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乾坤蜉蝣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百里飞熊)

乾坤蜉蝣记 晨夕昭宁 3815 2021.01.14 09:46

  家宰老李往快要燃尽的灯中添了点油,拿竹签挑了挑灯芯,书房中顿时明亮了不少。火光中,他见百里飞熊还在灯下奋笔疾书,神色甚是凝重。老李本想劝大人早点休息,话到嘴边,却又不忍打断他的思路,便无声一叹,轻轻退出房间。

  刚准备关上房门,百里飞熊突然叫住了他:“老李,你去府门稍后片刻,在门前留一盏灯。一会我有客人到访。”

  “是,大人。”老李头应了,正要去府门候着,丞相又叫住了他:“灯不必留了,你只等候客人就是。客人一到,立刻迎进我的书房。”

  “是,大人。”老李头又应一声,小跑而去。

  此时已是午夜,书房中寂静非常。借着昏黄的油灯,百里飞熊一边看着自己刚刚写完的信,一边凝神思索。

  信自然是写给他远在黑崖关的儿子——百里烽火的。信中,他告之了百里烽火陛下已准允加强黑崖关布防一事,嘱咐他一定要小心鬼冥人的动向,以战时状态部署接下来的工作,做好随时交兵的准备。

  信的最后,百里飞熊还特地问了瑛子被掳走之事是否属实,并提醒百里烽火,要小心提防吴猛此人。

  此信将由信鸦带去黑崖关,一个昼夜便可送到百里烽火手中。为了方便信鸦携带,信笺只是小小一方,内容也是尽量的简明扼要。信鸦既属军用物资,普通官员自然无法轻易使用,只有像丞相等朝廷要员,才允许在私宅中配给几只信鸦,以备传递紧急消息时使用。

  确定内容无误后,百里飞熊将信笺放在桌上,等待墨迹干透。他面色沉重,显然还在思考着今日朝堂之事。今日那出戏,很可能说明陛下已经有了废后另立的意思,既然已经开始试探众人的反应,只怕很快便会把这件事摆到台面上说。

  废后另立一事,百里飞熊绝不会同意——别说现下只是试探,即便陛下直接当众提出此事,他也会据理力争,坚决反对。维护女儿的地位和名誉固然是原因之一,而更重要的是,丞相不想眼睁睁看着陛下受那白蝴的蛊惑,一点点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五年前,先帝宁辛实现了一统天下的夙愿,中原大地终于迎来了久违的和平。但未曾想,天下刚刚一统不久,宁辛就因突发疾病而驾崩,而大皇子宁驷也在征战鬼冥的战斗中牺牲,大魏皇帝之位就落在了当时刚满十八岁的二皇子宁嘉头上。宁嘉虽然年轻,暴戾乖张的性格却远远超过先帝,上任之初便下令大兴土木,在统万殿建造了大量供游乐嬉戏的场所,对待国事更是漫不经心,只知用严刑峻法来管理国民。刚刚统一后的魏国非但没有迎来休养生息,却变得更加民不聊生,只勉强维持着表面上的和平。

  这样的局面本身就很危险,偏偏宁嘉自己不知,身边的大臣也只想着明哲保身,除了丞相百里飞熊与大将军卫翦不时会有几句规劝之言,其余诸臣竟无人敢直谏皇帝的种种作为。百里丞相觉得,现在的魏国就像一个已经干燥到极点的火药桶,一旦有半点火星掉进去,顷刻间便会炸开,整个天下就会立刻回到四分五裂的状态。

  而在他的眼里,白蝴就是那个火星。

  蛊惑帝王,让宁嘉整日沉浸于女色之中,只是原因之一。让百里丞相最为担心的,是白蝴的野心——百里飞熊能看得出来,她是一个有野心的女人,一步步接近魏帝,先蛊惑其心,再伺机成为皇后,再然后……她是在下一局很大的棋,每一步都有极强的目的性。而最终的目的,百里丞相却不敢妄自揣测。总之,无论她的目的是什么,倘若她真的如愿成为皇后,大魏的天下将变得风雨飘摇、岌岌可危。。

  作为魏国的丞相,他无论如何不会允许陛下身边有这样的人。他必须做点什么,这是他的职责,也是他的命运。

  只不过到了此时,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他缓步移出书房,呼吸着清冷的空气,仰头望向夜空。空中看不到半点星光,一大片黑云正在不动声色的压过来。

  “要变天了。”丞相轻叹一声,喃喃说。

  黑夜中,一阵匆忙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老李头带着到访的客人走来。百里飞熊敛容望着那人,脸上露出笑容。

  “卫将军,辛苦了。”百里飞熊笑着迎上前。

  “老丞相说的哪里话。深夜叨扰,还望老丞相莫要怪罪。”卫翦行了一个军人的礼仪。

  两人迈步走进书房,分宾主落座。老李头端来茶水给两人斟好,退出房间时,轻轻带好了房门。

  屋中只剩百卫两人,两人的语气也不再拘束,只听卫翦道:“百里伯伯,您让我午夜拜访,为的可是今日朝堂之事?”卫翦与百里家族渊源颇深,而且他自小便和百里烽火一块长大,所以四下无人之后,便换了私下的称呼。

  “嗯。”百里飞熊轻轻点了点头,“翦儿,今日太史令和太医的那出闹剧你也看到了。不知你有何想法?”

  卫翦冷哼一声,道:“此必是那姓白的妖女在背后作祟。传言她想要进位皇后,今日看来传闻并非空穴来风。只是万想不到,她竟然借着自己怀孕的机会,来编造什么‘帝星’的故事,想来是想试探一下群臣的反应。”

  百里烽火道:“不错。不过……我觉得不止是白美人,恐怕……试探是陛下的意思。”

  卫翦眼眉一挑,“伯伯是说,陛下也已有了将白蝴立为皇后的意思,这出戏是陛下安排的?”

  “恐怕是如此。”

  卫翦一急:“那童谣妹妹不就……”

  百里飞熊伸手,止住了卫翦接下来的话。“瑶儿被立为皇后,原本也并非我之意,倘若陛下另立贤良淑德的妃子为后,我自也赞成瑶儿让贤。只是新后的德才若担不起后宫之主的位置,只怕……只怕天下大乱就在眼前。”

  卫翦神色凝重:“伯伯说的极是。那白蝴只空有一身魅惑功夫,若成为后宫之主,只怕会更加肆无忌惮。陛下原本就疏于政务,若被那白蝴整日缠身于感官之事,只怕朝政就要荒废了。”

  “白美人却也不能小看,绝非空有魅惑之能。只是你我所虑之事却也不谋而合。”说到这里,百里飞熊不再往下说了,转而换了个话题,“翦儿,这次叫你来,主要是提醒你一件事。”

  卫翦神色一敛:“伯伯请说。”

  “我预感……接下来,朝堂上将会有大动作。”百里飞熊喃喃道,“今天的事情只是试探,但白蝴绝不会如此善罢甘休。加上费仲一定会在暗中助她,废后另立的事情,早晚会被陛下摆到台面上来,逼迫诸臣站明立场。此事我必然不会同意,自然会得罪于陛下。唉,自先帝驾崩之后,陛下对我不满已久,因而一直对我们百里家族颇不信任……所以只怕……这次是凶多吉少了。”

  卫翦倒抽一口凉气,不想丞相已想到了如此田地。他虽百般忧虑,当下却劝百里飞熊:“想是伯伯多虑了。当下朝政大局还需伯伯主持,而北境如今形势剑拔弩张,更是少不了烽火兄居中镇守。陛下即便对百里家族有甚不满,最多也只是敲打敲打罢了。”

  百里飞熊却不以为意,脸上露出一抹苦笑。“翦儿,你觉不觉得,陛下自从认识了那白蝴,性格似是变了不少?”

  卫翦一怔,思虑半晌,点点头道:“伯伯一提醒,我倒也觉得奇怪。之前的陛下虽是疏于朝政,爱使性子,但性格并不强势,绝不是嗜杀无度之人。现在再看陛下,只觉他眼中时时射出凶光,似乎随时可以杀人一般。”

  百里飞熊点了点头。卫翦直接说出陛下的不是虽然不妥,但现下是两人私谈,卫翦也正是出于对自己的信任才说出此话,所以百里飞熊并未加以指责。何况,卫翦的感觉和自己别无二致。只听他缓缓说:“我也有类似的感觉。陛下近来行事越来越骄横暴戾,动不动便行杀戮之事,这……只怕不是什么好兆头。”

  “难不成……陛下是着了那白蝴的什么妖法?”此话一处,卫翦随即哈哈一笑,摇了摇头。“我在说什么?天下哪有什么妖。不过陛下如今性情大变,却也属实。”

  百里烽火道:“这正是我眼下最担心的。如果陛下只是疏于朝政,倒也罢了。只要内政由我主持,外敌有你和火儿抵御,大魏也能保证十年内不出乱子。但若是陛下喜怒无常,嗜杀无度……魏国只怕就危险了。”

  卫翦脸上同样显出深深的忧虑。

  “翦儿,伯伯求你一件事。”百里烽火突然说。

  见百里飞熊如此郑重,卫翦不敢怠慢,当下站了起来。“伯伯但有烦忧,翦儿万死不辞!”

  百里飞熊眼神中透出忧虑和坦然,缓缓道:“如果……我是说如果,陛下当真对我们百里家族动起了屠刀……”

  卫翦听到这里大惊,失声道:“伯伯怎如此说!一定不会有那一天的。即便有,翦儿也必定……”

  “必定什么?”百里飞熊目光转向他卫翦,淡淡问。

  “……翦儿也必定,与陛下据理力争,无论如何,保全伯伯和烽火兄的性命!”

  百里飞熊长叹一声。“你若如此,只怕我大魏便离亡国不远了。”

  卫翦一怔,急道:“伯伯何意?”

  百里飞熊娓娓道:“你想,你我两人一文一武,一人主持朝政,一人统领军马,若是我们两人联手逼宫,陛下怎能奈何?”

  卫翦大惊,不禁倒抽一口凉气:“陛下……陛下难道已生出如此想法?”

  百里飞熊苦笑摇头:“若是你我不和,陛下自不会如此想。但若是你在陛下面前处处维护我,表明和我站在同一战线上,那陛下便不得不这样想。你我越是团结一致,陛下对你我的忌惮便会越深、越重。翦儿,这个道理不难明白吧?”

  卫翦已惊出一身冷汗,却不得不承认丞相说的有道理。“……翦儿记下了。从今天起,我和伯伯保持距离便是。”

  “不止如此。”百里飞熊说,“在陛下面前,你还要做出处处与我为难的样子才行。甚至……甚至倘若陛下有朝一日真的要处死我,你也应该第一个站出来支持陛下。你忘了我说的话吗?你我越是团结一致,陛下对你我的忌惮便会越重;相反,你我越是貌合神离,甚至到了你死我活的境地,你我才越是安全。”

  “这……”卫翦全身已经被冷汗弄湿,张着口却说不出话来。

  “眼下这个关头,若是你我同时被逐出朝政之外,大魏就危险了。”百里飞熊望着卫翦,“所以只能用此法,方能弃一保一,否则我们两人一个也别想保全性命。我若死了,你就是大魏的希望。只要有你在,朝堂上的奸佞便无法肆无忌惮。翦儿,你明白了吗?”

  卫翦握紧的双拳不住的颤抖。他虽年轻,却也是大魏老臣,甚至朝堂斗争的严酷,只是眼下感情上还过不去罢了。他望着丞相平静而期待的眼神,过了良久,长叹道:“……我明白了。”

  说完,他向丞相深深跪倒:“伯伯,保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