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九州战乱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君位

九州战乱记 吃包子 3876 2006.03.28 22:18

    在向北的官道上一队人马在飞弛,其中就有方炎的义子方吟。不时日已到中天,有人在前面看见一个驿站提议在那休息一下,吃点东西。方吟想离开帝京已经两天了,不知义父可会因此事受累。这时有人说“王子殿下,到了松山 ,我们是要走武关还是走黄泉关绕道龙沁回拓颜?”方吟想了想“绕道。”

  当日的帝京,京畿营内。方吟在报到簿上签字后,径直回了皇城内的住处。在到栖凤庭时碰上要出门的羽林,羽林看见方吟如此早就回来不由问“营内无事吗?这么早就回来了,我要去街上逛逛去吗?”“不了,你去吧!”“你不舒服吗?脸色不怎么好啊,要不要去太医院看看?”“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你去吧!”说着方吟走进了栖凤庭,回头看见羽林走远,方吟又走出来向着和西苑的通道那走去。同时方吟在一路上所过的宫殿都进去看,因为是总管的公子他这样也没有人怀疑。当夜,栖凤庭内,方炎把方吟叫来说“方吟,和我到东苑去。”说着站起来走了出去。在这个东西两苑和宫城夹着的一条通道,方炎停了下来“在这等等。”不时通向宫城的门打开来,帝欣从门中走出来身后跟着两个提着灯的内侍。方炎看见帝欣出来,快步走过去,“陛下”帝欣看了看方炎,这时方炎点了点头。而后吩咐两个内侍下去。方炎、方吟两人提着灯照着帝欣向另一边的西苑走去,方吟这时才可以仔细的看看这位被称为中兴之主,曾以数万兵马平定叛乱的四方诸侯,更在雪原以少战多击败北陆大军。更在平定东陆叛乱后,便经年不见身影,把朝政交给一个不知是何方人士得方炎。帝欣看起来和东陆的世袭普通贵族没有什么两样,除了一身皇袍外。一双平淡而失去光彩得眼睛,使帝欣看来更相一个迂腐的老贵族,而不是东陆中兴皇帝这样的一代雄主。方吟看到这也绝得帝欣已不是当年的帝欣,多年安逸生活以使他没有了当年的雄心和气吞天下的气度。这条连接东西两苑和宫城的通道,并不似每天那样详静,平静得好象是风暴的前奏。在帝欣等三人在距西苑门还有几丈时,昏暗的宫灯后扑出两人向帝欣和方炎冲去,方吟微微一笑,回头看看帝欣只是平淡得看了一眼来人,没有任何惊慌。方吟一楞便扑向另一人和那人交起手来。就在一人到帝欣身前几步时,忽然停住呆立在那而后慢慢向后倒下。在同时方吟已生擒另一人,把来人带到帝欣身前,看看地上的那人只见他身上被射进了数支羽箭,脸上还弥漫着杀人时兴奋的神情。帝欣在看到方吟带人到身前,对方吟说“方爱卿,做的好要朕如何赏赐你呢?”“陛下真得要赏赐我吗?那我要这个”说着方吟举起刺客的刀向帝欣刺去,同时那个被生擒的刺客也飞身扑向帝欣,忽然方炎就现身帝欣身前同时刀也刺入方炎的胸口,血从伤口流出。方吟正想拔出刀来刺杀帝欣,但刀好象被什么东西卡住无法拔出。这时忽然就听见有人在大叫抓刺客,方吟无法只能逃跑。方吟越过身边的高墙向东苑逃去。在方吟逃走后,本来应奄奄一息方炎直起身来从胸口拔出刀,帝欣平淡的问了句“没有事吧。”“没事”说着从衣服里拿出了一个被刺破的血袋。这时帝欣转身带着来救驾的人向西苑走去。到西苑门时帝欣回头看了看方炎,方炎笑着回道“都安排好了。”说后帝欣走进了西苑。

  因为刺杀帝欣的事件,皇城内外灯火通明在搜索刺客。西苑北门外的小山上羽林带着一群人等在那,他不知道义父有什么事要他带着凤营到这来,要他在看到皇城灯火大明后,只要是由东苑北门经过的人都生擒住。在等了许久也不见什么人经过北门后,突然在东苑各处亮起灯火,东苑中有许多人在搜索着什么人。有一处宫殿内忽然喧闹起来,看来人是被发现了。在那人被发现后显然是心绪已乱,竟破窗跃上殿顶。在各殿顶来回飞跃往北门行来,身下是数百御林军举着火把跟着。在越过北门后,好象是平静了一下心绪,而后向山上走来。听来人来山腰时好象发觉了什么停住了脚步,而后脚步声不近反远。羽林这时射出响箭要凤营动手,同时周围火光大亮。在火把亮起时才发现此人竟是方吟。方吟象是被突然的响箭和周围的光亮吓着了,在众人围上来时竟无任何反应。而后方吟看了看周围而后站在那不动,好象以不打算做任何抵抗。众人心里松懈下来,正要上前绑他。方吟忽然抓起上前的那个人向人群中抛去,而后一跃飞过众人头顶,向山下掠去。众人不由得向山下追去。羽林也正要动身追过去时,耳边突然响起义父的声音说“射停他。”羽林不假思索的拉弓搭箭,正要射出又开始犹豫起来。“射他的腿,让他不能行动。”羽林转头才发觉义父不知何时以在自己身后。“射!”羽林无法只有射出。方吟听得背后有尖锐的破空之声,知其背后有箭,不由向旁边闪去。但以不及,大腿已中箭。强大的力量使方吟翻倒在地。众人围了上来生擒了方吟。

  栖凤庭内,方炎看着正在包扎伤口的方吟笑着说:“苏顿王子,伤得可重?”苏顿抬起头来盯着方炎。“你可是觉的奇怪?我为什么没有事!你在进入帝京的当天,我就得到了情报。你一直都在我们监视下在帝京活动。你是想问既然我都知道你们的计划为什么还要让你在帝京活动是吗?”苏顿停了停回道“是的”“你没有发觉我的人在看到你时没有表现出任何惊奇吗?”“是啊”“方吟,也就是你弟弟。在几天前就向北去了。你应知他是去那了吧?”“原来如此!那你们准备把我怎样?”“不会要你如何的,只是让你好养伤。还有在北门外接应你的人我没有碰见。”说着方炎转身微笑的走出了房间。这时天也渐渐的亮了。方炎看见羽林呆呆立在院中,便走到羽林身边说:“你应看出那人是苏顿?方吟以回拓颜了。以后再见可能就是在战场了!”方炎苦笑着走进大厅。

  当日,众臣得知夜里的刺杀事件后,在朝上各个都胆战心惊,害怕帝欣责问。但是在朝上帝欣只是问了问有事上奏没有,就退朝了。这更使诸臣心惊,记得上一次的刺杀事件发生是在帝欣在平定东陆叛乱的第二年,在当年叛乱军攻入帝京,传说在帝京的帝族被乱军屠杀无一人生还。但是帝欣想可能会有人逃脱,因此在东陆各地找寻在屠杀中逃脱的帝族,这时在象郡有一个人自称是帝姬即帝欣的姐姐。帝欣便把她接入帝京安置在皇城中,而后不久就出现了那次得刺杀事件。刺杀事件发生后,帝欣并没有派人大肆查办,而是让这件事情没有慢慢过去。但是多年后在看当年那件事则不是如此的简单。在那次刺杀事件后便在也没有人看过帝姬,不久之后做为复国五将之一得史杰在一次狩猎中意外坠马身亡。同年,同为复国五将得其它四人先后身故,方海市病逝、王鲂在回乡时被强盗劫杀、邓龙在巡查黄泉关时意外失踪、罗宁在家意外溺水。至那之后帝欣也在不打理朝政,交给一个名叫方炎得人处理,自己除了上朝外再也没有见过群臣。不管群臣如何上书都没有反应。而这次得事情帝欣一样没有任何表示,不知会否在发生上一次的事情。不由使得帝京进入了一种人人自危的环境。人人都担心不知那天会出什么意外。在这种情形下帝京整个城市都显的有点不安,但也有列外,褚王府和平时一样歌舞升平,群臣看到这个除了吃喝玩乐以外什么都不会的王爷,也很无奈。不知在帝欣死后,东陆又会是怎么样得。

  方吟在经过两月多的路程后到达了拓颜部的族都天沭,方吟看着这个记忆中得家乡,十六年来它只在梦中出现过,在这么多年后方吟对族都的记忆以模糊,不想自己还有可能回来。方吟心绪不禁起伏起来,在这种心绪下方吟穿过天沭城来到拓颜大帐处。

  “王子殿下您在这等一下,我去通知右王大人来迎接您!”一个同来马队中的侍从向方吟弓身说道:

  “恩,好的”这时方吟看见大帐中有一人带着一群人向方吟走来。便转头问同来的人“是右王吗?”“是的,殿下!”说着方吟急跳下马,快步走到右王面前叫了一声“舅舅!”不由泪流出来。

  “殿下好久不见!十六年了,当年雪原一战,你母亲带着你出战,不想就此一别就是十六年啊。当年传说你也在雪原身亡我不信魔帝虽说杀人如麻但小孩他还不至杀吧。我就四处打探在最近才得知你被一东陆人收养,所以就叫人接你回来。要你继承主君之位,你哥哥他太好战他一直想报当年之仇,想要重震拓颜部重新夺回拓颜北陆大君的位子。唉!当年一战我北陆兵马是东陆的数倍,但是一战下来不只我拓颜,各部都大伤元气。只是我拓颜精英尽亡,主君、君后战死。这十年来我拓颜元气也没有得到恢复,你哥哥还要发动全族再战!唉”说着一路走来到了主帐。“我是不是话太多了,人老了就是这样。”右王看着若有所思得方吟说道,而此时方吟心里想的是义父在他走时说的话“你回到拓颜后要尽快继承主君之位,如无法顺利继承就用点强硬手段,最好在明年六月前收服各派势力,不然战争就无法避免了。”方吟现在才知义父为何如此说。

  过了几天,右王召集拓颜各首领开部族大会要在会上推举苏吟坐主君。苏吟在这几天来和右王各处走动,右王要让苏吟熟悉环境。几天来苏吟大体知道拓颜各部族得首领都不想在征战了,大多都在右王这一边。而想战的主要是左王的人和一些将军,但这些人并没有能力决定主君的归属。同时,他们的领袖苏顿数月来也不见踪影,这些人也没有理由反对苏吟继承主君之位。这些人都希望苏顿可以在部族大会时回来,但是这时苏顿还在东陆帝京养伤。因此在部族大会上苏吟在没有任何反对极其顺利的成为拓颜部得主君。

  而在此时的帝京,人们在不安中度过了一个多月。这天,在散朝后方炎派人叫来羽林。羽林弓身问:“义父,什么事?”

  “你现在马上动身去北海。你还记得几年前我带你去的那个庄园吗?就是训练凤营的那个地方。”方炎微笑着对羽林说

  “记得”羽林回道,

  “好,你到那里带上凤营所有得弓箭手到帝京来,十天之内要赶回来,现在快去。”

  “是!”说着羽林走出大厅,叫人备马向北海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