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名门侠女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七十章 前路

名门侠女 水语金 1932 2019.06.12 23:52

  水岸边的一棵树干上,莫小爱用无鞘剑费力地刻下了两个字,无鞘。

  之前见过的那个小女孩儿似乎长大了不少,出落得越发像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只是没有了从前那时候所见过的甜甜的笑容,活泼劲儿也不见了,是因为那个躺在小船里的人吧。

  没有人会想到,无鞘就这样离开了,原本还是活生生的一个人,现在人还在,生命却已经消失了,然而再过不久,就连最后的这个都将沉入水底。

  “无鞘哥哥……”女孩儿自看清了小船里躺着的人时,哭声似乎就没有断过,直到现在,仍看着被系在大船船尾的那个载着尸身的小舟,不时哭出声来。

  莫小爱就站在旁边,同样往船后的那处眺望着,只是相比于那个压抑不住悲伤的姑娘,她显得要沉默许多。

  掠过水岸上的清风自身后吹来,莫小爱静静站在乘风破浪的船上,身体不由随着水波微微颤动,耳边是风声之外夹杂而来的啼哭之音,眼睛里的,是让她止不住出神的一个人。

  “这一切真的不是梦吗?”莫小爱最后一次在心里问过自己,或许这又是一场梦,就像曾经借由逆光石而发生的事情,或者是就像那时被无鞘剑刺中而发生的幻境?

  她紧了紧手里的那把剑,像是给自己暗示亦或是祈祷一般的,轻轻闭上了眼睛,然后在心底默念着,“如果真是如此,那么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真希望一切都能变回去。”

  船已经驶入了更宽阔的水域,江面上水流缓缓,原流风弹指断开了船尾牵着的那条麻绳,待莫小爱睁开眼睛那一刻,便听见一声响动传来,只是眼前的这一切都仍在无比真实的继续发生上演,包括断开了联系的那条小舟,和舟里的那个人。

  莫小爱眼睛一眨不眨地定定看着,看向那个随着水波飘荡,也不再虽继续前行的小舟,再过不久,迎来的将是沉没的命运,当它载着无鞘被深水淹没之后,从此便再没有那个人了,水岸边上的那一处,再也无人能寻到他的踪迹,江湖之上,彻底没了剑魔的存在。

  “……无鞘!”寂静中小女孩儿的声音显得格外尖锐,莫小爱听着无鞘这两个字的声音在耳边回荡着,直到视线中再无踪影可寻。

  她转身背离了船尾的方向,迎着铺面而来的阵阵凉风,心里似乎又一次听见了那绳索崩裂开的声音。

  这一次,是彻彻底底的。

  如果真是一场梦,从此,就将来时的那个世界当做是梦境吧。

  在刀光剑影的江湖之内,她甚至没有能够活下去的勇气,但是活下去的信念,却在此刻油然而起。

  由水上一路前行,不久,夜幕笼罩,船上也开始亮起了灯来,原流风从船舱内走了出来,来到了莫小爱的身边,“走吧,先进去吃点东西吧,晚饭都已经好了,等再过一夜,明日就能到目的地了。”

  关于此次前往的目的地,莫小爱本就还有话要和风圣去说,只是既然行程已定,也并不急在一时,即便原流风没有做出这样的决定,她接下来能想到要去的地方,也和阳邪脱不开关系,那个戴面具的黑衣人,一定是要再见的。

  “好。”莫小爱点点头,随着原流风进了船舱,来到了饭厅,船上的人这时候几乎都已经吃完了饭,饭厅里除了她和原流风,再就是那位老伯和小女孩儿。

  小女孩儿和老伯在一张桌子上坐着,小女孩儿哭得眼睛红红的,面前摆着一碗饭,想来也没怎么好好吃。

  老伯手里正捯饬着一套渔具,见他们两人来了,便对小女孩儿说道,“丫头,去给两位客人端上饭菜去。”

  小女孩抹了一把脸,然后站了起来,开始将饭菜一一放到了他们落座的那一桌,原流风向小女孩儿说了声谢谢,小女孩儿嗫嚅了一声,带着些戒备移开了视线。

  等到再次看向莫小爱的方向时,女孩儿原本要端上饭碗的手,最终却停了下来,在看着她随身带着的那把剑时,像是想到了什么可能性,积攒了半晌的情绪也终于爆发了。

  “你为什么会有这把剑?他是怎么死的!?”女孩儿质问道。

  “丫头,不得多嘴!”

  莫小爱深吸了一口气,最终没有说话,女孩儿最终还是在一声呵斥之下扭头走开了,老伯亲自给她端上了饭来,莫小爱便只是点头致谢,始终倒也没有半句话。

  她能够明白小女孩儿的心情,却还因为女孩儿的反应下意识觉得有些欣慰,有人这样挂心着无鞘,无鞘若是知道了,会不会也觉得欣慰呢?女孩儿对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但质问和愤怒却也没有给错人……

  莫小爱最终只吃了几口饭,便实在也没什么胃口,然后先告辞一步,独自一人又来到甲板上散步,最后在靠船边的栏杆旁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她伸出一只胳膊到船下,夜晚的水面像是一望无际的幽深黑色,只有被灯火映照到的地方,才会有一点波光泛开,她的指尖是触不到水面的,却不知道是在抚摸着什么。

  “这把剑,他们怎么会甘心放手,即便没有人能驾驭它?”原流风然后也来到了船边,莫小爱并没有转头去看,只是说道。

  就算那个面具人自以为有能够威胁她的手段,所以不急于将无鞘剑在众目睽睽之下据为己有,但是以除掉剑魔为念的正派之士呢?

  原流风想着那日的情形,只是淡淡回应道,“我还欠你一件事情未做对吧,我想你不会放弃无鞘剑的,我以风圣之名为剑作保,在江湖中我也还剩下这点薄面,至于阳邪……”

  原流风话音一顿,然后与转头而来的莫小爱四目相对,“那日在打发了一众人之后,那个戴面具的人代表阳邪向你我做出了邀请,并承诺,从此以后不会再拿无鞘剑来做文章。”

  莫小爱想着那张带着面具泛着寒光的面孔,神色不觉一暗,转而向原流风说道,“风圣的为人和本领,想必江湖中无人不知,但我有一言还是要提前告知于你,那伙阳邪之人我虽然并不了解,但却知道他们自始至终都在打你的主意,不管是为了什么,都不得不防。”

  莫小爱想了想,随即又补充了一句,“或许你不应该同去阳邪。”

  原流风站起身来,迎着夜风舒展了一下身体,转身离开前,却是将目光轻轻落在了莫小爱随身的剑上,而后只留下了一句,“船到桥头自然直,明日还有事情要做,早点休息,晚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