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家有大修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灵气波动

家有大修士 古城闲人 2857 2019.06.05 14:47

  “好精纯的灵气!”过了好一会,赫孝悌长出一口气,睁开双眼,缓缓说道。

  “不是,你说,刚刚那道光是灵气?你不是忽悠我呢吧!”我望着赫孝悌一脸的陶醉神情,忍不住问道。

  “没错,那道光束便就是灵气所凝聚,我真是没有料到,这块灵玉竟然可以把灵气压缩精炼到如此地步。”

  “喂,能不能说人话,听不懂你说什么。”

  “嗯,应当这样说。”赫孝悌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刚刚教你的那个咒语,乃是通宝决!”

  “通宝决?通天灵宝才有的通宝决吗?”

  “没错,看来道友这块灵玉与我逍遥门内丢失的那块定然有联系,既是如此,一切便好办了,我刚刚教给道友的乃是此灵宝的最低口诀,此口诀可让道友引出灵玉内的灵气,供道友修行之用。”

  “喂喂喂,跑题了,老哥,你不是要教我打开储物戒吗,你这都跑哪去了啊!”

  “道友莫急,若想打开储物戒,一来,周围要有灵气支持,二来,道友要有一定道行,可以破了原主人所下印记。”

  “啊?那我要到什么时候?”听到这个消息,我瞬间有了要打人的冲动,我现在才炼气期的修为,想要破解储物戒里原主人的印记可比登天还难啊!。

  “少则十年,多则三十年,换句话说,道友结丹后即可,当然,其中一枚乃是一位元婴期修士的,需要道友百年……!”赫孝悌慢悠悠得说出这话,我则是忍不住破口大骂:“要等那么久,你是不是想把我给气死啊,那个时候我都五十多岁了,早都成一老头了,再弄那么多钱有屁用,上哪泡妹子去啊?再说,你那么能吃,早把我吃成穷鬼了,不行不行,赶紧走你的。”我说着就往外推他,可这人脚跟扎根了似的,怎么也推不动。

  “道友,家兴,刘家兴小友,冷静一下,修行之人,匆匆百年时光是很正常的,何必忧愁呢?”

  “那是你,我我现在筑基都没戏呢,还匆匆百年时光赶紧走!”

  “小刘,听我说!”赫孝悌似乎也急了,一把攥住我的手说:“我知道你想要发家致富,吃喝不愁,不妨再听我几句话。”

  “什么话?有屁快放。”我抽回自己的手使劲甩了甩,这货手劲太大了,给我攥的生疼。

  “物品还原之法你可曾听过?”

  “物品还原?你说的是修复法术?”我立马精神起来了,现如今我可是修手机的啊,要是能学会这个法术,修手机还用得着费力巴哈的吗?嘿嘿!不过我又转念一想,不对啊,还原之法乃是元婴期修士才能施展的,我就是学会了也没法子用啊!

  “我知道道友心中仍有顾虑,不过我又一个窍门,可保道友炼气期就可施展,不知道友……”这厮说着就停了下来,盯着我笑。

  “算了算了,睡觉,睡觉,这事,明天再说!”说完我把手里的玉戴回脖子里,又弯腰从床下面拉出来一个箱子,打开是一床被子,往床上一扔,冲赫孝悌道:“一人一被窝啊!妈呀,困死了,睡觉,睡觉!”我伸了伸懒腰,往床上一躺,心里不住的琢磨着我手里还有两块中品灵石,要不然给他,让他破解那三枚储物戒,万一里面有很多灵石和宝贝的话,我不就挣大发了?可是,这厮到底是大修士,要一不当心恢复了法力,突然翻脸我可怎么办,这些个高阶修士从来都是翻脸比翻书还快的主,不行,不行……我在心里默默权衡着利弊,一不当心居然睡着了。

  次日一早,当我还在睡梦中和周公聊天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在我耳边叫我:“家兴,刘家兴,刘道友,醒醒,醒醒!”

  “干嘛啊!大早上不睡觉啊!”我气呼呼的睁开眼,就看到赫孝悌穿戴整齐的坐在床边,而卧室里整个弥漫着一股子香甜的味道,非常好闻。

  “道友昨日既然说了,要从今日开始修炼,在下自然要遵从道友吩咐,清晨正是修炼吐纳之术的好时候。”这厮不容分说把卧室门打开了,一阵冷风让我连打几个喷嚏,连带着人也精神了,刚要开口骂人,就被他一把掀开被子,把被子抱了出去,我操,那种冷啊,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不得不慌忙套上衣服,从屋里跑出来就要找某人算账,可一出门,眼前的景色我吓了一跳,天蒙蒙亮,晨光中,我面前的这个阳台此刻是大变样,之前东一处西一处的花草,此刻被高高低低有序的摆放着,阳台四周被茂盛的蔷薇花攀满变成了一堵堵花墙,更奇妙的是阳台正中多了个老式水缸,我凑进了一看,此刻几支荷叶才露尖尖角,几尾锦鲤在水中游荡,我不由得怀疑自己是做梦,揉了揉眼睛,又看了一遍,眼前的景色确实是真的不能再真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我正诧异间呢,赫孝悌就走到我身边,递给我一个通体发红的葫芦状小玉瓶,特别好看,我接过来凑在瓶口上闻了下,好香,不由的问了一句:“这哪来的?”

  “从我储物镯中取出来的,里面的丹药已经被我疗伤用了,这瓶子我留着无用,你拿去换钱吧。”赫孝悌说着就要走开,我却一把拉住他道:“桥豆麻袋,桥豆麻袋,你不是说没有灵气,你的储物镯打不开吗,还有,你不是法力尽失了吗?”

  “昨天那道灵气光柱你倒是忘了一干二净啊!”赫孝悌笑着给我提了个醒。

  “不是,那就是,对,就算是一道很浓的灵气光柱吧,难不成,你法力恢复了不成???”我现在是一头雾水,整个人都是懵圈的。

  “我本来也以为那道灵气光柱只是灵气精纯而已,可夜里我提炼这道灵气时才发现,它竟然抵得上一颗极品灵石。”

  “我去,你这意思是说你占大便宜了呗。那赶紧的,把另外三个储物戒都给我打开啊,快,快,快!”我兴奋的都要跳起来,不住的催促着某人,结果这货站在原地,挠了挠头道:“那个,其实,灵力已经被我用光了。”

  “什么?你在逗我吗?”我好似被雷击中,感觉瞬间都要石化。

  “唉,我也是没有办法,从柳州界我被卷进时空乱流时,我的灵力几乎耗尽,一路上不是灵石丹药撑着,我早就丧命在时空乱流中了,虽侥幸逃了出来,却也是伤势严重……”

  “桥豆麻袋,你说你伤势严重?”我走到他跟前,绕他转了一圈,一个伤口也没有好嘛。

  “皮肉伤于我都是小事,服食些丹药已然痊愈,难的是内伤,怕是不修养一月,难以恢复。”这人说话的时候是面不改色心不跳,谁知道几分真几分假,我也懒得和他申辩,就又问了他两个问题:“所以,你现在法力恢复了没有啊,还有,那么大早把我叫起来干嘛,太阳公公还没有上班呢!”

  “昨夜我搭配疗伤之药,法力也确实有些恢复,不过,已经被我疗伤与布置庭院耗尽了,至于把道友喊起来,那自然是为了道友的修炼之事。”

  “切,你可拉倒吧,咋不说你是想让我再给你释放点灵气呢,哼!”

  “额,也确有此意,不过,在下也是为了道友好。”这赫孝悌说着挠了挠头,靠近我耳边,又叽里咕噜的念了一堆咒语,我皱了皱眉头,问道:“这咒语又是干嘛用的。”

  “道友试一下就知道了,先念昨天的那个咒语,等到灵气出现再念今日这个,记住一定要感受到灵气波动再念今日这个。”赫孝悌说着跟个老师似的,一脸的严肃。

  我则是无奈的把玉石摘下握在左手里,先念了第一个咒语,同样的等了两秒,就在我全神贯注的等待那道灵气光柱的出现时,令我意外的是一股温和舒服的气流非常迅速的从我左手蔓延我全身,我正愣着呢,赫孝悌在一旁着急的喊道:“快念第二道咒语,然后深呼吸,快!”在他那近乎是吼出来的声音催促下,我闭上眼睛,念出了今日的咒语,随后我就觉着我全身的毛孔在这一刹那间猛的全部张开了,仿佛无数张小嘴,同时贪婪的吸收着这温暖的气流,我浑身的倦意,不痛快,在这一瞬间全都烟消云散,整个人顿时精神起来,双臂与双腿似乎顷刻间充满力量,这不是灵气是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