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文娱追星之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3章 戏份结束

文娱追星之旅 刀厂八言氵 2019 2020.10.11 07:05

    这段时间言白几乎在剧组住下了,连续请了一个多星期的课。

  白天早早来到剧组,有他戏份就去拍戏,没他戏份他也不闲着,要不观摩别人演戏,要不就去补习功课。

  天才也是要学习的。

  观摩演技,他最常看的是扮演校长的演员张光和孔刘。

  张光一人分饰两角,两个不同的坏人,却一点也不让人出戏,谁是哥哥谁是哥哥一眼分明。

  孔刘把一个小人物受到反抗强权的坚定,和能力弱小的无奈诠释的淋漓尽致。

  这才是演技。

  相比之下,言白一点小成绩就开始嘚瑟,有点瞎嘚瑟。

  他经常观摩的位置是监视器前,导演旁边的位置,就在那蹲着。

  那里看得最是清晰明了。

  演得时候言白也不说话,安安静静地看,等导演拿着小喇叭喊结束,言白就观察黄东嚇的表情情况,了解他的心情好坏再询问自己不懂的地方。

  黄东嚇也很乐意体现一下自己的好为人师。

  时间久了,结束后导演会自觉停顿一小会,给言白解答疑问。

  “好,这条过了。”

  一场戏结束导演拿着他的专属小喇叭喊道。

  还没等言白询问,导演拍了拍言白的脑袋:“一会你去拍张照片。”

  言白愣了愣,随即了然,自己这是要杀青了呀。

  全民秀的结局并不好。在官司失败后,选择孤身一人拿了一把匕首寻找朴保贤。在火车轨道上,这个让他弟弟失去生命的地方,和他的仇人同归于尽,一起被卧轨而死。

  现实中的原型结局也是这样。

  从表面看,这是一个悲剧,但言白感觉这或许是对他最好的结果,亲手手刃了仇人。

  要想考法律太难了。南韩的法律……真特么操蛋,居然没有死刑。

  第一次在剧组度过这么长时间,言白突然间有些舍不得。

  这个剧组拍得戏很黑暗,但剧组里的人都挺好的,至少对他都挺好的。以后他想要遇到这么好的戏,这样的剧组怕是不容易。

  站起身对着导演鞠了一躬:“谢谢这段时间导演的照顾。”

  黄东嚇哂笑:“臭小子!”

  忽地上下打量他,这突然的举动让言白有些不知所措,在他怀疑这个老家伙有啥特殊癖好的时候。

  “最近长高不少。”

  再次愣了须臾,言白咧起嘴笑了起来。

  可能等待已久的生长期终于来了,言白这段时间身高长的飞快,不然也不会被肉眼判断出来。

  他伸出三根手指,很得意地说道:“三厘米!这两个月长高了三厘米。”

  “呜~”黄东嚇很假的惊叹一声,惹得剧组人员哈哈大笑,笑着感慨道:“幸好你今年才长个子,要是去年就长高了,我还不知要找谁演呢!”

  “哈哈~”言白仰天长笑:“你就偷着乐吧!”

  “咦西!你个臭小子!”黄东嚇作势要打,被言白躲了过去,拔腿就跑,不管身后的臭骂声。

  望着言白小跑的背影,黄东嚇对着一旁的副导演说道:“这个臭小子胆子挺大的,还别说,真还挺讨人喜欢的。”

  副导演笑了笑:“确实,要离开了,还挺舍不得的。”

  黄东嚇笑了笑没有再多说,安排起下一场戏。

  ……

  夜晚,果然如想的那样,今天是言白的最后一场戏,如果不包括最后的黑白照片出镜的话。

  最后一场是雨戏,很多导演都喜欢用天气来衬托戏份,如阳光灿烂的中午,男生在树荫下骑自行车载着心仪的女生,呈现的画面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初恋的感觉,当热也有午时三刻问斩,最终还是要看环境。

  雨景也是一样,在白天情侣撑着伞可以是浪漫也可以青涩。晚上的雨景一般都是苦情戏码,像分手啊、车祸之后啊、死了至亲啊等等。

  今晚并没有雨,为了营造气氛,剧组特地搞了人工降雨。

  这可没把言白冻出个好歹来。

  春夏之际的白天热得让人感觉夏天来了,晚上时,骤降的气温让你又觉得春天的寒冷还没有过去。

  言白穿着一件单薄的卫衣和金民相进行最后一次对戏。因为是雨戏,言白连暖宝宝都不敢贴,万一中途被雨淋湿掉下来怎么办?不得给导演骂死?保温效果也不大。

  “准备好了没有?”导演例行公事喊了一声。

  “都准备好了!”

  今晚的言白喊得格外大声,导演并没有因此心慈手软,对着道具组喊道:“先把他弄湿,要湿透!”

  “好嘞!”

  一道应声,一桶水朝着言白泼了过来。言白大叫着缩成一团:“能不能给个反应时间!!!”

  道具师哈哈大笑:“给你反应时间你不得跑了!”

  这下言白是真的湿透了,在导演令下,人工降雨也开始,言白赶紧调准好状态。

  “开始!”

  ……

  轨道上,言白和金民相扭打在一起,姗姗来迟的孔刘冲着言白大喊道:“民秀啊!……”

  言白咬牙切齿的脸看向孔刘,忽然间笑了一下,很灿烂,很纯真,像是解除了一切束缚之后解脱的笑容。然后脑袋埋向金民相,控制着他的行动同等待死亡的到来。

  “好,结束!下班!”导演的声音响起。

  言白迅速起身对着周围快速躬身,然后冲向跑来的道具师,接过毛毯紧紧裹着自己原地发抖。

  太特么冷了。

  “你又不通知乱加新东西。”导演过来一巴掌拍到言白脑袋上。

  言白一边发着抖,一边惨笑道:“你给过不就是说明你也同意了吗,再说了,这样的结局挺好的,死才能解脱的人,更能激发观众的同情。”

  导演笑骂:“阿西,哪个狗崽子跟你说的。”

  “你。那天你自己说的。”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沉默片刻,踢了踢言白,“先去洗个热水澡,一会去聚餐。”

  剧组经常会举行一些聚餐,用来提高剧组之间的凝聚力。

  除了最后的杀青宴,这可能是言白最后一次和这个剧组所有人一起吃饭了,一时间有些伤感。

  三秒过后,伤感结束,缩着身子往浴室跑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