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女盗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被俘

女盗皇 云仙兮 2154 2019.08.24 20:41

  就在无欢拔剑的那一瞬间,在山口东面的荒草堆处,喊杀声沸腾起来。

  鬼方率领精兵冲出,将故意用来遮挡的荒草堆冲破,大军直向三千精兵而去。

  “公主,我们中埋伏啦!快撤。”

  “我不!无欢,我杀了你。“

  “公主!”

  ……

  三千精兵与鬼方大军厮杀起来,自古战争多悲凉,不由人!不由人。

  端雪仍一股脑地骑马向无欢冲过来,后方的精兵已经被杀的片甲不剩。或许,端雪的愤怒声是对他们最好的挽歌。

  “砰!”

  无欢一剑挑下端雪的白剑,不给她留一丝反击的机会。

  端雪眼睛流着泪,看着无欢,知道大势已去,慢慢从怀里拿出鸩毒。

  无欢将剑一扔,直把鸩毒打去,纵马而来,将端雪一把楼入怀中,向大枫军营而去。

  由于端雪的判断失误和孤注一掷杀掉无欢的心,致使大理镇守春南城的精锐全部阵亡。

  ……

  鬼方军营,无欢将端雪抱下马,此时的端雪已经心如死灰,完全没有了生机。

  无欢把端雪放在床褥上,然后为其盖上被子,知道她肯定被刚才的血腥厮杀场面吓得魂不守舍。

  “你想做什么?放我一命,还是侮辱了我?”

  “端雪,你胡说什么!过一段时间,我会亲自把你完完全全地送回云南城。”

  “我不想回去,我对不起三千兵士。”

  端雪的眼里流出泪水,一心想求死。

  无欢没有转头看她,慢慢说:“我和鬼方故意演戏给你的探子,就是让你会那么想我们如何进军,实际上,我只是想杀掉探子,不让他发现我们往山口开辟了一条新路。”

  “为什么?你会知道我想的是什么?”

  “我是你的师傅,我们相处过三年,我了解你。”

  端雪突然苦笑起来,略带嘲讽:“我姐姐为了你甘愿服毒自杀,可你却为了你的流离女皇苟活着,我姐姐真是傻。”

  “等我做完了我答应父亲的事,我会去陪你姐姐的。”

  “哼!我已经不想活,你杀了我吧!我死了也比被你送回云南城来的有尊严。”

  “端晴只有你一个妹妹,我不会让你有事。睡觉吧!将士们的职责就是厮杀,生死已经是命中注定。”

  端雪无法闭上眼睛,因为她害怕见到那些将士们的血淋淋的脸庞。

  “吁”

  “总辅大人,这一仗杀得真痛快,敌人精锐全部已经死光光,用不了一天,春南城就可攻破。”

  无欢示意闯进来的鬼方不要大声喧哗,让其出去。鬼方看到床上躺着一个大美人,摇着头走了出去。

  “都说无欢面若桃花,心如仙人掌,经此一战,可算是领会到。不过,说他专情,我……恐怕不信。”

  鬼方继续摇着头,整理队伍,准备最后攻城阶段。

  晚上,端雪仍然不吃任何东西,想要绝食而死。

  “你不能死!”

  “为什么?”

  “为了你姐姐,也为了陛下,我都不会让你死。”

  “为了你的陛下多一点吧!你想用我换春南城,我不会让你称心如意。”

  “春南城已经守不住,不用你来换,城中精锐殆尽,援军恐怕赶不到。”

  “那你要做什么?”

  “用你换和平,如今两国关系不和,我想大枫是时候和大理重新建立邦交。”

  “做梦!”

  “有你,一切都有可能!你若不吃饭,我把你的尸体送回去,依然能办到。”

  端雪扭过头去,骂道:“无耻之徒,我姐姐当初瞎了眼。”

  无欢没有回答,而是守在一旁,挑着灯看书,对于他来说,端雪是他的亲人,是他的妹妹。

  端雪时不时偷看一眼无欢,不知道他会做什么。

  无欢闭上了眼睛,端雪慢慢起来,端起碗,快速地吃饭。

  “我知道你假装的,我不会死,我恨你,到了云南城,我一定不让你出的了。”

  无欢依旧面无表情,闭着眼睛。

  ……

  十日后,大理皇宫。

  端正看着无欢写给自己的书信,手里打着哆嗦。

  “陛下,怎么回事儿?”

  端正把信交给宰相伊欣,伊欣看了下后,脸色骤变。

  “陛下,田横将军已经弃城逃跑,贵州边境被大枫收回。并没有过多损害大理利益,反倒是,无欢所说两国建立邦交,对于我们大理来说,有百利无一害。眼下各地商人纷纷要求与大枫重新通商,不如陛下就借坡下驴,成全了这件事。”

  “宰相说的对,小女端雪还在他的手里,他答应亲自送回,我看就将贵州边境还给大枫,两国重新建交。”

  “陛下英明!”

  端正示意臣下们退出去,用手摸着额头,心想:恐怕以后会瞒不住啦!是祸躲不过啊。

  ……

  大明宫,正元殿。

  流离兴奋地看着无欢的奏章,冲着下面的大臣们喊道:“朕就说总辅大人很能干,果然帮朕收回了失土。”

  “是啊!总辅大人真能干!”

  “你们不要一个劲地附和,朕可天天等着总辅回来,给他嘉奖呢!散朝吧!”

  待朝会结束,流不期走下正元殿外的台阶,御史未谦跟了上来。

  “王爷,今天陛下有些反常啊!”

  “看出来啦!平日听到无欢的名字她能骂一天,现在,开始想念啦!”

  “您说陛下这是搞什么名堂?”

  流不期转过头,一脸惊讶,问:“御史大人,你和你夫人鹣鲽情深否?”

  “王爷,这……”

  看着未谦为难的神色,流不期哼了一声,转回头,继续下台阶。

  未谦愣了一会儿,才想明白,跑上前:“王爷,如此了不好啦!陛下若是娶了无欢,比娶了允钊更可怕。”

  “所以,无欢不能娶,允钊不能娶,最好让她一辈子孤独下去。”

  “这怎么可能?”

  “听说你和大理皇帝端正私交很好,你知道怎么办嘛?”

  “王爷的意思是让大理国王给无欢找个妻子!”

  流不期没做回答,继续往下走。

  未谦摸了摸胡子,还真有了人选。

  流离走在后宫,忽然,一个阿嚏打了出来。

  “陛下,您着凉啦!收到总辅大人的庆功奏章,您已经一夜没睡啦!您活像一个……”

  流离转头看着碧儿,问:“像什么?”

  碧儿有些害怕的小声说:“像个普通百姓家的小媳妇,在等良人回来呢!”

  流离笑着掐碧儿的胳膊,碧儿笑着赶忙闪躲。

  “死丫头,看我以后不把你嫁到天涯海角去。”

  “陛下,是不是碧儿又说准了您的心思?“

  “胡说,怎么可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