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的小老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自以为是的老顽固

我的小老板 木子以 2007 2019.05.22 10:32

  珺瑶担心蔓茜的情况,虽然李常胜对她一向很好,但是身为李家最有权利的那个人,李慕迪和李文迪对他甚至有一种来自骨子里的恐惧与臣服,李常胜怎能没有手段,他决定的事没有任何人能反抗,她担心以蔓茜的倔强的性格会吃亏。但是担心归担心,她现在没有理由丢下生病的杨旭尧一走了之。她有时候严重怀疑杨旭尧是不是娜姐亲生的,她打电话告诉娜姐杨旭尧生病发烧之后,她不仅不着急,反而说自己在外面聚会,没有空。到底是聚会重要还是儿子重要?就这样娜姐又把杨旭尧推给珺瑶。

  杨旭尧的办公室应有尽有,不仅有休息室,甚至还夸张的有个小厨房。只可惜厨房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小袋米。珺瑶就地取材,煮了一点白粥。珺瑶轻轻走进杨旭尧的休息室,杨旭尧的休息室很简单,简单到让人觉得冰冷,要不是传来杨旭尧轻微的呼吸声,珺瑶都以为这里面是完全没有人气的。因为药物的作用,他依旧昏昏沉沉躺在床上。额头上突然传来一阵冰凉的触感,惹得他猛的睁开眼睛,一双眼睛猩红又充满警惕就像一只受惊的豹子,看到珺瑶后,接着又紧皱眉头。

  “那个,杨总,我只是想看看你烧退了吗。”珺瑶猛地抽回自己的手,倒不是被杨旭尧吓到,虽然杨旭尧这个老板冷冰冰,多多少少也听过他的传闻,很多都是关于他怎么心狠手辣,残忍嗜血。传言不尽可信,杨旭尧的确是有些手段,然而商业圈谁又没有一些手段呢?以珺瑶这段时间的相处,杨旭尧虽然冰冷,但也只是冰冷,没有外面传言难么不近人情,有时候珺瑶甚至觉得,杨旭尧那冷漠的外表下也许装着一颗炙热的心,所以珺瑶面对杨旭尧是不害怕的,只是因为刚刚她碰到杨旭尧时他的反应带着隐约的嫌弃,让珺瑶觉得无所适从。支支吾吾的解释,双手不知道放在哪里,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你的手太凉了。”杨旭尧看着尴尬的站在一旁的珺瑶,抿了抿干燥的嘴唇,起身有些嫌弃地看了一眼珺瑶的双手。

  “奥,天气冷就凉。”杨旭尧看似嫌弃的一句话在珺瑶听来就好像是一种解释,内心暗暗松了一口气,原来只是嫌弃她的手冷。天气冷了手自然就凉了,珺瑶没有放在心上。

  “好点了吗?我煮了点白粥,你先喝点粥,然后再吃药。”珺瑶不忘自己的任务继续说,只有赶紧处理好杨旭尧这边,才能赶回去。

  “嗯,出去吧。”珺瑶静静的看着杨旭尧优雅的喝着白粥,面色也比之前好了很多,生病的他比平时多了一分慵懒与柔和,脸上不再像平常一样时刻紧绷着了。珺瑶突然觉得,杨旭尧应该多生病。

  杨旭尧大抵是没有什么胃口,一碗粥吃了很久才吃完,吃完后珺瑶起身收拾碗筷,不小心碰到了桌上的相框,相框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杨旭尧反应很快,明明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先珺瑶一步捡起了相框,发现并没有损坏,才将相框放回原处。珺瑶以前没有留意过这个相片,见杨旭尧这么紧张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照片中里有两个人,一个少年和一个中年男子,少年眉目十分清秀,笑容灿烂,身上带着若有若无的倔强,旁边的男子站姿挺拔,标准的军人站姿,仔细一看两个人眉目间竟有些相似。珺瑶冥思苦想,总觉得这张照片在哪里见过,盯着看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原来之前是在李常胜的书房里也看到过一模一样的照片。

  “你认识李常胜?”珺瑶问出了心中的疑惑。杨旭尧听到李常胜的名字,猛然抬头看着珺瑶,眼里带着探究。他是有多久没有听到过这个名字了,自从父亲去世后就再也没有人提起过这个名字了。

  “我给他孙子上书法课的时候也看到过这张照片。”

  珺瑶解释,她并不是有意打探别人隐私的,只是最近发生太多关于李家的事了,给李文迪做家教,后来又是蔓茜的事,感觉很多事情都跟李家有牵扯,珺瑶自然就对这个李常胜比较敏感。见杨旭尧不打算回答,珺瑶也不再纠结,就算认识有怎么样?收拾桌上的碗筷,转身打算进厨房。

  “他就是一个自以为是的老顽童。”

  杨旭尧的声音突然从后面传来,沙哑的的声音却充满了冷漠,眼睛仿佛不经意的看着那照片,又仿佛是看向照片的背后,眼里带着不屑。珺瑶肯定他一定是认识李常胜的,并且之前肯定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不然以杨旭尧的性格有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杨旭尧那样高傲的性子是不屑于在背后说别人坏话的,况且杨旭尧也没有说错,李常胜确实是顽固,他就像是古代专制的君王,古代的君王最终都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得到所有人的臣服最终也不过是孤家寡人。

  “他确实很顽固。”

  想到蔓茜,蔓茜和李慕迪的事本就是意外,李常胜却要固执的留下这个孩子,这是珺瑶所不能理解的,像他们这种有钱人家遇到这种情况不应该是想着怎么甩掉这样的麻烦,李常胜却偏偏要留下孩子,还要把蔓茜接到家里去,说他固执,珺瑶都不能理解他的行为。直到后来,知道了李常胜发生的一切事情珺瑶才能理解他为什么非要留下孩子,不让李家的血脉流落在外。

  让杨旭尧都这样的评价的一个人,那李常胜的顽固也许就没有那么好对付了。她突然有些担心蔓茜,她相信作为一个曾经叱咤风云的人物,李常胜绝不像表面对自己那么和蔼,李家的掌权人,肯定是有手段的。对付蔓茜只要抓住她的软肋,就能让她乖乖听话,那么蔓茜的软肋就是她的父亲李荣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