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文娱追星之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从天而降的掌法

文娱追星之旅 刀厂八言氵 2314 2020.09.18 07:00

  “我们现在孤身在外,最重要的是要团结,把自己拧成一股绳,这样才能不被这些韩国棒子欺负,知道吗?”

  收服S*M第一个小弟后,言白开始对张一兴进行洗脑式说教。而他好像永远一副失了魂的呆萌表情。

  “小白,咱们不能这么说人家,被人听见不好。”

  “怕什么,我们说的中文他们又听不懂。”

  “是哦,可万一他们听得懂‘棒子’怎么办?”

  嗯?说的也是,我们天天棒子棒子这样骂人家,人家肯定知道。毕竟学外语最先学会的一定是骂人的话,草拟吗、法克、八格牙路、西八……

  言白斜睨着张一兴,这家伙怎么变聪明了?看来洗脑程度还不行,还得继续洗。

  …巴拉巴拉…

  眼看着张一兴快被他洗成张一傻,言白停了下来,还是留点智商,还有用呢。

  说了半天,言白嘴巴都说干了,使唤起眼前这个大他四岁的哥哥:“给我倒杯水,渴死我了。”

  张一兴:“哎,好嘞。”起身很利索的去拿杯子倒水。

  看着张一兴倒水的背影,言白满意地点点头,看来洗脑效果很显著。

  接过张一兴递过来的水杯,也不嫌弃是不是被用过的,大口大口喝了起来。

  张一兴坐在自己的床铺上,微笑注视着安静喝水的言白。心想,这个小个子真好玩,长得可可爱爱的,一进来还想着当老大。

  累了一天,言白现在身上一身汗。

  抬眼见张一兴傻呵呵的笑,也不知道他心里所想,内心生出一丝同情,不会真的被我洗脑洗傻了吧?问道:“你一会洗澡吗?我们一起呗,今天累得我一身汗。”

  “哦,我不洗了,今天我没出汗。一会洗的时候注意点,那里灯好像坏了。”

  言白喝水的动作顿了下来,灯坏了?那不是乌漆嘛黑的?我滴妈耶,不会有阿飘吧?

  咽了咽口水,强震心神,老大的形象刚刚树立,可不能崩喽。

  “你还是去洗吧,讲究卫生多洗澡,咱们是文明人,出身在外可不能给祖国同胞们抹黑。”

  张一兴摇摇头:“我今天没出汗,冬天不能经常洗澡,会伤害角质层,破坏正常的皮肤结构,皮肤细胞内的水分更容易蒸发掉,变得干燥。”

  还挺聪明,医学常识一套一套的,看来洗脑还是没成功。

  言白从小喜欢看港片,悬疑恐怖的那种。鬼片看多了有两种情况,一种胆子越来越大,一种胆子越来越小。

  很不幸,言白属于后者。

  见张一兴不陪自己去,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好面子的他又不能说出自己怕黑。这多丢人,一大老爷们怕黑?

  张一兴调侃道:“你不是不敢去吧?”

  十来岁的少年心思太好猜了,何况言白都把犹豫摆在脸上。

  “谁说的。”猝然被戳破心思,言白小脸刷的通红,闷闷起身拿好换洗衣服走出宿舍,临走前大喊道:“我自己去洗了,你别跟过来。”

  言白步伐走的很慢。想着,一天不洗澡也没多大事,张一兴说的也有道理,冬天不能常洗澡。自己是不是该到一处待一会,等回去了跟那呆子说自己洗过了?可衣服怎么换?

  练习生宿舍灯不止浴室坏了,走道也坏了不少。隔一个灯坏两,有的灯半坏不坏,一闪一闪的,堪比鬼片现场。

  “这公司是真的穷,简直就是应付。大威天龙,波若妈妈哄!”

  一路上,言白自言自语,时不时回过头看,生怕后面突然冒出一个阿飘。

  “小白。”

  听到有人喊自己,一直回头张望的言白此刻却不敢再回头,低着头放快脚步,嘴里不停念叨:“听不见,听不见……别找我,别找我……”

  “小白,等等我,是我啊。”

  第二次仔细一听,言白发觉这道声音有些熟悉,壮着胆子回头快速瞟了一眼。

  呼~原来不是阿飘,是阿兴。

  这时候的张一兴在言白眼中宛如从天而降的天神,浑身散发着光芒向他小跑而来。等到天神走近,一脸憨憨的笑容,还是呆子。

  这一秒,他心里暗暗发誓,这个呆子他罩定了,耶稣来了也不行。

  但他还是保持着老大的尊严,昂着脖子一脸傲娇的小表情。

  “你又过来干什么?”

  张一兴见言白明明刚才害怕的要命,现在又装出不欢迎的样子,感觉十分好笑,憋着笑说道:“我觉得你说的对,我们在外面不应该给祖国同胞丢人。”

  “哼!”

  言白冷哼一声,昂首挺胸的往前走去。算你识相。

  男人的友谊很简单,只要我认同你,你就是我的好兄弟。

  *

  舒舒服服的洗完澡后,两人勾肩搭背的走了出来,言白手臂勉强勾着张一兴的肩,而张一兴则搭着他背上。本来想搭脑袋的,他没敢。

  刚出澡堂,迎面走来两个同来洗澡的练习生。

  “前辈好。”张一兴条件反射似的鞠了一躬。言白歪了歪脑袋,入乡随俗的跟着做了一遍。

  正当他们准备离开时,迎面走来的宽下巴练习生伸出一只脚,张一兴一个没注意绊了一跤,幸好言白及时拉了一把这才没摔个狗啃泥。

  “对不起前辈。”张一兴被人绊后第一件事不是发怒,而是躬身道歉。

  “哈哈哈哈……”随之换来的是两个练习生的嘲笑。

  “没事,我接受你的道歉了,快滚吧。”那个伸脚的宽下巴练习生一脸欠打的嚣张表情。

  张一兴能忍,言白哪能受得了这气?刚刚才暗暗发誓罩着小弟,现在当面玩霸凌?打我脸呢!

  越想越气。

  “哎!你故意伸的脚,不道歉就算了,别人道歉你还这副表情,几个意思啊!”言白一手抱盆,一只手抓着宽下巴,意思很明显,你不道歉今天就别想走。

  ‘宽下巴’看起来年纪也不大,比言白大一两岁的样子,身高却比言白高小半个脑袋。

  此刻被他被这个小个子抓着,想挣脱又挣脱不开,脸上囧得涨红,指着言白:“你给我松手,别以为我不敢打你!”

  “你动我一下试试?”

  ‘宽下巴’还真的不敢动他,一来言白是社长亲自带进来的,虽然他没看见,但这件事早就在练习生中传疯了;二来,就凭刚才没挣脱,他觉着自己打不过眼前这个小个子。

  但狠话他还是敢放的:“小矮子,我可是前辈。再不松手我让你知道什么叫规矩,什么叫体统。”

  言白懵了一下,气懵的。

  这个家伙刚才叫我什么?小矮子?他居然敢?

  “啊啊啊!草拟奶奶!”

  ‘宽下巴’见到言白愣了一下,开始以为他害怕了,正准备继续维持自己前辈的威严。

  可下一秒,他就看见这个小个子像一个发了疯的小狮子似的朝他扑来,幸好张一兴手疾眼快抱住了言白,这才没让‘宽下巴’挨上那从天而降的掌法。

  “宽下巴,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