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诸天玩家在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男儿行

诸天玩家在线 俩菜一汤 2522 2019.04.11 18:03

  【第66章屏蔽了,放在了这里!】

  “龙蛇”里唐门的前身,是海外的唐人街联盟。

  后来经过一系列的分裂、整合,组织里面的人争权夺利,唐紫尘和一帮人脱颖而出,夺得了大权,又经过几年的经营壮大,才发展成为一个堪比“洪门”、“青帮”的巨大组织。

  但现在,唐盟的实力还未达到巅峰。

  八六年的唐门,唐紫尘最多也才十五岁。

  剧情至少十几年后才开始。

  此时唐门在南洋的影响力,真的很小。

  但这个小,只是相对而言。

  在原始森林的洞穴里,高仁看到了一大批的火器,重型火器都好几架。

  这个时代,纯粹的练武已经不足以自保,练出暗劲也顶不住别人一枪,这是个火器的时代。

  一支雇佣兵,就是最大的底气。

  从原始森林里钻出来,又上了吉普车,兜兜转转,开进了一处城镇。

  直接开进了一所学校,校门大匾额上,写着“明伦堂”三个大汉字,烁烁生光。

  1718年,居住在疏球的华人,为了保持自己传统文化和对土著的绝对优势,巩固地位,开设了海外第一个学校明伦堂,把文字和拳法集中传播。那时候,琉球明伦堂教授华人子弟的拳法,就是唐手,也就是后来日本的空手道。有这个古先例。后来只要是海外办的华人学校,一大部分都叫明伦堂这个名字。

  这所学校的门卫、围墙、钢丝网等一应设施齐全,高大的教学楼,操场,草坪。

  不过,并没有看到学生,但操场上活动的痕迹却很清晰。

  很诡异。

  似乎里面的学生教师都撤离了。

  赵光荣看着空旷的操场,说道:“只要慢慢发展,要不了几年,我们便能在南洋彻底的站住脚跟,培养出一大批有胆气的华人青年,也不必培养出国术高手,只要基本的搏击,基本的枪械知识,到时候别人再想欺负我们,也要掂量掂量。可惜了……”

  普通人练武,不是为了练出神功来,而是练出胆气,练出血性。

  从食草动物朝食肉动物转变。

  打人先打胆,血性没有,就像印度练瑜伽的高手,体力强大无比,但也只是能抗揍罢了。

  可惜,南洋的各方势力不会给赵光荣发展唐门的机会。

  不然,何以唐门在十几年之后,在唐紫尘的手上才得以发展壮大。

  这次在南洋的行动,历史上赵光荣应该是失败的。

  “有人盯上了你们吗?”高仁问道。

  “是啊!被我们打死的川岛玄洋窃取了不少信息,想来便是他将我们给暴露了,好在我提前得到了消息,将人都撤离了……我们还很弱小啊!借用伟人说的一句话,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高仁皱了皱眉,说道:“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种情况遇到的多了,没什么大不了的……高师傅有没有兴趣和我再次联手搞一次大的?让他们看看我们也不是好欺负的!”

  绿林好汉的暗杀,是由来已久的。

  当年同盟会,洪门弟子不知道暗杀了多少满清高官。

  虽然说刺杀是不能解决问题的,但有时候也很有必要。

  “杀猴子?好,我陪你走一遭……”

  两人边走边聊,路过一处室内练武场,高仁耳朵动了动,听到了些声音。

  学校早已经没人,哪来的声音。

  赵光荣也有些意外:“难倒是欧洲来的唐盟教官,我已经安排他们离开了啊……”

  透过窗户看向里面,房子很大,很宽敞,只是中间立了一个铜人桩,铮亮铮亮的硬质黄铜铸造的,整个铜人桩有一米七八的样子,和一个成年壮汉的体型相同。

  这个铜人桩和练习咏春拳的木人桩大不相同,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裸体人形,铜人身上密密麻麻的刻画了深深的线条和凹下去的点。

  那代表着的是人体的经络和穴位。

  这完全是依照历史上著名的“铜人针灸图”仿制的铜人。

  一个身穿洁白纱质的宽松衣服,腰间系着一条红色带子的女人,正对着这个和她一样高的铜人轻轻出拳,或用拳,或用指,以击、点、劈、拿、钻、穿、粘的手法,打击着铜人身上的各个穴位。

  她的手法很轻,很柔,就好像颠簸棉花一样。

  但是她的手很稳,而且准确度极高,每一下都精确的打击到了铜人身上的最细小的穴位点。

  而且手法在轻的同时,快捷得不可思议,几秒钟的功夫,高仁的耳朵听到了铜人的前胸、后背、脚、后脑、顶骨、面门等十八处穴位全部被打中。

  一秒至少七次打穴,而且是全身上下各个部位,这样的速度,简直是风驰电掣,不可思议。

  而且手指极其的有力,力贯铜人,发出沉闷而有力的敲击声。

  女子收手转身,眯着眼看着赵光荣和高仁,剑眉明目,英气逼人,随之走了过来。

  “赵会长,我叫严元仪,这次行动算我一个!”

  ……

  严元仪出现了,唐紫尘还会远吗?

  十八岁的严元仪,一双眉毛长得漆黑清秀,一挑起来,就好像剑一样,增添了许多古代剑侠的气质。

  这次行动,算我一个!

  轻描淡写,就像报名旅游,欢欣雀跃的我也要参加。

  高仁知道眼前这个英气的女人身份可不简单,家里长辈稳坐中南海,如果是古代,那就是配享太庙的存在。她几年之后在“唐门”与唐紫尘夺权失败回国内,做的是国内三大特种部队之一“长风”教官兼政委,实力强是一方面,出身不凡也占据一方面。

  这样的身份,能耐得住心性练武,能抛头颅洒热血来南洋蛮荒之地,不简单。

  当年民国的时候,也正是有这样一群人,才有了煌煌中华的建立。

  严元仪的武道,取得就是革命先烈的精气神。

  穷文富武一点都没有错,但也不是越有权势,武功就能练得越高,虽然说,越有权势的,能请到很多知名的武师,要什么就有什么,但是太富贵了,容易产生一股娇气,锻炼心智的功夫上,就缺少一种底层一步步爬上来的艰辛和踏实。

  历史证明,富裕有权势的家庭弟子练武,条件好,高手是很多,也容易出功夫,但也就仅限于功夫好,真正登临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大宗师,还是贫民之中出生的多一些,如杨露蝉、孙禄堂、尚云祥、李书文,要么从小是农民,要么就是贫苦的学徒。

  底层之中练武的,要么就没有成就,要么一有机缘,得到人的帮助,那就是惊天动地,相反的,富贵权势家庭,要练拳法功夫,素质都普遍好,但冒尖地几乎没有。

  这是规律。

  但这个严元仪打破这个规律。

  武道大会准神级别的存在,如何会简单。

  “我叫高仁,看你刚刚所练的,是峨眉追风短打中的三百六十路铜人打穴,功夫精湛的很!”

  严元仪又挑了一下如剑的娥眉,杏仁一般的眼睛里面流露出一丝好奇,说道:“旧金山来的高仁?你也知道峨眉追风短打中的三百六十路铜人打穴手,这可是偏门到极点的外门功夫。”

  高仁摸了摸鼻子,自己的名字还不够响亮吗?

  “如果没有其他人叫这个名字,应该就是我了!”

  赵光荣见严元仪小瞧了高仁,开口道:“严元仪,你可小瞧了高师傅,他的功夫可不弱于我。你的功夫虽然不差,但与高师傅比起来,还是有点差距。我们这次行动危险的很,严小姐,以你的实力,我很不放心啊!”

  “身为唐盟中人,赵会长认为我是贪生怕死之徒?而且,我的功夫到了颈瓶,正是需要血与火磨炼的时候……”

  不得不说,严元仪的两道娥眉和杏仁一般的眼睛配合起来,实在是有一番韵味,看起来有八九分武侠小说里面功夫非常高的剑仙侠女风范。

  “子弹不长眼啊!”赵光荣自然是知道眼前这个侠女的实力,已然化劲,但却并没有到巅峰。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如果赵会长认为我实力不济,我也是一定会杀几个人头带回欧洲的。”

  “嘿嘿……”高仁笑了笑,说道:“大家目标一致,那便共同行动呗!其实化劲又如何?普通人又如何?面对枪炮一样流血,战场上,真正的高手还要属赵师傅手底下的那些兵,我们这些所谓的高手顶多也就打打辅助……”

  赵光荣微微扼首,说道:“说的也是,如果只我一人,我是不会闯兵营的,这不是胆气的问题,闯进去,那等于是送死,几十条冲锋枪,就是杨露禅、孙禄堂那样的大宗师也挡不住。”

  练武之人五感敏锐,到了化劲巅峰,更是超过了凡人的极限。

  一羽不能加,蝇虫不能落。

  可不是说说而已。

  就像之前高仁在铜锣湾遭受枪击,七八条短狗都奈何不得他,顺手还打死了两人。

  现在到了化劲LV3,在这个国术世界就是接近化劲巅峰的等级,身法异常敏捷,一扑十米等闲耳,无论多块的子弹狙击,都能躲避得掉。

  但如果十多个人,都拿火力强大的冲锋、火箭筒,把他逼迫进角落,一顿乱扫,没有死角。

  他又不会飞天遁地,也得死翘翘。

  正因为是这样,武术人才,再厉害,也不像那些导弹专家、航天人才、电子专家那些人值钱。

  这是低武世界的局限,能承受核爆,那就是高武了。

  整个印尼,有唐盟两百多的精锐战士,个个都是老兵,练过武,上过战场,身手敏捷,武器精良,一色的配备强大的火力。

  这些战士,每个人身上的装备都超过十万美元的武器装备。从海军装备,到陆军装备,而且他们擅长海陆两栖作战,都快相当于一些国家训练的专门用来实施斩首行动的部队了,联合起来,就算和南洋正规军交火,正规军都不一定有胜算。

  南洋的一些正规军,大多数都是拿杆AK,然后稍微训练一下的土著。

  所以,虽然人数不多,但亦是一只支非常强大的力量。只要让任何一方掌握到了手里,在整个南洋,都是地下势力的巨头。

  而且,南洋到处都是原始森林,实在太适合隐藏了。

  如果将这批精锐与正规军硬拼,那实在太可惜了,这可是今后唐门在南洋的班底。

  高仁提议先搞刺杀。

  着重刺杀之前排华惨案中的领导者。

  高仁杀的第一个土著猴子,是一个土著老猴子。

  (不敢说,不敢写,神兽出没!)

  不杀他,杀谁?

  暗杀的最高境界,就是我杀了你,你还没反应过来。

  三个化劲高手,五天里暗杀了整整几十只猴子。

  其实,到这时候,还没有一个人死去。

  太阳落下山岗,夜降临了。

  老猴子和他的美娇妻滚在了床上。

  三分钟后。

  “嗯,怎么这么痛?”

  在射出来的同时,下面一阵刺痛,连忙抽出来朝下一看。

  一大摊的暗红,腥臭的血!

  高仁深夜以暗劲击中他的腰子,刺到了他的肾,神不知鬼不觉!

  人的内脏器官神经系统不发达,等过了五六天时间,他才感觉到疼痛,但这个时候已经晚了!

  射血!

  就像小水枪。

  Biubiu!

  恐惧让这个瘦小的老头僵在了床上,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然后双眼一翻,昏死过去。

  而以南洋的医疗条件……

  在经过土著庸医的一番治疗无果之后,天亮的时候,这才被送入医院,整个人都已经凉凉了。

  之后连续三天,几十个土著长老,政府的官员,尿血而亡。

  恐慌在苏门答腊岛蔓延。

  替天行道。

  赵光荣在雅加达的别墅里,猴头佐酒,高仁拍着手缓缓吟着:

  “炎黄地,多豪杰,以一敌百人不怯。

  人不怯,仇必雪,看我华夏男儿血。

  男儿血,自壮烈,豪气贯胸心如铁。

  手提黄金刀,身佩白玉珏,饥啖美酋头,渴饮罗刹血。

  ……

  男儿行,当暴戾。事与仁,两不立。

  男儿事在杀斗场,胆似熊罴目如狼。

  生若为男即杀人,不教男躯裹女心。

  ……”

  “不妥不妥,女儿身又如何?当女人就不能杀人吗?大男子主义……”严元仪剑眉一挑,锐利的目光看着高仁。

  “哈哈,世间能出几个严元仪?多乎哉?不多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