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文娱追星之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0章 又是打戏

文娱追星之旅 刀厂八言氵 2066 2020.10.10 07:00

  熔炉片场。

  “啪!”

  一声响亮的耳光。

  言白被这一巴掌扇闷了,呆坐那么一瞬。

  虽然拍戏经常有误伤,可这力度就不能小一点吗?

  想起现在是在拍戏,立马进入情绪。缩着脖子,眼皮低垂,盯着打人那个演员的脚。

  只是原本应该是畏惧的眼神,却控制不住的带上很真实怨恨,好像心里在盘算着未来该怎么对付他似的。

  能不怨恨嘛!嘴角都被这一巴掌打出血了。

  “cut!”导演黄东嚇拿着小喇叭喊了一声。

  这段戏还没有完全演完,男主演还没上场,导演中途喊‘cut’。对戏的两人都明白——这段戏没过。

  两人对着周围连连躬身道歉,这段戏两人都有一些问题。

  金民相对剧组所有人躬身道完歉,又对言白半鞠一躬:“对不起,刚才失手了,你没事吧?”

  瞅瞅嘴角还流着的血,看起来像没事?

  金民相就是言白对戏的人。早年一直演话剧,刚转型做电影演员,算是言白的大前辈;他还是68年生的,轮岁数比言白他爸还大。

  突然给言白躬身道歉,让这个不久前还被他重重扇了一耳光的小后辈‘吓到’诚惶诚恐。连忙躬身回礼:“没关系的,前辈。”

  抬起脸,言白眼角和脸颊青一块紫一块,这些都是化妆师画上的妆容。左脸颊有着一个红红的巴掌印记,嘴角也破了一块,这是真的,还很新鲜热乎。

  看到自己的杰作,金民相更加愧疚,再次道歉。

  言白摆摆手示意没事。正要擦了嘴角的血,被导演叫停:“先别擦了,你们两都过来一下。”

  戏的进度很慢,导演黄东嚇拍摄手法非常的细腻耐磨。他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培养演员的默契度,以求吹毛求疵的说戏。对戏演员要进行十几次的试拍,他觉着OK了,才正式开机。

  电影一开始计划的三个月周期,让人感觉时间还不太够。耗啊耗,抠啊抠,一点点的雕琢每帧镜头,以达到心中最完美的效果。

  这样的结果是,让还是学生的言白这段时间缺了不少课程。很多时候,上午还在上课,导演有了新想法,接到电话你就得马不停蹄的赶过去。

  言白对这样紧凑的生活都没什么意见,毕竟这个机会真的来之不易。而且他的学习一直很好,虽然少上很多课,功课却一直没有落下。

  “刚才的失误让我有了一些新的想法。”导演指着监视器说道。

  两人不知道这位导演又有了什么新的想法,但这是剧组,他最大。他们这些小喽啰乖乖听老大的话就是。

  “小白刚才蒙了一下,有点可惜。之前你在排演的时候,眼神里只有畏惧和惶恐不安。可刚才的眼神就很好,除了畏惧以外,有了一些怨恨,这点很不错。盯得位置也很对,往下盯,不敢抬头,或者说~”他斟酌了一下:“隐忍不发,哈哈哈……”

  似乎很满意这个词,黄东嚇笑了起来,“很有灵性,是自己想到的吗?”

  同样观看的金民相深以为然的点头,之前言白的畏惧只能激起人们的同情,干巴巴的,同情完了就没什么多余的情感。

  现在夹杂着一点其他的情绪,会让人们不自觉的思考,他接下来会做些什么?会不会报仇?

  这样观众的目光会不自觉的跟着他走。

  大主演孔刘也笑了起来,夸赞道:“小白是个有天赋的,很适合大银幕。”

  一直在听的言白额头有些冒汗,这哪是自己想到的,这是被打气的。

  而且这些大佬夸得这么凶,是准备捧杀自己?

  在表演方法上一直有体验派、方法派、表现派三种说法。

  言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派,他一直用的表演方法就是先了解这个人物的性格习惯,对着镜子反复练习,最后在表演时下意识的做出这个角色该有的表情和动作;

  但他又不会去带人这个角色的心境,ennnn~也就是他不是角色,而是角色是他的那种感觉。

  看到走神的言白,黄东嚇误以为这个小孩子是害羞了,笑了笑没在多问。简单叮嘱道:“接下来就这么演,有什么想法或者问题可以直接来找我,不要腼腆。”

  收回思绪,言白咧出一个标准笑容点头应下,没有反驳导演说的‘腼腆’。和金民相退到一旁。

  黄东嚇继续盯着监视器思索后续的想法,他对言白这段时间的表现还是非常满意的,虽然表演还是很生疏。但胜在他现在年纪小,且天赋也好,如同一张上好的宣纸一般,可以尽情的挥洒墨水。

  好纸就应该要他这种好导演来书画。看着监视器里言白下意识的反应,黄东嚇越看越满意。对比之下,另外两名小演员就显得有些平淡。

  他扭头对着孔刘笑道:“这次宋康浩xi真的是给我们找了一个不错的苗子。”

  孔刘笑了笑,没有言语。

  ……

  近来首尔的天气总是变幻无常,在以为温度要开始上升的时候,一夜起来,又突然连下了几天的雨。不是瓢泼般的大雨点,都是绵绵密密地,像是细绒,持续不断。

  这两天没有言白的戏份,剧组给他放了假。

  他重新回归到正常的学生生涯,同样来上学的还有郑绣晶。

  前段时间F(X)发行单曲回归,言白又经常在剧组猫着。说起来,两人有段日子没见了。

  言白支着雨伞,躲着街道上坑坑洼洼的小水洼,心情很好的样子。反观郑绣晶,不紧不慢的跟在身后不远处,埋着头,耷拉着眼皮,让人担心会不会走着走着就睡着了。

  又大跨了两步,言白回头看向慢吞吞的郑绣晶,视线往下移,她脚下洁白的鞋边沾满了点点泥印,跟言白脚下依旧干净如初的鞋形成鲜明的对比。

  他有点小骄傲。

  等她犹如行尸般走到跟前时,抬起手在她又宽又圆的脑门上‘啪’的拍了一巴掌。

  郑绣晶瞬间清醒,眼睛重新聚焦,“你想死吗?”对准目标还一巴掌,言白一个侧身躲了过去。她紧跟着一脚踢了过去,这下正中目标。

  “脏了,”言白看着裤子上的脚印,在干净的裤面上尤为显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