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文娱追星之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 杀鸡儆猴

文娱追星之旅 刀厂八言氵 2175 2020.09.26 07:00

  张一兴目视前方,目光涣散,不知道在看哪里,嘴里念念有词,桌下的手不停的搓着衣角,衣角被卷成圈又松开,反反复复。

  “扣扣~”

  面前的桌子被敲了一下,张一兴眼睛快速眨巴两下,偏头看向一旁,见刘亦云对他招了招手,垂下脑袋凑了过去。

  “你准备的节目是什么?”

  “唱歌。”

  “哦,那言白呢?”

  “小白的我不太清楚,他没说,可能是笑,他这几天一直在练习笑容。”

  “笑?”

  刘亦云晕晕乎乎的把身子扭到另一头,对着郑绣晶小声道:“他说是笑。”

  郑绣晶一脸‘黑人问号脸’的表情。笑?个人技?难道是卖萌?那家伙的脸确实适合做这个。

  没一会等到张一兴上台,他确实表演的是唱歌,还是金钟囗代表作——《一个男人》。

  他的嗓音很稚嫩,金钟囗则是有名的蚊子嗓,声线很细腻,两个人从风格到歌唱实力、情感灌注都差的太多。唯一值得说的是他全程没有跑调,吐字清楚,这对于刚来南韩不久的他已然不易,看得出练习了很久。

  在他表演结束后,一位老师鼓了鼓掌,夸赞了一句,太远没听清说的是什么,也许是…勇气可嘉?

  下来后的张一兴表现的很开心,弯起的嘴角下不来似的咧着。

  “小白到你了。”张一兴后面的便是言白,因为两人是最后进公司的。

  果然下一秒,场上响起了‘言白’的名字。

  言白扭了扭脖子,从书包里掏出一副眼镜,从镜面弯起的弧度可以看出,这是一副近视眼镜。

  没有立即戴在脸上,起身走到台上,对着所有人微微躬身。

  “大家好,我是新来的练习生-言白。”

  没人回话,第一排的老师们直勾勾地看着他。他笑了笑,正常的笑。

  “我今天想演一个沙人犯,所以想请一个人来帮我一下。”

  那位壮硕老师点点头,道:“好。”

  言白在众多人头扫视着,忽略了想上台的张一兴,视线聚焦金中仁,“金中仁前辈,可以上台帮忙一下吗?”

  金中仁疑惑的歪了歪脑袋,这家伙想干什么?

  这个想法同时在郑绣晶几人脑海中萦绕。

  金中仁甩了甩脑袋,漫不经心地走上台,抬了下下巴:“要我怎么做?”

  “前辈,你躺好就行。”言白嘴角抿出一抹和煦的微笑。

  金中仁不耐烦的撇撇嘴,躺在地板上:“地上这么凉,你快点。”

  “不会太久的。”

  这一刻,言白的语气顿然变了,阴沉沉的,带着冷气般渗入肤骨。

  在金中仁眼中,或是所有人眼中,言白变了。他戴上一副眼镜,眼睛不想往常那样,大大的带有萌感。微微眯起,眼神阴冷;脸上挂着一副诡异的笑脸,这张笑脸像是面具一般印在脸上,一成不变。

  双手在金中仁身上抚摸、拍打着,从脸上到脖颈,金中仁觉得自己此刻在言白眼中不是一个人,只是一个一块生肉,一块准备切割的生肉。

  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血液开始凝固,身子慢慢开始僵硬,不听使唤。

  然后,言白动了,一只手按着金中仁的胸膛,另一只手半握,对着金中仁的颈脖一捅一划。明明没有触碰到自己身体,金中仁却感觉自己像是真的被捅了一刀。随后言白并没有停下,脸上的表情依旧未变。

  变得只有眼神,不再阴冷,那是金中仁一辈子也忘不了的眼神——没有丝毫感情,仿佛他不是在杀死自己而是在剁肉。

  金中仁突然挣扎起来,他想逃离这里,然后听到耳边传来一道沙哑的声音:“乖~别动,会死的。”

  他不动了,不是不敢,而是动不了了。他怕了,真的怕了,开始后悔为什么要得罪这个人。

  可…晚了。

  短短的30秒像过了一辈子。

  言白站起身来,像是结束一件满意的作品,笑了起来:“嚇嚇嚇嚇……”沙哑的嗓音传来的笑声异常刺耳,宽大的房间里除了这渗人骨髓的笑声之外,没有任何声音。

  明明冬天已经过去,可房间里的人却觉得,今天格外的冷。

  “怎么?我演的不好吗?”

  还是那道沙哑的嗓音,还是那张笑脸,让所有练习生全都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

  “啪啪啪啪……”

  金英敏站起身笑着鼓起了掌,满脸欣慰,原本以为得到一个好苗子,现在看来,惊喜还远远不止这些。给他点时间,他相信一定可以把言白培养成最红的艺人,司马家最大的一张底牌。

  随着社长首先鼓起掌,所有人陆陆续续的鼓起掌,不一会儿,教室内响起哄堂的掌声,持续时间比表演时间还长一些。

  金英敏虚按手掌,等教室安静下来后,轻笑一声:“表演的很不错,你也很聪明,知道借助工具,嗓音也是故意弄哑的吗?”

  言白抬眼瞄了一眼郑绣晶的位置,摇摇头:“是意外。”

  “恩,这个意外很好,给这个表演增色不少,继续努力。”

  金英敏夸奖结束后,其余老师挨个夸了一遍,等结束后,众人才想起地上躺着的金中仁。

  “起来啊,还躺着干嘛!”壮硕老师厉声道。

  喊了两声还没见金中仁有动静,定睛仔细一看,这才看到—这家伙吓尿了。

  嫌弃地看了金中仁一眼,冲着身后喊道:“谁把他抬走。”

  “老师!”

  壮硕老师看向言白,脸上表情瞬间柔和许多,问:“怎么了?”

  言白嘴角勾起,瞟着金中仁平时的两名同伴:“我觉得我刚才演的不好,想再来一遍。”

  “不来了~不来了~”

  身后传来一阵虚弱的声音。

  金英敏盯着眼前这个小鬼,他算是明白了,这个练习生是得罪他了呀!今天以后他不敢出现在言白面前不说,甚至还会被人孤立。

  可他不在乎这些,有了优秀的,那些残次的放弃了也没什么,哪怕这个练习生其实还不错。

  他只要最好的。

  对于最好的,他不介意提点一下。“算了,这次没表演好,就下次吧!每个月都有机会。”

  言白看向社长。言白不是个笨人,相反他很聪明,立即明白社长的意思,杀鸡儆猴就够了,杀完鸡立马就对猴动手,谁知道猴会不会为了保命团结起来?

  打散,一个个杀!

  懂了。

  对着社长鞠了一躬:“谢谢社长,我知道了。”

  金英敏呵呵笑了起来:“知道就好,你还小,需要弥补的还很多。”

  “是的社长,我会努力增强自己的。”

举报

作者感言

刀厂八言氵

刀厂八言氵

临走前给个推荐票呗

2020-09-26 07: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