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铁舰洪流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节 消息

铁舰洪流 阿甘.QD 3876 2005.06.25 22:00

    [第二卷 还乡]

  [消息]

  伦敦城远郊的阿姆辛村,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如果不是罗马人入侵的时代的话,至少也是撒克逊时代,并且拥有谷仓、酒店、私人宅邸这些引以自豪的古老建筑——就算不是伊丽莎白一世时代,也是都铎王朝时代的古老建筑。一辆漆黑的四轮马车在村口处停了下来,李建成从这里下车,步行向村子里面走去,驾车的哑巴调转马头,将车停靠在村外一条开阔的路边。

  当马当海远远的看到马车扬起的灰尘时,就兴冲冲地向村口迎了过来,仿佛刚刚完成了一件特别艰巨的重要使命似的,紧跟在他后边同行的是一个长着大鼻子的年轻的法国男人。

  这已经是李建成在英国生活的第三年了,上个月,他刚刚在荷兰的阿姆斯特丹港的码头旅馆里度过了他二十二岁的生日,在这三年里,李建成几乎跑遍了欧洲的每一个港口和大中城市,不是为了观光,而是为了赚钱,赚很多很多的钱,“王子”是他在诸多同行中的绰号,仅凭着一艘不到千吨的中型商船“东方王子号”,李建成已经在欧洲打响了自己的名号,每个月在海洋贸易中的纯收益已经超出了一些普通的同行。

  除了按月偿还“东方王子号”的贷款之外,李建成最重要的花销便都耗费在这个平时人迹罕至的远郊小村里了,马当海和其他一些人就生活在这里,在英国人的眼皮子底下秘密研究着各种新式的科技武器,马当海身后的大鼻子法国人名叫德尔文,原来本是法国的现役军官,两年以前经中间人联系,于是通过不正当的手段来到英国,便一直待在阿姆辛村,专门研究改进现有的枪械。李建成刚刚返回伦敦,便得到了“重大技术突破”的消息,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洗上个澡,便急匆匆地赶到这里来了。

  “我们成功了!”马当海见到李建成的时候就迫不及待地大声嚷嚷起来,自从李建成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对火枪开始感兴趣了的时候,便让他也搬到这个秘密的“研究所”里协助德尔文工作,没想到居然还真让他搞出了点名堂来。

  “也该成功了,阿海,为了你们的研究每个月差不多要花掉一千镑!两年了,终于能让咱们在破产之前得到你们成功的消息,我实在是太激动了,这不,刚下了船,我连澡都没洗就急忙赶过来了……”李建成一提起钱,眼圈一红,差点没哭出声来,每个人都羡慕他能够赚比平常人更多的钱,但又有谁知道在有钱人背后的辛酸苦痛呢?

  “怪不得,我说您身上怎么有一股臭鱼味呢,这次鱼翅买得怎么样,老板?”德尔文笑嘻嘻的用大鼻子仔细闻了闻,开玩笑地说道,脸上没一点尊敬的意味,这也不怪他,因为李建成已经有三个月十二周没有给他开过一便士薪水了,对于面对一个这么长时间拖欠工人工资的老板,如果要是换了英国人,恐怕早就开始闹罢工了,那里还谈得上什么尊敬。

  “还好吧,没有全赔进去,现在的生意越来越难做,亲爱的德尔文,关于我欠你两个月的工资……”

  “是三个月,老板,今天已经是六月二十五号了。”德尔文毫不客气的指出李建成话中的纰漏,“三个月十二周加起来一共是二百四十磅,既然你这次没赔掉,那就快给我开薪水吧!”

  “二百四十磅是么?呵呵,你看我这记性,哎~亲爱的德尔文,我很不幸的告诉你,我的船在阿姆斯特丹遇上了百年罕见的大风暴……”

  “把所有的钱都拿去修船了么?老板,你上个月用的就是这个借口,能不能换个新鲜点儿的?”

  “……是么?你看我这记性……不过总之我现在还是不能给你开薪水,要不然再等下个月我给你开张三百磅的支票给你好吗?放心放心,我发誓,绝对不会再给你空头支票……”三个人一边说着话,“气氛融洽”地向村子里面走了进去。

  走过一条两旁排列着低矮农舍的乡间小路。除了两家酒吧,似乎别无店家。三拐两绕,三人走过几条更窄的小路和一座教堂,就来到了一个最南边的一座普通披屋,这是与其相邻的四座村舍中的顶头一座,虽已陈旧不堪,但却仍然稳稳当当,墙上粉刷过的拉毛灰泥,横竖相叠的黑木支架,体现出典型的都铎王朝时期的建筑风格。再往南面,则是一片缓缓起伏、长着苜蓿和低矮树林的奇尔特恩丘陵,在一望无际的绿野上,羊儿悠闲地啃吃青草,奶牛三五成群地恣意漫游。

  虽然已是6月底, 这座空空荡荡的房子却让人感到冷飕飕的。马当海和德尔文将装着火枪和弹药的箱子从房间里抬了出来,按照标编号的顺序摆放在南头的空地上。

  枪是经过德尔文改装过的前装线膛枪,他在枪管尾部设计了一个活动的药室,使用时可以非常方便的将铜质或者纸质的火帽装进去,通过尾部的撞针打火来激发子弹的射击,当初也就是因为这个发明,李建成才会每周二十英镑的薪水把他从法国弄来,结果没想到,一研究就是两年,钱就这么如同流水般哗哗地从这个法国人的手里头流了出去。

  “枪支的整体改动并不大,只是口径改小了许多,所以只好稍稍改了一下刻膛线的模具,你看到的这根是12毫米口径的步枪枪管,老板,你的钱可没有白花,我敢说这可是现在世界上最小口径的膛线枪管了。”德尔文自信地把他研究的成果拿给李建成看,而李建成除了知道缩小口径可以提高弹药的初速和准确以外,对它唯一的感性认识就是觉得这东西更像一个管子,不停地把他辛苦赚来的钱从钱包里吸走——所以他对这东西并不十分感兴趣,凭李对这两个人兴奋的程度来看,他们一定是还有非常吸引人的发明没有拿出来,心里不觉得暗自期待。

  “当然了,这还不是我们最主要的成就——”德尔文对马当海做了一个手势,马当海立即从箱子里面拿出一个木匣子出来,兴奋地拿到李建成的身边说道,“老大,看,这就是我们最新的成果!”

  “是子弹么?引爆弹不是已经被人家抢先发明出来了么?你们难道还发明了放屁弹不成?”对自己兄弟,李建成可没那么客气了,年初从伯明翰传来消息,一个名叫理查斯的发明家发明了一种使用纸火帽“引爆弹”,虽然威力比铅弹或铁弹提高了不少,但使用起来太危险,因此并没有对此进行太多的关注。在他看来,子弹和炮弹都一样,一个铁球有什么好研究的,总之能飞出去砸死人就行了,所以心里不觉有些失望起来。

  “放屁弹是什么弹?”马当海一愣,不觉得钻了牛角尖,心中暗道,老大见多识广,说的话肯定没错,但这放屁弹从来没听说过,放屁放屁,关键在一个屁上,难道老大说的是一种能放臭味的子弹么?回头值得好好研究研究……。

  “老板,你先打开看看,这项发明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划世纪的产物,全世界的枪械都会因为这项发明而产生改变的!”德尔文没理会李建成的嘲讽,依然镇定地说道,脸上不觉露出了得意地神情。

  “有没有那么神啊?”李建成疑惑地打开了木匣子,只见匣子里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四排二十六枚铸成小指般形状圆柱体的铅条,李建成拿起了一枚掂量了一下,是普通的实心铅做的没错了,可圆柱形的子弹确实没见过。

  “阿海,圆柱形的子弹难道比圆球子弹打得远不成?”李建成疑惑地问道。

  “我打给你看看,然后你就知道啦!”马当海从李建成手里接过装子弹的匣子,把子弹从枪口装进去,用枪上自带的通条将子弹压到枪管底部,又从兜里掏出一个铜火帽来扣在枪尾的药室里,整个动作流畅自然,仅用了十几秒钟便一切就绪。

  “老大,看我给你打只鸟来下酒!”马当海说罢,将枪口略高抬起,还没看他怎么瞄准,枪已然响了起来。

  * * * * * *

  公元一八二一年五月五日,拿破仑在圣赫勒拿岛上病逝,终年52岁. 四天以后,岛上的人为这位曾经的征服者举行了简单却庄重的葬礼.在礼炮的轰鸣中,承托着这具伟人躯体的棺木徐徐下葬在圣赫勒拿岛上的托贝特山泉旁.在这幽静的峡谷深处,几棵垂柳掩映着一条流水,秋海棠,海芋和美人蕉竞相开放……拿破仑,这位一度叱咤风云,有功也有过的盖世英雄,便从此长眠在这些绿叶鲜花之下。

  当拿破仑去世的消息传回到英伦三岛的时候,不仅是这位英雄曾创下奇迹的故乡法兰西,就连整个欧洲都在因此而为之哀悼、震惊,其受关注的程度甚至超出了对去年英王乔治三世逝世以及乔治四世陛下的登基典礼。

  当人们在纷纷以不同的方式缅怀这位欧洲历史上最伟大的军事家和政治家的同时,不经意的便冲淡了对东方世界的关注——从海上传回来一则迟到的消息,一八二零年,中国的嘉庆皇帝病死,清宣宗道光皇帝即位;同年,越南国嘉隆王阮福印逝世,太子阮瞻即位。

  * * * * *

  “船已好,速来”

  门上被人用带颜色的土块留了这样一句话,字是用左手写的,歪歪扭扭的看不出字体,用完的土块就丢在一旁,李建成站在门口,整个人好像都呆住了,反复地读着门上的这句话,然后突然冲上去,一把抱住了写了字的大门,兴奋地嗷嗷之叫。吓得身后搬箱子的马当海和德尔文连忙后退,生怕李建成是突然被鬼上了身或者染上了什么癫痫之类的病。

  “回家,终于要回家了!!”李建成嘴里用中国话喊了一句,突然整个人像孩子似的哭了起来,德尔文不懂中文,疑惑地看了看一旁的阿海,马当海试探性的走了他的近前,柔声说到,“老大,不至于吧,您这才离开伦敦一个多月,咋变得感情这么丰富了呐,回个家也哭成这样,乖,别哭……”

  “去你妈的!装人妖也不看看你那个德行,走,现在就去南开普敦,上船走,阿海,咱们要回家了!回鱼湾,回咱自己的鱼湾,马上就起航的话,说不定还能赶在春节以前回去给咱爹娘磕个头!”

  两人顿时像发疯了似的抱在一起在门口又唱又跳,德尔文连忙跑到街的另一边,生怕别人认出自己也和这两个明显精神不正常的家伙是一起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