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女盗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闲处

女盗皇 云仙兮 2086 2019.09.01 08:17

  翌日,随着东方初阳将第一缕阳光照进云城北,柳悄悄用手摸了摸被子,似乎昨晚好不容易睡个安稳觉,慢慢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旁边空荡荡,抬头一看。

  其实这大枫的床铺都是类似日本的榻榻米,在哪里睡不是睡?只要心正即可,不过无情向来端正,怎么会思考那种事情,趴在小桌案上睡了一宿。

  柳悄悄蒙着面纱,慢慢挪到无情跟前,无情侧着脸趴在那,柳悄悄本想撩开他的头发,仔细端详他一会儿,可无情天生警觉,一句话就把柳悄悄噎了回去。

  “不许碰我!”

  “谁要碰你,本小姐是看看你趴着睡,有没有把脸睡平。”

  无情慢慢抬起头,头发散乱,似乎昨夜没有睡好,慢慢起身:“今天,我要去寻找老驼子,你不要胡来,安心在客栈休息吧!”

  “我跟你一起去!我怕!”

  “你怕什么?有没有人想害你。”

  “谁说没有,对面就有一个。”

  无情认为柳悄悄故意用巫山雨来粘着自己,所以,不再理她,自顾自的出去了。门被拉开的一瞬间,柳悄悄看到巫山雨在门外,看着自己,流露出一抹阴笑。

  ……

  怡王府内,允钊不愧为琅琊第一书呆子,每天勤学苦读,积极准备四月初科举考试,不过,大枫可不是考八股文,大枫科举分为文科举和武科举。文科举考的是治国方略,要求有建树性和可实施性。

  允娴已经分娩完毕,诞下了小王子,坐着月子,也不忘带着侍女来给自己的弟弟允钊送些食物,以及多加督促。

  “夫治国须身正,常忧万民之所忧,思万民之所想,治大国如同烹小鲜……”

  允娴站在门口听了一会儿,推门进去,关心:“弟弟,先歇一会儿,我看你晚上半夜也在苦读。”

  允钊擦了擦迷迷糊糊的脑袋,起身:“姐姐,允钊虽说渴望得到功名,但更想得到陛下垂青。”

  允娴笑问:“弟弟,上次,你不是没看到陛下的脸吗?怎么如此对其有好感?”

  “姐姐,我与陛下曾经偶然相遇,陛下乃允钊救命恩人也。况我与陛下,已经……”

  “已经什么?”

  面对允娴追问,允钊觉得不好意思,便转过身:“总之,姐姐,允钊非陛下不嫁。”

  允娴见允钊如此,脸上笑了一下:“那姐姐不打扰你了,这些江南糕点给你放下,饿了就吃些。”

  “姐姐,你刚生完侄儿,理当好好休息,不要再挂念允钊。”

  “好!你就好好读书,姐姐等你金榜题名,配婚陛下。你可要知道,允氏可是大族,唯皇族才能与我们相提并论。”

  “知道,姐姐,允钊定竭尽全力,获取陛下赏识。”

  怡王恰巧路过,听得里面谈话内容,眼见允娴走出来。

  “王爷,你怎么到这了?”

  “哦!本王回房没看到夫人,心想夫人一定是来看允钊,所以过来迎接你。”

  允娴出了房门,陪着怡王在花园中走。

  “夫人,允钊为何对陛下如此执着?”

  “王爷,妾身为何对王爷如此执着呢?”

  流不期脸一红,想了一会儿,温柔说:“夫人,你我相遇于江南,男才女貌,情投意合,当然,三生三世,不可分离。”

  允娴脸上微笑起来:“王爷,当日杭州西湖边,我遇到打扮成公子的王爷,王爷当时上前不停向我搭话。”

  流不期拉着允娴的手,笑:“本王说姑娘我乃杭州一穷书生,却有着一肚子才华,望小姐不嫌弃我出身低,我对小姐真爱无瑕。”

  “当日,我以为王爷是个放荡书生,就带着侍女离开。不过,路过荷院,王爷吟诗作赋,才气过于出众,气度与其他公子相比,高了不止一个层次。”

  “本王记得,本王还记得夫人拿出所有首饰,偷偷给我,让我进京赴考,还与我盟定一生,此生不二。”

  允娴转过头,有些生气:“你还说?我刚回到允府,就听到怡王派花轿来迎接我,我父亲允秀向来重视门第,硬把我塞入花轿。我当日花轿寻死,是我弟弟允钊躲在里面,搂住我不让我做傻事。”

  怡王立刻眼睛生出一丝歉意,将允娴扶在石凳上,慢慢说:“夫人,都是本王的错,我本想给你个惊喜,差点让本王痛苦一生。不过,幸好,本王及时掀开了花轿,我们才夫妻常伴。”

  “王爷,若无允钊,你我不可能有如此幸福生活。所以,妾身请求王爷也赐给允钊一个幸福吧!”

  怡王听到这,心里为难起来,因为,允钊嫁给流离对自己在政治上非常不利,原本对女皇不满的大族很可能看到女皇有意倾向他们,转而支持流离。

  “夫人,本王答应你,定给允钊一个幸福。”

  允娴依偎在怡王怀里,觉得时光真是美好,做一对闲云野鹤,游荡在纷乱的人世间。

  大明宫,含章殿。

  为了让身材更加丰满,碧儿使劲吃,连英感觉到女皇最近很古怪,但是,不敢说,说了,碧儿就拿眼睛瞪他,而且,碧儿常吃咸的东西,将自己的嗓子齁的有些哑。

  “连公公,你没事来看朕,干嘛?”

  连英背对正在啃整只鸡的“流离”,吓得一哆嗦,慢慢说:“陛下,您可得注意点仪态,虽说您最近学习读书理政很勤奋,但是,你的仪态却越来越差,您可别忘了,今年有很多贵公子都借着科考来觐见您呢!”

  “见朕作甚?”

  “哟!您忘了,您已经不小了,该娶男妃了。”

  碧儿吃着的鸡肉被呛了出来,心想:我又不是陛下,她喜欢谁我又不敢做主,再说,你又不是不知道陛下看上谁?装什么装。

  “连公公啊!既然你如此为朕着想,朕有件事让你做。”

  “什么事?老奴一定尽力。”

  “你知道枫都东白马寺有块姻缘石,所有要出嫁的少女都去求,你明天去把它给朕抬回来,待朕求完后,你再送回去。”

  “这,诺!”

  “对啦!连公公,你是朕最亲近的侍臣,又那么急着为朕选夫君,所以,麻烦你一个人抬上车,然后拉回宫,否则,朕怕不灵验。”

  “啊!”连英一脸为难,但还得说:“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