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文娱追星之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满满

文娱追星之旅 刀厂八言氵 3175 2020.10.01 07:00

  会长办公室。

  李秀满哭笑不得地望着委屈巴巴坐在沙发上哭诉的小男孩,心里又是好笑又是好气。

  李秀满这两年很不利,因为种种原因,明面上的掌门人从他换成了金英敏,虽然整个司马公司无,论从实力还是话语权都还是他最大,但对他的影响还是有的。

  且他目前没有多少心思管理公司要务,因为还有一件很麻烦的事等着他去解决。

  一个练习生受了委屈怎么说也不归他管,也找不上他,可偏偏眼前这个小男孩自己主动找来了。

  现在他已经沦为练习生的心理辅导员里吗?

  被这个练习生这么一闹,他也没心情做其他事了,闲来无趣,权当解乏。

  这个有着一双大眼睛的练习生他是知道的,在他来的第二天他就注意到了。可笑的是金英敏那家伙居然以为他不知道。真当他这个娱乐帝王是假的吗?

  对于又才华的孩子,李秀满向来是偏爱的,但要看这个人听不听话,值不值得被偏爱。

  “你说的我都知道了,你怎么想起来找我的?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听到公司最大的官要给自己撑腰了,言白眼眶里的泪水瞬间收回,语气依旧委屈:“他是出道的艺人,社长不在,我想着只有您能对付他了。”

  李秀满哑然失笑,原来是把他当做出气的工具人了,是该夸他无所畏惧呢?还是无知呢?

  驱虎吞狼?

  “别装委屈了,你这点小把戏骗骗一般人还行,在我这就别演了。”

  “哎!好嘞!”言白倒也洒脱,被拆穿一点也不尴尬,还咧出一个笑脸。逗得李秀满无语一笑,这孩子是的走谐星路线吗?跟资料上说的不一样啊!

  掏出手机一个电话打给了sj带队经纪人,接通后没有废话直接进入正题:“金溪澈今天有活动吗?没有让他过来一趟。”

  挂断电话,抬眼看向言白,他正抱着桌上的苹果自顾自的啃了起来。

  不是说天朝的孩子都害羞内敛吗?这个怎么完全不一样?真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看着他吃这么香,李秀满突然也想吃了,“给我洗一个。”

  “哎!好咧!”言白从桌上拿起一颗苹果往自己身上蹭了蹭,递给眼前的和蔼小老头。

  “你就这样给我了?”李秀满诧异地望了他一眼,这也太糊弄了吧!左右望了望,办公室里没有洗苹果的地方,他刚才也没出去。

  “我衣服很干净的,衣服昨天才换的。”说着啃了一口自己的苹果,示意他的苹果也是这么‘洗’的。

  年纪大了都喜欢孩子,有的喜欢安静的,有的喜欢闹的。李秀满一直觉得自己是后者,现在他发现,他是喜欢皮的。

  再次无语一笑,已经不知道是李秀满第几次这么笑了。接过苹果表情嫌弃的啃了一口,问:“你不知道我是谁吗?”想了想换了一种说法:“你没听过我是什么样的人吗?”

  “听说过,没来之前就听说过了,听说你喜欢打人。”

  李秀满望着言白。想从他眼里看出畏惧,可惜没有这些。不知道是真的不怕,还是表演出来的。不管哪样,这个孩子都和其他练习生不一样,到有点像自己曾经带过的一个孩子,很像,又不一样。

  “你不怕吗?”

  “不怕。”

  言白咀嚼着苹果,咀嚼得很快,汁水都快要从嘴角蔓延出来,喉结上下蠕动一下,咽下果肉舌尖舔了舔嘴角。开口:“我又没犯错,你为什么要打我。”

  李秀满轻轻抚了抚他的脑袋,不再说话,一老一小安静地啃着苹果,办公室里静的只剩下咀嚼苹果的声音。

  “扣扣扣”

  一阵敲门声响起,门缝里探出一颗脑袋,脸上堆满笑容:“老师你找我?”

  李秀满除了是司马家的掌门人之外,还是一名制作人,公司内亲近的艺人或者练习生会尊称一声老师。

  被叫来的金希澈很疑惑,不知道李秀满叫自己干什么,想来想去可能和昨晚的事情有关,心想李老师还是很关心公司的一举一动的嘛。可进来后发现办公室里除了李秀满外还有言白这个小家伙。

  他来这里做什么?还一脸得意的笑?

  李秀满放下苹果,笑着问:“认识这个小家伙吧。”

  金溪澈还没从茫然中回过神,呆呆地点头。

  李秀满表情冷了下来:“你是不是欺负人家了?人家把状都告到我这来了。”

  言白:您能不说的这么让人误会吗?

  “什么?”

  这次金溪澈是真的愣住了,就…这事?昨天又一次把言白绑回宿舍他确实说过要告状,可他每次都会说上那么一回,没人当回事。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兔子急了会咬人?

  但李老师您居然也当回事,这是怎么回事?您老是最近太闲了?

  目前整个公司能管金溪澈不多,又愿意管这件小事的,恐怕目前也只有李秀满了,只能说言白真的是找对了人。

  “啊~是这样啊!这件事不用老是您来,现在我就能解决。”

  金溪澈扭了扭脖子,发出咔吧咔吧的脆响。这家伙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身上自带一股野性。经过几年娱乐圈的生活,野性没给磨去反倒隐藏的很好,笑的时候亲切迷人,冷着一张脸还真挺吓人的。

  幸好进的是司马家,要是去的另外一家,不知道有多少人遭殃。

  “砰!”

  李秀满拍了一下桌子,虎着脸。

  这是在老虎面前呈威风?真把他李秀满不放在眼里?

  两人一个接一个释放威压没什么,只是言白胆子小,他禁不住吓。

  他这次来只是想露个脸罢了,可不想把事闹大,这两真打起来,不说李秀满会不会被打死,就算只是轻伤,他往后日子怕是不会好过了。

  锤了锤发软的大腿,拿起李秀满放在桌子上的苹果,想着言妈每次哄自己时的语气:“满满啊!别生气,吃口苹果,多大人了,气坏身子怎么办。溪澈啊!快给满满道歉,看把满满气的,手都怕红了。”

  李秀满:!!???

  金溪澈:我刚才听见了什么?!

  言白没注意自己刚才说了什么,只见两人都没有动静,以为动了真火,拉着金溪澈到李秀满面前,轻轻抚着金溪澈的后背,撸猫似的,语气温和:“你是后辈,给满满道声歉怎么了!别任性,咱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啊!都别生气。”

  两人看着跟小大人似的言白再次喊出那个名称,这才确认自己没听错。

  李秀满懵懵地问了一句:“你喊我什么?”

  “满~”言白突然反应过来,下意识瞟了眼门口位置,想着自己现在跑还来得及吗?来不及了。舔着脸讪讪一笑:“李秀满老师,老师你可能听错了。”

  他可能认为是听错了,可有人却切切实实听见了,比如身边的金希澈。

  金希澈一手捂着嘴,一手揉着肚子,笑得直不起腰:“满满~真可爱!哈哈哈哈……”

  言白和李秀满满脑黑线,都像掐死金希澈,李秀满心更大,他想两个都掐死,一张老白脸气得涨红。

  瞥到又放回桌子上的半颗苹果吭哧吭哧三两下啃了个干净。

  等到金希澈终于不在笑了,两人并排垂首站在李秀满面前,乖巧的像犯了事的小学生。

  李秀满食指有节奏的敲着办公桌,慢悠悠地问道:“说说吧,怎么回事?”

  两人闭口不言,不是说敢说,是不知道说什么,他指的是刚才的事还是昨晚的事?

  “希澈你说。”

  大老板再次放话,金溪澈也不敢耍宝,扯了扯嘴角,露出一副尴尬的笑容:“我们就是想逗逗小师弟,可能昨天晚上玩过火了。”

  言白:能不能不要用那些模糊的字词!

  李秀满视线一扫看向言白,小孔雀立马变成小鹌鹑,缩了缩脖子,委屈巴巴道:“这不是第一次了,他们仗着是前辈,没少欺负我。”

  李秀满见言白的表演又开始了,抬手打断道:“你别装了。”

  他这一番话似乎说道了金溪澈的痛点,情绪瞬间激动起来:“就是,会长,你别看他人长得小,鬼点子可多了。”

  “你是不知道,这段时间我们队伍有几次差点解散,全是因为这小子。这小子特别会挑拨离间,艺声因为他不知道打过几次架,那家伙打架本来就凶,有几次我都差点挨揍。”

  “会长你要是不信去问强仁,他被打的最多。”

  “偏偏他又长着一张迷惑人的脸,那几个傻子经常给他耍的团团转。”

  李秀满手撑着脸,一副听故事的模样,笑吟吟地问道:“那你们怎么还老是找他玩呢?”

  “额~”金溪澈明显梗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可能因为言白他们多了许多乐趣吧。

  言白脑袋越垂越低,他的老底快被揭完了。

  李秀满听完后并没有生气,拿起言白的资料看了起来,自言自语的念叨着;“95年,14岁,还挺小的。”

  办公室里沉默了下来,两个等待处决的犯人,等待着李秀满的处决。

  “好了,这是就这样吧,你俩先回去吧。”

  两人一听拔腿就跑,在即将冲出牢笼之际,李秀满的声音再次响起:“哎!先等等。”

  两人转头看见李秀满戏谑的眼神,心里同时咯噔一下。

  “溪澈留一下,有事跟你说一下。”

  听到留堂名单,没有自己,言白对着金溪澈列出一个大大的笑脸,表情要多嘚瑟有多嘚瑟:“哥,我~先~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