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文娱追星之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9章 三杯盖水事件 下

文娱追星之旅 刀厂八言氵 2831 2020.10.09 07:05

  银赫被打后先是有点蒙。

  怎么又打我?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每次都打我?

  内心三连问。

  “是你吗!”虽然是问句,但语气却已经认定了银赫就是‘凶手’,不然怎么会笑得这么开心?

  原本就很委屈的银赫,在被这么一诬陷,站起身直视利特,怒吼道:“不是我!”

  两人的声迈大的震耳,看架势,下一秒就会打起来。

  此刻——经纪人的拍摄仍在进行中。

  弟弟冲着自己大吼,作为利特更加生气了:“不是你是谁?!!”

  “哥,是我。”

  倏地,沙发角落里露出一张非常明朗的笑容。

  看到圭贤无辜的傻白甜表情,利特深吸一口气,吐~吐不出来。

  气坏了。

  怒气瞬间转移到圭贤身上,并且比刚才还要生气。

  “你这个不知死活的狗崽子!”对着他脑袋就是一巴掌。

  利特转身就走,像是忍不住火气“哇!”了一声,回头又给了圭贤一拳头:“西八!你这个不听话的狗崽子!”

  一直在睡觉的神童被争吵声吵醒,揉了揉眼一脸茫然。

  不清楚怎么自己睡了一觉,天突然就变了。

  最后他在经纪人的录像中了解了事情的全部过程。

  冷静思索一番,现在不是纠结于谁对谁错的时候,先是走到利特身边:“哥,别生气了,你是哥啊!”

  再走到银赫身边:“先别生气了,一会还有节目录制呢。”

  最后走到圭贤身边:“没事吧?先别哭了。”

  神童在三个生闷气的人之间不停游走,企图化解仇怨!

  圭贤刚刚在教堂接受教育,接受着上帝的洗礼,心里还是非常温暖的状态。回来因为一杯盖水被打了一顿。这种玩笑之前也不是没有开过,怎么这次会变成这样?

  越想越气,圭贤腾腾地走到利特面前,嗓音不自禁带上哭腔:“哥,不管怎样,也不能这样吧?就算犯了多么严重的错误,哥~哥怎么能这么对我?”

  见到圭贤这样,利特有些心疼,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心里愧疚极了。

  我刚才怎么了?应该在稍微忍一下的。

  “哼~”没等利特回答,圭贤噙着泪水跑出了休息室。

  此时缩在角落的李·罪魁祸首·东·全身而退·海闷不吭声,努力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利特听到忙内说出那段话,心理的气消了大半,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注视着圭贤离去时悲伤的背影,心里很是愧疚,起身追了出去。

  SBS走廊尽头位置,圭贤站在那里,四十五度角仰望着天空的云彩,泪水止不住的顺着脸往下滑。

  在离圭贤五米左右距离,利特停了下来。

  圭贤听到动静,知道是利特过来找他。抢先开口:“哥,”没有回头看,依旧仰望天空的云彩,“我没什么可跟你说的。”

  利特抹了一把眼泪,“圭贤啊,你也许再也不想见我了,但是我们还要上节目的,要是我们拿到奖的话,希望获奖感言由你来讲。”

  圭贤:“为什么?为什么要由我来说?”

  强硬的语气让利特再次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

  半晌,圭贤依旧没有回头,脸上布满泪水,嘴里却念念有词,像是组织着什么获奖感言。

  回到待机室路上,利特孤身一人坐在楼梯,圭贤望着队长瘦弱的肩膀。

  他想说什么,但生生忍住了。

  回到待机室,也不和人说话独自发着呆。

  ……

  姗姗来迟的金溪澈四人带着言白来到待机室后,察觉到氛围十分的压抑,询问一番了解了情况。

  作为利特的同年好友,金溪澈知道一定是这些队友做的太过火了,才会惹恼利特。

  二话不说给利特出气,训了队友们一顿。

  跟来的言白把装有可乐的塑料泡沫放下,茫然的挠了挠后脑勺。

  现在这种情况该怎么要签名?我为什么要过来?我该怎么办?

  ……

  不久后,利特回到待机室,见到从宿舍回来的队友和言白,想笑笑打招呼,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苦涩的坐在椅子上,接受着化妆师的补妆。

  这时,从镜子面看到——角落里,一个瘦小的身影垂着脑袋孤独的做着,正是生了两个小时气的银赫(刚刚还被溪澈骂了一顿)。

  利特猛然想起,自己最该道歉的人应该是银赫啊!他才是最无辜的。

  懊悔的拍了拍脑袋,想着该怎么安慰他。

  尴尬的笑了笑:“银赫啊,如果我们得奖的话,你来说获奖感言吧。”

  同样的话,不同的人。

  “为什么我?为什么我要讲?”银赫并不领情。

  利特有些委屈,自己明明也是受害者,怎么……

  节目很快就要开始,想要说开也没了时间。

  带着各种情绪,sj众成员上了舞台。

  获奖结果不出意外的属于sj,但安可舞台上的气氛很尴尬,成员们没有像以往那样聚在一起欢快的唱歌,而是站在舞台各处,表情各异。

  有强颜欢笑的利特、面无表情的银赫和圭贤、独自欢乐的李东海……

  宋芊先从舞台上下来,问起言白:“现在该怎么办?”

  言白:我还是个孩子!我怎么知道?!

  “姐!你为什么一直留在那?他们脱衣服的时候你就该离开的。”

  “那我能去哪嘛。”

  宋芊嘟着嘴委屈道。而且她当时脑子乱哄哄的,那里想得到那么多。

  言白笑了笑,“没事的,他们经常这样的,以前也没少互相打架。”

  宋芊微微一叹,现在只能这么想了。对言白道别后,跟着自己的经纪人离开了。

  她还有其他通告要跑。

  良久。sj众人重新回到待机室。

  刚进待机室,一群人就开始吵了起来。

  言白拉着艺声躲在一边,“哥,我们该怎么办?”

  艺声脚上踩着跳舞用的运动鞋,身上穿着合身的西服套装,整个人显得高瘦挺拔,一声黑衣也没收敛住他的轻狂傲慢。

  简单来说,他现在很像霸道总裁,躲在他身后特有安全感。

  “不知道,吵完就没事了吧!最多生几天气。”

  这样的事不是第一次发生了,说在意也没多在意。

  sj原本成员有13名队员,13个性格各异且年少倨傲的男孩子聚在一起,没打过架?说出来你会信吗?

  两人正说话间,神童大喊一声:“你们这是在做什么!”一脚踢向了塑料泡沫箱子。

  瞬时间,踢碎的泡沫漫天飞舞,箱子里罐装可乐也被踢破,可乐在空中喷洒。

  ——朝着言白和艺声的方向。

  可乐罐夹杂着可乐砸在两人身上。言白外套因为空调打的很足早就脱去,里面只有一件宽松的毛衣,此时大半边衣服被淋湿,寒意渗透进去。冷得人头皮发麻。

  言白倒抽了一口气,条件发射地跳到一边。

  艺声抹了一把脸,他挡在言白前面,接受了大半的可乐。褐色的液体顺着刘海末端缓缓滴落,却一点也没有浇灭他此刻的怒火。

  “狗日滴,西八哔哔哔……”日常一顿口吐芬芳后:“你干什么!”

  神童看了看紧握拳头一副要动手的艺声,在看看皱眉擦着脸上可乐的言白,一时间不知道是急的还是吓的,泪水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感情上来就止不住,当场嚎啕大哭:“呜呜呜……你们这是做什么嘛!好好一个团队,吵什么嘛!呜呜呜……”

  ……

  未来在一档谈话节目上,sj部分成员谈及了此事。

  主持人笑着问神童:“你当时真的哭了?”

  还没等神童说话,在场几位成员笑着抢答:“哭了,哭的可惨了,当时要不是神童哭的那么惨,sj可能就解散了。”

  最后神童解释道:“没办法,当时太吓人了。他们两人,一个举着拳头当场就准备动手,一个眼神诡异的盯着我,好像在说‘你给我等着,日后慢慢玩死你’。”

  他不自主的打了个冷颤,缩着脖子,双手紧紧抱住自己,“现在想想,太吓人了!”

  “哈哈哈哈……”在场所有人被他的可怜模样逗得哈哈大笑。又回想起两人当时的情况,确实是这样。

  主持人又问:“那箱可乐谁带来的?”

  几位成员对视一眼,全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利特忍着笑说道:“小白自己带来的。”

  神童笑着感叹:“现在想想,那好像是小白第一次吃亏,事后却没有报复的一次。”

  主持人:“是不是有种大难不死的感觉?”

  “内!”神童乖乖应道。面向摄像机一脸真诚的告白:“艺声哥,小白,谢谢不杀之恩。”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