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家有大修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不速之客

家有大修士 古城闲人 1767 2019.04.26 11:21

  “你到底是人是鬼?”真的我屋里凭空多了一个人,我的心里不由得紧张起来,鼓起勇气,大胆的又问了一次,可是这人就如同哑巴了一般,一句话也不说,我正在纳闷儿,想着要不要再来一句?就听到这人沙哑着喉咙叽里咕噜说了几句话,我一句也听不懂,忽然我听到他用有些生硬的语气问道“敢问道友此是何界?”

  “道友?何界?”听到这两个词,我的心里咯噔了一下,脑海里顿时想到这人莫不是从其他界面穿越而来?我不禁又重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人,这人除了狼狈不堪之外,别的地方看上去也和我们这片的人差不多,也就个子比我高点,头发长点,同时我悄悄的释放出神识,小心翼翼的从他身上掠过,一种深不见底的感觉让我心里咯噔一下,不由得猜测此人莫不是结丹期的前辈?思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些忐忑的回道:“前辈大驾光临,实在是晚辈的荣幸,前辈所问,晚辈虽一知半解,但也曾听盟中结丹期前辈提及过,我们这个界面,乃是九州界!”我心中盘算着先把盟中有结丹期前辈的事实摆出来,给眼前这位制造点顾虑,省得他一会杀人灭口,可是这人听完我的回话,只是稍微点了下头,这让我心里不由得害怕,思索着要不要给盟中发传音符的时候,只见他抬起一只手来,一道耀眼的光在我眼前一闪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到我左手手心的灼痛感消失不见了,我慌忙举起手来,在灯光下,我的手完好如初,但是,我明明记得刚刚我的手被碎陶片给扎伤了,扭头就看到地上,果然还有一点血迹,就看到这人手又一抬,又是一道亮光,躺在地上破碎的陶片,以及里面摔烂的兰花在我眼前全部恢复如初,我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的时候,就听见这人说道:“在下并无恶意,道友无需忧虑。”

  “不,不,等一下,等一下,你,你!”此时的我已经不知道如何来形容自己的心情,我只知道,这物品还原之法,乃是元婴期修士才能使用的法术,而元婴期修士,妈耶,我的一双腿莫名其妙的有些打颤,说话也有些结巴了。

  “在下赫孝悌,乃柳州界修士,无意间到此,若有叨扰之处,还望道友见谅!”这人还是自顾自的介绍开了,而我使劲咽了咽几口唾沫,尽量不让自己表现出惊恐的表情来,毕竟咱是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人,可是心脏却忍不住的咚咚直跳,仿佛就要蹦出去一般,“那个,这位,这位前辈,我,我就是一炼气期的菜鸟,对一些高深之事,我是真的不知道,抱歉,抱歉!”我一边说着,一边眼角瞥着这人,见他此刻正在打量我墙上贴着的一张手机海报,我猛的就向门口冲去,眼看一个箭步就要出屋,可一下子就撞到了个什么东西上面,有的地方软有的地方硬的,我一抬头,“妈呀!”这个叫赫孝悌的修士就站在门口,而我刚撞到的感情是他的身躯,此刻他脸色如常,一双眼睛,漆黑的仿佛如一潭深水,看不出一丝波澜。

  “道友这么急想去哪啊?”这个叫赫孝悌的拦在门口,口气清冷。

  “没没没,我哪也不想去,就是刚刚感觉有点热,想出去透透气,透透气!”我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的往后退,一边在心里嘀咕着:“咋办?咋办?都说元婴期修士多薄情寡义,这要一不开心对我搜魂可咋办?搜魂后的人不是被杀就是被杀,而且是被挫骨扬灰的那种?难不成小爷我今天就要交待在自己屋里了不成???”

  “搜魂?道友难道不知,搜魂术一日之内对一人只能用一次吗?”

  “哦?一次,是吗?我怎么知道!”我话刚说出口,就意识到不对,他好像能听见我心里说什么。

  “区区读心术,让道友见笑了!”这句话犹如一盆冷水,把我从头到尾浇了个透心凉啊!同时一个念头在我脑海里闪现出来,刚刚那阵剧痛?难不成是搜魂术吗?不对啊?书里被搜魂的倒霉蛋不死的话也会疯了才是,我怎么?

  “这也是在下十分好奇的地方,道友明明就是一练气期的修士,却能打断在下的搜魂术,真是奇哉怪也。”这个叫赫孝悌的所谓修士一边接过我心里的话,一边缓缓的从门口向我站着的位置走了过来,见他过来,我顿觉有些恐慌,不由自主地往后退,可是我这屋子本就小的可怜,几下就把我挤到一个旮旯里,无路可退的我不得不仰着头冲着这人喊到:“你,你,我可告诉你,在我们这个世界,修士之间互相杀戮是不允许的,哪怕是我这种小人物,被杀后也会有盟里主持公道的……”

  “呵呵,道友说笑了,在下若早动了杀心,怕是道友不知死了多少次了,在下是真心实意有些问题要请教。”这人说着,脸上露出了一个笑脸,可我看在眼里就成了猫对老鼠的一抹讥笑,不过我对自己的斤两还是清楚的,只能隐忍的咽了口唾沫,小心的问道:“你当真只是问问题?”

  “是!”我见他诚恳的点了点头,便尝试着推他一下说道:“那你离我远点,不然我压力山大。”

  “那道友请了!”这人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然后就转身走到我床边上,盘腿坐下了,丝毫不客气。

  “那,那你想问什么?”见他盘腿坐在了我床上,我深吸了几口气,小心的问道。

  “在下只有三个问题,道友何名?此界灵气为何近乎于无?道友师从何门?”这人倒也不客气,张口就来了三个问题,只是可惜了,后面两个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便小心的盯着他的脸问道:“那什么,假如我不清楚的话,或者说有我回答不了的问题咋办?”

  赫孝悌明显眉头皱了一下,然后很快就神色如常的说道:“道友但说无妨,在下并无苛责的意思。”

  “那,那我告诉你,我除了知道我叫刘家兴之外,别的两个问题我真的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你!好像这个界面的灵气从来都是这么少,而且我只是九州盟的一个外门弟子,还是无意间加入进去的一个炮灰般的存在,其他一些机密,我是真的不知道啊!”我怕他翻脸,一股脑的把有的没的都吼了出来,吼完我就有些后悔了,万一这人反悔了咋办,随之而来的是一片寂静,冷汗不由得唰的就冒了出来。

  “不知道?怎么会不知道,怎么会不知道,我那么辛苦才找到你这么一个修士,你怎么能就一个不知道打发我呢?你不可能不知道,不可能!”这人没来由的突然就大吼大叫了起来,随之而来的是我屋里的灯闪了几闪就灭了,连带着敞开着的卧室门“砰”的一声就关上了,再然后一道金光划过,屋外轰隆隆的雷声平地而起,仿佛就在我耳边,震得我脑袋嗡嗡的,我还没反应过来,一股巨大的吸力就把我给拉扯到了他跟前,一只手上来就抓住我胸口的衣服,窗外又是一道道闪电划过,我看到眼前盘腿坐着的赫孝悌双眼变的通红,整个人仿佛神经了一般,嘴里不住的喃喃着:“不知道,不知道,你怎么会不知道呢?你骗我,你骗我!”

  “松开,松开,你他妈给我松开,我没事骗你干嘛,你给我松开!”俗话说泥人还有三分火性呢,更何况我一大老爷们,就算打不过,我也不能让你好受,我心中飞速的念咒,护体灵光就闪了出来,同时双手举起就要去掐他脖子,而这个赫孝悌躲也没躲,嘴角带着冷笑,另外空着的那条左臂举在空中,一团火焰蹭的一下就燃了起来,一股热浪立马冲我袭来,我吓的赶紧去掰打他的右手,却怎么也弄不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左手缓缓落下,直接穿透我的护体灵光一股子难以忍耐的灼热落在了我的左臂上,我痛苦的“啊”了一声,便没了知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