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家有大修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清点财货

家有大修士 古城闲人 2380 2019.07.17 22:32

  夜已经深了,我和赫孝悌代表着我们那位师傅,终于把九州盟里的一位高级管事客客气气的送出了大门,等再进了大门,我都觉得自己脸上的肌肉快要僵化不能动了,一直在装笑,真累啊!

  “喂,师兄?咱们俩睡哪啊?”等关上大门,我就看到赫孝悌掏出一块令牌轻轻一晃,我们身处着的庭院顿时闪烁起一片红光,我知道他这是把禁制打开了,终于能歇歇了,便略带调侃的称呼着我这位便宜师兄。

  谁知道他愣了一下,随后望了我一眼后说道:“你跟我来!”说着往庭院的西厢房走去,没几步推开门来,南北各有一张床榻,正中间则是桌案,上面还有一个香炉,不住的冒着青烟,整个屋子弥漫着一股清香。

  “咱们两个暂时住在这里。”赫孝悌在我进来后就把门关上了,随后伸出手来:“那三枚储物戒先给我!”

  “储物戒,哦哦哦!”我赶忙从兜里掏出三枚储物戒来,想要递给他,就见他手一挥,一道灵光击中在地面上,并飞速的包裹住整个房间,我猜他这是用神识隔断外面的联系,便默不作声的等他折腾完,之后他全身的灵压顿时释放了出来后,手一挥,我手中的三枚储物都飘了起来,紧接着几道耀眼的光芒过后,三枚储物戒就飘到了屋顶,各自保留些距离,赫孝悌手一指,地上泛起一片光芒,嘴里大喝一声:“落!”

  屋里就顿时传来哗哗哗下雨一般的声音,这漫天飘落的,不是灵石是什么?

  眼看着地上的灵石已经堆成了三座小山,我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那种震撼真是无法言说啊,很快,两个储物戒就停了下来,赫孝悌手一挥,这两枚储物戒飘到了南边的床榻上,这次又是一阵哗哗声,落下来的却是一个个盒子、小瓶子,我猜测应该是一些丹药法宝之类吧,不然赫孝悌不会这么谨慎,而正中间的那枚储物戒还在喷涌着灵石,整个灵石山已经越堆越高,越堆越尖,一些灵石开始往四处随意流淌,很快就流到我的脚下,我捡起几块来一看,几乎都是高阶灵石啊,我那个震撼啊,不禁感慨这些元婴期修士就是富裕啊!

  终于,在整个房间都快被灵石吞没的时候,那枚元婴期修士的储物戒也停止了喷涌,被赫孝悌一挥手飞回到北侧的床榻,开始往下倾倒一个个小瓶锦盒,而南侧的两枚储物戒在留下一堆东西后已经停了下来,孤零零的飘在原地,被他一招手收了回来,随后他手指一弹,从他手上飞出一枚戒指来,我认出这是他自己的储物戒,只见这枚储物戒绕着成山的灵石转了几圈,屋里的灵石就消失不见了,我当即就想抗议,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算了,眼前这人已经恢复法力了,咱惹不起啊!

  “跟我来!”赫孝悌把自己的储物戒一收,带着我走到南侧的床榻,看着一床的锦盒与瓶子什么也没说,只是递给我一枚储物戒:“滴一滴血进去!”

  “哦!”我接过来,按照他的吩咐,咬破手指,往上滴了一滴血,随后我就感受自己与这枚储物戒建立了联系,我的神识也能扫描进其中,只是此刻里面空荡荡的啥也没有啊。

  “这几瓶是护心丸,结丹期丹药,突破瓶颈时使用,可护住心脉,防止心魔入侵!”我正纠结着呢,赫孝悌一挥手就扔我几瓶丹药,我赶紧拔开盖子闻了闻,很香啊!

  “现在别搞多余的动作,认真分类,这些对你都有用!”赫孝悌呵责的声音让我一愣,赶紧的记录下名称,在储物戒中找个位置就把它们放了进去。

  “这是定伤丸,可快速修复伤口,这是清淤丹,可修复内伤,这是护心丸,这是……”赫孝悌一瓶丹药一瓶丹药的过,我就跟在一旁一瓶丹药一瓶丹药的记,记住名称功效后都收进了我那枚储物戒中,话说,若不是修真的人开发出了神识,具有了过目不忘的能力,就这么多东西,我估计很快就弄混不可,可就这,清理完丹药后,时间也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了,我是心里乐开了花,毕竟凭空收入那么多丹药,能不开心啊?可是赫孝悌的眉头却越发的紧皱,最后一个小瓶子扔给我以后,我看出来他面色极其阴沉,想着要不要问问咋回事啊?不过想想还是算了,高阶修士总是喜怒无常,不过那所谓的洗尘丹却一直没有出现,我的内心也有些惴惴不安起来。终于赫孝悌拿起一个锦盒,拆开来看了一眼,递给我说“:这是无影针,暗器,防身用最好,使用时附着一些神识即可!”我忙的接过,赫孝悌一挥手又扔来一个锦盒:“骨矛一根,留作交易!鳞甲盾一个,你自己用……”就这么着,我小心翼翼的跟在他身旁,看着他一样样的分类,直到天亮,两边床榻上的宝物才分点清楚,虽然收获满满,可那个累啊!好在我们都是修行之人,各自打坐休息了会后,我就跟着赫孝悌出了屋,外面的阳光正好,王雅倩则站在一棵石榴树下,见到我们就问道:“赫道友,可曾发现洗尘丹的下落吗?”

  “没有,怕是只能去坊市碰碰运气了!”赫孝悌说着一挥衣袖,整个人的灵压飞速下降,眨眼间又降回到筑基期的水平。

  “既然如此,你们两个去吧,我在这里帮你们做个掩护!”王雅倩说着一挥手,一块令牌飞了来,被赫孝悌一把接住。

  “这是我在九州盟内的客卿令牌,若真遇到不必要的麻烦,有此物在,料他们也不敢那你们怎么样!”

  “如此,多谢了!”赫孝悌冲她一抱拳,之后就带着我往大门口走去,还未出大门,赫孝悌在我耳边突然说道:“一会紧跟着我!”

  我是一头雾水啊,却也不敢多问,跟着他出了大门后,只见他带着我就往东走,我记得昨日那份地图上显示坊市是在西城啊?可我也不敢问,就这么跟着他随意走着,话说,这座城市真是古怪,两侧的宅邸一座接一座,可就是连个人影也碰不到,所能见到的只是唯美的古建筑搭配上绿树掩映,真个是具有古典之美。

  “二位前辈,需要马车吗?”忽然,一辆马车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拦在了我们正前方,驾车之人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从身上散发的灵压来看应该是个炼气期的修士。

  “不!”

  “去最近的炼器坊!”赫孝悌突然插嘴打断我的话,之后不容置疑的就带着我上了马车。

  “好勒,二位前辈!车钱先付,五块下品灵石!”

  “给你!”赫孝悌随手一抛,居然是一块中品灵石。

  “这?晚辈找不开啊?”

  “无妨,今日你的车我们包了,多余的算赏钱!”

  “那就多谢二位前辈赏赐了,晚辈感激不尽,感激不尽啊!”

  又是一声清脆的鞭响,马车顿时向前飞奔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