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文娱追星之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2章 对戏

文娱追星之旅 刀厂八言氵 2888 2020.10.11 06:59

  言白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式笑容,接过手提袋。

  片刻后。

  他转头看向还留在原地的少年,诧异道:“你怎么还在这?等我请你喝茶吗?”

  “额?哦!”少年如梦初醒,拔腿离开。

  言白把手提袋里的东西炫耀似的摆在一旁的茶几上。

  “哎一古,芒果,我最讨厌芒果了,不是让他买黄瓜吗?烤好的韩牛,不是跟他说我最近减肥吗?”说着嫌弃的话语,言白的脸上却没有一点嫌弃的意思,不时观察着郑秀晶脸上的表情变化。

  “还给我买了草莓冰淇淋,我是小孩子吗?这么冷的天我会吃这个?(跑腿少年:这些不都是你要求买的吗?)”

  “咕嘟~”

  “咕噜噜~”

  咽口水和肚子抱怨的声音同时响起。

  “我现在又吃不下,要不——”

  他恰到好处般的停顿了下,话里带着玩味,瞥了一眼郑绣晶,“丢了吧!”

  “……”

  没听到回话,言白很果断地站起身收拾东西。

  “呀!”木头人终于有了反应,脸鼓的像个气球似的瞪眼嘚瑟的某人。

  言白很疑惑地注视着郑秀晶,“呀?”

  郑秀晶红着脸默了须臾,视线一直盯着桌上满满当当的各种食物,不情不愿轻声道:

  “我饿。”

  “呵~”言白侧过脸轻笑一声,他有种在逗猫的错觉。

  没有选择继续挑拨少女随时爆发的神经。

  把茶几搬到床前,再把收拾好的韩牛水果满满当当摆回去,冰淇淋留了下来:“发烧就别吃冷的了,这个我自己吃了。”

  “哼~”小猫撒娇似的娇哼一声,没搭理。

  言白把椅子搬到茶几前,自顾自吃起了冰淇淋。

  郑绣晶还有一只手打着点滴,不敢乱动。另一只手摆弄半天,连韩牛食盒都没打开。懊恼拍了一下茶几,直勾勾地盯着言白。

  言白被她盯得莫名,瞟了眼茶几,忽地笑了起来:“你不会想让我喂你吧?你怕是脑子烧坏了。”

  片刻后——

  言白面无表情的夹起一块肉,“啊~张嘴。”

  对面的郑绣晶笑吟吟地乖巧张嘴咬住肉,“嗯~”眯起眼睛回味着韩牛对味蕾带来的味觉冲击:“真好吃,盒盒盒~”

  “盒盒盒~”言白冷着脸赔笑两声,“快点吃!今天课是上不成了,还得伺候你。”

  回想起当初他生病这位对自己的态度,言白觉得自己还是太善良了。

  言·人帅心善·白叉了一块芒果。

  “来,吃颗芒果解解腻,这老板还贴心的切好块,以后就这这家买。”

  一边吃着芒果,一边问起言白电影的事情,“你现在这部电影怎么样?主演是谁?”

  言白边喂她,边把电影的事情简答叙述一边,把猫喂饱,药水瓶也快见底。郑绣晶躺在床上,“随意的摆摆手,你把医护老师叫来吧,我睡一会。”

  言白歪了歪脑袋。

  端起碗吃肉,放下筷子骂娘说的就是您吧!!?

  从这家伙的精神状态来看,这家伙也没什么事了,也就是缺觉,留在这也没什么用。抽了抽鼻子,默默收拾桌面,把医护老师叫来,独自回到教室继续上课。

  ……

  熔炉剧组前期进展很慢,演员学习手语还有互相之间的磨合用了很多时间。等开拍不就后,拍摄进度反而快了起来。

  随着进程,言白的戏份越来越多,他的表现也一直很好,每一个眼神,动作,包括细微的感情变化都拿捏得恰到好处。

  但导演黄东嚇看来,但也只是恰到好处,挑不出错,也出不了彩。感觉有些不温不火的感觉,让他有点失望。

  没有见过那瞬间的出彩表现,他或许就心甘情愿的满于现状了,毕竟主角是孔刘,只要他演的出彩就行了。

  见过那深深的恨意,却逼着自己隐藏的眼神。可现在看来,言白的表现确确实实平淡了些。

  夜晚,房屋客厅。

  五六个剧组人员蹑手蹑脚的打灯,收音,调试先期工作,黄东嚇则跟摄影师商量着镜头位置。

  阳台和客厅隔着一道玻璃门,黄东嚇带着摄影师转到阳台,指着阳台一角,比划着道:“机位摆在着,拍言白的正面,正对面对面再放一个机位拍孔刘,只拍上半身。”

  “行啊,没问题。”摄影师考虑了一会,道:“到时候我蹲两人边上,俯拍两人下半身。”

  黄东嚇皱起眉头,这场戏主要是拍两人的面部表情变化,但他最终还是点头应允下来。朝向客厅轻唤:“怎么样了?”

  “都好了!”副导演回了个OK的手势。

  “那好!”

  这场戏讲的是因为私下里全民秀的奶奶和解,导致全民秀上不了庭,不能为死去的弟弟出庭作证。

  阳台上,孔刘背对着客厅抽着闷烟。言白拿着一个小本子小跑到阳台,拉开玻璃门,进入阳台顺手合上,对着本子比划着手语:“老师,作证的时候能不能边看这个边做?”

  “……”

  “我也想像研斗那样好好表现,可我不太自信。”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眼睑低垂眼神有点担心,旋即又重新睁大看向孔刘,在灯光下,眼睛亮晶晶的。

  言白继续比划着:“朴保贤老师何时对我和弟弟做过那种事……”

  孔刘抬手打断了言白的比划,抿着嘴唇,眼神很是愧疚,比划着手语:“明秀,本来是要你作证的,可现在做不成了?”

  言白唇角抿平,目光呆滞,抬手比划着:“为什么?”

  孔刘露出一丝歉然,“本来是要你作证的,可现在做不成了……”

  他们一旁只有三台摄像机和以为摄像师,小阳台静静地,只能听见阳台上细小吹过的风声。

  “你的奶奶已经原谅朴保贤老师了……”

  “啪搭!”

  言白手上的本子掉落在地上。

  摄像师顺势拍到掉落的本子,上移又给了言白紧紧攥着的拳头一个镜头。

  ……

  摄像机前的黄东嚇目光全部放在言白身上,有些意外。以往他表达情绪的方式很直接,会放出来,但收不住。此刻他注意到言白的状态和往常不太一样,居然莫名其妙的生出份期待感。

  这小子,似乎和往常不太一样了,学会强按着某种蠢蠢欲动,有股闸门一放,猛兽出笼的战栗感。

  言白嘴唇不受抑制地轻微颤栗着,却被他紧紧抿着,像是忍耐着什么。身子跟着慢慢束了起来,垂着脑袋。脸部光线被阴影笼罩,眼睛漆黑如墨,却没了光芒。

  ……

  黄东嚇一直盯着监视器,那份期待愈来愈强烈,愈来愈清晰。他微张着手,又紧紧攥住,默默念道:再攒一会!再攒一会!还没到放的时候!

  言白不停比划着手语,有些乱他自己都不知道有没有比划错。低咽声不住的从他的嗓子里发出,嘴唇颤抖的弧度越来越大。

  孔刘真的是难过,真的是心疼,脸色苍白,脸颊的肌肉微微颤抖。抬起手,想去拥抱他,停在空中迟疑了一会,最终搭在他的肩上。

  “民秀啊!对不起。”

  这次没有用手语比划着,而是直接说出了口。

  这一声如同信号般,言白泪水止不住的顺着脸颊滑落,脑袋撞向孔刘胸口低嚎起来。孔刘轻抚着言白的后背,仰着脖子盯着某处,强忍不让泪水流下,可泪水还是控住不住的往下流,嘴里一直无声念叨着“对不起……”。

  ……

  全民秀一直对男主角是怀有希望的,也一直相信男主角可以帮他和弟弟伸冤。但知道自己不能上庭,最终可能不会让那位伤害他和弟弟的老师不能受到审判,他的希望消失了。

  在他脆弱的神经中,除了对弟弟的悔意和愧疚,还有对那位老师的恨意,可能还有惶恐,担心最后受到报复,永远逃脱不了他的魔爪。

  靠着导演编剧的讲解,还有自己的理解。全民秀的性格和感情变化,言白摸得透透的。

  只是很多时候他还表达不出那么完美,能力有限,只能把精力放在个别重要的戏份。

  嚎了好一会,言白嗓子都有点疼了。可身后一直没有听见导演喊咔的声音,他也不敢停。

  最后还是孔刘拍了拍言白后背,轻声道:“好了,可以停了。”

  言白立刻止嚎,快速抹了把脸上的眼泪对着周围躬身感谢,并深呼几口气平复情绪。

  抬头正好对上导演的笑脸,他的表情看起来很满意言白的表现:“不错,小白,很不错。”

  连道两声不错便没有多说,吩咐场务收工。

  “确实很不错。”

  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回头看到孔刘弯着嘴角对自己笑。

  言白立马躬身道谢,偷偷挑了挑眉,有点小小的得意。

  

举报

作者感言

刀厂八言氵

刀厂八言氵

谢‘我就是我的坚持’书友赏。   收藏和推荐是我更新下去的动力!!!

2020-10-11 06:5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