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铁舰洪流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节 途中

铁舰洪流 阿甘.QD 6849 2005.06.23 16:03

    [相见]

  离开鱼湾七十一天以后,阿美士德率领着回航的大英远洋舰队离开了印度洋,艰难地绕过了非洲极地好望角以后,一路顺风顺水地行驶在了波澜壮丽的大西洋上。

  “我们现在的位置是多少?” 阿美士德站在甲板上抽着烟斗,熟悉的大西洋海风肆意的吹起老船长笔挺的制服,经过了漫长的行程,即将要回到峥嵘一生的故土,这份欣喜心情是刚刚离开鱼湾的李建成暂时无法理解的。当然,各人有各人的心事,在学习有空闲的时候,李建成总是一个人坐在船尾,呆呆地看着逐渐远去的地平线的方向,或者——在睡觉……

  “南纬 10度58分,西经7度66分。”李建成在航海仪和测量尺在航海图上一阵捣鼓,这才睁着通红着眼睛回答着阿美士德船长的命令,每天早晨这个死老头便在凌晨两点左右准时起床,到甲板上来看星星,顺带着可怜的李建成出来学习航海术,一点也不考虑这孩子正是在长身体的时候,缺少睡眠会影响发育啊!

  “李,别抱怨了,难道你发育的还不够吗?我可是听过水手们说你早就已经是个真正的男人了,难道还是假的不成?” 阿美士德回过身来,眯着眼睛说道。

  “谁说的?……亚当斯?我靠!”

  “呵呵,今天的课程就到此为止吧,不过听亚当斯说,偶尔会有水手在船尾见到你冥想,难道那是传说中的中国功夫么?真的很想见识一下,哎~老头子的好奇心又犯了,李,你怎么说?”

  “没问题,待会天一亮,我会通知所有的水手上甲板上来的,让他们见识一下中国功夫,不过,我想找个人当对手,您不介意您的大副休息几天吧?”

  “怎么会,没关系没关系,这里是大西洋,熟悉的就仿佛是我家的后花园一样,你们活动活动吧,也让我这个老头子开开眼界,哈哈……” 阿美士德船长一脸快乐的表情,但某人在睡梦中却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战……

  ……

  “长官,洛基号上有两人请求转移到旗舰上,是李先生的朋友们。”通讯副官匆匆地跑到阿美士德身旁,把刚刚从另外一艘大舰上传来的讯息纪录递给了船长。

  “嗯?他们养好了伤么,准许转移至旗舰。” 阿美士德对通讯副官说道,“另外,请克里斯医生顺便也一起过来,说我们这儿有位先生要当面向他表示感谢。”

  等四条绞索把舢板从海里高高吊起的时候,阿美士德同李建成一道早就站在甲板上等候多时了。

  “克里斯,老朋友,来见见这位我们新加入的小朋友吧,李,这位就是克里斯医生,你的属下恐怕已经痊愈了吧,要不然的话,医生是不会允许他们随便移动的——在我的舰队中,是他命令我可不敢违背呦——” 阿美士德一边说着话,一边向克里斯医生迎了过去,两个人同时伸出手臂来互相拥抱了一下,并且开心的哈哈大笑起来。

  阿美士德的远洋舰队中纪律极为严格,即便是在行进的中途补充补给,各舰的水手也绝不准互相乱串,原因很简单,这次航行所带的物品大多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不得不小心行事,以免中途发生不测,因此,虽然李建成已经在舰上呆了将近足足两个半月,但至今为止,仍然没有见过当初那两个被伤到的兄弟和挽救了他们性命的克里斯医生一面。

  “多谢了,克里斯医生,您大恩大德救了我兄弟们的性命,中国有句古话,大恩不言谢,我现在实在也没什么报答您的,只好替兄弟们给您多磕头了——”李建成说完,扑腾一声双膝跪倒在地,当当当地在甲板上磕了三个响头,额头上顿时出现了通红的一圈血渍。

  克里斯显然没有应对关于这种礼节的经验,站在那里直发呆,直到看见了李建成额头上的血渍,这才猛地清醒过来,从口袋中拿出绷带,利落的给跪在地上的年轻人包扎起额头来。嘴里一面还不住地叨咕感染、破伤风之类的话,倒是给李建成弄得不好意思站起来了。

  “克里斯,李刚刚在做的是东方最高规格的礼节,愈是尊敬你,他便愈是用力磕头,上帝啊,你不要再包了,快把他扶起来吧——”最后还是阿美士德在一旁解了围,“喂,李,我不是对你说过么,在我们西方人的眼中,跪地磕头是臣服的表现,你只要拥抱一下克里斯就好了,没必要搞成这样……”

  “我靠,死老头,那你也不早说!”李建成心里暗暗骂道。

  ……

  “老大,咱们在这儿呢!”

  远远的便听到马当海在那边起劲儿的召唤,李建成迫不及待的想要去跟他们说说话,却被医生给拦住了,克里斯医生严肃地说到,“李,你的朋友从脱离危险的时候便一直吵着要来见你,现在我把他们带来了,你们有什么话可以尽情地说,他们虽然已经痊愈了,但我建议今后还是尽量不要轻举妄动,因为他们这次的伤口都很严重,而且伴随着大量失血,如果以后要是再不小心些,恐怕真的会有生命危险,你知道了么?”

  “谢谢您的忠告,我会时刻注意他们的身体,真的给您添麻烦了。”李建成点了点头,对医生感激的笑了笑,然后快速的走到了那两人的面前,三个人紧紧地搂在了一起。

  “海子!哑巴!天哪,我可想死你们了,一直都担心你们的伤,怎么样了,医生说你们还要休养一阵子,小心伤口。”李建成眼睛一红,眼泪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

  “老大,别信那个洋毛的,咱的身体咱有数,他奶奶的,也不给咱号号脉就诊治,咱就纳闷了,哪儿来的他娘的庸医呢……”马当海见到李建成,兴奋地嗷嗷直叫,旁边站着的名字叫哑巴,是马当海的手下小弟,倒是个货真价实的哑子,他是从小被人贩子拐卖给蛇头当奴隶的,怕逃跑泄密被蛇头给毒哑了嗓子,后来被冒充越南水师的李建成一伙碰巧救了,马当海拿他当兄弟对待,哑巴于是就死心塌地的跟了他,所以当初听说有两个人被俘虏了,李建成心里头想的应该就是他们。

  “海子,哑巴,你们这些天没受什么委屈吧?”李建成轻轻的捶了捶二人的胸口,关切地问道。

  “没啥事儿,当初咱们被那些洋鬼子抓住的时候,连死的心都有了,后来哑巴给我比划,说这些洋船出了渔湾,俺就跟哑巴说,老大你肯定是没事儿啊,要不就算那些番毛再怎么厉害,也没那么容易出了咱们的礁区去,说不定是那些番毛用咱们俩的贱命要挟你,老大这才肯放他们出海去,咱没见着老大可不能就这么挂了,咋也得先养好了病再说,万一要是老大你真的在船上有个一差二错的,咱拼死也好拉上几个番毛当官的做垫背,给老大你报仇!”马当海咧开了大嘴,激动地说道。哑巴在一边对远处站在一起说笑的阿美士德等人连连比划,嘴里乌勒瓦拉的不知在说什么。

  “哑巴说什么?”李建成疑惑的问道。

  马当海先是皱了皱眉头,搔了搔头皮,然后突然眼前一亮,在李建成的耳边兴奋的小声说道,“哑巴说,那几个是洋船上的大官,咱们假装投降,然后咱们一起动手干翻了他们,然后劫了这条船跑路,然后回渔湾大口喝酒吃肉,然后……”

  “行了哑巴,海子,别说了。”李建成搂过了两个人的腰,把他们身子都搂到了近前,苦笑着说道,“我要是能一个人操作这大船,别说这船上总共才三百多水手,就算是三千人三万人,这么些天我也都杀干净了,可不成啊,先忍忍吧,等咱们学会了洋人用辨别航线和驾驶大船的诀窍,那就算是到了天边,咱爷们也回的去!现在咱先跟着这些洋人去他们的地盘转转,长长见识,等啥时回到渔湾根啰嗦他们说说,准保羡慕死他们几个!”

  “嗯,老大说的对,咱是个粗人,没老大你想的那么远,老大你说怎么干就怎么干,咱今天就跟那些番毛去学操帆和掌舵,就算那些番毛欺负咱也不恼,打咱也不还手,指定把这手活儿给您学成了!等回了家,定叫罗老二把位置让给咱坐,哑巴,你以后就坐咱这个位置,嘿,哑老三,多威风……”马当海说的唾沫飞溅,说得连哑巴脸上都开始放光,他以后未尽的继续说道,“嘿,咱以后就是马老二,嘿,马老二……嗯?马老二,他奶奶的,马老二不就是那话么?我靠****”

  * * * * * *

  “左转舵70度,落帆——”

  正午时分,阿美士德的远洋船队第一次同时停靠在岸上,冷峻的圣赫拿岛此时正散发着无与伦比的魅力,远远的便可以看到小岛中心耸立的巨大的石头山,盛大而隆重的欢迎仪式在港口举行,赫德森总督正在为阿美士德船长等人的到来发表热情洋溢的致词讲话,但远道而来匆匆上岸的水兵们却不大买这位屁大总督的帐,不住地在底下窃窃私语。

  “安德鲁,你说他们谁会赢?”一个水手捏着一张简报,紧张向旗舰上的朋友询问道。

  “我看亚当斯的胜面会稍稍大些,我可是听我堂兄说,李每天都偷偷猫在船尾睡觉,从来也没见过他跟谁动过手……”旁边一个跟他在一起的水手听后插嘴道。

  “我看不会把,李要是没几下子,敢独自一人上旗舰么?听说神秘的东方人有一种邪术,用手指向人身上这么一戳,那人就动弹不了,不知道是不是真有这回事……”

  “咳,别瞎猜了,等一回儿这个家伙说完废话,咱们不就知道了么?我可是看好亚当斯的,听说他身上带着十几个国家的避邪圣物,再怎么厉害的邪术恐怕也未必能伤得了他!”

  “对,对,买亚当斯,我信得过他的剑术,据说就连红胡子也没胜得了他,下注下注……”

  ……

  赫德森总督最后不得不匆匆结束了自己的即兴致词,沮丧之余发现不仅仅是阿美士德带来的水手正在窃窃私语,就连自己带来军官们也正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商量什么,于是气鼓鼓地找来个亲信询问,这才知道原来阿美士德旗舰的大副、远东访问团的副团长亚当斯准将要同船上一位从东方来的男人决斗,据说船上的水手们已经开出了盘口和赔率,而阿美士德等人则是这场赌赛的最大庄家……

  “简直太胡闹了,这太胡闹了,怎么能聚众赌博呢?!您这么做,实在是太胡闹了!”赫德森总督听完,紧锁着眉头,气鼓鼓的找到了正在计算赔率而忙得不可开交的阿美士德船长理论说道。

  “二八!”阿美士德船长和会计师刚刚把最新的赔率计算好,头也没抬的对总督说道。

  “太少了,最起码四六!” 赫德森总督握紧了拳头,坚定地挥了挥手臂。

  “二八,把你的场地借来用用,门票的收入可以全给你,价钱方面你们自己可以合计。”

  “成交!不过决斗的时间要放在后天举行,因为在此之前,我还要派人去宣传一下,后天是休息日,这么轰动的节目,应该好好的庆祝一下!”

  ……

  随后的两天里,整个圣赫拿岛上的居民们只谈论一件事,那就是即将举行的盛大的决斗表演,来自无敌的大英舰队的亚当斯准将同神秘的东方武术家之间的较量,为此,赫德森总督特别在岛上发行了限量的观赏票,据说这些匆匆赶制的门票刚刚印制完毕便被印刷工人们收购一空,最后不得不派出了军队来监督,以免给赫德森总督阁下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在将近九百米高的石头山上,几乎贴满了关于参加决斗的这两个人的资料,有关亚当斯的资料详尽的连他的曾祖母曾在一个风雨之夜独自晚回家一个小时这样暗藏玄机的消息都被人挖掘了出来,更别说他本人曾经受过几次伤,伤在某处隐秘的位置等等无法查询的资料了。

  至于李建成,先对而言则少了许多,不过大多数都是关于他年幼shi身的资料,并且暗示广大读者,小树不要太早摇,不然就会枯萎……

  [赔率]

  夜幕下,寂静的石头山上,三个诡秘的人影不停的在忙碌着,“哑巴,把这个‘亚当斯姑妈的风liu韵事’再贴的高点,对了,别盖住下面的‘将军与我——不得不说的故事’。阿海,你来贴这个‘铁证确凿,将军的私人医生访谈录’,小心点儿,千万可别弄坏了……”

  天色刚一亮,从圣赫拿岛的各个方向便涌来了身穿各色节日盛装的居民们,汇聚在石头山脚下,兴高采烈的谈论着今天即将举行的“惊天大对决”——赫德森总督出售的观赏票(珍藏版)上就是这么写的,不过更多的民众则更加关心张贴得漫山遍野的大字新闻上的内容,津津有味地仔细读着,特别是读到有关亚当斯隐私的部分内容,激动地更是大呼小叫,从而引来更多的人围观品阅,没多一会儿,石头山上竟挤得人山人海的,比先入场免费看马戏的人来的还要多。。。

  ……

  “富尔森,给我来点树椒,今天这菜烧得实在是太淡了。”亚当斯对大厨挥了挥手,大声地招呼道。

  憨厚的大厨走到亚当斯面前,毕恭毕敬地鞠躬说道,“长官,俺劝您还是吃些清淡些的食物吧,这样对您的身体有好处,俺听人家说,患严重痔疮的人不适合吃辛辣的食物,俺可得对您的健康负责……”

  “胡说,我能有痔疮?谁说的??”

  “这个俺可不知道,反正现在整个圣赫拿岛上的人可能都在议论您的隐疾,您的赔率也因此上升了半个百分点呢,不过,俺们食堂所有人的对您都有信心,所有人可是都把全部薪水都买了你赢呢……”

  “咝——”亚当斯倒吸了一口冷气,颤声问道“你们都买了我赢么?把所有的钱??”

  大厨挺直了腰板,在饭厅里大声的说道,“是啊,俺们所有人都买了你赢,是不是啊,伙计们!”话音未落,饭厅里顿时响起了一片嘈杂的回应声。

  ……

  “长官,您的……没什么吧?我可是下了重注买你赢的呦~”

  “亚当斯,好样的,咱们对你有信心!”

  “亚当斯——雄起!雄起!”

  ……

  在离开饭厅以后前往阿美士德舰长办公室的路上,亚当斯听到了无数各种各样的问候声,最后不得不把脸蒙上抄小路才能如愿抵达目的地,进门之后才发现,大英远洋舰队的十三艘军舰的所有高级长官都挤在舰长室里,对着挂在墙上不断改变的赔率指手画脚,那情形简直比同“西班牙联合舰队”决战的时候还要热烈火爆。不知是谁不经意间瞧见了门口目瞪口呆的亚当斯,本来就已经很嘈杂的舰长室顿时陷入了一阵歇斯底里般的混乱当中。

  最后还是由阿美士德舰长制止了这场混乱,把可怜的亚当斯带到了房间的中间,所有的海军高级军官们都在用怜悯的眼光注视着他。

  “亚当斯,我必须在你跟李决斗之前先跟你谈谈现在的情形。” 阿美士德舰长的神情非常严肃的说道,“你看,你现在的赔率是一赔一点五,而李的赔率大约在一赔四左右不定。”

  “这能说明什么?”

  “说明什么??上帝啊,大家都认为你赢定了,所以你的赔率要远远低于李,知道了么,我的大副。” 阿美士德睁大了眼睛,解释给一脸茫然的亚当斯先生听。

  “我刚刚请各舰所有的舰长、官员派最干练的手下去调查了投注的具体情况,结果是,几乎所有的大英舰队上的水手都在买你赢,而圣赫拿岛上的居民显然对神秘的李更有兴趣,作为庄家,无论你们两个家伙谁在决斗中胜出,我今晚都会乐的合不拢嘴,但是——作为大英帝国远洋舰队的最高长官,我对这场比赛的结果感到忧虑万分……”

  “如果你胜出,今天晚上将是远洋舰队所有军官士兵的节日,而你的声望也会骤然达到一个意想不到的高度,而且你的战绩将传遍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但,我们必须意味着要提前离开圣赫拿岛,因为岛上居民们这个月的收入至少会因为你的胜出而减少六到七成,而且,你将永远也别指望在岛上能够获得平民的支持……”

  “但,如果你失败了,或者说李在决斗中胜出,那样许多舰上的兄弟们就会因为你的失败而血本无归,甚至一贫如洗,因为许多水手已经开始透支下注了,你的失败,必然会对整个大英舰队的士气造成毁灭性的打击,甚至,严重的可能会造成军队的哗变,那时,不仅仅是你,包括在座的所有长官,包括我在内都会遇到绝大的麻烦,亲爱的亚当斯,绝望的水手是无法理喻的,即便是我们成功地制止了他们的哗变,但你,恐怕一辈子就只好时刻提防着这些心怀不满的家伙们的报复吧——听说,饭厅的大师傅们统统都买了你赢,如果他们以后在饭里下毒,我不认为会有任何的不可思议。”

  咕咚一声,亚当斯直挺挺的晕倒在舰长室的中间,引起了又一阵疯狂的慌乱……

  * * * * *

  “老大,我们如果有钱的话,一定会买你赢的!”马当海嘴里大口吃着当地人免费供应的水果,不无遗憾的说道。

  “哼哼,还是别买的好。”李建成躺在吊床上,悠闲的看着树林里飞着的不知名的鸟雀,嘴里嘟囔着谁也听不清的话,旁边两三个黑壮的小伙子手里拿着蒲扇,正在竭力的给他扇风祛暑,简直是帝王般的享受,羡煞旁人。

  “李,我们可都是下了重注买你赢的,我跟丽莎说好了,如果您赢了,我们就马上结婚生孩子,孩子的名字就叫拉林斯马杜(省略若干)。李。”一个长得挺精神的年轻黑汉子边摇扇子,边用献媚般的语气对爱搭不理的李建成说道。

  “是呀,李,你可要狠狠地揍上那些英国佬一顿,给咱们出出气,我这一个月的工资可全都支持你了!可千万别让咱们失望……”旁边一位上了岁数的中年人插嘴,顿时引起了一阵七嘴八舌的议论声。

  “哎,放心吧,我的本事你们也不是没见过,你们的要求我会认真考虑地,安静点的给我扇扇子,待会儿我一定会全力以赴地!”被打断了睡意的李建成非常不满的对这些人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