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逍遥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缘浅缘灭缘定三生,事成事败世事无常。

逍遥寞 九楼西 2122 2019.06.09 14:00

  破道士庙漏风的四周终于有光亮投了进来。

  天亮了。

  其他人早已经睡醒,每一个人都善意的看了一眼依偎在莫逍肩头的云岫后,转头又恶狠狠的盯了莫逍一眼。

  众人围坐的中间,偶有青烟袅袅,火星早就熄灭了。

  烟气委婉,香味绕梁不觉。

  当云岫的眼眸睁开,印入眼眸中第一眼的是阳光,阳光很足,有些刺眼。

  随后她才发现,在莫逍的肩头原来也可以睡的如此安心。

  云岫的面上尽然不由自主的露出了笑容。

  而莫逍正好也低下了头从她面上扫过。

  云岫满足的面容,带着笑意,开口道:“早。”

  而莫逍双向的嘴角努力的向两侧拉伸,这样的结果就是他上扬的微笑有些略显浮夸。

  但是眼眸中的溺爱与温柔远比任何肢体动作带给云岫的震撼来的强烈。

  莫逍道:“已然不早了。”

  说完话的莫逍眼神仅仅在云岫脸上停留了一下,然后就向着四周扫去。

  云岫这才想起,这里并非只有他们二人。她脸颊迅速涨红,偷偷的看向四周,只见周围空无一人,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道:“昨天晚上~~”

  云岫没有说完自己的话,他此刻将头埋在了双腿之间,想到昨天晚上自己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靠着莫逍席地而眠,他的脸颊就越发的发烫。

  云岫低低的声音接着说道:“昨天晚上多谢你了~”

  莫逍脸上还带着特意表现出来的微笑,眼眸中的温柔与溺爱还一如既往地的存在,甚至说更为浓烈了一些,但是,他嘴中回答的确是冷冰冰的话语:“我最喜欢别人欠我人情,就比如昨夜的武当小七侠,就比如昨夜的十二生肖,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欠了人情也一样。所以我也喜欢别人用任何手段还人情,但是,你此刻偏偏还不来,说了也是白说,还不如不说。”

  云岫楞住了。

  她就保持着脸颊绯红抬头欲拒还迎小女人的姿态愣住了。

  原本温馨纯情的场景一瞬间被莫逍冷漠的话语击打的粉碎。

  云岫不知莫逍为何会如此,不知他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语。更不知他为何现在的表情与嘴中说出的话截然不同。

  在她的记忆中,莫逍从始至终,都是一副温文尔雅,彬彬有礼,谦谦君子的模样,甚至在她面前,莫逍从来都是温柔以待,从不浮夸的样子,甚至在她面前,莫逍会装做更加优秀一些的样子。

  可是,现在随着这一句话的说出,全变了。

  火堆上最后的一缕青烟扭扭捏捏带着不舍消散在面前。

  一块被烧的凝实的柴火渣遇风而坍塌。

  灰尘一散,有点点滴滴落在云岫的鞋上。

  云岫突然伤感了起来。也许人生如浮萍,人生如这烟灰,即使暂时落在鞋面,有了归宿,但是轻轻一拍打,变注定不会是共同的归途。

  云岫面颊已经恢复颜色,声音还是低低的说道:“多谢你昨天帮助我们,只要我们脱困,十二生肖必然会重重的酬谢于你。让你必然不会失望。”

  淡淡的语气,平凡的话语,只是无形之中有了距离。

  莫逍脸上的笑容有些收敛,笑容依旧在,只是看上去有一点惆怅与痛心。

  他的眼眸很亮,眼眸中的温柔还在云岫身上,但是,溺爱却隐藏了起来。

  他语气依旧冷冷,但是这一次很轻柔的问道:“如何脱困?”

  云岫的心在此抽搐了一下。回答道:“我们是十二生肖。”

  “你们各个都有大才我知道。”莫逍接口回答道。

  “所以我们不会赖账。”

  “但是你忘记了昨天困境。”

  “你不相信我们?”

  “我只相信实力。”

  云岫气极,他坐正了身体,离开莫逍稍微远了一点,声音也大了一点的说道:“你知道的,云泊林是我爷爷。”

  “你们要去找云泊林前辈?”

  “是!”

  “你们走的回去么?”

  云岫顿时醒悟过来。他们这几人现在已经失去了任何的战斗力,哪怕是行动能力也很是问题。此间距离很远,当真就像莫逍说的那样,他们如何走的回去?

  云岫眼眸中慢慢升腾起了雾气。她很要强,自从补充进入到十二生肖中时她就发誓永不求人。可是现在,她发现她不得不求人。

  所以云岫带着有雾气的眼眸转向莫逍问道:“你可以为我们寻找一辆马车么?”

  “当然可以,车好找,马就更好找了。只不过这也是一个人情。”

  云岫眼眸中的雾气终于被她强忍着憋了回去,此刻她眼眸中完全就是一个冷漠的人影。如果换成别人,她恨不得直接几个大耳朵刮子抽上去。

  可是对面的是莫逍,她不能。她只能故作镇定的说道:“我们必须要回去。”

  “必须回去?”

  “必须!”

  “晚一刻都不行?”

  “晚一分都不行。”

  “这么着急?”

  “因为我不想欠着你的人情。”

  莫逍眼眸中第一次没有了温柔。反而有一丝恐惧,他回答道:“你们真的决心要去找云泊林?”

  “为什么用找?云府就在保定府。”

  莫逍沉默了一下,胸口极剧的呼吸了几下,抬眼看了云岫一眼。

  这一眼包涵了太多的感情。这一眼有太多的决绝。

  甚至这一眼让云岫都有一种战栗的感觉。

  莫逍终于开口道:“云泊林前辈死了。”

  一语如同晴天霹雳。

  云岫准备的一切反驳莫逍的话语都卡在喉咙中说不出来。

  云岫眼睛睁的很大,张着嘴唇,几乎可以听到她喉咙中“咯咯”的声音。

  “胡说!”一声猛呵!

  由喉咙两侧肌肉的挤压而发出的声音。

  “我说的是真的。”莫逍盯着云岫一丝一毫的变化。

  “我爷爷功夫高强。”

  “他确实死了。”

  “我爷爷是北方武林泰斗。”

  “他真的死了。”

  “我爷爷告诉我他会给我找一个称心如意的郎君。”

  云岫话语中带着哭腔,眼眸已经失去了颜色,可是依然在盯着莫逍。

  “他骗你的。”莫逍闭上了眼睛,他真的不忍心看此时云岫的模样,他怕他自己忍受不住,承受不了这心中的煎熬。

  “不~~~”

  云岫一声大喝~声音如同杜鹃啼血。她很相信莫逍,当然也很相信莫逍说的每一句话。

  所以,她相信自己的爷爷,北方武林泰斗,十二生肖中的龙头,云泊林真的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