻下意识想转过脑袋去看,却被易天辰的大脑袋一把挡住:“不要被他们发现我们已经发现了。”

  夏文茵觉得易天辰此话有理,便冷静了下来。易天辰仍保持着这半俯的姿势骑马,后面看起来却是与同骑之人窃窃私语,暧昧至极。

  易天辰并不想甩开身后的人,只是刚刚在闹市人太多不好动手,只能将他们引至人烟稀少的地方看看来路。眼看人前面摊贩越来越少,路越来越暗,易天辰轻收马缰,拐进了一条小路。后方见势不妙,夹紧马肚也拐了进去。不料易天辰并未走远,而是弃了马和夏文茵躲在暗处。来人骑在马上在黑暗的巷子里踱了几个圈儿,未见异常,但他们显然不相信易天辰已经骑马逃走。

  “给我搜。”

  为首的人一声令下,后方的人皆下马四处散开。夏文茵数了数,加上领头的不过七人,他们俩应该对付得过来。

  易天辰将夏文茵整个挤在墙壁上,夏文茵挣扎了半天也露不出脑袋。易天辰感受到了怀里人的不安分,轻声说道:“你刚刚毒发,精气还未恢复,就待在这里等我。”

  还未等夏文茵发话,易天辰便悄悄潜了出去,前面找过来的人还未意识到什么,便被易天辰一个手肘打晕了过去。易天辰将他拖到夏文茵跟前:“用东西捆住他。”

  对方的人约摸是听见了动静,都纷纷往易天辰的方向凑过来,夏文茵眼角看到易天辰和他们四个人周旋打斗到一栋高阁前,却见一道白亮的剑光闪到了她的眼:“公子小心。”

  夏文茵也不知是不是易天辰身份暴露才惹来这般祸端,不敢喊他的名字。易天辰得夏文茵及时提醒,瞬时躲过高阁上冲下来的剑光。夏文茵这般一喊,也暴露了自己,剑光一转,直直向她而来,夏文茵未佩长剑,进攻起来非常吃力,幸而她瞟见墙角有一根不长的竹竿,得了机会便拿了起来,瞬间转守为攻。几个回合下来,俩人都被夏文茵打倒在地,翻滚不起。夏文茵喊了声:“公子接住。”便将手中的竹竿抛给了易天辰,易天辰接过后也觉得轻松了许多,两下便将四人擒下。四人惊知自己已是手下败将,见易天辰步步逼近,只能屁股擦地慢慢往后挪动,易天辰不急不慢,一人给了一肘子,四人接二连三歪歪扭扭躺倒在地。

  夏文茵这边打败的俩人还在地上翻滚,易天辰仿佛没看见一般,只如招呼小狗般的姿势招呼夏文茵:“过来过来。”

  夏文茵听闻兴奋的屁颠屁颠跑到他跟前。突然意识到,不对,我为什么这么听话?

  易天辰也不与她讲话,只一把拽住她的头绳扯了下来,夏文茵一头青丝顿时倾泻而下。

  “你……”夏文茵抱住脑袋,只觉得自己此刻如梅超风一般。

  “此时没有绳子,只能借你头绳一用。”易天辰说的面不改色,丝毫没有惭愧之情。

  “你……你的暗卫呢。为什么不出来帮忙?”一般情况下,像易天辰这么尊贵的身躯,出门不都暗暗跟着一棒子保镖么,只在有情况时出现。

  “今天和你出来,命令他们别跟着。”易天辰一根头绳捆好这四个,还余了一些,便把夏文茵打倒的两个也捆了上。

  “现在怎么办?”夏文茵看着这一堆黑衣人:“他们怎么这么菜,两下就被打败了。”

  “这是一个女人该说的话?难不成你想和他们大战三百回合?”易天辰觉得此生碰到夏文茵这样的女子,简直是对他男性魅力的最大侮辱。

  “那现在怎么办?总不能拖着这些个走街串巷吧?你的那些暗卫呢?怎么这么大阵仗都不出来保护主子?”夏文茵早就发现,虽然是因她手上才临时来的言州,未带什么人手,但易天辰在言州的根基,只会比她想象中更深。

  “今日出来逛街,没让他们跟着。”易天辰一边应着夏文茵,一边从腰间掏出一个形似火折子的物件,将尾部细线一拉,火花呲溜溜的蹿上了高空,竟是类似于烟花的信号弹。

  脚边的黑衣人越发不安分起来,虽被缚着手,脚却不停在动,时刻就要挣脱,夏文茵拿着竹竿挨个敲打,为首的那位目露凶光:“今日落在你们手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只求一个痛快。”

  易天辰根本懒得回应,夏文茵却听不得他的话,拿起竹竿作势要狠狠敲打,为首之人见状赶紧侧了脖子闭上眼,却被夏文茵发现了脖颈内的印记。

  “咦?这是什么?”夏文茵见了就好奇的伸手去扯他的衣服,黑衣人拼死不从,俩人你来我往跟老相识似的。

  易天辰被夏文茵的举止惹得心浮气躁,根本不能似平时般冷静,只怒气冲冲大步走来,一把扯开那人衣领,一个精致的鲤鱼状纹身便露了出来。易天辰顿时想起来,那天闯进府里的黑衣人也有同样的纹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