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铁舰洪流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节 拜见

铁舰洪流 阿甘.QD 7413 2005.06.24 13:54

    [拜访]

  夜幕逐渐降临在这个名副其实的海外孤岛上,大英远洋舰队的驻地的空场处点燃了篝火,水手们围坐在篝火旁兴高采烈地欣赏着赫德森总督为他们准备的歌舞表演,肆无忌惮地品评着舞女们的相貌身材,并且时不时地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口哨声。

  “亚当斯怎么没来?他的痔疮不碍事儿吧?”

  “不碍事儿,长官,专门有人盯着他去练剑了,我想他一定会胜出的!”

  “呼~,但愿如此,妈的,把买酒的钱都拿去下注了,如果他输,老子马上就要了他的小命……”

  ……

  李建成看了一会儿节目,觉得有些索然无味,打着哈欠想要去睡觉,但却被坐在一旁的阿美士德船长拦住了,这才不得不强打着精神继续看下去,过了一回,阿美士德凑过身来,神秘兮兮的对他说道,“李,有没有兴趣,待会儿叫总督找一个来陪你如何?”

  “我对黑皮肤的女人提不起兴趣。”李建成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对好色老头说道。

  “那白皮肤的美女呢?这岛上可是住着一位绝世美女呦~” 好色老头依然不死心,用暧mei的语气说道,“李,待会儿我带你去见见这位倾城美女,嘿,我敢打赌,你肯定会疯狂地爱上她的……”

  “老头儿,难道你早就已经不行了,这才改行做拉皮条的么?”李建成恶毒的回敬道,他才不相信这鸟不拉屎的海外孤岛上会有什么绝世美女,即便有所谓的“美女”恐怕也是七老八十了吧……

  “嘿,小鬼,不如我们打个赌来好不好,如果这岛上真的有位美女的话,你必须无条件地答应我一个要求,否则的话,我输给你10000英镑作为赔偿,这可是一笔巨款呐,你觉得怎么样?”

  “先说清楚,什么样的才算是美女,你可别阴我,小爷我精着呢。”

  “当然是你承认是美女的才算数喽,我活了这么一把年纪,还能跟你这个小屁孩耍赖不成。” 阿美士德自信满满的说道,脸上露出了那种招牌似的古怪微笑。

  * * * * * *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赫德森总督紧皱着眉头,脑袋摇的如同李建成小时候玩过的拨拉鼓,“英王命令我,不允许任何人会见这头狮子,将军阁下,虽然您对英王,对国家的忠诚毋庸置疑,但职责所在,我是决不会允许您和您的随从进入长林与那头野兽会面的!”

  “真的不可以么?一点通融的余地都没有?” 阿美士德收起了温和的笑脸,表情变得很严肃起来。

  “赫德森总督大人,看起来您在这里生活的还很适应嘛,人民生活也比上任总督在的时候富足了许多——这次回到伦敦以后,我会如实地向女王陛下面奏您的政绩的,事先预祝您下半辈子在这儿生活的愉快,既然总督大人一定要坚持,那么李,咱们走吧,明天一早就离开圣赫勒拿岛,我以前不是跟你讲过么英伦三岛的景致么,其实同这里比起来也差不太多,呵呵……”

  赫德森总督的脸色顿时变得异常难看起来,他连忙起身拦住了阿美士德等人的去路,勉强在脸上挤出一个笑容来,“等等,请您留步,您看您说的是那儿的话,其实小弟本来就又请将军阁下在岛上浏览一下风光的打算,就是地方小,没什么好看的,平白惹您生气,既然您这么有兴致去长林看看,小弟怎么敢扫了您的兴呢,小事一桩,嘿嘿,包在兄弟身上,绝对没有问题的。”

  “既然赫德森老弟这么肯讲意气,你就先安心在这里住一阵吧,等岛上的事情一了解,老弟想要去什么地方当总督就随你挑好了,在伦敦老哥还是能说上几句话的……” 阿美士德亲切地搭过赫德森总督的肩膀,半搂半脱着给他从总督府里弄了出来,三个人没带侍从,一路悄悄地潜行,避开了警卫和哨卡,来到了圣赫拿岛东部的“长林”附近。

  “将军阁下,一直往前走的那栋别墅就是他住的地方了,古尔戈将军、蒙托隆将军他们住在离他很近的地方,侍者拉斯卡斯和我派去的两个警卫和他住在一起,他们都是很忠心的警卫,所以您可以不必担心警卫们会将您与他之间的谈话泄露出去,不过这头野兽对我非常的痛恨,所以我就不跟您过去,为了李的身体健康,请尽量别谈得太晚,明天的决斗表演将在早上十点钟举行,在这之前您需要的淡水和补给我会给你装好,决斗一结束您就可以立即出港了……” 赫德森总督叮嘱了几句,转身走掉了,李建成等总督走的远了,见四下里无人,便疑惑的向阿美士德询问有关被拘禁在这个林子中的到底是什么人。

  阿美士德沉吟了片刻,一边走一边给他解释起来,“李,这个人是上古神话中的普罗米修斯,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物,如果让他踏上欧洲大陆,整个欧洲都会因此而战栗不安,他有着极高的声望和魅力,他曾经做过法兰西帝国的皇帝,他曾经以六十万军队攻陷了沙俄首都莫斯科,曾经以一国之力与整个欧洲相对抗,虽然最后失败了,被囚禁在这里,但他的事迹必将荣垂不朽……”

  “说这么多干吗,啰里八嗦的,嘿,你说的那个绝世美女难道是他的女儿??”李建成眼睛一亮,低声问道。

  “当然不是,我说的是他的女人……” 阿美士德咧开嘴角,得意洋洋的说道。

  “我靠~,老子这下又栽了……”李建成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摔过去。

  * * * * *

  走到近前,李建成才看清楚,原来这位曾经的将军、英雄和皇帝最后居住的竟然是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宅子,房子没有什么多于的装饰物,没有花园,就如同一个普通人住的大房子差不多,很难想象这么个盖世英雄长的会是什么样,李建成定了定心神,走上台阶,轻轻地上前扣了扣门。

  门悄然无息地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个位矮个子的男人,诧异地看着门口前来拜访的两位,一个身穿大英帝国海军将军制服的老军人,另外一个则是一位黑头发黄皮肤的东方青年,都是从来没有见过的陌生面孔……

  [皇帝]

  “我是拿破仑。波拿马,报上你们的姓名和身份,陌生人!”拿破仑的声音很宏亮,语气中充满了藐视一切的意味,让人不得不承认,同这位曾经创造过神化的伟人谈话是一件非常吃力的事情,虽然他的身材不高,但却令任何一个站在他面前的人不由自主地产生了需要高高地仰视才能见到这位巨人的奇怪念头。

  阿美士德向前走了半步,摘下头上的船长帽,鞠躬敬礼道,“尊敬的拿破仑一世陛下,大英远洋舰队舰长阿美士德上将向您问候,祝您身体健康。同来向您问候的是来自马可。波罗传记中所描写的伟大东方国度的流亡王子,李建成殿下。很抱歉打扰了您的休息。”阿美士德的口气就仿佛对着一位真正的伟大皇帝说话一样,恭敬而且谦卑,就差没有跪下去吻那人的手了。

  “流亡王子??”李建成一呆,随即反映过来,想必是阿美士德随手给自己按上的头衔吧,不过想想他说得也对,现在眼前的可是一位真正的英雄,如果实话实说,嗨,我是一个不入流的小海盗,那也太过不去了,流亡就流亡吧,怎么的,咱在鱼湾大小咋也算是一号人物,现在可不就是在流亡么,想到这儿,李建成也同样上前一步,学着阿美士德的模样对眼前的男人鞠躬致意。

  “尊敬的陛下,马可。波罗先生所描述的伟大东方帝国已经被鞑靼王朝覆灭了,在下现在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东方青年,这次来欧洲主要是见识一下美丽的风景和异国风情,能够有幸同您见面,用我们的话来说,实在是本人三生有幸。”李建成有意卖弄,故意用流畅的法语对话,顿时博得了拿破仑的一阵强烈的好奇心和好感。

  “欢迎你的到来,李,看得出你是位受过高等教养的优雅皇族,请里面坐吧,我对伟大而神秘的东方很有兴趣,有很多问题想要向你请教。”拿破仑热情的请李建成进屋去,回头却冷冰冰地对站在门外尴尬的阿美士德说道,“喂,你也一起进来吧,我虽然很不喜欢同英国的海军将军打交道,不过看在你这么晚还来问候我的份儿上,一起进来吧,幸好赫德森那头蠢猪没有来,他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知道猪和人之间根本无法交流……”

  * * * * * *

  拿破仑堂屋的四个墙角里放着三角形的酒橱,上头的几格里面疏落地摆放着几瓶红酒,下面几层则被拉门隔档,壁炉架上面挂着一面耀出青光的镜子,镜子两面为斜边,显出玻璃的厚度,哥特式的镂花钢框上映出一线闪光。壁炉由白石块砌成,面子尚算细腻,上面放着两盏两用的铜烛台,座子为镶铜边的蓝色大理石,上面有好几支玫瑰花瓣形的灯芯盘。去掉这些盘子,座子又可以成一个单独的烛台,在平常日子里使用。

  门口这么大的声响,房子里面已经睡下的人早就重新穿好了衣服,在堂屋里议论是哪些难得到访的客人们这么晚还来拜访,侍者拉斯卡斯点亮了所有的蜡烛,把整间房屋里照耀的很明亮。

  “拉斯卡斯,你去叫古尔戈将军和蒙托隆将军他们过来,说我们这里来了尊贵的客人。”

  “遵命,主人。” 拉斯卡斯答应了一声,转身出去叫人了,房间里只剩下拿破仑等人和赫德森总督派来的两个警卫,拿破仑请李建成坐在他身旁的座位上,而阿美士德则坐在了他们的对面,对两个警卫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出去,警卫们都是聪明人,认得阿美士德身上的军衔和它们所表示的意义,于是顺从地退出了房间,在门外放起哨来。

  不一会儿,拿破仑最忠实的将军们穿戴整齐的跟着侍从来到了拿破仑的住所,小小的厅堂顿时热闹起来,所谈论的话题自然离不开阿美士德这次的东方之旅。

  阿美士德把他在北京的遭遇同拿破仑等人详细说了,说到因为不肯给皇帝双膝下跪而被全部驱逐的时候,拿破仑很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表示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来,在这位伟大的皇帝看来,双膝下跪是东方人表示礼节的方法,同西方人的接吻、拥抱的含义没什么两样,用自己国家的尺度去衡量他国的尺度是愚蠢的做法,为此,他还粗俗地做了一个比喻,如果英国官员觐见英王的时候要吻他的屁股,难道他觐见中国皇帝的时候也要人家把裤子拖下来不成,在这一观点上,李建成倒是和这位对英国没好感的皇帝观点一致。

  “中国人的习俗便是这样,过年节的时候要对长辈祖宗磕头,上学习字要对恩师孔子磕头,出门在外少不得在衙门同官员们磕头,就连结婚娶媳妇也要互相磕头来着,你们费时费力的大老远到中国,就是因为不肯磕头而两手空空地回去了,总觉得有些不太合适。”

  阿美士德见自己的做法没有能够得到认可,便未可质否地微微摇了摇头,并未在这个话题上过多地纠缠下去,而是又转换了一个新的话题,“拿破仑陛下,您曾是欧洲最伟大的军事家之一,我想请教您,假使英国对中国展开战争,您是怎么看待这场战争呢?李,先别激动,这只不过是一个假设而已,在座的都是欧洲有名的将军和军事家,能听听他们的看法对你来说也是一个很难得的机会呢。”

  拿破仑轻轻的哼了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朗声说道,“我劝你们还是别想轻易试着去征服远东的那头狮子,它的土地比大不列颠的土地辽阔几百倍,他的人民甚至比整个欧洲加起来还要多,一旦英国选择与中国为敌,贸然对中国开战,如果不能很快彻底地消灭它,就必然会被它反噬,他们会仿造从你们手中缴获的大炮,他们会尝试制造出比战列舰还要巨大的战舰,之后的战斗必将成为入侵者们的恶梦,使看上去庞大无比的大英帝国陷入恐怖的战争泥沼中而不可自拔,到那个时候,英王就会把她在全世界全部殖民地上的优秀士兵投入到那个地方去战斗去牺牲,广阔的殖民地再也没有强大的力量去镇劾,那里会出现巨大的权力真空,那些在英国奴役下的人民会纷纷站起来发动暴动,反对虚弱的当权者的统治,从而获得再次独立的机会,失去了殖民地的大英帝国的优势将不复存在,国会议院也会因为长时间陷入战争而出现的巨额赤字而解散,最终导致深入远东的军队全部覆灭的结果,到那时,强壮起来的东方雄狮会像300年以前的蒙古铁骑一样,再次踏入莱茵河旁的田野,但这次来的不是野蛮而骁勇的铁骑,而是大批从侵略者手中缴获的先进火炮和源源不绝的补给船队,沙俄算什么,他们在那么辽阔的国土上根本没办法有效地抵挡中国人的号角,日耳曼人行么?罗马人行么?不行,他们都不行,在中国高超的军事指挥家手中,必然都将沦为最低等级的奴隶,而到那时,法兰西人民会再次推翻旁波王朝的统治,组织起军队在马奇诺集结起来,同强大的东方帝国相抗衡,双方最终会达成和解,同中国人共同生存在这块被血和炮弹梳洗过的土地上……”

  拿破仑的脸上因为激动而出现了不健康的潮红色,洪亮的声音回荡在这窄小的客厅里,所有在场的人都被他的话震惊的呆住了,急促地大口喘着空气,仿佛房间里的空气不够用似的,竟没有意识到他什么时候把说完的,只觉得他那个时候站在客厅里,一双充血的眼睛仿佛要喷出火来,两只粗壮的拳头紧紧地握在半空中,仿佛正在尽情的宣泄着他心中的一切压抑和愤怒……

  [女人]

  客厅里除了能听到各人的呼吸声以外没有一点声响,所有人的目光都被激动的拿破仑所吸引,对他有些歇斯底里的见解惊愕的说不出话来,正在这时,客厅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从外面飞快地跑进来一个两岁多的小女孩,她跑到拿破仑的腿旁,嘴里不住地喊着爸爸。

  房间里凝重的气氛顿时被这个小女孩的到来而破坏无遗,脸色很不好看的阿美士德逐渐恢复了常态,笑吟吟地对李建成努了努嘴,向门口处使了个眼色。

  李建成转过头去,刚好看到一个身材高挑的金发女人从门口走进来,走到拿破仑身边,柔声说道,“陛下,尼古德医生说您尽量不要激动,那样对您的身体不好,客人们都看着您呢,快坐下吧。”

  “尤物!!”李建成的脑中不经意间闪过了这样一个词,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位女人无论是身材还是相貌几乎无可挑剔,除了年纪好像稍稍大了些,但风姿卓然,气质非凡,真不愧是一代枭雄的女人,果然是天生尤物……。正当李建成胡思乱想之际,拿破仑笑着抱起了地上的小女孩,并且用力的向天上抛去,小女孩兴奋的尖叫着,死死地搂住父亲的手臂不肯撒手。父女二人玩了一阵,拿破仑这才重新回到了他的座位上坐好,女孩儿却不肯老实的坐在父亲腿上,时而同对面身穿英国海军军服的阿美士德作个鬼脸,时而饶有兴趣地观察起旁边坐的这位黑头发黄皮肤的年轻人来。

  “约瑟菲娜,到妈妈这里来。”女人在一旁拍了拍手,小女孩欢呼了一声,从拿破仑的腿上褪了下来,重新投入了女人的怀抱里。

  “阿尔比娜,怎么这么晚你们还没睡么?”拿破仑向女人问到,“现在大概有十一点了吧?”

  “没那么晚,陛下,才过了十点钟,是约瑟菲娜被你吵醒了,我怕你太激动影响身体,这才带着她过来看看。这二位是?”女人妩媚的向耳边撩了一下金发,瞧了瞧不怀好意的英国人,又看了看眼睛有点发直的东方小伙子,不但没有羞涩,反又挺了挺胸部,一老一少两个“瑟郎”的喉结随着女人的动作禁不住同时滚动了一下。

  “他们是英国海军的阿美士德将军和来自东方的王子,李,刚刚我们才谈论了战争谁会赢的问题,很抱歉吵醒了您们。”拿破仑耐心地向女人解释道,神情变得很温柔起来,完全不像是刚刚那位愤怒的发表长篇宣言的伟人皇帝。

  “噢?陛下也对明天双方之间的战斗有兴趣么?李,待会儿别忘了给我签个名啊,真的没想到能在决斗以前亲眼见到你本人,你现在可是岛上的名人呦。”女人显然没有理解战争和战斗之间的区别,见到了李建成,便自然而然地将他们之间的谈话同明天即将举行的决斗联系到了一起,睁大了眼睛兴奋的说道。

  “决斗?什么决斗,我怎么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拿破仑奇怪地问道,也不能怪他孤陋寡闻,赫德森总督自然不会把消息宣传到这里来,而阿尔比娜也是刚刚在不久以前才得到的消息。

  “哦,是我的大副亚当斯同李之间的一场较量,将在明天上午十点钟举行,陛下对这场比赛也有兴趣么?”阿美士德解释道,他知道赫德森总督决不会让拿破仑离开这里去看比赛的,果然,拿破仑虽然露出神往的脸色,但却沮丧地摇了摇头。

  “还是算了,赫德森那头猪是不会放心我离开这里的,不过阿尔比娜、古尔戈你们可以去看,李,我对你有信心,英国人一定不是你的对手!”

  李建成微微一笑,谦虚地摆了摆手并没有说什么,阿美士德见时候已经不早了,想要起身告辞,却没想到阿尔比娜却缠着李建成,致意非要几张李的签名不可,李建成推辞不过,便由拿破仑和阿尔比娜母女领进了书房里,阿美士德本想跟进去,却被古尔戈等人有意无意的拦在了外面。

  没过一会儿,拿破仑等人便从书房里走了出来,李建成的手里兜里多了许多拿破仑书房里的名贵物品,而脸上的表情则要多奇怪有多奇怪,阿美士德虽然好奇他们在里面所做的事情,却也并没有当面向李建成询问,而是非常有礼貌地同李建成一道离开了拿破仑的住所,回到了海军驻地。

  * * * * * *

  “喂,老头,你说这些东西能值多少钱?”李建成没有回自己的房间,却跟着阿美士德到了他的房间里,把刚刚从拿破仑住所中取出来的物品一一地摆在了阿美士德的桌子上,顿时整个桌子上面变得珠光宝气,让人不觉有些窒息的感觉。

  “这些都是无价之宝,当然了,我是从它们的历史意义上说的,跟你们中国人差不多,这些东西是法国的君主用过和喜爱的东西,当然每件都是……”阿美士德顺手拿起一支手柄上镶满了钻石的精致手枪模型说道,“看,这才是艺术和价值的和谐统一,这品味,这气质,啧啧,简直没的说。”

  “能不能换十万英镑?”李建成再次问到。

  “不止这个数,这些东西本身的意义就已经远远的超过了这个数,如果拿到法国去买,恐怕会买到十五万甚至更多一些,很多有钱人会愿意出高价来收藏这些东西的。”阿美士德仔细的算了算,这才回答道。

  “那好吧,刚刚阿尔比娜说,这些东西就算十万英镑,她要下注。”李建成神情古怪地说道。

  “天哪,这女人可真疯狂!”阿美士德惊讶的大叫起来,说完,从保险柜里拿出一张投注单,飞快地填上了十万英镑的巨额赌注,随即暧mei的笑道,“看她对你眉来眼去的这么感兴趣,肯定是买你赢了?嘿嘿,到底还是年轻人比较受人欢迎的哈。。。”

  李建成接过投注单,拿起笔来一边添写,一边说道,“这才是让我觉得奇怪的,虽然她嘴里说我一定会胜出,但却要求把全部的钱统统的买亚当斯赢,你说奇怪不奇怪……”

  当他再抬起头的时候,已经看不到阿美士德站立的身影了,仔细在四周查找了一番,却发现老头儿正趴在地上拼命地从嘴里往外吐着白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