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铁舰洪流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写作背景(非正式章节)

铁舰洪流 阿甘.QD 8328 2005.06.25 19:52

    19世纪是西洋——包括欧洲和北美洲的黄金世纪。但在中国,却是最羞辱的痛苦世

  纪,大黑暗日增沉重。

  欧洲人以及由欧洲分支过去的美洲人,在人类接力竞赛的中途,由跑步而飞奔。人

  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事物和从来没有过的思想,风起云涌的出现,西洋文明开始形成

  一种巨流。欧美两大洲进入一个崭新的科学、群众、追求人性尊严,以及疯狂的向外扩

  张的轰轰烈烈的伟大时代,诸如:

  ——发明火车铁路、电灯、有线无线电报、电话、电车、电影、X光、留声机、轮

  船、打字机。

  ——发现石油。

  ——开创邮局,开凿苏伊士运河。

  ——军中女护士制度确立,女职员被雇用,妇女权利逐渐提高。

  ——工厂矿场林立,资本家兴起,劳工问题日趋严重。国际劳工协会(第一国际),

  国际社会主义者劳动联盟(第二国际),先后建立。

  ——绝对专制政体,和无限权力的君主制度没落,议会民主政府,迅速普遍兴起。

  ——各种前所未闻的思潮,如资本主义、国家主义、帝国主义、大国沙文主义、民

  族主义、军国主义、无政府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纷纷产生。

  ——不断发明和更新战争武器:如大炮、巨舰。

  中国一直到本世纪四十年代,对上述新生事物,还一无所知。大黑暗如故——政治

  思想如故、学术思想如故、社会结构如故、科学知识如故、科举八股文如故、贫穷愚昧

  如故、贪污腐败如故、男人作揖叩首如故、女人缠小脚如故。一切如故,而且恶化。拒

  绝进步和改革的结果,使庞大的中国从光辉灿烂的顶峰,堕落为一名国际间的丑角,不

  断战败,不断割地赔款,但当权者冥顽不灵如故。

  五十年代时,出现一个大规模的武装觉醒运动,建立太平天国。九十年代,又出现

  一个变法觉醒运动。但他们都被守旧的冥顽势力击败。本世纪结束时,中国已面临被列

  强瓜分的命运,亡在旦夕。

  一官逼民反(下)

  上世纪(十八)的两大民变,白莲教的反抗历时九年,到本世纪(十九)一八四四

  年;苗人的反抗历时十二年,到本世纪(十九)一八○六年,先后被清政府的高压手段

  敉平。

  两大民变虽然失败,但政治腐烂已深,贪污和冤狱手段已成为官员们的正常发财途

  径。清政府在艰苦的军事镇压取得胜利后,鼓舞了控制局势的信心,认为得到教训的不

  是政府,而是人民,人民应该从血的教训中了解叛变必死,谋反必亡,抗暴必被扑灭。

  所以清政府本身丝毫没有改革,贪污和冤狱反而更普遍和更深入,暴虐的方法也更残忍。

  新的群众反抗力量,遂在各地重新爆发。前半世纪五十年间几件重要的民变,列如下表:

  我们选择林清跟张格尔二人作代表,加以说明。

  林清是天理教的领袖之一,天理教就是白莲教,当白莲教被迫不能露面时,林清就

  用天理教现身。这位冒险家有一个气魄恢宏的惊人计划,准备一举攻陷皇宫,占领北京。

  另一位领袖李文成,则在河南滑县发动群众暴动,组成武装部队北伐呼应。这个计划最

  大胆的一点是,它采取擒贼先擒王的手段,准备先活捉皇帝。

  一八一三年,林清率领群众进攻皇宫,不幸失败。李文成在暴动前夕被人检举,地

  方政府用酷刑把他的双腿折断。他的部下仓促起事,但因北京方面失败的缘故,最后也

  告失败,滑县城内二万汉人居民,全数被清政府屠杀。

  张格尔是上世纪(十八)回部(新疆天山南路)大和卓木布那敦的孙儿。清政府官

  员的贪污暴虐,在回部更甚,维吾尔人处境比内地的汉人更为绝望。他们大批向西逃亡,

  越过葱领(帕米尔高原),投奔同种同教,而又使用同一言语的浩罕王国(乌孜别克浩

  罕)。浩罕对他们的同胞所受的虐待,深为愤怒。

  事变的触发人物是清政府派驻回部的行政长官(参赞大臣)斌静,这位满洲赃官把

  维吾尔人当作畜牲一样看待,一八○二年,张格尔在浩罕王国军事援助下,攻陷天山南

  路大多数城市,但他显然缺少担任这种伟大事业所必须具有的英雄才能,他还没有把满

  洲人的势力完全驱逐出境,就急忙于专心从事内政的改革,而清政府始终掌握着塔克拉

  玛干沙漠之北最大的据点阿克苏城。

  张格尔政权只有八年寿命,八年后的一八二八年,清政府反攻,张格尔被他的部属

  出卖,呈献给清政府。当时皇帝旻宁(禺页琰的儿子)教人把张格尔送到北京,他要亲

  自询问他叛变的原因。高级官员们———一群贪污蠹虫,立即想到上世纪(十八)(禺页)

  琰亲自审判王三槐,被三槐提出“官逼民反”的往事,恐怕张格尔也在皇帝面前揭发他

  们种种的贪暴罪行,就用一种毒药灌到张格尔口中,使他的咽喉腐烂,不能言语。当他

  装在铁笼之中,经过三千公里的长途跋涉,被送到旻宁面前时,口吐着白沫,痛苦万分。

  旻宁问他的话,他无法作答。旻宁比他老爹还要低能,他根本无意、也无力弄清楚这场

  事变的真象,所以他并没有把张格尔放出铁笼,教他用笔写出来,也没有追究张格尔何

  以喑哑如此。张格尔跟王三槐一样,受到磔刑。

  我们列表只到四十年代为止,并不是以后再没有民变,而是五十年代之后,民变更

  大更多,如太平天国、捻军、回教徒、阿古柏汗国,比起林清、张格尔,要升高百倍,

  我们将逐项叙述。

  二中国与西洋的畸形关系

  在中国民变沸腾声中,西洋(欧洲,以及后起之秀的美洲)各国悄悄的在这个大黑

  暗国家的门口出现,要求通商贸易。

  回顾双方面的关系是不愉快的。

  中国文明在大黑暗时代之前,远超过西洋。十三世纪马可波罗眼中,中国简直遍地

  黄金。可是十四世纪明政府采取愚民政策,大黑暗时代开始,对所有的外来文化深闭固

  拒,中国遂跟西洋隔绝,远落在西洋之后。

  欧洲在十五世纪发生剧烈变化,西班牙发现新大陆,葡萄牙发现绕道非洲好望角到

  达印度的航线。各国商人和基督教传教士陆续向东方发展,葡萄牙商船队于十六世纪一

  五一七年,抵达广州。六十年后的一五八○年,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抵达澳门,并于

  一五八三年,进入较为接近腹地的肇庆(广东肇庆)传教。

  因为隔绝太久的缘故,中国人对外国,尤其是欧洲,可以说一无所知。当利玛窦于

  十六世纪最后一年(一五九九)到达北京,求见当时断头政治皇帝朱诩钧时,政府高级

  官员在记载典章制度的《会典》书籍上,查不出有意大利这个地方,就坚决否认世界上

  有意大利的存在,幸而《会典》上载有大西洋国,于是利玛窦只好承认他就是大西洋国

  的人民。

  葡萄牙商船队在中国有很好的收获,初次到广州四十年后的十六世纪一五六三年,

  明政府把荒凉的小小澳门半岛,划给葡萄牙,作为西洋各国商人的居留地。但澳门太过

  于狭小了,显然无法成为商业中心,他们要求进入南中国第一大港兼第一大都市广州。

  清政府直到十七世纪收复台湾,不再受海上威胁之后,才于一六八五年,开放广州作为

  商埠。葡萄牙、英国、法国、荷兰、西班牙的商船队和商人,汹涌而至。不过这时候的

  中国已非马可波罗时代的中国,西洋也非马可波罗时代的西洋,东方和西方互不相识,

  互不了解,各怀着跟对方相异的观念和相异的价值标准。

  对于西洋的通商贸易,中国所表现的是一种怜恤的态度。中国始终是一个农业社会,

  一切自给自足,基本上不需要外国的产品。尤其是一些邻国的文化程度相当落后,面积

  又小人口又少,中国不仅是万王之王的天朝上国,而且也是物产丰富的世界中心。所以

  中国没有西洋那种因小国林立而产生的狭隘的国家观念,更没有西洋那种因同样因素而

  产生的贸易观念。只有对藩属国和进贡国,中国必须负起宗主国的责任,才准许他们前

  来中国贸易。如果他们对中国有重大的冒犯或拒绝中国的要求,好像不肯交出中国的逃

  犯之类,中国即停止贸易,作为一种惩罚,这惩罚通常都会使对方屈服。

  中国对西洋的白种人,有一种离奇的印象——犹如白种人对中国人有一种离奇的印

  象一样。虽然中国人也曾有一小部分见过欧洲人,并跟他们打过交道做过生意,但这少

  数人并下能改变大多数人的意见,上自皇帝和统治阶级士大夫,下到小巷子摆地摊的穷

  苦小民。他们都坚信西洋人是一个没有文化的野蛮民族,鼻子特别巨大,皮肤像死人一

  样的苍白,长着猫一样奇怪颜色的眼睛,胡子跟眉毛都是红色的,脚长有三十五厘米

  (一尺二寸),而且身上发出一种奇臭。这种长相已够使中国人惊骇失措了,更可怕的

  事还有:英国王位竟可以由女儿继承,女王逝世后,再由女王的子女继承,这种改姓乱

  统的现象,使一向提倡忠于一姓,提倡宗法正统的儒家系统的知识分子,认为英国显然

  是无父无君的蛮夷之邦。而法国国王长发披肩,常常烹食儿童,显然是一个女扮男装的

  活妖精。俄国女皇更糟,经常更换情夫,几个月或一年,就把情夫砍头,再换一个接替,

  也属于人妖之类。根据这些认定,中国悲哀地发现,西洋人跟犬羊没有分别,具有犬羊

  特有的性格,不知道礼义廉耻仁义道德是何物。

  在上述认定的基础上,中国人更进一步的认定西洋人既然有犬羊的本质,他们又以

  牛奶作饮料,证明他们非吃牛奶、酪浆就不能维持生命。牛奶、酪浆不容易消化,胶结

  在肚子里,必须吃大黄和大量饮茶,才能使它化解。假如几个月不吃的话,双目就会失

  明,肠胃就会雍塞。所以西洋人宴客时,最贵重的食品,莫过于大黄,即令最贫苦的人

  家,也都在胸前挂一小口袋大黄,时常用舌头去舐一舐,或用鼻子去嗅一嗅。而大黄和

  茶叶,只有中国才出产,因之,野蛮的西洋人,必须依赖中国。中国只要拒绝通商,那

  就是说:中国只要拒绝卖给他们大黄茶叶,就能立即致那些西洋鬼子于死命。

  最初,西洋商人对东方庞然大物的中国,深怀敬畏,奉命唯谨,并不在乎做出低三

  下四丧失尊严的事。以跪拜礼来说,这个在以后不断因它而闹僵的最尊敬的礼节,西洋

  人开始时完全顺从。一六三七年,英国贸易团代表约翰威特,到了当时还没有辟为商埠

  的广州,就用双膝着地的跪拜礼,晋见中国官员。一六五五年,荷兰使节戈义尔,晋见

  中国皇帝福临,也行三跪九叩重礼。上世纪(十八)一七二七年,葡萄牙使节亚勒散,

  晋见中国皇帝胤礻真,同样下跪。不仅如此,西洋人自己不争气,他们互相排挤,互相

  使用丑陋的手段,向中国官员打小报告,甚至诬陷倾害对方,目的只在博取中国的欢心,

  以谋取多赚几个钱。中国官员高高在上,当然也无法把他们瞧得起。

  广州既辟为商埠,西洋商人获准进入广州,中国称他们为“夷商”,对他们有很多

  限制,诸如:夷商必须住在他们自己的“商馆”之内,不准跟中国人接触,一切由中国

  商人组织的“洋行”(代理店)代理。夷商把货物全部交给洋行,由洋行付给货款。

  ——这仍是古老的传统制度;回溯十六世纪激起倭寇事件的“市舶司”,对“洋行”

  就可有一个概念。不过市舶司是政府经营,洋行是商人经营。

  上世纪(十八)一七五九年,中国清政府颁布了一项对西洋商人的管制条例,有下

  列重要规定:

  一夷商每年五月到十月,才可到广州贸易,过期就要回国或回澳门。

  二夷商在贸易期间,必须住在商馆之内,不准携带武器,不准雇用中国仆妇。

  三夷妇不准进广州。

  四在贸易期间,夷商每月八日、十八日、二十八日,才可到公园游玩。

  五夷商不准坐轿。

  六夷商不准直接晋见中国官员,有所请求时,应写妥呈文请洋行代转。

  七夷商不准到街上购买东西,不准探听物价,不准买中国书籍。

  这个条例显示出自十四世纪到本世纪(十九)约五百年之久,中国对西洋的畸形观

  念,和商业上的畸形关系。

  三英国势力的东进

  所谓畸形观念和关系,这是二十世纪的观点,在当时的中国,却认为十分正常。

  西洋自上世纪(十八)发生工业革命,帝国主义条件成熟,通商贸易成为各国的主

  要生存条件。各国在中国的商业,英国迅速地超过葡萄牙而居第一位,所以对中国跟西

  洋各国间的畸形状态,不能满意。上世纪(十八)一七九三年,英国派遣马甘尼率领一

  个六百余人庞大的使节团,携带价值高达一万三千英元(镑)巨额的礼物,前来北京,

  希望跟中国达成下列协议,建立充份的外交关系:

  一英国派遣驻中国使节。

  二准许英国在舟山、天津贸易,并仿效澳门先例,在舟山附近,指定一个小岛,

  居留商,人和存放货物。

  三允许驻在澳门的英国商人,居住广州。

  四请对英国商品在内河运送时,免税或减税。

  马甘尼的使节团到达天津后,中国清政府的官员不分青红皂白,就把一面“英(口

  吉)(口利)贡使”的旗帜,插到他们的船只上,宣称马甘尼前来朝贺皇帝弘历的八十寿

  诞,其实弘历的八十寿诞,于三年前(一七九○)已经过去了。

  英国的国力在上世纪(十八)已够强大,所以英国人的膝盖也就比从前尊贵。马甘

  尼到北京后,拒绝双膝跪地,认为如果跪地,就等于承认英国是中国的受保护国——藩

  属。马甘尼的坚决态度,对中国皇帝的传统权威,是一种挑战。不过弘历的虚荣心不愿

  这场晋见告吹,因为还没有从万里外那么遥控远地方来过的贡使,所以特别准许马甘尼

  用觐见英王时一膝下跪的礼节。但对马甘尼所提出的要求,却全部拒绝。弘历的目的只

  在满足自己的大头症,不在为一个番邦解决问题。为此,他特地向英王颁发了两件诏书,

  说明中国不能答应他的请求的理由。

  第一件诏书上说:

  告诉国王:你远隔重洋,倾心中华文化,特派使节,恭恭敬敬,捧着表章,航海前

  来,叩祝我的万寿。我披阅奏章,见你词意恳切,足以证明你恭顺的诚意,深为嘉许。

  你表奏上请求派你国一人居驻天朝,照管你国买卖一节,跟天朝的体制不合,绝对不可。

  西洋国家很多,非只你一国,如果都请求派人留居北京,岂能一一准许。又岂能因你一

  国的请求,而破坏天朝制度。天朝托有四海,对奇珍异宝,并不重视,你此次进贡各物,

  念你诚心远道呈献,我已下令,命有关部门收纳。其实天朝的恩德和武威,普及天下,

  万国来朝,任何贵重的东西,应有尽有,这是你的使节亲眼看见的,所以不需要你国货

  物,特此详细示知。

  第二件诏书上说:

  告诉国王:昨日你的使节,又以你国贸易之事,呈请大臣转奏,无一不是要求变更

  以前所定的制度,不便批准。自来西洋各国,跟你国夷商,来天朝贸易,都住在澳门。

  天朝物产丰富,无所不有,根本不需要跟外夷互通有无。只因天朝所产茶叶、瓷器、丝

  巾,是西洋各国所没有的必需品,所以特别开恩怜恤,准你们在澳门开设洋行。而今你

  国使节在原规定之外,多作妄求,恳请在舟山、天津登岸贸易,此事不能允许。又恳请

  在舟山附近,指定一小岛存货,此事尤不可行。又请拨给广州城附近一处地方,居住你

  国夷商,自应遵照往例,仍在澳门居住。又称英吉利夷商要求免税减税,查夷商贸易,

  往来纳税,都有一定规章,自应遵照旧章办理。至于你国所奉的天主教,天朝自开辟以

  来,圣帝明王,教化四方,中华与夷狄之间的分别,甚为严格。你国使节之意,欲请放

  任炙人传教,更绝对不可。我对进贡的外国,只要它诚心向化,无不特别体恤,表示怀

  柔。你国在遥远的海外,诚心进贡。我所赏赐的优待,也倍于他国。现在再明白晓谕。

  你当上体我心,永远遵奉。

  这两件诏书所表示的中国的立场,并没有夸大之处。像自称为“天朝”,并不是中

  国自己捏造出来的光采,在本世纪(十九)之前,所有的藩属国,如朝鲜、越南、暹罗,

  上自国王,下到农夫,他们对中国一向称为天朝。朝鲜人越南人绝对不说:“你是中国

  人,我是朝鲜人越南人。”而只说:“你是天朝人,我是朝鲜人越南人。”

  马甘尼虽受到盛大的优待,却毫无所获。马甘尼回国时,弘历命他纵穿中国本土,

  从陆路南下,目的在使“英夷”震惊于中国的富庶和强大,以吓阻他们的邪念。

  然而,那时大黑暗已经反扑,政治的腐败已经使社会溃烂。马甘尼是一个具有敏锐

  观察力的外交家,他没有被北京豪华的排场所迷惑,反而对他所接触的事物,作出一一

  中肯的判断。

  马甘尼首先发现清政府的贪污病菌,已深入肺腑,而贪污和强大是不能并存的。弘

  历批准使节团的招待费每天银币五千两,这是一个骇人的巨款,但大多数被经手的官员

  克扣中饱。一位负责招待的赵大人告诉马甘尼说,某一年广州附近的县份被大水淹没,

  皇帝颁发银币五万两作为救济金,但在北京就先被中央官员克扣三万五千两,只剩下一

  万五千两发到广州。发到广州后,再被省级和县级官员克扣,难民所得到的不过象征式

  的数目。其次,马甘尼发现中国的科学极度落后,而科学落后和强大也是不能并存的。

  当赵大人吸烟时,马甘尼从口袋中拿出火柴代为点燃,赵大人对这位夷人把火藏到身上

  而竟毫无伤害,大为惊讶,马甘尼就送他一盒,以表示并非巫术。再其次,马甘尼发现

  中国社会上普遍的贫穷和不安定——这跟弘历希望他发现中国富庶的目的,恰恰相反,

  因为沿途他看见太多的乞丐和太多的破陋而荒芜了的建筑,以及大多数中国人所过的水

  准以下的生活。马甘尼还发现中国的武装部队如同一群叫化子,不堪一击。清政府沿途

  特地为使节团举行了很多次示威性的检阅,以向英夷展示武力,但马甘尼看出那些可笑

  的宽衣大袖的国防军,并没有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使用的又都是西洋早已抛弃了的刀

  枪弓箭之类落伍的武器。

  最重要的是,马曾尼发现清政府官员和中国知识分子的冥顽不灵。马甘尼对中国社

  会上太多的盲人和四肢残废的人,非常同情,向清政府提议英国愿派遣医学人员前来中

  国。又提议在北京设立一个氢气球,作为科学研究之用。官员们听到这些提议,对英夷

  有这么多奇才异人,大大地震惊称奇,但在一阵震惊称奇之后,就好像没有这回事一样,

  闭口不再谈及。当马甘尼厌倦了那些不够水准的示威性检阅,而要求同行的一位福大人

  检阅一次使节团的仪仗队以开开眼界时,福大人傲然回答说:“看也可,不看也可,这

  种火器操法,没有什么稀罕。”马甘尼的结论是:“清政府的政策跟自负有关,它很想

  凌驾各国,但目光如豆,只知道防止人民智力进步。”他预言鞑靼王朝将继续压制人民,

  并将发生变乱。

  马甘尼返国二十三年后,本世纪(十九)一八一六年,英国作第二次试探,派遣第

  二位使节亚墨尔斯出使中国。清政府仍把他当作贡使看待,船只上悬挂“朝贡”旗帜如

  故。亚墨尔斯也拒绝下跪,经过无数次谈判,最后还是同意跪一条腿。但是当皇帝禺页

  琰坐在金銮殿上召见他的时候。藩属事务部长(理藩院尚书)和世泰,却通知亚墨尔斯

  说,非双膝下跪不可,亚墨尔斯就拒绝晋见。禺页琰又召见副使,副使也不肯双膝下跪,

  和世泰只好报告禺页琰说,他们都病了。在中国历史上,这还是第一次发生的奇事,禺

  页琰觉得他大大的没有光采,下令把使节连同他们“进贡”的礼物,一并驱逐。

  亚墨尔斯被赶走,使英国了解,靠谈判的方法无法改变中国加到英国商人身上的不

  平等的待遇,必须使用谈判以外的方法。马甘尼对清政府的印象,在以后的日子里,遂

  成为英国对中国外交政策的主要参考资料。

  于是,二十四年后的一八四○年,爆发鸦片战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