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家有大修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神志清醒

家有大修士 古城闲人 2646 2019.06.01 11:59

  百面书生话音一落,赫孝悌就在我不远的地方闪了出来,只是此时的他极其糟糕,脸色苍白的快如白纸一般,左手里紧紧握着那块造型古怪的玉,右手里则抓着那条迷你小龙。

  “早就听闻贵派镇派之宝逍遥神玉十分了的,今日一见,果真非同凡响,一块仿制灵玉竟能躲过一件通天灵宝与一化神修士的自爆,在下真是佩服!”百面书生摇着手里的扇子缓缓的说道。

  “我倒是没想到,应天钟竟能被你带在身上,你究竟是谁?”赫孝悌一脸戒备的盯着百面书生。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命就要走到尽头了!”百面书生说着左手一抛,那尊金钟就向赫孝悌飞了过来,眼看就要当头罩下。

  就在此时,赫孝悌把左手里的玉向空中一抛,这玉见风就化作一个透明的泡泡,稳稳的托住金钟,让它再难下落一分。

  “哼,我看你还能抵抗多久!”百面书生左手中指快速曲弹几次,那金钟顿时又变大了几分,同时上面雕刻的花鸟鱼虫仿佛活过来一般,竟然开始了啼鸣,一阵悦耳的音乐飘了出来,使我听到都有些昏昏欲睡,就在我双眼皮快坚持不住的时候,就看到赫孝悌几个躲闪闪到一边,左手一合一张,一颗碧绿的莲子握在手里,二话不说就与右手里的小龙一拍,一揉,嘴巴一张,一股黑色的火焰就把它们裹在一起,猛的一吸,吞进了肚中,而后他双臂大展,口中大吼一声:“五圣诀!”整个身体刹那间轰的一下烧了起来,双臂向后一收,猛的向前一挥,两道火柱直冲百面书生而去,这还没完,他整个身子猛的开始打转,似乎在跳一段古怪的舞蹈,一条丈许长的赤色龙形虚影就随着他身体的舞动而出现,变的越发的实在,当龙尾也变得极其实在的那一瞬间,他怒吼一声:“破!”这条赤龙就吼叫着杀向了百面书生,此刻的百面书生刚用扇子灭了赫孝悌此前打过来的两道火柱,见这条赤龙杀奔过来,面色凝重,将扇子一抛,一道灵光一打,一座黑色的山峰就从扇子中飞了出来,向那赤龙砸去,这还没完,他一手掐诀召唤应天钟,一手飞快的在自己身前布了好几层护罩,可应天钟还没来得及飞回来,那边黑色的山峰就被赤龙撞了个稀巴烂,接着以迅雷之势穿透百面书生身前的护罩,毫不停歇的直直的从他的胸腹处穿过,百面书生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而那赤龙竟没有消失,直直的扎进了最近的一处空间裂缝,轰的一声,那处快要愈合的裂缝猛的被炸出来一个大口子,黑压压的仿佛一张大嘴,在不断的向四周扩散,一股子无形的吸力伴随着裂缝的扩大涌了出来,百面书生道声不好,却已经迟了,被那吸力一把裹住给吸了进去,赫孝悌则匆忙的向后几个躲闪,把自己的那块玉包裹着金钟都收了回来,同时不住的掐诀,右手则飞速的在左手臂上画着符篆,刚刚完事,黑压压的大洞就已经来到他头顶上,一下就把他吸了进去,我跟着就觉得眼前一黑,一阵子晕啊,一闭眼一睁眼的功夫,就感觉自己头疼的快要裂开了,我奋力睁开眼睛,还是那熟悉的小屋,还是那熟悉的小床,只是眼前多了个熟悉的陌生人罢了……

  “这么说,前辈真的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里的修士吗?”我揉了揉脑袋,看了看时间,竟然才过去五分钟,又不得不思考着怎么应付眼前这人。

  “嗯!”赫孝悌轻轻点了点头,又补充道:“你我还是平辈相称吧。”

  “那晚辈,那我昨天晚上,我手臂上这是怎么回事?”我悄悄的又用神识扫了下眼前这人,此刻的他周身确实是丝毫灵气波动也没有了,自信心不由得就上来了。

  “其实这也是我所疑问的,你,真的不知道逍遥门吗?你胸前那块玉能借我看一下吗?”

  “玉?”我下意识的摸了下自己脖子上挂的一块玉,摘了下来,小心翼翼的递了过去:“这块玉有什么不对吗?这是我小时候,我爷爷的一个朋友送我的。”

  “哦!”赫孝悌从我手里接过我这块玉,拿起来仔细的瞧了又瞧,我不禁有些担心的提醒着:“这就是一块普通的圆形白玉,也没雕刻啥的,而且最中间位置还有点瑕疵,不是啥好东西,卖玉的都说了不值钱。”可这人就跟没听见似的,还是拿着我那块玉又瞧了会子,然后就看见他从自己脖子里摘下一块玉来,一起递给我说:“你对比下二者的区别。”

  “这还用比吗,你这块多好啊,玉的材质明显比我这个好的太多了嘛……”我内心里则OS着:“你这块好歹是仿制灵宝,我能说不好啊,不过话说回来了,怎么那么像我这块玉的一半啊?”我下意识的把两块玉放在一起,就发现赫孝悌的这块玉,简直就是从我这块上掰下去一半一样,除了色泽上比我这块更好些,我也找不出别的差别了。

  “你想的没错,我这块看上去就像你那块玉石的一半。”赫孝悌从我手中接过自己的玉石,慢悠悠的说道。

  “哪又怎么样,天下间的圆形玉石多了去了,难不成都和你逍遥门有关系不成?”

  “是啊,天下的玉石数不胜数,要说每一块都与我逍遥门有关系,自然是不可能,但是你身上这块,绝对有关系。”赫孝悌说着突然严肃起来,一本正经的道:“那日,我被吸进了空间裂缝中后,靠着丹药与这玉,勉强能自保,躲过无数的乱流与风刃,好容易看到通道里有一个缺口我就逃了进来,才发现这里几乎没有灵气,就在此时,被我压制在左臂上的那火灵就开始了反噬,起初我以为能轻易压制,谁料到,那火灵中,红袍少年的元神并没有消失,他是在等待时机夺舍,当时的我可以说处在最虚弱的时刻,差点就要被他得逞,尽管他暂时被我压制了下去,但是他的反噬与夺舍是一波接一波,一波比一波厉害,就在我几乎要压制不住的时候,遇到了你。”

  “等,等,等一下,你这意思是说,一周前,你,我,不对,那火灵是想夺舍你,他跑我身上来干嘛,对了,我想起来了,你昨天晚上用你左臂拍我肩膀来着,感情你是在祸水东引呀!”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怒冲冲的对他吼道。

  “祸水东引,确切说,我当时是想把你一把火烧死。”赫孝悌说着露出一个苦笑,我则是被吓了一跳当即就要站起来骂他,然后就听到他说:“昨天遇到你时,我的元神已经虚弱的压制不住他了,甚至于说,当时占据我这幅躯体的就是那火灵了,只是他与我一般,元神也是极其虚弱,虽能占据上风,却暂时吞不了我,他本想杀了你灭口,谁曾想,你脖子上那块玉救了你,确切说救了我们两个。”

  “这块玉救了我,我怎么不知道,你不会在撒谎骗我吧。”

  “我有这个必要吗。”

  “俗话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既然你能让我看到你之前的部分经历,那昨天晚上的事,你让我倒退回去看一遍好了。”

  “不可能了,我现在法力已经耗尽了,我只能和你大约形容一下,当时我的左手就要落在你肩膀上时,你脖子上那块玉直直的打出一道光来,把那火灵凭空摄了去,再然后,我就和你一样,都没了记忆。”赫孝悌煞有介事的讲着,我却心里嘀咕着:“我信你个鬼哦!”可表面上还是笑嘻嘻的:“哇塞,那么神奇的吗,那我岂不是捡着个宝贝了。”

  “嗯,若我没有料错,你这块玉,很有可能是我逍遥门中之物……”赫孝悌一本正经的说着,我却麻溜的把玉塞进衣服里,拍了拍手道:“好了,故事结束了,新的一天开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