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女盗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傻瓜

女盗皇 云仙兮 2920 2019.08.29 14:22

  “扑通”,树枝上的积雪掉落下来,正好落在无情的头发上,柳悄悄伸手轻轻为其擦掉。

  “既然你身体不能受寒,那就不要老抓住我的手,在雪地里待着。”

  无情的眼神依旧平淡,不过刚才被柳悄悄弄这一下子,还是觉得有些难为情。

  “我给你的两条路,你选择哪一个?你已经逃不掉,是瓮中之鳖。”

  柳悄悄把头一扭,不开心:“哦!人家在你心里就是一个王八嘛!”

  无欢觉得柳悄悄故意在逗自己,他似乎无法接受第二个女人对自己有感觉,于是,他严肃着,拉着柳悄悄,站起来,然后故意用力拖拽。

  “我现在就把你送入牢房,然后进宫禀报陛下。”

  柳悄悄听到无情如此说,立刻害怕地拉住无情的手,然后央求:“你不是说,会放了我吗?怎么又不算数啦!”

  无情的手被柳悄悄抓住,眼神中流露出一种感觉,但很快他就摆脱开,然后转身对着柳悄悄。

  “你能保证从此退出江湖吗?”

  柳悄悄看着无欢义正辞严的模样,像极了朝堂上的无欢,心想:就说你不是地地道道的江湖人。即便装个江湖人也是一副呆板模样。

  “会啊!退出江湖有什么不好,还可以光明正大地嫁给你!”

  无情面对柳悄悄的调戏不知所措,不过他越是害羞窘迫,同时怒火也发不出,柳悄悄越觉得可爱。果真是风水轮流转,以前,无情到处挖地三尺也要把柳悄悄抓出来,如今,他办到啦,却没成想变成了现在这个状况。

  柳悄悄知道无情是个君子,他不会打女人,骂女人,否则当初也不会救自己。于是,她更加来了兴致,笑着说:“总辅大人,你是不是嫌弃我身份卑微,配不上你,那我只好做小妾喽!”

  无情实在觉得柳悄悄难缠,自己有心放她一条生路,可她实在不领情,还利用自己对她的仁慈戏耍了一把,搞得自己不知如何应对。

  “恶女,我看还是送你入牢房!!”

  柳悄悄被无情突然大声吓了一跳,不过,还是缓过神,娇滴滴:“你吼什么吼!都说放我了,还不快点解开,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临时反悔,小人。”

  “有一句话,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我看你定不会真心退出江湖,所以,我还是送你进牢房。”

  柳悄悄眼看着无情生气,真要把自己送入牢房,立刻笑着道歉:“我知错了,放我吧!”

  “那你发誓,从此柳悄悄在江湖上绝迹,把公主手记交给我,从此不再出现。”

  无情注视着柳悄悄的眼睛,因为眼睛是所有脸部五官中最能表达自己内心的地方,柳悄悄知道不答应无情,恐怕自己今天真会被送入牢狱,到时,自己既是女皇又是女盗,估计整个天下都会闹翻天。

  “我发誓,我柳悄悄从此退出江湖,不参与盗王争夺,好了吗?”

  无情见柳悄悄确实非常诚恳,那种神态绝对不像骗自己,另外,她也算是一号人物,不可能如此出尔反尔。

  无情慢慢将绳子解开,突然,无情的眼睛一愣,摸了摸柳悄悄的手背,低声说:“真奇怪,你的手背怎么也有被仙人球刺伤的痕迹?”

  柳悄悄顿时脸红,连忙推开无情的手,故意转开话题:“无欢大总辅,你想吃我的豆腐就光明正大的娶回家随便吃嘛!干什么搞这些小花样,我知道,别人都说你为人专情正直。原来,哼!不过寻常男人一个。我柳悄悄真是爱错了人。”

  无情被柳悄悄这么一打断,又经她这么一说,立刻转身,离开。

  “柳悄悄,走吧!以后不要再出现。”

  柳悄悄看着无情笑了一下,心想:傻瓜,公主手记我会乖乖给你,做梦!既然说了不做盗贼,那盗王比赛就让那群笨蛋们争好啦!

  无情慢慢走入雅宅,在里面收拾起来。

  柳悄悄垫着脚往里面看,心想:无情还要在这住一段时间,他到底要对付哪些人呢?不用说,又是为了本女皇。只有六七年能活,这种老套拒绝借口,一开始我信了你的邪,为你流了几滴眼泪。我是谁?女皇,我让你活,你就一定能活。

  无情从雅宅内向外看了一下。柳悄悄与其对视一下后,慢慢转身,然后装作要离开。

  “等朕回到皇宫,立刻召集天下名医为你看病,若是,你骗我,那我立刻就去参加盗王大赛,在你面前气死你。”

  ……

  想罢,柳悄悄慢慢离开,到了枫都换了身衣服,回到大明宫。

  大明宫,含章殿。

  碧儿在门口等着流离回来,心里紧张的不得了。虽然碧儿已经习惯为女皇做遮掩,但还是紧张的心怦怦跳。因为,连英不定时地会来,超过三次不回他话,他可能就要硬闯。

  “吱”,门一开。

  碧儿,舒一口气,跟在了流离身后。

  “陛下,您能不能不要再折腾碧儿了?碧儿的心已经到了嗓子眼,都喝不下水。”

  流离调皮地靠近碧儿,低声说:“要不要过几天,上元节,再去街上看看!”

  流离本以为能吓吓碧儿,谁知碧儿脸色反而轻松安定了许多。

  “陛下,上元节,您忘了谁要来陪您的嘛!”

  流离方想起来无欢说过上元节要来宫中观花灯,猜灯谜。流离的心刚被无情弄的波浪起伏,过几天又要面对无欢的严肃,不由叹了口气。

  “碧儿,咱们大枫国有多少神医?”

  “陛下,天底下最好的的大夫不都在您的太医院吗?您得病了吗?”

  “不是朕,是总辅大人,朕前些日子看总辅身体有些不对劲,想让太医去给他看看。”

  “那还不简单,陛下,您只管派个太医去为总辅诊断即可,天子如此关爱,总辅大人定会感激万分。”

  “对啊!朕是皇帝,派个太医给臣子看看身体,不也体现了朕的爱臣之心嘛!”

  流离想了想,突然又有了鬼主意,然后对碧儿说:“把太医的头太医令给朕叫来,朕得和他一块去看看。”

  太医令田琦听到女皇的指示,立刻准备药箱向总辅府而去,刚走了没几步,一个下人打扮的俊后生将他的药箱抢过来,挡在胸前。

  田琦本来要大骂一句,可看见对方的脸庞,立刻怂了下来,不敢多说什么,乖乖往前走,去为无欢看病。

  天色渐晚,伴着些寒风,总辅府门前的灯笼刚一点亮,太医令田琦就出现在了府门前,那俊后生低头等待。

  “麻烦通报一句,在下太医令田琦,奉旨来为总辅大人看病。”

  门童立刻行礼:“大人,请等一下,我这就去通报。”

  不一会儿,总辅无欢披着大氅,梳着精致发髻,一双剑眉俊朗,两片朱唇含情,眼睛日常忧郁,贵公子的气息在灯笼下,清雅英气。

  无欢并没有过多留意俊后生,因为他已经习惯了官员们带着下人。俊后生随他们一同入了房屋。

  无欢跪坐在一个桌案前,田琦也跪坐着为无欢诊脉。俊后生跪坐在后方,始终低着头。

  田琦仔细诊脉,用尽平生所学,大概一刻钟才面露忧色,慢慢询问:“总辅大人,您的脉象虽然和正常人差不多。”

  俊后生微微抬起了头。

  “可是,恕我直言,总辅大人体内肯定中了瘴气之毒,恐怕……”

  无欢面容很平静,知道田琦为难:“太医令,不必说了,您的医术高超,定是知道了无欢的病情。我自己何尝不知道。我只能活个六七年了,不过也足够。请你回去只告诉陛下,臣无欢多谢她的关心,无以为报,只能效法古人,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万不可说我已经毒入体内,剩下六个年头。”

  田琦叹了一口气,不由地回头看了下俊后生。

  只见俊后生似乎用手抹了一下眼睛,然后做出要离开的动作。

  太医令连忙起身:“总辅大人,下官回去复命,就不再久留。”

  “如此,无欢就不送了。”

  俊后生和太医令出了总统府,前方的马车已经停在那。

  俊后生上了马车,冲着跪在地上的太医令喊道:“他若活六年,我就让你们太医院大大小小所有人都只活六年。”

  “陛下,恕罪!恕罪!”

  马车儿慢慢离开,马蹄踩出“踏踏”之声,田琦不由地低头叹气:“这瘴气之毒,恐怕只有我师兄老驼子能治,可他在哪?谁知道呢!”

  “算了,为了太医院所有人的生命,我先把消息上奏给陛下,找不找得到,就看陛下的,如此,好歹能讨条活路。”

  流离把头趴在腿上,眼泪流了一脸,现在对于她来说,什么盗王比赛,什么科考选拔,都不如救无欢来的着急和重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