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文娱追星之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 哭与笑

文娱追星之旅 刀厂八言氵 2246 2020.09.27 07:00

  半小时后。

  两人回到宿舍关紧门后指着对方相视大笑。

  “没看出来,你下手挺狠的,连跺好几脚。”

  言白笑着坐到床上,很满意刚才张一兴递上来的投名状。

  张一兴第一次干这样的事,到现在心情还没平复下来,明明没用手,但手却止不住的颤抖。体内热血澎湃,很想扯着嗓子大喊一声,释放自己。

  那怪那么多人看古惑仔,原来这么刺激。

  只是他现在没想到的是,古惑仔被百十个人拿亮片追的时候更刺激。

  瞧见张一兴这样就知道他对这种事是个雏,言白可不想这货就这样被自己代入歧途,拍了拍他的肩膀,等他渐渐冷静下来,说道:“这事不能常干,武力是解决问题的最差途径,能靠武力解决问题的只有嬴政,不是咱们。”

  “那我们今天?”

  言白接下他剩下来的话:“为什么用武力解决他?”他不屑的笑了笑:“他早就被我解决了,今天的月初考核后他就待不下去了,死皮赖脸待着也会受人排挤,成为被霸凌者。”

  “那~”

  “因为老子早就想扁他一顿了,只是想在他临走前让他痛快痛快。”

  张一兴咽了咽口水,这一瞬间他觉着言白有点可怕,但又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安全感。

  很诡异。

  “等会他一定会把宿管叫来,来了我们就装不知道,我们今天回来之后一直在宿舍,没出去,咬死没做过,知道吗?”

  现在张一兴真的是踏入贼船,一切全听言·贼老大·白的,而且还是说一不二的那种。

  果然不出言白所说,没过一会,金中仁带着宿管老师来到了两人的宿舍。

  此刻的金中仁没有了往日的阳光少年的样子,鼻青脸肿,身上还带着浓浓的骚味,惹人不住掩鼻。

  “老师,就是他们打的我,还给我套上了垃圾袋,看!就是这个。”

  金中日拿着蛇皮垃圾袋,对着两脸无辜加茫然的言白和张一兴哭冤,那可怜模样;闻着伤心,听着落泪,简称男默女泪。

  “是你们俩干的?”

  宿管老师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姓朴,长得一副社会黑老大模样,不笑的时候能把幼儿园小朋友给吓哭的长相。

  “朴老师,我们一直在宿舍带得好好的,一直没出去。”

  言白睁着大眼睛对着朴老师使劲卖着萌,泪水在眼眶不停打转,好像你再多说一句,他下一秒就会仰天嚎啕大哭。

  “那~”

  “哇~!”

  朴老师刚开口,言白真的仰天大哭起来,一边的金中仁当场蒙了,你打的我,为啥哭的比我还惨??!

  朴老师虽然长得凶了点,可也是一个为人父的年纪,看着言白哭的凄惨模样,一时间想起了自己闺女受委屈时也是这样。在父爱泛滥的心理作用下,对言白两人的怀疑降至零点。

  扭头虎着脸看向金中仁,问:“你看到他们两人的长相了吗?确定是他们?”

  这张脸本来没表情就很吓人了,现在虎着脸,金中仁吓得差点又尿了。

  “没没没没,没有,我我我我,我只是觉得~”

  “觉得?”还没等金中仁结结巴巴把话说完,朴老师便打断了他。

  言白抓准时机哭诉:“呜呜呜~老师,我刚来没多久,也不知道为什么,呜呜呜~这个前辈老是针对我,经常~哇啊~~!”

  太惨了!哭得太惨了!特别是最后没说完那一点,神来之笔!言白疯狂为自己表现点赞。

  朴老师对这个可爱又可怜的孩子,又是怜惜又是心疼,斜睨了金中仁一眼,眼里全是厌恶之感,Duang地一脚把他踹一边:“离我远点,难闻死了。”

  蹲下身子细心的用袖口给言白擦着眼泪,温声哄着:“别哭了,不怕哦……”

  金中仁傻傻地瘫在地上,想不通为什么,明明自己才是受害者,为什么要受到嫌疑犯的待遇,被打的是我呀!这落差太大了,我真的接受不了。

  忽地,灵光一闪,大叫道:“摄像头!!!”

  张一兴脸色顿然一变,言白也停止了哭泣,啜啜涕涕的望着朴老师。

  “什么摄像头?”面对金中仁朴老师依旧虎着脸。

  金中仁现在也管不上朴老师是不是吓人了,只顾着洗白自己,‘抹黑’两人。

  “宿舍里有摄像头,只要一查肯定能知道是不是他们打得我。”

  思索片刻,朴老师尽最大努力在自己脸上绽放出和煦的笑容,和言白打着商量:“那我们去看看?不是你们我今天非得揍死着狗崽子。”

  “不用了吧,这么晚了。”言白脸上露出丝丝迟疑。

  这一细小的表情立马被金中仁捕捉到,大喊:“您看,他们心虚了!”

  Duang!

  朴老师上去就是一脚,踹的金中仁原地翻了个滚,“跟谁俩呢!你冲谁喊呢!吓唬人是吧!”

  金中仁:???

  金中仁被踹两脚也乖了,瘫坐在地,瞪着言白,一副‘就看你敢不敢去’的样子。

  Duang!

  金中仁又一个原地翻身,半个身子滚到宿舍外,一脸懵逼,怎么又踹我??!

  学乖也不行。

  “你瞪谁呢!吓唬不了我,吓唬小白是吧!”

  这声小白喊得真够亲昵的。

  金中仁:合着你现在找理由打我呗!

  在朴老师温声细语的哄说下,言白‘不情不愿’地去了监控室。

  不知是不是错觉,金中仁好像看到言白对他笑了一下,还挺开心。

  四人来到监控室,朴老师调开了摄像头,从头到尾的翻看,确实没有看到言白两人的身影。这下金中仁彻底瘫倒在地,目光涣散,两眼无神,嘴里一直念叨着‘这不可能’四个字。

  朴老师一边撸着袖子,一边温和地对言白说道:“小白啊!今晚朴叔叔对不起你,让你受惊了,你自己先回去吧,朴叔叔还是事要忙!”

  “那,那朴叔叔,我先走了。”言白扯着哭腔对着朴老师展颜一笑,睫毛上还挂在点点泪珠,惹人心疼。(都快结束了,这小伙还在装呢!)

  这抹笑金中仁也看见了,他知道,这是在嘲笑自己的笑容。

  朴老师不知金中仁心里所想,倒是那声朴叔叔喊得他心里一甜,觉着自己一会干活更有劲了!

  接着朴老师把门紧紧合上。

  房间里响起阵阵惨叫,闻着伤心,听者落泪。

  而言白此刻那有刚才的楚楚可怜,淡淡地拭去眼角的泪水,慢悠悠地哼着小调往宿舍方向走。

  “所以你早就知道哪里是摄像头盲区?我们走的地方都是你早就算好的?”

  张一兴把自己心里的疑问问出来,得到的却是言白莞尔一笑,拍拍他的肩膀,无所谓道:“过去了,提它干嘛,明天我还要上课呢!早点回去睡觉。”

  

举报

作者感言

刀厂八言氵

刀厂八言氵

还没收藏推荐的赶紧了!!!

2020-09-27 07: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