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女盗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唱罢

女盗皇 云仙兮 2438 2019.08.27 19:57

  歌一曲总有曲终人散,写一句总有句终文成。云南城西,别去,北方的风依旧向南吹来。

  无欢拿着黑剑,牵着马,向端雪告别,端雪也不清楚自己对无欢还有没有恨意,只是不愿意再看到他。

  无欢策马而去,已经消失在白茫茫的原野之中。

  “公主,无欢总辅走啦!”

  “知道,回去吧!”

  如此,暂别。

  ……

  戏台上总要讲一个生旦净末丑,故事里总要写几段爱恨曲折,戏谑,哈哈,总要把柔情说的太过,可叹,人间,相爱总要雨打风吹过。

  北方冬天里的雪花是飘啊飘,不过可没有白毛女在诉苦,这大枫国自有一个盛世,所以街上是“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不过这可不是上元节,而是除夕夜。爆竹声中一岁除,千门万户送屠苏。只听得枫都到处“噼里啪啦”的乱响,从早到晚,雪落在街市,街市沉侵在气氛中。

  大明宫,早已经黄满地,红满窗,皇家新年自端庄,不过流离的好心思却被端正的回信惹恼。

  “陛下,不就是总辅大人偷偷离开了云南城,这不正好,没做成端雪公主的夫婿。”

  流离抬眼看看碧儿,见其穿着厚厚的棉服,小脸粉红,倒是轻松活泼的模样。流离确实挺担心无欢的安危,不过另一方面她也担心她的江湖事。

  虽说自己喜欢上了无欢,可是,无情在江湖中誓要把自己先斩后奏,除去柳悄悄。流离一直思考到底要不要再做柳悄悄。

  “柳叶飘,伊人悄悄。”

  “群玉山下,红枫之中。”

  流离不由地吟咏起江湖流传的外号,心里倒是觉得挺舒坦的,如此,潇洒于江湖,一双江湖儿女,自在逍遥多好。

  “陛下,您在说什么呢?”

  “没有!没有,朕只是有些走神。”

  流离在宫中闷久了,不由地想出去撒一次欢。于是,她拉着旁边碧儿的手,给了她一点提示。

  碧儿跟流离已经非常熟悉,自然明白她的意思,颇有些为难,但俗话说一次生,二次熟,三次自己能上路。

  “陛下,碧儿可不会翻墙。”

  “笨蛋,谁让你翻墙,按照老方法,我躲在马车里,你带着我出去,让厨房给连总管多放些药,他最近太疲劳啦!”

  “嗯!”碧儿偷着笑,按照吩咐去做。

  流离还没在古代过过年,这次,可要出去晃荡一番。

  枫都街上已经是人山人海,今夜是允许不宵禁,让所有人能高兴快乐,做生意的小贩们的吆喝声是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

  流离和碧儿换上普通市民衣服,在热闹的中央大街穿梭。不过说实话,男人看着美女有几个能走的动道,眼见两个尤物上了街,那可是一个劲盯着看。流离真是不胜心烦,心想:还是总辅无欢有着男人的尊严,这些都什么玩意儿。

  “碧儿,你给我这样……”

  听流离趴在自己耳朵如此说,碧儿露出不愿意的表情,但被流离一怒,立刻乖乖去做。

  不一会儿,碧儿拿着两个魑魅魍魉的面具,吓得人要命。流离轻轻拿过来,戴在脸上,故意想前面的男人看,碧儿戴着面具,感觉羞死了人,不愿意抬头。

  流离倒是越来越乐呵,见前方有个瘦高男子,穿着厚厚棉衣,走起路来步履缓慢,似乎有气无力。流离想出个鬼主意,她准备跑到前面吓得他翻滚在地上。

  流离轻功而过,瞬间转身,而且故意把面具对着那人,本想把人吓在地上,四肢朝天。熟料

  “柳悄悄,是你!”

  “什么?柳悄悄……”

  流离真是后悔出现在前面,见无欢梳着发髻,有几缕头发已经垂在脸庞,眼睛更加忧郁,饱经风霜的模样令人心痛。

  “这双眼睛,好熟悉,你就是,不许走。”

  无欢一把抓住流离的手,同样有些痛苦的感觉上了他的心。但是,缉捕盗贼的目的使他短暂忘记了这种感觉。

  碧儿见无欢抓住流离,在来来往往的人群里,两个人如同定格一般。碧儿连忙跑过来,流离从下面摆手,碧儿只得躲在一边。

  欢声

  笑语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女皇陛下真不愧是才女,写的词可真好。”

  “是啊!以前总辅大人写的很好,现在输给陛下啦!”

  吟唱

  闹腾

  “放开我的手?你弄痛我啦!”

  “给我回牢房?”

  “你这混蛋,我的声音……你还听不出吗?”

  “声音有可能作假!”

  流离真是被无欢气死啦,心想:这个笨蛋去了大理才两个多月,就把朕忘得干干净净,亏得朕日夜都思念他。

  “你难道听不出不同女人的声音?”

  无欢的眼睛流露出异样的光芒,昨日的心事涌上了心头:

  大理,回山

  “你难道听不出不同女人的声音是不一样的嘛!”

  “公主,无欢实在听不出,有些女人说话的声音很相似。”

  “所以,如果你看不见我的脸,你凭什么认出我。”

  “公主,我的眼睛永远应该看到你。”

  “你这男子,平时严肃,没想到这个时候也会哄女人,我不听。”

  “公主,我是真的这么想的。”

  ……

  “对我来说,你的声音就是柳悄悄,我认准,跟我走!”

  后面拥挤的人群挤了过来,除夕夜越来越热闹。

  “啊”

  流离被后面的人群拥挤着撞到了无欢的怀中。无欢顿时脸有些难为情,想要推开。但周围看热闹的人早已经人山人海。碧儿远远看到流离毫无反抗,反而更加想搂紧无欢,此等景象,碧儿颇有些难为情地将脸往天上看去。

  流离戴着面具,在无欢的怀里,抬头看着他,无欢则把脸转向一旁,尽量用力顶住后背的人群,不想和流离贴的太近。

  “啪”

  流离的面具在人群拥挤时已经有些松动,这下从她的脸庞上滑落下来,掉在了她的胸前。无欢感觉到,慢慢低头看清了那张熟悉的脸。

  “陛下!”

  “都说啦!朕不是柳悄悄。”

  无欢拖着未痊愈的身体,用力一推旁边的人,举起手中黑剑,大喊:“凡离我五米内,还不退去者,我皆杀。”

  这一声吼,周围的人可是吓得够呛,连忙拼命往远处逃窜,此处原本热闹的新年景象,变成了无欢总辅追杀大逃亡。

  碧儿见人群散去,连忙跑过来,摘下面具,拉住流离。

  “陛下,您没事吧!”

  “碧儿,陛下出宫,为何不禀报连公公?”

  “我……”

  流离护住碧儿,冲着无欢,故意生气:“她是朕的女官,不用听你吩咐,你也管不着她。还有朕要出宫,与民同乐,都被你搅乱,你这个仙人球,到哪里都浑身是刺。”

  无欢没有说话,行礼:“陛下,我护送您回宫,您以后不要在做这等事情。”

  流离看着无欢刚才费了那么大力气,身体明显已经很虚弱,自己明明很担心,但还是说:“不用啦!朕自己回去。”

  “不许!臣送您!”

  “好吧!送送!”

  无欢拿着剑,领着流离和碧儿,穿过人群街市,慢慢走回皇宫,一些白雪落了下来,新年的热闹仍未散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