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老秦人的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是棋局,还是博弈

老秦人的刀 笑一世浮沉 2253 2021.05.02 10:41

  或者说,以前是,现在不是。

  第五代王赢也去世之后,为了巩固王的权力,对分支部落形成制约之势,赢开在左庶长和右庶长之上增加了一个大庶长职位,明令规定大庶长的人选不得由分支部落的族长兼任,而是从博学多才的贤士之中选任,任命权在赢开手中。

  这就使得赢开多了一个强有力的帮手,同时极大地削弱了左庶长的权力。

  原本权位之高仅次于赢开的左庶长赢夫,排名从第二降为第三,要受大庶长节制和管辖,心中自然非常恼火。

  一位之差,赢夫失去了对部落的掌控权。

  尤其令他难以忍受的是,赢开新任命的大庶长墨荼竟然连贵族都不是,只是一介平民。

  要一个分支部落的王事事向一介平民请示汇报,在这个贵族权位至高无上的社会,赢夫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遂暗中联络右庶长及一众大夫,企图架空大庶长,逼迫赢开取消这个职位。

  这一次,明明是大庶长权限范围内的事情,却被左庶长抢了去,其中定有阴谋。

  “少爷,你饿不饿?我给你要些吃的来。”

  有娇说完,不待莫守拙回应,双手已抓住铁栅栏,朝着狱卒大声喊道:“嗨,我们饿了,赶紧给弄些吃的。”

  狱卒气冲冲地走过来,没好气地说道:“喊什么?再敢撒野,小心砍你一刀。”

  “谁撒野啦!把我们抓进来,就得管饭,我们现在饿了,饿得头晕眼花。”

  有娇大声喊道,两只手用力,晃得铁栅栏哗啦啦地响。

  “少啰嗦,开饭时间没到,你饿着吧!”

  狱卒不再理会她,找另外一个狱卒聊天去了。

  “太不讲道理了。”有娇不满地嘟囔道。

  莫守护站在一旁笑,“跟狱卒讲道理,亏你能想得出来。”

  此时,牢狱里来了一个人,四十多岁的年纪,面白无须,气宇轩昂,正是左庶长赢夫。

  “把门打开。”赢夫朝着狱卒冷冰冰地说道。

  “诺。”狱卒赶紧上前,取出钥匙开了牢门。

  赢夫走进牢内,看着莫守拙。

  “委屈侍卫长了,王命在身,不得不从,还请体谅。”语气不冷不热。

  “左庶长不必客气,这里挺好,很安静。”

  左庶长知道莫守拙心中不爽,微微一笑,说道:“素闻侍卫长棋刀双绝,不知可有兴趣,与我对弈一局?”

  “牢狱之中,阴冷寂落,对弈一局,正好解些孤独。”

  赢夫看了有娇一眼,“侍卫长在狱中都有美人相伴,看起来并不是多么孤独。”

  有娇没好气地说:“不明不白把我们抓进牢狱,还不给饭吃,左庶长大人是何用意?”

  赢夫仍是微微一笑,“小小年纪,伶牙俐齿,不愧是侍卫长的侍女。个中之意,你不知,侍卫长知,想知究竟,可以问询于他。”

  转头看着狱卒,“侍卫长并非戴罪之人,为何不给饭吃?”

  狱卒惊恐,赶紧说道:“回左庶长大人的话,开饭时间未到。”

  “记着,日后侍卫长何时想吃饭,就何时送。想吃什么,就送什么。”

  “诺。”狱卒唯唯应诺。

  棋局很快摆好,二人相对跪坐。

  赢夫执白子先行,落子之时,说:“侍卫长护送穆赢公主去西戎,十名侍卫战死,穆赢公主失踪,唯侍卫长一人安然无恙,实在令人生疑。”

  左庶长说话,直截了当,话中之意,已是极为清晰。

  “左庶长这是在怀疑我吗?”

  莫守拙将一枚黑子落于棋盘之上。

  “侍卫长一向行事光明磊落,我哪敢怀疑?但事出蹊跷,不得不让人三思。王上令我彻查此事,思讨多日没有头绪。侍卫长是当事人,可否跟我说说事情经过?”

  “左庶长能否告知,公主被劫,已经过了几日?”

  “七日。”

  莫守拙一惊,“原来只有七日。”

  仅仅七日时间,自己的伤是如何痊愈的?在那间无人的茅草房里,他究竟经历了什么?

  心中更加迷惑。

  正色道:“奉王上之命,我带十名侍卫秘密护送公主前往西戎陇山,却在锁秋岭突遇上百名黑衣人伏击。这些黑衣人个个彪悍,能以树叶杀人,其中一人还能幻出巨龙。结果左庶长已经知道了,十名侍卫不幸战死,公主被劫持。”

  “龙?”赢夫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

  “是的,的确是龙。”

  赢夫不再追问,有没有龙与他没多大关系,他只关心是谁劫走了公主。

  “看不出是哪个部落的人吗?”

  “皆是一身黑衣,剑法诡异,无从猜测。”

  “侍卫长是如何从险境之中脱身的?”赢夫没有抬头,手执一子,看着棋盘。

  莫守拙沉思,执子不落。

  该怎么说呢?

  总不能告诉赢夫,真正的莫守拙大概率已经死了,他现在看到的莫守拙是从几千年后那个文明世界穿越过来借体重生的吧?

  就算说了,赢夫恐怕也不会相信,这比锁秋岭上出现了龙更加离奇。

  莫守拙的沉思,让赢夫心中的疑虑更重。

  “这个问题,侍卫长不好回答吗?”

  “我当时被巨龙利爪击伤昏迷,黑衣人疑我已死,这才侥幸逃过一劫。”

  “侍卫长气色极好,看上去绝不像受了重伤的样子。”赢夫的语气转冷。

  “如果说,我当时已死,只是不知什么原因又活了过来,左庶长相信吗?”

  赢夫仍然没有抬头,神色也未有任何变化,只是淡淡地说:“巨龙杀人,死而复生,侍卫长觉得我是三岁小孩子吗?”

  莫守拙叹了口气,“我知道这么说左庶长定然不信,但事实如此,信不信由你。”

  黑子一落,正入死局。

  赢夫从白子的包围圈中取走了六枚黑子,“侍卫长的心好似很乱。”

  “的确很乱,至少不知道如何回答左庶长的问题。”莫守拙有些无奈的说道。

  穿越一事,定然不能跟左庶长说。他与左庶长虽然不是明面上的敌人,也绝不是朋友。若是将实情告知,恐怕会给自己惹来很多麻烦。

  “看来这盘棋,下不成了。”左庶长叹了口气,伸手将棋盘上的棋子,放入了棋罐之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