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奇妙世界 家有大修士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可怜之人

家有大修士 古城闲人 2090 2019.06.02 12:29

  “啊!”赫孝悌愣了一下,我则是趁机从床上爬起来,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赫小弟,呸,不好意思啊,赫孝悌同学,听了你那么悲催的经历呢,我是深感同情啊,可是呢,你这些悲惨的经历也不是我造成的对不对,现在你的麻烦也解除了,也就没有危险了对不对,然后呢,你是大修士,我就是一炼气期菜鸟,每天都要吃喝拉撒睡,所以呢,没啥事,我就不留你了,我这庙小,留不下你这尊大神。”反正这人现在没法力了,我怕他个锤子,说着我把卧室门一把拽开,迎面一阵新鲜空气灌了进来,我不禁打了几个哆嗦,鸡皮疙瘩起了一片又一片。

  “道友的美意在下心领了,可在下目前还不能走。”说着这厮竟然又在我床跟上坐了下来。

  “不是,为什么呀!”我关上门,一脸不解的走回来问道:“你现在的隐患也除了,身子也没啥大问题,咋就不能走啊。”

  “因为灵气!”

  “灵气?不是,我给你说,我们这边,除了极个别地方外,都没有灵气,感情您老人家在我这住着,我这就有灵气了。”我气的就差指着他鼻子骂了,同时口干舌燥的感觉让我一把端起床头柜上的水杯就开始灌水。

  “对!”这人突然回了一个字,把我呛的一口水就喷了出来,连带着咳嗽了好一会,等气息顺畅了我把杯子一放就说道:“喂,你撒谎能不能走点心,我都给你说了我们这大部分地方都没有灵气,只有九州盟等高门大派占据的秘境内有灵气,您老人家不去抢占山头,来这忽悠我,你是不是觉得我比较傻,好欺负啊!”我正滔滔不绝着呢,这人突然站起来盯着我,盯了我好一会,我心里都快发毛的时候,就听他慢悠悠的说道:“道友就没有想过要精进修为,摆脱生死轮回之苦,羽化登仙吗?”

  “你可拉倒吧,灵气这一关都过不了,还想精进修为成仙?我给你讲,我们这个国家呢,曾经有过好多皇帝,集齐那么多的人力物力与修士,比如汉朝的……”我开始巴拉巴拉的给这人讲起了古代史,临了了,我又补充道:“所以,这些精进修为啊,羽化成仙啊,对我都是不可能的事,毕竟我到如今还没有筑基,这一辈子怕是都没有希望了,所以还是务实点,努力争钱,养家糊口才是正事。”

  “呵呵,那是因为一群无灵根的人,在一个无灵气的世界里却想要长生不老确实是痴人说梦。”

  “是不是,你自己都承认了,所以说……”

  “但是你不同,你有那块灵玉!或者说,那块玉正确的称呼叫灵眼之玉。”

  “不是,你说的都是什么和什么啊?”

  “我逍遥门在柳州界开山立派已有近万年之久,却从未改换过门派所在,道友以为为何?”

  “这我哪知道。”我心里有些厌烦了,开始琢磨着怎么把眼前这人弄出去。

  “那是因为我门中曾经有两块灵眼之玉,据传乃是我立派祖师从上界的大能修士手中所得。”

  “所以呢?”

  “大约两千多年前,我门中出了一位绝世大能,区区百岁便修炼到化神境界,道号化蝶!”

  “噗,还有人起这名字呢,是不是一个女的啊!”我在一旁偷笑,看到赫孝悌明显皱了下眉头,有些不高兴,赶忙严肃的问道:“后来呢,这位化蝶仙子又没有在你们柳州界掀起一场腥风血雨。”这话说完,赫孝悌眉头皱的更厉害了,他一脸不悦,眼睛瞪了我一下的说道:“化蝶老祖,号称是可比肩我立派祖师的旷世奇才,进阶化神以后,门中长老决议将这灵眼之玉拿出一块交与了化蝶老祖保管,谁料……”说道这里,赫孝悌顿了一下。

  “他是不是跑路了呀,还是说他把那块玉打碎了?”我发现自己有点幸灾乐祸。

  “都不是,准确说,那块玉和化蝶老祖一起,都消失了。”

  “什么?消失了?”

  “对,消失了,门中长老有的认为是老祖带着灵玉飞升灵界了,有的则认为是遭了其他门派化神修士的围攻,灵玉与老祖一起陨落了……”

  “所以,你怀疑,我这块玉……”我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这块玉,同时往后退了几步。

  “道友放心,无论道友胸前悬挂的是不是我门中之物,在下都没有强夺的意思,到底灵玉通灵,既然它昨日救了你,就说明它与你已有了联系,在下强夺,只会造至反噬。”这厮说着又往我身边走了几步,我赶紧闪开些回答:“就算是你说的这样,这玉来历高深莫测的不得了,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那是因为道友不会用这块玉,尽管这块灵玉与道友有了联系,可道友却感觉不到,同时也释放不出灵玉的威力,若道友信得过在下,在下可保道友修仙路上,一马平川。”

  “我信你个鬼哦,你个糟老……”我心里骂了句,可嘴上却说道:“不知道你说的啥,反正我是饿了,我要洗漱出去吃饭上班,没工夫陪你玩了,拜拜了您嘞!”我说着就往卫生间里走,却被他一把拽住:“道友且慢,在下知道道友心中尚有疑虑,亦不强求,但在下一时半刻确难离开。”

  “喂,你讲理不讲理,我这庙小,容不……”我正要继续和他掰扯呢,这人从腰间摘下来一枚玉佩放到我面前,我看了一眼,通体碧绿,雕刻精细,虽然雕刻的是什么我看不出来,但是第一感觉就是好值钱的样子,我咽了咽口水道:“这是给我的吗?”别怪我作为一个修士还贪财,毕竟有盟约在那放着,若是我胆敢用法力谋财的话,早就被盟中灭了不知多少次了,所以至今活的穷困潦倒。

  “这块玉佩跟随在下已经多年,今日权当在下叨扰之费了。”他说着把玉佩放在我手心里,我趁机感受了下重量,还不轻呢,心里狂喜,毕竟我这个级别的小修士碰触到这么高级的玉器的机会太少了!不过我脸上还是不动声色道:“既然如此,我就先收下了,对了,你能换身衣服吗,你这身衣服看的我别扭死了。”

  “要是我法术还在的时候,换身衣服毫无问题,只是现在我法力尽失,周围又无灵气,我的储物镯与储物袋都打不开,所以……”赫孝悌说着纵纵肩。

  “好好,我知道了,我这套衣服你先拿去穿,顺带你再好好洗个澡……”我说着找了双拖鞋就把赫孝悌推进了卫生间,教了下他水龙头与淋浴怎么开后,就退了出来,又掏出他刚才递给我的那块玉佩,仔仔细细的瞧了瞧,心说:“这块玉怎么着也能卖个两万块钱吧,嘻嘻,这下发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