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奇妙世界 家有大修士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再次相遇

家有大修士 古城闲人 3054 2019.07.26 22:10

  这艄公自顾自的唱着,我努力的稳住身子,然后船板子上一坐,心说算是有个落脚处能歇会了,赫小弟则落在我一旁,我一稳住就赶紧的找宋老板那几人的身影,却发现这条船除了我们,其他的一个人也没有,我不禁纳闷,难不成我们上错船了?

  “二位大人,渡船钱!”幽蓝色的小灯悄无声息的就飘到我跟前,我被吓了一跳,赶紧摸兜,空空如也,半毛钱也没有。

  “谢大人赏!”一扭头赫小弟竟然拿出两块金子扔进了油灯里,那蓝色火苗紧接着跳了几跳,灯便飘走了,我扭头就瞪了赫小弟一眼:“你丫哪来的那么多钱?”我在心里问道。

  “我捡的,放心这钱出了这地就用不上了。”赫小弟不以为然的回道。

  “你!”我还想再说些什么,这船就已经晃晃悠悠的走了,耳边不断听到船橹划水的哗啦声,四周静的怕人,白雾愈来愈稀,可视度越发的高了,一片茫茫大水中除了我们这艘船一个人影也不见,这让我更加纳闷,宋老板那伙人到底去哪了?我扭头想问问赫小弟,这厮却没事人似的开始疗伤,青色光芒不断闪烁着,见此我只能把头扭开,无聊的去看水面,这一看不打紧,前方居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老板,船家,漩涡,漩涡,赶紧避开啊,避开啊!”我惊惶的大喊,可那艄公好似没听见似的仍旧是优哉游哉,更可怕的是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一个酒葫芦,仰着头开始喝酒,这不要了命了吗,我刚要去晃赫小弟。

  “大人,抓稳了!”艄公一声大喊,整艘船就开始剧烈的晃,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赫小弟一睁眼手指一划先把我的嘴巴给封住了,下一秒我就感觉坐到了过山车上一般,随着船忽上忽下一会后,又好似从一个山头顶端忽的一下向底部栽去,那种急速下落的感觉让我忍不住在心里哇哇大叫,双目紧闭,双手死死的扣住船板,生怕甩了出去,耳边嗖嗖的满是下落时带来的风声,不知道多少水胡乱的飞溅在我脸上,打的生疼,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砰的一声,整个船好似摔在了某个地方,几个猛的晃动,这船就变得四平八稳。

  “哈哈哈,这位大人,初次到这城摞城吧!”艄公的大嗓门忽然打开了,我一睁眼,就看见赫小弟站在船头,双手向两侧分开,一道巨浪被他操控着闪向远方,我张嘴就想问问刚才发生了什么,却是呜呜的发不出声来,这才想起了嘴巴被赫小弟给封住了,刚要在心里大叫,赫小弟一回头,手一挥,我的嘴巴立马就能张开了,当即就要破口大骂,眼神却不经意的一瞥,一道好似龙卷风状的粗大水柱旋转着出现在我们身后,我惊讶的站起身,仰头望着这道上粗下细的高大水柱,心里直突突,难不成这船刚才就是从这里下来的?

  “这位大人,是没见过龙吸水吗?”这艄公把酒葫芦一收,笑呵呵的问道。

  “龙吸水?”我脑子里一闪,网上流传的某些视频中确实是有这种现象,可那到底是网上见到的,如今我亲眼所见,那种震撼力当真是难以言说。

  “闪开,闪开,闲杂人等速速闪开!”几道粗狂的声音,仿佛如同平地响雷,突然就响了起来,这艄公听见声音,脸色一变,二话不说就把船飞速的摇开了。

  “不要吭声,赶紧坐下!”赫小弟鬼魅般的出现在我身旁,一把把我按下去,这边我屁股刚落座,那边隐隐约约就听到锣鼓声不绝于耳,微微抬头就看到俩小鬼一面锣、一面鼓,边敲边喊,身后紧跟着一队举着幡、旗、金锤银瓜披着铠甲的武士,后续又有举着斧钺钩叉的武将,再后则是一队宫娥提着宫灯、香炉从远方浩浩荡荡而来,这些人无一不是踩着水,直冲那道龙吸水而去,不一会就在水柱前排起了整齐的队伍,我正纳闷干什么的,阵阵丝竹声中,一顶十六个黑衣人抬着的黑顶轿子飞速的奔了过来,我还想继续看下去,却被赫小弟按住我的头给按得低低的,心脑海里回响起他的声音:“不想死的话就给我低下头!”我气呼呼的哼了一声,也只得把头低下。

  “嗯?”一道异常威严的声音在空中回荡开来,“生人的气息?不对,不对,汝等抬起头来。”这道威严的声音赫然在我耳畔回响,真真的跟雷声一般。

  “大王,大王,小的无意冲撞王驾,大王恕罪,恕罪!”那艄公把头不住的撞击在船板上,咚咚作响。

  “与汝无干,暂且退下,尔二人抬起头来!”

  “抬起头来,抬起头来!!!”这四周霎时间满是回声,我被震得头皮发麻,一扭头赫小弟竟然跪在船板上正行大礼,我赶紧的也有样学样,生怕惹出什么事端,等我手忙脚乱的行礼毕,一抬头,就见那顶轿子就漂浮在我们头顶上空,轿帘子卷开,露出一位头戴冕旒,一脸威武的王者来。

  “宋王何事见教?”赫小弟大着嗓门仰头答道。

  可那王者目光炯炯的盯着赫小弟一圈,又扭头看了看我,我与他对视一秒赶紧低下头来,不知怎的,我就觉着他似乎能看到我内心深处似的。

  “无甚事,眼熟尔!哈哈哈,哈哈哈!”一阵大笑中,轿帘子又垂了下来,一道洪亮的嗓门喊道:“起驾!”那顶轿子一个转身直直的就被轿夫抬着向那道龙吸水飞去,一丝声音都没有,直接消失在了水柱中,我嘴巴还没来得及合拢,一道金光从水柱中嗖的一下钻出来,直直的扑向赫小弟身体就不见了。

  “喂,你有没有事!”我也顾不得会不会惹麻烦了,赶紧就要站起来,赫小弟却一摆手,头直接磕在船板上大声谢道:“谢宋王赏!”见此我也赶紧学他跟着一块喊,良久,才听到艄公的声音:“二位大人,快快起来吧,宋王已经走远了。”

  “我操,跪的我腿都要麻了,这群人干啥的啊,那么大阵势!”

  “嘘!”赫小弟一把捂住我的嘴,指了指龙吸水,又示意艄公赶紧开船,等这船离水柱愈发的远了赫小弟才出声:“那是宋帝王的王驾,只是不知道宋帝王怎会在此。”

  “啊?宋帝王?宋帝王谁啊?宋朝的皇帝吗?”我十分好奇的问道,可赫小弟却白了我一眼,什么也不说了,这让我忍不了,我往他那凑了凑,正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就听到艄公说道:“二位大人当真好福气,这宋王前不久王驾才到应天府,没想到今日便让二位大人遇到了!”

  “嗯?应天府,他来应天府干啥?”我好奇的追问,可艄公呵呵一笑又开始哼着小曲摇着橹,我又去骚扰赫小弟,也是一样没答复,我气呼呼的只能继续坐下,无聊的或看看昏黄的天空,或看看船下黑漆漆的流水,就这样静默了好一会,这水面开始变窄,一座四四方方的大城出现在前方,随着船一点点离的近了,一段厚实、坚固的城墙呈现在眼前,城墙上仿佛有人在走动,三座城门楼整整齐齐,四角上挑着都坠着铃铛,微微的风中叮咚作响,很是悦耳,门洞都是大开着,下面川流不息,而我们这艘船却顺着分开的水流向开在角落里的一座水门摇去。

  “宾阳门!”我坐在船上仰头读着刻在门洞上的名字,又看了看这城墙,竟是黄色土砖堆砌而成。

  “站住!”一道水闸呼啦一声落了下来,溅起大片水花被赫小弟一挥手都挡的无影无踪,声音一落,水下钻出两个黑脸夜叉,各提一把叉子,面貌凶狠的道:“入城钱!”赫小弟二话不说甩出两锭金子,这俩夜叉顿时大喜:“金子,金子,是金子,哈哈!”随后两把叉子对着那水闸一抛,那水闸顿时就消失了,艄公赶紧摇着橹进了城,一过了这狭小的水门,眼前立马进入到另一个花花世界,缩小的河道又变得宽敞,河上游荡着许多小船、画舫、货船,嬉笑怒骂声不绝于耳,正前方有几座拱桥,优美华丽,上面是小摊遍布人声鼎沸,好一幅热闹场景,两岸则是柳荫遍布,商铺林立,不时有些管乐声传来,加上不时几声清唱,啧啧,我仿佛就如同做了一场好梦,瞬间穿越了一般,直到这船过了一道道拱桥,出了这城,我还没有看够,心说能在这住段时日多好。

  “二位大人要去北城见过娘娘,才可长久的留在此地,便于此地下船吧!”这船一出城没多久,就有一个长满芦苇的渡口,许许多多的民夫扛着一袋袋货物从一艘艘船上往来,我还陶醉在这繁华的景色里,却被告知要先去北城,无奈只得跟赫小弟上了岸,才走没几步,几道熟悉的身影就出现在眼前,这不是宋老板那行人吗?他们怎么过来的?怎么也来了北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