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女盗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如此

女盗皇 云仙兮 2661 2019.08.10 15:09

  群玉山乃枫都(洛都,相当于武周时的神都洛阳)郊外之山,连绵也有几里,有溪水环绕,另树木百草丰茂,十分清幽悠然。

  一座小桥位于红枫之下,它横在清澈见底的河流之上,偶尔见黄莺低鸣,恁是春光最美好的时刻,可谁一生爱好是天然?

  忽然

  “哈哈哈”

  这一句粗犷的山汉子笑声,一下子就打乱了此处山野静谧的美好。

  “王二,你干嘛这么开心,咱们都是来此山庄,也不知是为哪位达官贵人修此宅院,非要居住偏僻山野中。”

  王二看着建筑工具,回头冲李三,嚷嚷道:“你管那些干嘛!人家给的枫币可是正常工钱的三倍,有枫币不赚,不成傻蛋了吗?”

  后面的人听到前方对话,权当个无聊闲谈,只顾着快去做工,赚钱养家。

  “哐”一声,

  这群玉山下,一阵木工泥瓦声声,惊飞了悠然的飞鸟,掠过了碧绿的湖水儿。

  ……

  ……

  枫都西安街,醉仙楼上。

  店小二腿打着哆嗦,端着酒菜,看着面前几位不好惹的主。小二手里端着琼酒烧鸡,可眼巴前几位却对着一叠花生,数了起来。

  看那位一只眼,另一只眼遮着黑布,再看旁边一位五大三粗,头发剃短(武林外传李大嘴似的),其他三位倒是默契的很,红黄蓝三种颜色衣服,各个面黄肌瘦,营养不良。

  “道上三雄,一只眼,我手遮天就不再废话多说,我听到风声,最近江湖要搞个盗王比赛,还有枫都新出一位女盗贼,名叫柳悄悄。诸位,手遮天自小习得这门手艺,三十年经验不是白搭。”

  “打住,手遮天,你这什么意思?难道你没听说,这是官府设的圈套,要我们往里面钻?”

  “钻就钻,反正,那些人要抓我们早就抓到了,更何况百姓们都爱我们,咱们偷富济贫,不也是为善之举。”

  “老大,咱们自己也用了不少啊!被抓到,那群官兵肯定不会轻饶我们。”

  “二哥,小三有句话不知该不该讲?”

  店小二看着道上三雄瞪了自己一下,知道他们似乎有重要之事要谈,自己也额头冒汗,想溜之大吉,刚迈脚,就被手遮天抓住,吼道:“走什么走?我们还没喝酒吃肉呢?你等我们谈完。”

  店小二只能端着酒、鸡,伺候在一旁。

  “诗歌斗酒会,缘为故人留。”

  “畅评春日曲,音妙落凡尘。”

  ……

  自从先皇流云提倡科举制和武举制以来,大枫男儿皆允文允武,自得风流。所以,市井茶肆,不仅俗人儿嬉笑打骂,也有文人们耍弄风流。

  “这些个穷酸文人,烦得慌!小三,你快说你要讲什么?一只眼我可饿了。”

  “一只眼,如今女神盗柳悄悄号称枫都第一盗,不如我们就顺水推舟送个人情给她,我们在暗处留意柳悄悄的动向。若是官府设套,我们就赶紧闪避。若不是,那么盗王封号,可就价值不菲啦!”

  “是啊!你看江湖人给我的封号,一只眼,这哪是尊重我,活脱脱嘲笑我。”

  如风亦如雾,步步凌波去。

  店小二只觉得身体凉了一下,涣散的注意力忽然凝聚起来,抖了一下身体。

  “好吧!就这样,看着一盘花生米也半天啦!小二,快把酒菜端上。”

  听手遮天一吆喝,店小二紧张的心立刻舒缓下来,忙把端着的木盘往前一伸。

  “嗯!酒和鸡呢?”

  店小二看着一只眼恐怖的表情,立刻哆嗦起来,结巴道:“刚…才还…在呢!”

  “一只眼,你可真是一只眼,只看到酒菜没了,没看到还有一只柳叶镖吗?”

  道上小三果然是个精细人,一下点出关键。

  “柳悄悄!”

  “唉!诸位,今天是不是见识到柳悄悄的神乎其技,我看盗王封号就给她吧!实至名归。”道上老大说完,叹了口气,起身,老二也跟着,老三自然也站起来。

  “告辞,二位仁兄!”

  “蹭蹭蹭”

  道上三雄快速离开。

  店小二一脸无奈,但还得说:“二位,谁结账?”

  “你说什么,结账?老子鸡没吃到,惊到吃了个饱。”

  一只眼似乎因为独眼,脾气并不是很好,手扶起桌子,就大摇大摆的离开。

  手遮天虽长的五大三粗,但心思细腻,他留下几个枫币,饮了口茶,也慢慢离去。

  店小二收起枫币,不由叹了一口气。

  西安街颇为繁华,因为它很靠近大明宫,是官员们从皇宫上下班必经的场所之一。也正因如此,这里歌楼妓馆众多,淫乐醉人,且街道繁华锦绣,干净整齐。

  如此高雅场地,却有一位女子,一手拿着酒瓶,一手拿着烧鸡,吃一口,喝一口,走起路来,颠三倒四,晃晃悠悠,全然不顾自己的得体形象。

  “陛下,您刚才去哪啦?奴婢都吓死,生怕找不到您。”

  “刚才方便一下,怎么着?这么一会儿,你就担心我,我又不是你的情郎。”

  侍女碧儿脸羞红一下,低头道:“陛下,你不要开奴婢玩笑。您该注意下形象,那可是下等人的做派,您可是大枫的女皇。”

  “怎么着?管起我来,你信不信我把你许配给那个讨人厌的无欢,你俩都一样啰嗦。”

  碧儿脸忽然有了一丝异样,慢慢回道:“陛下,奴婢出身寒微,怎么能配得上总辅大人。”

  “那家伙有什么好的?成天对朕,要这样,要那样,不能这样,不能那样!”

  碧儿跟在流离身旁,二人皆是一副寻常枫都女子打扮,且流离梳着官宦家小姐的装扮,碧儿则是丫鬟穿着。

  “陛下,总辅其实不像您想的那样,他其实是个专情但命运有些悲惨的男人。”

  流离听到这句话,心底一吃惊,刚入喉的酒一下涌出来,连连咳嗽起来。

  “陛下,您没事吧?”

  碧儿用手轻拍流离的背部,好一会儿,流离才舒缓过来,然后,拉着碧儿找到一处石凳坐下,道:“你刚才说那自恋狂是个专情的男人,是啊?按理说他早该成家立室,怎么还一直单着呢?”

  “陛下,您失忆了,都不记得。总辅大人虽然凡事追求完美,人也有点自恋,但他对感情也是从一而终。”

  “那,他爱上谁啦?不会是……我吧!”流离身体打了个冷战,补充道:“那太可怕啦!”

  碧儿有些难为情,不愿意回答。

  流离见碧儿神情不对,拿着鸡腿指着碧儿,问:“快说!是不是?”

  碧儿见女皇下了命令,抬头看着流离道:“陛下,总辅喜欢的人并不是你,而是大理国的端晴公主,只不过,那年先皇执意亲征大理,才破坏了这段良缘。而随行的明王,也就是总辅的父亲,为了救先皇死在了大理战场。两个相爱的人也就成为不可能。”

  流离咬着鸡腿,心理含糊道:又是一个悲剧啊!还有比这更悲剧的吗?

  “怪不得母皇这么宠那个臭男人,那端晴公主现在是不是嫁人了?”

  碧儿低了下头,道:“不,明王一死,她内疚,服毒自杀了!”

  流离听后心里有一丝难过,声音低沉,默默道:“没想到那个臭男人会有这么好的女人为他而死。”

  “公主,其实还有件事不知要不要告诉你?”

  “说吧!是不是还有其他女人为他而死?”

  碧儿有些神情害怕,道:“陛下,先皇为了安慰总辅,打算让您娶总辅,但是,总辅他……”

  “让我娶他?”流离知道现在女人为帝,当然是要纳男妃,但她对娶无欢感到很吃惊。

  “对啊!但是,总辅说自己与陛下属相不合,就推掉了,弄得当时陛下还哭了一阵。”

  “我为他哭?”

  流离冷笑了一下,心想:果然,还有更悲惨的故事。那个臭男人,原来所有人都以为我是被他抛弃的女人,难怪侍女们都没事议论纷纷。

  “混账!如今女人当天下主,他一个臭男人,敢影响朕的声誉,该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