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我比亚索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狮子心

我比亚索剑 我到河北省来 3322 2020.09.16 17:35

  “那是在一片辽阔的草原上,那里不会有终年的积雪,到处都是青草和鹿群。”白见合上了书本,开始描绘洛尔达不曾见过的景象。

  “一只小狮子在期盼中诞生了,狒狒长老给他起名叫辛巴。”

  一旁的科科隆和奥拉夫痛饮着蜜酒,在得知科科隆是从洛克法走出的战士后,奥拉夫对科科隆更加亲热了,他搂住科科隆的肩膀,听科科隆讲述着这些年来的冒险和旅程。

  听到科科隆带领着部落从熊人族的猎场里死里逃生的时候,奥拉夫感叹了一句:

  “要这么说,那东西岂不是比冰原虫王还要厉害,当时,就差那么一点,奥拉夫就要被那畜生吃了,多亏了我的祭司兄弟。”

  说完奥拉夫向白见那瞅了瞅。

  “要我说,你为啥非得带着这些炉户过活,像个战士一样去战斗去冒险,睁着眼在一场决战中倒下,名字被刻在石壁的雕画上,不比当一个酋长带着部落东躲西藏的好的多?”

  “奥拉夫,也许你还不明白,我们洛克法一直流唱着一首歌‘狮子搏狼,狼猎麋鹿,麋鹿食草’弱肉强食是没错,但即使是弱小的麋鹿群在面对雪狼的时候也会把幼鹿和雌鹿在中间。”

  “可是再强壮的雄鹿也无法带领一群幼鹿活过一个冬天。”

  “奥拉夫你知道咱们这一直有一句谚语。强者...”

  “强者理应行不可行之事。”奥拉夫几乎是脱口而出。

  “还有一句,强者必当尽力。”

  说完科科隆和奥拉夫碰了下杯,将一大杯蜜酒一饮而尽,烈度的蜜酒似乎使整个五藏六腑都暖和起来,科科隆打了个充满酒雾气的嗝,目光跟随着上飘的雾气直到天上最北端的那颗星星。

  ------------------------------------------

  “看到那颗星星了吗,当时辛巴也跟随着它一直向北走啊走”

  白见和洛尔达并排躺在雪窝里,炉火在他俩身旁燃烧着,但他们两个的眼睛里只倒映出星星的光芒。

  白见徐徐的给洛尔达讲者狮子王辛巴的故事,洛尔达听的是那样的投入,每次心都会跟随着故事中辛巴的遭遇揪起来。

  群星渐渐的西坠,奥拉夫和科科隆已经醉倒在快要熄灭的篝火旁,白见依然给洛尔达讲者故事。

  “就这样啊,辛巴暂时逃避了叔父刀疤的追击,和他的朋友们一起走向远方。”

  当太阳的亮光终于压过炉火的时候,白见停止了他的讲述,“好了,剩下的下次再讲,你今天晚上可以早睡,但是白天不能睡觉,虽然你一个晚上没睡。”

  “这个故事也许是真的。”洛尔达抬起头看着白见,他差不多有白见肩膀那么高,但在蛮子的身高而论依然算小孩子。“善良的人通常不会有好的结局。”

  “辛巴的父亲木法沙太善良了,放任了土狼和自己的弟弟,这次导致了他的死亡。”洛尔达哝咕了一声,“就像科科隆一样。”

  “木法沙能成为领袖并不是因为他有多么强大的力量,或者是他多么的智慧,而是因为他有一颗真正的狮子心。”

  “得到了狮子心就能成为王吗?”洛尔达反问到。

  “也许吧,但是狮子心并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但那样会死的很凄惨。”或许是联想到了科科隆,洛尔达有些不满的喊道。

  白见静静的看着他并没有说话。

  “祭司先生。”在白见准备离开的时候洛尔达突然喊住了它。

  “嗯?”

  “辛巴必须要成为狮子王吗?”

  “没有什么必须不必须,这是他的责任,或者说他的命运。”

  “这不公平,或许麋鹿想成为狮子,狮子想成为麋鹿。”

  “命运总是不公平。”

  洛尔达沉默了一会突然问道:“那祭司先生,你的命运是什么呢?”

  “或许是在命运看不惯其他人的时候帮他们一把。”

  “是它选择了你,还是你选择了它?”

  “就像一个两情相悦的姑娘。”白见摸了摸他的刀鞘,“她看中了我,我也爱上了她。”

  -----------------------------------------

  奥拉夫摇了摇脑袋,把宿醉之后的一点头痛甩出去,瞥见了科科隆在保养他的武器。

  那是柄门板一样的阔刃长剑,科科隆仔细的在剑身上涂满油脂脂,然后用一块鹿皮擦拭干净,最后将一瓶鸭嘴花的汁液倾倒在剑刃上。

  奥拉夫打了个喷嚏,鸭嘴花具有强烈麻醉的效果。这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鸭嘴花的汁液可以很好的抑制巨魔的再生,但是它们通常被用来处理伤口的疼痛,然后让伤员美美的睡上一觉。

  “要发生什么了吗?”

  “巨魔就要来了,我们刚刚发现了他们的踪迹。”抢在科科隆前面回答的是两名湖蓝色头发的小伙子,似乎是一对双胞胎,各自背负着一柄长矛,有些雀斑的脸上充满了忧虑。

  “这是巴里,和巴伦,北炉部落最出色的两个小伙子。”科科隆拍了拍两人的肩膀向奥拉夫介绍着,“嘿,不是我科科隆吹牛,我教出来的这两个小伙子绝对是我们部落除了我之外最能打的。”

  “族长,巨魔就要来了。”两个小伙子有些担忧的有重复了一遍。

  “他们有多少?”白见听到谈话凑了过来。

  “密密麻麻的,怕是比我们部落的人还要多。”

  “只要干掉他们的头,整个巨魔部队就会一哄而散。”雪莱士毫不担心的斜靠在白见肩膀上。

  众人的目光一下字被这只蛤蟆吸引了。

  “祭司先生,这是你的兽灵吗?”巴里有些好奇的想去摸一摸,“还会说话,太神奇了。”

  白见赶紧拦住了巴里想要戳一戳雪莱士的手指,“呃,这是我的..前辈,对,前辈,他喜欢变成蛤蟆体验生活。”说着白见在雪莱士看不到的角度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然后做了个为难的表情摇了摇头。

  众人似乎都明白了白见的意思:【我的前辈脑子不太好使。】

  纷纷露出了一副惋惜的表情。

  “好了,这件事情不用担心,由我们来解决,小伙子们该去哪去哪吧。”科科隆撇了巴伦一眼,“你小子怀里的雪雀尾吧再不处理就要失去光泽了,没有哪个姑娘会喜欢灰扑扑的雪雀尾巴。”

  看着巴伦有些羞赧的离开,科科隆发出畅快的大笑,“要是不会处理,就来找我,当年我做的雪雀尾饰是整个部落最好的。”

  奥拉夫有些疑惑的看了科科隆一眼,昨天畅饮的时候科科隆把自己的经历说了个底掉,奥拉夫知道科科隆现在还是光棍一条。

  “哎,你不用怀疑。”说着科科隆转身钻进帐篷里,翻找一会又猫着腰钻了回来。

  “看看这个。”科科隆有些得意的炫耀着他手中的雪雀尾饰,大概有小臂这么长,通体洁白,科科隆把它对着太阳,在冬季低角度阳光的照射下,反射着五彩斑斓的光点。

  看着雪雀尾饰,科科隆好像陷入了回忆,脸上咧开了一个笑容,将满脸的皱纹堆在一起。

  然后突然对奥拉夫说,你在洛克法长大,认不认识格瑞塔。

  奥拉夫突然想起了他欢脱乱跑的童年,他偷吃食物的时候那个经常用汤勺敲他脑袋的大妈。

  “嗷,我知道!她....”奥拉夫显得有些兴奋,但是科科隆堵住了他的嘴巴。

  “好了不要说了。”科科隆转动着雪雀尾饰,目光始终没抬起来,“嘿,想当年她也是洛克法的一颗珍珠,现在她或许也是满脸皱纹,生了一打的孩子。”

  “格瑞塔大妈她没...唔。”奥拉夫刚刚像反驳什么,就被刚刚科科隆用来擦剑的那块牛脂堵住了嘴巴。

  “告诉你不要说了,如果有机会的话,你帮我把这根雪雀尾饰带给他。”

  奥拉夫一口吃下了那块牛脂,抿了抿嘴唇,伸手要去接尾饰,科科隆却将它揣进了怀里,“等到解决完巨魔,你们要走的时候我在给你,免得你弄丢了。”

  --------------------------------------

  冬季的午后总是有一点悠闲,白见斜靠在帐篷上,翻看着雪莱士的一本魔法书。

  “这一段该怎么解释?”白见指着书上的一段向雪莱士问道。

  “这个只是解释的这个小魔法的源头,它来源于臻冰的元素魔法,我只是把它稍微改造了一下,如果你想快速掌握,就不需要理解这些,只需要记住几个手势,然后配合一些光线就可以起到效果。”

  “甚至不需要会魔法。”雪莱士得意洋洋的对白见说着,“但是如果有了魔力,再配合上臻冰,效果会格外的强。毕竟有一句话叫做‘臻冰不会带来死亡,而是屈服’”

  “就像这样?”白见的手指格外的灵巧,食指绕着中指旋转手腕转了个圈。很快掌握了这个手势。

  “没错,在注意配合光线和环境就可以了。”

  “那么我想可以去试一试。”白见坏笑着看着前方的奥拉夫,他在教着洛尔达一些搏击的技巧。

  “出拳!对,就这样快速的向前砸,只需要想着你的拳头能锤烂一切东西。”奥拉夫用着独特的大嗓门对洛尔达说着,并做起了示范。

  “哇!好厉害。”洛尔达的赞叹让奥拉夫很满意,“等到见到巨魔的时候,一定要狠狠的教训它们的头,帮我们出一口恶气。”

  “孩子你放心,奥拉夫一定会砍下它的脑袋的。”奥拉夫和洛尔达碰了碰拳,这是战士的约定。然后奥拉夫感觉到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回头看到白见的手在他眼前转了一圈,阳光透过指头缝晃得他有点晕。

  “奥拉夫你在想什么呢?”

  “晚上我要把中午没吃完的那个鹿腿沾着蜜酒泡一泡吃掉。”奥拉夫有些迷茫的说道。

  随即他清醒了过来,接着说“如果能在多点调料就好了。”说着咂了咂嘴。

  “哈哈哈哈。”白见整个人都笑起来。

  “兄弟你咋了?”在场的人中只又奥拉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挠了挠头,白见的笑声让他十分困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