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剑神李修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九章 河图公主很美

剑神李修缘 独立特行的猪 2052 2020.08.01 23:02

  他赶紧抬手制止说道:“请慢,我乃秦王的贴身公公常在,今日并不是来杀你的。”

  青剑停在空中,带动的无数气浪仍然朝前飞去。

  常在的衣袍被吹得呼呼作响,而那三位将士直接被吹倒在地,发出一些痛呼。

  金蝉看着他,平静说道:“我不是太明白。”

  常在艰难的站起身说道:“人榜大会关乎云梦大陆所有青年才俊,皇室作为主办方,自然有必要筛选参会的资格。”

  说完这些话他顿了顿,忍不住看了一眼金蝉的情绪,然后继续说道。

  “更何况,你不也想要这个资格。”

  金蝉说道:“所以,今晚只是一个测试,为了看看我到底有没有这样的资格?”

  常在点了点头,说道:“的确是这样,不只是你,很多到目前还没有人榜资格的修士,都会经历这样的测试。”

  他说的是实话,在西京与南川任何一个皇室城内都有发生这样的事,皇室不可能对每位修士都了如指掌,哪怕是神机营一直在做这样的事,终究可能不准确。

  只不过两者的过程还是有些不同。

  那些修士只是被观察一番,适当的时候可能会安排一次比试,但也是点到即止,只是为了完整的记录修士的实力。

  而对方,遭遇的真的是一次袭杀。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早在包围雅居的时候,金蝉就发现了这一点,在放过那位掌柜的时候,金蝉也预感到了这样的事。

  所以这个时候他对这位公公此时的说辞,有些不赞同。

  “我很好奇,如果我的实力并不出色,后果会怎样?”

  金蝉厉眼看着对方说道。

  常在有些惊愕,他隐隐觉得这句话是一个考验,如果回答的不对,可能会死。

  虽然他不相信对方在得知了这是一场测试后还会选择动手,而且他也已经表露了自己在皇室的身份,还是地位最为尊崇的秦王贴身太监。

  但.........他是真的有些害怕,因为对方实在太平静了。

  而且,地面上的这些尸体和刚才那道明知道他们是皇室之人后再次发起的攻击,无不证明对方是一位无所忌惮之人。

  这样的人,皇室杀了很多。

  “我承认,如果你的实力不够,今晚的确会死,但你不是还活着,还杀了这么多皇室将士。”

  金蝉看了他一眼,理解了他的意思。

  你杀了皇室这么多将士,与你受到的袭杀相比,一笔勾销可好。

  他觉得不好,所以再次问道:“每个经历考验的人都是如此?”

  常在盯了他一眼,有些惧意说道:“不是,只有你有这样的待遇。”

  金蝉说道:“原因。”

  常在闭着嘴没有再说话。

  他是真的不能说,因为这牵扯到那位河图公主,如果真的泄露出去了,还被她知道了,结果会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但他更不能对眼前这位修士说慌,他有预感,如果这样做了,绝对没有活着的机会。

  这样的预感在他的修行生涯中有很多次,也救了他很多次。

  金蝉看了他许久,明白了他的选择,很是满意的说道:“你说了实话,所以我很满意,打算再给你一次机会。”

  话音落后,青剑破空而飞。

  “不要!”

  常在没能完全听明白那句话,以为金蝉是要杀的他,赶紧出声求饶喊道。

  青剑并没有停止,三道血线飞向空中,鲜血洒落一地,夜风里满是血腥味。

  常在微微张嘴,有些劫后余生的惊喜,但更多的是在惊叹对方的胆量。

  他竟然真的敢杀皇室的人,他凭什么?

  就凭剑宗的庇护?

  如果皇室确定要杀他,没有谁能保护得了他,身为三宗之一的剑宗也不行。

  这一点常在很确定,当然除了斋院以外。

  做完这些后,金蝉再次将目光看向他,目光明确。

  常在明白这样的意会,长叹口气说道:“这一点我真的不能说,有些东西比被你杀了还要严重,这一点你应该明白。”

  金蝉淡然的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常在松了一口气,总算放下心来。

  金蝉说道:“我尊重你的选择,甚至能站在你的立场上理解你,但这不是我放过你的理由。”

  “修士也不需要这样的理由,我的剑很快,不会痛。”

  “最后还想告诉你的是,这一点我并不明白。”

  说完这句话,他微微抬手,青剑缓慢的朝着对方飞去。

  常在睁大双眼,心里很是震惊。

  他竟然还是要杀自己,只是你的飞剑不是很快么,这么慢的飞过来,你是什么意思?

  他是真的感到了恐惧,心里更是完全看不懂眼前这个年轻修士的所作所为,就算是那些老一辈的修士恐怕也做不出这等阴险手辣的事情来。

  而对方.........还做得如此坦坦荡荡,毫不觉得羞涩,无耻!

  “等等,我说。”

  空中响起他妥协的声音,但是青剑并没有停下,似乎是在表达对这句话的不满。

  金蝉仍然保持那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盯着那把青剑,常在心里完全生不起任何反抗的情绪,他赶紧开口继续说道。

  “河图公主对你有些好奇,准确的说是对这把阿鼻剑和你的实力好奇,她有些不信你能在剑宗做出那样的事。”

  青剑陡然飞回,金蝉握在手里。

  他看向常在,沉默了一会。

  他不知道河图公主,甚至连她的父王秦王是谁也不知道,他对这些不感到好奇,也没有兴趣。

  他只是想去灵山而已,仅此而已。

  只不过那位公主将目光停留在他身上,这让他很不喜欢,虽然他天生就像太阳一样,值得被人关注,但这一次还是有些不同。

  他的身份始终是个麻烦,即便隐藏得很好,终究可能会泄露出去。

  黑夜里的阳光是很难藏住的,哪怕再小心翼翼。

  青剑被金蝉收回在储物袋里,常在终于确定自己能够活下来,舒缓的站起身,继续说道。

  “这是好事,河图公主很少对一位修为低于她的修士产生兴趣,你是第一个。”

  他看了一眼凤九年的美貌说道:“河图公主人很美,比起这位靓绝藏剑山的凤九年还要美,能被她关注是你的福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