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家有大修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破落古城

家有大修士 古城闲人 2383 2019.07.12 22:02

  车子一路飞驰,车里坐着的人却都在保持沉默,赫孝悌与王雅倩更是把修为都降到了最低,近乎全无灵气波动,可他们的态度之端正,与来时候的散漫成明显对比,这无形中营造出了一种紧张氛围,连带着我也不好意思睡了,安静的坐着,就这么着车子在高速上狂奔三个小时左右后终于回到了宋州市,眼看就要正午时分了,王雅倩直接把车子开回到我小区楼下,跟我们一块上了楼,当我打开门,看到被打理的井井有条的绿植,心里不禁疑问,难不成有人进来了?进了卧室,更是吓了我一跳,一点尘埃也没有,反倒是干干净净的,我一脸的问号时,王雅倩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小子,甭疑问了,是姐姐我帮你幻化出的一具身外化身在帮你干事情,包括你家里的问题,他都能给你解决的异常完美,不要担心了,赶紧的,该拿什么拿什么。”

  “啊?拿什么?”我正一头雾水呢,赫孝悌走到我跟前对我说道:“我交给你的三个储物戒,都拿着,有用!”

  他这么一提醒,我立马想起来了,赶紧的把那三枚储物戒找出来,同时把我那两枚中品灵石也翻了出来,随后就问道:“还有啥要我带的吗?”

  赫孝悌却不言语,手一举,一道光芒一闪,我和他的衣服被他收了起来,然后点点头道:“没了,可以出发了。”

  “真麻烦!”王雅倩吐槽了一句后又带头下了楼,这次车子再开起来后,不过二十分钟后就停在了一个广场,下车一看,那沧桑的大块青砖加上木制的城门楼,以及拱形的城门上刻着的三个大字“拱辰门”都提醒着我,这不是到了宋州古城吗?

  “额,这位姐姐,咱们莫不是走错地了?我记着这不是宋州古城吗?”我一脸懵的问道。

  “哪来的那么多废话,跟着我走就行了!”王雅倩瞪了我一眼,而后看了眼赫孝悌,叫了声:“赫道友,还烦请你一定压住修为!”

  “这是自然!”赫孝悌点了点头,也不见有多余的动作,就跟在我后面,此时的宋州古城或许是因为内部修缮的原因吧,平日里熙熙攘攘的北门口,今日居然没有人出入,显得异常安静,等进了城门,一条南北的长街就出现在眼前,正对着的就是南城门,王雅倩默不作声的往南城门走去,神态很是骄傲。

  而我看了看两侧因为修缮生意惨淡的各种店铺,那店家一个个的都坐在门口往外张望,见到我们三个是一路呼唤啊,衣服打折啊,鞋子处理啊,眼睛清仓啊……

  “这座古城倒有些意思!”赫孝悌走着走着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那是当然,我给你讲,这个宋州古城啊,可是非常的有意思,是目前为止还存在的唯一一座水上城,刚刚咱们来的时候你看到护城河了没,是不是很宽,关键呢,它是圆形的,正好绕古城一圈,古城则是方的,所以正映衬了古代人的外圆内方的宇宙观哦……”我不知道哪根筋错了,又或许是太过无聊,接过了他的话茬不说,连带着普及开了宋州古城的知识,在一问一答中,很快就走到了一个叫大隅首的地方,我于是指着这里说道:“这个地方叫大隅首,据说也就是以前的市中心,我给你讲,我以前上高中的时候,周日下午休息的时候都会跟同学来这里喝油茶,可好喝了,正东边呢是小隅首,除了文庙和几棵树外,就是东城门了。”

  “既然是这样的话,南城门与北城门相对,那东城门与西城门也应该是相对的,为何不见西门呢?”

  “那是因为……”

  “那是因为东门与西门错了一条街,这样,生杀之气也会错开。”王雅倩走在前面突然插话,之后又补充了一句:“跟上!”只见她又往前走了段距离,到了下一个街口,转而向西,正前方恰好就是西城门。

  这段路其实没有多远,可路况却差的可怜,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不说,两侧的房子也是这里拆了一栋,那里剩了一栋,一辆施工车辆恰好经过,带起的尘土漫天飞舞啊!

  “喂,前面的小姐姐,你能告诉我咱们要去哪吗?再往前可都是卖香烛黄纸的铺子啊!”话说古城西门正对着的这条街,自打我头一次来,就发现了这里有个非常怪的事情,近乎半条街都是卖香烛黄纸的铺子,平时路过都觉得不舒服,可王雅倩没有任何回应,继续向前走,直到在一家牌匾都快朽掉,装饰破破烂烂的香烛铺子前停了下来,向门口竹椅上趟着晒太阳的老头打起了招呼:“老板,买东西!”

  这个老头手里拿着个掉漆的小收音机,刺刺拉拉的好像在听戏,声音不是很大,过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关了收音机,慢吞吞的吐出俩字:“要啥?”

  “好香三把!”

  “哦?”这老头这次倒听清楚了,头稍微抬起来一点,睁开一双有些浑浊的眼睛打量了下我们,当他目光从我身上扫过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有些不自在,我望了望赫孝悌,他什么反应也没有,看来是我多心了吧。

  “进里面,自己拿!”老头说完又躺好,闭上了眼睛,手里的收音机吱吱呀呀的又开始唱戏,王雅倩则不客气的往屋里走去,我愣了一下,心里突然有些打鼓,有些不想进去,赫孝悌走了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走,跟上。”

  说完他走了进去,留下我自己又愣了一下,迈腿就要跟上,耳边却忽然传来一阵刺刺拉拉的声音:“此去,当心,有鬼!”这声音一闪即逝,我再仔细听的时候,只剩下咿咿呀呀的戏曲,我疑心是我听岔了?还是眼前这个老头在搞鬼?不经意间瞥了他一眼,只见老头面露微笑,手不停的敲打着竹椅的扶手,神情怡然自得!

  “家兴,跟上!”前面赫孝悌喊了我一嗓子,见他俩都进了屋,摇了摇头,心说,许是听岔了吧,便不再纠结,迈过门槛,看到一个玻璃柜台,上面随意摆放着些白色的蜡烛、布满尘土的黄纸与黄香,屋里有些阴凉,地上铺着青砖,王雅倩则站在一个老式柜子前,上面有一尊神像,却不知道供奉的是谁,有一个香炉,却不见冒烟!

  “小子,拿三把香过来!”王雅倩突然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声音命令我。

  “哦!”我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还是从柜台上拿了三把香递了过去,然后冲外面老头喊道:“大爷,三把香多少钱啊?”可外面的老头却没有给任何回应,我不禁摇摇头,从兜里掏出来一张五十的票子,压在香烛下面,转回身就见着王雅倩已经把三把香同时插进了香炉里点燃了,不一会屋里就云雾缭绕的非常呛人,我眼泪都快要给熏出来的时候,就觉得脚下一空,一低头,脚下变成了一个黑窟窿,整个身子一沉猛的就往地下载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