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小老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就当做从未认识过

我的小老板 木子以 2103 2019.03.29 16:26

  从珺瑶病房里出来后杜鹃就一直魂不守舍。紧紧握着手里的手机,眼神飘忽,脸上虽然画着精致的妆容却没有往日的神采,仿佛在想一件极其痛苦的事情。

  “你还好吧?”杨旭尧看到杜鹃这个样子,忍不住开口问。

  “没事。”杜鹃回过神来。

  “珺瑶这件事是意外吗?”杜鹃看向杨旭尧仿佛在求证一件早已明了的事。

  “不是。”杨旭尧直言,多年的认识杨旭尧知道杜鹃是一个明白人,就算自己不说她也清楚,所以也没打算隐瞒。

  “我知道了。”

  杜鹃一副早就知道的样子吕妙龄是什么样的女人,杜鹃比谁都清楚,珺瑶就算得罪了别人也不至于找人将珺瑶打成那个样子,这样的事只有吕妙龄这样的疯女人才做的出来。虽然心里比谁都清楚这件事是谁做的,她还是想得到证实。原本以为以前的事已经过去了,那种对于过去的不堪深深的恐惧又涌上来。她没想到珺瑶会扯进这件事来,珺瑶是一个心思单纯的人是至今为止唯一一个能不用戴着面具相处的人。杜鹃已经把珺瑶当成朋友,她不希望把珺瑶牵扯进这个漩涡中,拿出手机拨出了那个早已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那是谭英怀的私人号码,就算删掉了一切,换了新手机,换了新号码,有些东西却换不掉,也忘不掉。

  “喂?”电话接通后响起一个温文尔雅的声音。杜鹃拿起手机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杜鹃?”谭英怀试探性问道。

  “今天有空吗?”沉默了半晌后杜鹃终于开口,该来的多也躲不掉。

  杜鹃约了谭英怀在公司附近的一家叫“朵朵”的咖啡厅,杜鹃要了一杯蓝山咖啡,没有加糖,随意拿起杯子,轻轻的嘬了一口,杯子边缘就印下了一个唇印,嘴里弥漫着咖啡的苦涩,还带着一丝丝酸涩的味道,杜鹃一点都不觉得苦,也许这样的苦与心里的苦比较起来都不算什么。杜鹃没有坐多久,谭英怀就来了。明明是那样死板的西装在谭英怀身上却穿出温文尔雅的感觉。头发梳的整整齐齐一丝不苟,谭英怀一直以来对自己的人生都规划的一丝不苟的,杜鹃不得不说这样的男人确实很完美。谭英怀步伐优雅的走过来,从容坐下,杜鹃有一瞬间慌神。

  “你和咖啡总是不喜欢加糖。”谭英怀看着杜鹃的杯子,自顾自的就拿起那包白糖,替杜鹃加上,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搅动着,笑容温文尔雅。动作一气呵成就像一种习惯一样。金丝眼镜下的双眼仿佛盛满了温柔。也许这些要是在一年前,杜鹃一定会觉得很甜蜜,只是现在杜鹃已经不是那个对爱情充满幻想的不经世事女生了。

  “我找你来是想了断以前的事。”杜鹃淡漠的看着谭英怀做着这一切,仿佛一个外人一样。

  “了断?杜鹃你知道,我们之间不是说了断就可以了断的。”谭英怀的语气就像是在哄一个小孩子一样。

  “谭太太找人打了苏珺瑶这件事你知道吗?”杜鹃有些不耐烦。

  “苏珺瑶?是上次我们在风花雪月那个小姑娘?”谭英怀目光里闪过一丝探究的目光。

  “嗯。”

  “娟娟,没想到这么久不见你倒是会关心人了。”谭英怀仿佛发现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对杜鹃的语气也越发亲昵。

  “我们之间的事不应该牵扯别人。”杜鹃淡淡的说。

  “娟娟,我很高兴你能来找我。不管因为什么。”谭英怀说话的时候眼里充满了真诚,就如他说那样确实很开心的样子。

  “谭英怀,看来你没有听懂我的话,我们之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希望你和你的太太都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了。”杜鹃越来越不耐烦了,她不喜欢谭英怀这幅深情款款的样子,明明他已经结婚了,却要装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仿佛自己才是受害者,才是被抛弃的那个人。

  “娟娟,你是知道的,我和妙龄虽然已经结婚了,但我们从不干涉彼此,所以她的事我管不着。”谭英怀依旧笑靥如花。

  “为什么我们不能彼此放过呢?”

  这些年她辗转换了几个城市,就是为了不让逃离他可是发现不管怎么逃离,却逃不开。这件事如果没有他的纵容没有他在背地里的火上浇油,吕妙龄那么胆小的女人怎么会那么光明正大的找苏珺瑶的麻烦。杜鹃太了解谭英怀,有时候杜鹃觉得自己甚至比谭英怀自己还有了解他。

  “娟娟,你有时候就是太聪明了,女人有时候就不要活的太通透了,有些事不需要看的太明白,人活得糊涂一点不好吗?”

  谭英怀放下咖啡了无痕迹的叹了一口气,靠在后面的沙发上,认真审视着杜鹃,杜鹃确实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自己的人,同样的他也了解杜鹃了解杜鹃的软肋。在谭英怀的眼里只有利益才是永恒的,他眼里只分为有价值的东西和没有价值的东西,他的是世界机械而冷漠,而那时候的杜鹃成了谭松洲世界里唯一的救赎,是他的世界里唯一的温暖他亦是杜鹃世界里唯一的温暖,那时候的他们相互依偎相互取暖,谭英怀贪恋那样的温暖,即使这样会将彼此伤害的头破血流,但是仍然不会放手。

  “英怀,就当我求你,不要把我身边的人牵扯进来。至于我们之间就当做从没有认识好么?”杜鹃的语气突然就软了下来,没有了之前的强硬,眼里带着一丝乞求。她十分清楚谭英怀的手段,跟他硬碰硬没什么好处。

  思忖良久,谭英怀才开口。杜鹃很少对他用求这样的字眼,她太过于坚强,遇到什么事从来都不会让他帮忙,他以前心疼这样的杜鹃也讨厌这样的她,总希望她能脆弱一些,小女人一些,没想到现在用这样的字眼却是为了让他放手。他觉得那么讽刺,心里没来由的痛着,嘴角的笑容也僵住了。

  “娟娟,我不能答应你。”

  “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回不去了。”

  杜鹃语气决绝拿着手包转身离开,谭英怀盯着桌上的咖啡出神,从始至终,杜鹃都没有再碰过那杯加了糖的咖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