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九州战乱记

九州战乱记

吃包子

  • 军事

    类型
  • 2006.03.21上架
  • 1.52

    连载(字)

1689位书友共同开启《九州战乱记》的军事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分离

九州战乱记 吃包子 8228 2006.03.21 14:56

    海面上有一艘小船乘着风向海岸驶去。船上的人在都显的十分高兴,显然今天的收获不少。在船靠岸的同时船上跳下一个小女孩向前跑去。

  “二叔,我先回家告诉大家好消息!”

  “小心点!绫雨”

  “哦,我没事的”说着跑进了村子。

  “就这么多?”官差中领头模样的一个,将手伸入盛着珍珠的桶中,抓起一把。

  “回大人就这么多了!”村长答到。头领抽回手,冷冷的看着周围的村民,大喝:“你们这群刁民!这也是珍珠?还没有沙子大!”说着一脚把桶向村长踹去。“把人都带走!”

  在远处山上有一辆马车正辘辘行来。

  车中人将车窗上的帘子掀开一角,问道“是收贡珠的吗?”一名清秀的少年快步凑到窗前,恭敬的回答:“是的,官兵正在那村子里抓人,看样子是要烧村子了呢。”

  “且在看看”车中人说道。远远的,村子里起了骚动,于是那放下帘子的手停了一停。

  一个小小的身影冲进村子,阻挡在官兵和一个妇人之间。“不要抓我娘!”

  不等官兵发作,妇人猛地从地上支起身子将孩子一把拦在身后:“绫雨,快跑!去找你舅公不要回来!”

  叫绫雨的孩子却不动,从身后的包袱掏出一把珍珠,举给那个官兵看“这不是珠吗?二叔就在后面他还有呢,够么?”

  就在这时候人们忽然都停下。珠子并不大只是难的匀润,在夕阳下刹是光彩照人,竟把众人身形影在了地上。夜明鲲珠,千金难求。可是这孩子手上就有满满一把,那包袱里呢,又有多少?官兵的头领排众走上前,伸出手绫雨便把手里的珍珠放进他手里。头领呆呆的看着手里的珍珠,片刻,他才醒过神来,嘿嘿笑起来:“弟兄们,你们看见了没有?”

  “没有,我们什么也没有看到”

  众人听在心里,猛激灵的打了个寒战。

  只听头领说道:“那你们说,这村子的贡珠,算是交齐了没有?”

  “差远了呢。”“这破村子里有什么珍珠啊?”“可不是,我们都搜遍了也没有看见什么珍珠的影子!”说着官兵们提着刀向绫雨围了过来,绫雨不由向后倒退了一步,却被身后的修补的渔网阻挡了退路。她的手在渔网上触到了一点锋锐冰凉,心中有了莫名的定宁,于是将那点冰凉握紧在手中,屏息等待着,她不想死,她要活下去。头领一刀朝绫雨砍去。刀光斩落的那一刹,绫雨纵身扑向头领。因她身体幼小,行动敏捷,扑到头领胸前时,头领的刀才落下扫过绫雨的后背,砍了个空。“大家快跑啊!”绫雨抬头大喊了一声,村民才如梦方醒四散开来。头领左手拎住绫雨的后领,正要发力,隐隐觉得腹部一麻,而后锐痛起来。他放开绫雨,不可置信的捂住伤处,身体向前缓缓的倒下。绫雨在同时掉头便住后山跑去。

  远远地从山下传来喧闹声,车里的男子询问:“方吟,怎么了?”“有个孩子杀了个官兵,正往我们这跑。”“那么,咱们且试试他的运气,看他能不能跑到咱们面前罢。”方吟轻轻应了一声便不再做声了。天色渐黑,以看不清什么了,只听得数人沙沙地望山上奔来。不到一会,人声已在数丈开外,听来,一名官兵象是已追着了那孩子,却仿佛吃了那孩子的一咬,痛叫开来。随既阵阵风声响起,想是官兵们赶上来扑刀急砍,又是撕拉一声,那孩子应是挨了一刀,足音凌乱起来,却是片刻不停。

  车中人低声说道:“去吧。”

  “得令!”方吟语音未落,人已在两丈开外,伸手拎起那孩子往马车那一丢,脚下不停向前,金刀出鞘,有衣破血溅之声,官兵一一应声倒地。尹婴轻身落地,便抬头寻那孩子,却不由得窒住了气息。孩子扑倒在地,胸前包袱散开,滚了一地的夜明珠。车帘掀开,一人下车,旋既伸手拾起珠子,送到眼前端详。

  男子缓缓蹲下身子,伸出手定住孩子的挪动的身子,手中传来孩子身体的战栗。男子一使力,把孩子抱到胸前,孩子一双眼睛近乎仇视地盯着男子。男子伸手轻抚着她稚嫩的脸庞。孩子猛然一头埋进男子的肩窝中,死死的抱住他。男子唇边浮现隐约笑容,抱紧孩子直身站起,任由明珠自身上滚落。“你叫什么名字?”男子淡静的询问。嘶哑细小的声音哽咽着回答:“绫雨”“愿意和我们去北方吗?”绫雨松开抱着男子颈项的双手,想了一会:“去北方,可以赚钱养活我阿母吗?”男子静默了片刻。说:“做我的儿子除了安逸什么都有,做我的女儿却是除了安逸之外什么都没有。”“那,我要做你的儿子”说完绫雨将头埋的更深,身上一点点松懈下来,声音渐渐模糊,沉沉睡去。

  方吟将散开的明珠收拾了,点燃一盏灯笼,打起帘子。男子抱着绫雨上车,方吟跳上车辕,车马无声前行。灯笼摇摆,方吟的卷发与眼睛,从纯乌中映出暗金光泽。“方吟,当年我在雪原,在乱军中拣到你的时候,你也是这样的,眼睛像个兽物。”

  方吟只是简短地回答道:“是。”

  “六年了。”

  “是”

  他们不在说话,夜色掩了下来。

  这年方吟十四岁,方林二十四岁,帝欣二十八岁,绫雨八岁。

  “莫不是我老了,这十年我觉得比前面二十年还长?”说着拿起铜签拨了拨灯花。火焰随即微微爆响,发出龙诞香的芬芳。对面的少年却不答话,手里拿着一枚黑子。许久,一声脆响黑子落棋。“你这一步太急,此时宜缓不可急进。”一个中年人放下手中的铜签“义父,不是常常说宁弃数子,不失一先吗?”少年抬起头。说着中年人也一子落棋,少年紧跟着又下一子。这时,中年人用手指点了点棋盘,少年一看脸色微变“尚未收宫,这也未必是输。”“羽林,你做事太急,要是在武关待不惯,就回来,义父为你安排。”“。。。。。。。。”“二公子,织造司要您过去一趟,说您和大公子的官服已经做好了。”这时一个侍卫在门外禀报道。羽林起身向义父躬身告退,走出门外要侍卫去叫大公子。侍卫告诉羽林说大公子已经在天启门那等着羽林了。羽林在路上想着义父和他说的话。想留下来,但是留下来又没有办法得到他想要的,那不如离开帝京到边关去,不在想这里的事情,忘记它。想着想着就要到天启门了,远远的方吟就叫他,而后向织造司走去。方吟凤庭总管方炎的义子,是京畿营的武官。方羽林,方炎的义子,今秋武试第3,因此被任命为武关的参将。

  夜里的帝京热闹非凡,帝京本来就是一个不夜城在加上近几天进驻帝京的三十万换防的边防军,而皇城是其中最热闹的内务府正在为明天的典礼做着准备,虽说没有人知道明天帝欣会不会来,帝欣已经十年没有参加这一类的典礼了,但是朝臣们还是在为帝欣的出场做着准备。灯火通明的皇城中也有一处是静静的那就是帝欣住的西苑。

  “起来了?天快亮了,要开始准备今早的典礼了。”羽林起身看见窗外的义父。“义父要去侍侯帝欣起床了,把你昨天做的官服穿上吧。昨天义父和你说的你想好了没有?没有想吗?那就去看看吧,如果不行就回来,义父会给你安排的!”羽林穿上官服后走到窗外,看着整个皇城灯火通明在为一个今天不一定出现的人而忙碌着。在看到方吟走出来后,和方吟一起向天启门走去。

  今天帝欣一样是没有来。在数十万人的呼声中,各军开拔。三十万人分别向三个边关重镇进发,羽林看着渐渐在身后远去的帝京,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在回到帝京了。现今北陆的拓颜部经常南下而武关又是首当其冲,就今年在武关就和拓颜部发生了大小数十次的战事。因此才会在三年不到就进行边防军的换防。在曾经是世界统治者的麋香王朝于千年前灭亡后,北陆、东陆、南陆、西陆四方就为中州大陆的归属开始长达千年的对抗,各方时战时和,但是在百年前各陆都出现了大小不一的****,东陆出现了王朝的更替,当时的诸侯林荫得到了政权,建立了胤王朝。北陆则由天阳部替代了拓颜成为了北陆大君。而西陆、南陆则分裂成小的王国或城邦由宗教在领导。而十数年前东陆在次出现战乱,在边防军秋季换防时数位大将发动叛乱,占领了帝京,而帝族几乎被屠杀光,只有当时得旭王林欣和其弟因不在帝京而免余被杀,而后林欣在北海公方海市和其他几位将军的帮助下击败叛乱军。经过四年最后在雪原大败为援助叛乱军要南下的北陆六部联军。在东陆出现叛乱的同年,朔北部为了北陆大君的位子公开挑战天阳部,最后朔北灭族。而西陆、南陆则一直在一种分裂中。

  离开帝京已一月有余了,各军在松山分开,武关驻军一路向北方前进。越向北边走天气就越冷,不久就下起雪来。这次带队的是武关驻军得副指挥使张成将军,他这一路上就十分担心这个凤廷总管的二公子在路上出事他不好担待,张成只希望他不要出事可以平安的到达武关,但是一个月来他和普通的士兵一样,张成就放心不少。在还距武关两三天时候这天夜里全军驻扎下来,而各位将军则被急招到大帐,“各位,可能武关出了一点问题!所以我们要加快行军了。”“是什么事?是拓颜又进兵了?”众将问:“是的,还有,这是禺水河边的一个屯田点的东西”在张成手里拿着一块断开的木匾,“今年北方入冬比往年要早了许多,而且比往年都寒冷,如果禺水河床冰封,那拓颜就可以有一条山涧能到达东陆而不需要通过武关。”这时方羽林向前一步“大人,请给我数千兵马,我愿去击退敌兵。”军帐内一片沉默。张辰知道一定需要派兵去,但是不希望方羽林去,这个人可以和普通的士兵一样行军训练但做战又是另一回事。他希望有其他人可以自动请缨,可是除了方羽林并没其他人,这使他犹豫不决起来。这时方羽林见张辰犹豫不决,不由又说道“大人,穿过天拓山不易,就算有一条山涧也不可能过大队人马。而且从对方行动来看在过了天拓山后并没有和武关前的敌兵夹击武关守军就可知这支敌兵并不是大队。同时我方没有得到一点消息,可见他们是要把这支敌军做为奇兵来用,在他们认为我们不知道消息时守备可能会有一点松懈,这时应该快速的消灭这可能的后患。”“这我知道。。。。。。好吧,你带麒麟营去吧。五千人都是骑兵,现在就起程。”“是!”说着方羽林退出了军帐去准备了。在方羽林出发后张辰不放心又派了陈、王两位总兵带了两万人马紧随其后向禺水河上游而去,一是为了援助方羽林,二是要求他们暂时驻守在那已防在次发生同类事件。同时张辰命令大军在一个时辰后出发快速向武关前进。

  方羽林带着麒麟营在第二天清晨到达屯田点,在屯田点里只有千余的拓颜轻骑,但守备甚严。在方羽林得知对方消息时,拓颜部骑兵也发现了方羽林这支部队。在双方都发觉对方人数不多时,都打算击溃对方,在这种情况下双方迅速开战。北陆骑兵在五陆当属最强,虽说拓颜轻骑无法和天阳突骑的战力相比,但也逊色不了多少。同时麒麟营也是当年为对抗北陆骑兵而组建的,曾在十年前的雪原之战中大败过北陆骑兵。因此双方战斗虽说激烈可是伤亡并不多。进在拓颜发现无法速胜而对方身后还有两万援军后,且战且退又由禺水冰封的河床退进了天拓山。方羽林没有追击看着拓颜轻骑退却进远处的天拓山,在拓颜轻骑进入天拓山后,有一个将军摸样的人转过身来,看着身后的这支军队紧盯着将旗下的方羽林而后转身而去。在方羽林看见回身看来的这个人的时候不由的大吃一惊,他的脸竟和方吟的有几分相象,如果除去他的金发感觉就是一个人。但因为太远看的并不清晰方羽林只觉是看错了。这时陈、王两人带领的人马也到了屯田点并驻扎下来。羽林在与他们会合后得知陈、王二人还要暂时驻守于此,便拜别二人起兵向武关去了。在羽林起兵向武关前进的时候,张辰带领的大军已经到达了武关,同时还向武关主将温乾将军报告了此事,他对张辰的处理十分满意于是传令陈、王两位总兵驻守禺水沿岸。

  第二天傍晚羽林带着麒麟营到达了武关,进关后羽林还没有下马就看见张辰跟在一人之后向他走来,他一看就知来人一定是武关主将温乾急忙下马拜见,在看见温乾本人后羽林发觉温乾并不象一个军人,人瘦瘦的,不高,身上没有军人所具有的那种刚阳气质,反而有一点象帝京的那些迂腐文官,并不象是一个在外统领大军的大将。这使羽林想起了一个有关这位将军得趣事来,当年温乾从军时在武试中是最后一名,而这时北陆龙沁部要和帝欣和亲,要一使节去迎亲。去迎亲必须经过拓颜部的领地,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结果温乾就被派去了,在那之后文试的结果出来温乾是第三,官员们就想把他追回来可是没赶上。“方将军辛苦了,我和张辰已在军营中备宴,走吧!”“大人,拓颜部这次好象是集结了大军准备突破武关是吗?”“不假!这次拓颜是集结了大批军队,根据情报来看大约有十万人吧!”“那为什么武关好象战事并不强?”“哦,这是因为武关周围都是高山,在关前有一条山道通往天拓山那边的雪原。”

  “是啊,在山道上并不适合骑兵的作战。”张辰说道。

  “武关不是他区区十数万人就可以突破的,以拓颜现今的实力来说,我不需要依险而守一样可以击败他。我只要两万人就可以!” 温乾说道。在听见这句话使羽林想起了在出发前义父交代的事,到武关后要尽力保护温乾,在接到他的命令后要马上处死温乾。羽林想起义父这个前后有点矛盾命令,他看温乾并不是一个很有野心的将领。这时他们已经到了宴会大帐的门口,忽然一个士兵上前向温乾报告说有大群百姓从山道向关前走来。温乾转身笑着说“看来这顿饭是吃不成了。”而后向城楼走去。张辰和羽林也紧跟着走上城楼。看着山道上大群的百姓,温乾说“来了!”果然在百姓身后不远处紧跟着拓颜得兵马。“传令下去全军准备迎敌,叫麒麟营做出击准备!”温乾对身边传令兵说。不一会百姓就到了关门前,百姓在关门大呼请求打开关门,让他们进去。羽林看下面的百姓,他们大多数是一些在北陆经商人,其中也有不少小孩和妇人大该是那些商人的家眷。拓颜的前军已经跟上了在后面的一些百姓,开始砍杀百姓把他们不停向前挤压以冲击城门。这时温乾又对传令兵说“命令弓箭手进山眼。”山眼是一些在武关旁边山壁上挖出来的山洞,是为了弓箭手可以更好的射击敌人而做的。“大人,让我也去吧!”羽林看着在砍杀百姓的拓颜兵恨恨的说道。“好吧,但是要小心一点。”羽林和弓箭手们进入山眼后便开始向山下的拓颜兵射击,只见山下的拓颜兵马一个个的倒下,不一会在百姓身后的拓颜前军就倒下大片,但同时拓颜也发现了在山眼中的弓箭手,开始向山眼这里射箭。在山眼中的弓箭手在射击时必须把身子探出去才可以射击。在拓颜向山眼这里射箭后羽林就不时得听见和看见周围有人被射中而后惨叫着掉下山崖。在狂射一通后羽林想休息一下,这时他才仔细得看了看整个战场,天拓山高高的耸立在两旁紧紧的夹着山间那条不大的山道,山道长长一直延伸到远远的黑暗深处。山道上整齐排着在前进的拓颜各军,在山道的前端靠近武关门楼的地方百姓以被砍杀大半,而屠杀还在进行中。羽林不忍在向下看抬起头来他忽然发现在山道顶部的后面有一面拓颜将旗在它下面火光中映出一个通身黑甲的人。看情形他是一位将军很可能是此次行动指挥,羽林打算射死他。但是羽林所在的山眼并不好射他,羽林打算冒险一试,他把自己整个身体倒挂在山眼外的山崖上。羽林连射两箭在亲见自己的弓箭射中,那个穿黑甲的人从马上掉下来羽林才要起身,但这时已晚只见一支箭离羽林已近在咫尺。就在这时忽然一只手抓住他,把他扯了起来。那支箭紧贴着羽林的背甲狠狠钉进了山壁。羽林惊呼了一声好险,这时羽林发现救他的是张辰将军,不由大为感激连连道谢。而此时山下拓颜部开始撤退,羽林看见知道自己没错那人果然是拓颜部指挥。而在撤退拓颜军队中忽有一骑不退反进,来到山道的顶端向着武关大喝一声,然后举起手中的弓箭向着羽林方向的山眼扬了扬手中的弓象在说我会报仇的。而后转身离开了。羽林这次看得十分清晰那个人就是在禺水屯田点的那位将军,他没有看错这个人除了一头金发外和方吟长得一模一样。在温乾看到拓颜撤退后就打开了城门百姓放进来,并派出侦察兵出去打探情报。在第二天中午侦察兵带回一个惊人的消息,拓颜全军撤退了。这个消息使得温乾、张辰等人大为不知所挫,而下午侦察兵带回了更惊人的消息,昨夜拓颜的左部王战死。而王子苏顿为了拓颜部主君的位子*了,而那个在武关前大喝的就是王子苏顿。拓颜分为左右两部,主君是整个部落的首领。现今拓颜部的主君正是昨天被羽林射死的左部王,是苏顿的叔父。在这次战役中拓颜右王并没有来而是在部族留守。因此在左部王死后苏顿会全军撤退*。从拓颜部现今的形式来看在今年是不会在进兵了。在帝京知道这消息后,武关温乾、张辰和羽林被召入京。

  羽林在想当时离开的时候还以为不会在回来了,不想三个月不到就又在次进入帝京、进入皇城。在天启门温乾、张辰和羽林解了兵器,由御林军带着众人向宫城里走去来到大殿御林军军官要求他们在大殿外等候帝欣 召见。张辰和羽林三人都是第一次进入宫城,不由四处张望起来。温乾则低着头在想着什么。羽林虽说是在皇城内长大,但是没有进入过宫城,宫城是帝欣和群臣议政的地方。在刚来的时候羽林天天看见那些大臣做着轿或车来上朝,他曾问过义父那些人天天是来做什么?义父说是来领饭的他们不来在家就没饭吃。自己当时还说他们有车轿又穿着这么好衣服他们自己不可以买饭吃吗......!“宣温乾、张辰、方羽林上殿!” 温乾、张辰和羽林进入大殿。大殿内分几排站着各类官员,帝欣坐在殿门对面的台上,在门外光照和大殿环境当中,无法看清帝欣的样子,羽林微微抬头看依稀在帝欣的旁边还有一人,他想那应该是义父吧!“那位就是方羽林吗?”帝欣在皇坐上问道,羽林微微弯腰回道“是,微臣方羽林。”“好”帝欣用奇怪的语气说道。一整个召见过程羽林没有看过一眼帝欣,他一直在大殿的黑暗中没有走出来过。在召见结束的时候羽林发觉温乾在看帝欣所在的那个地方时眼神中带着些许无奈。

  在召见完成后羽林和温乾、张辰退出大殿,向天启门走去,在路上温乾依旧沉默,而在这种情形下羽林和张辰也不说话,三人就这要默默的向天启门走去。天启门就严格意义上说并不是一个城门而更象一个大殿,天启门进入后是一个很大的广场,由一圈高墙围在中间,而高墙四周各有一个门,前后的一个是进宫城得、一个是出皇城得,左右的一个是通往东苑、一个是通往西苑。西苑是皇城中仆役和宫女生活的地方。东苑则是皇帝和后妃得地方。西苑又分南北两宫,北宫和帝欣所在得东苑相连,羽林在皇城生活时就住在西苑北宫得栖凤庭。当天在天启门当值官正好是方吟,见羽林三人向这走来便上前,“三位大人,令牌!”这时三人才抬起头来,温乾、张辰两人一看见方吟不由大吃一惊,相互对望一眼,同时想到苏顿几乎和此人长的一样。这时跟在三 人身后的一位内侍上前道“大公子,这是令牌。”方吟手接过令牌看了一眼还给了那个内侍转身“好,放行!”三人出了宫城,羽林向温乾、张辰两人告别,而后向栖凤庭的住处走去。羽林想这件事要赶紧对义父说。因为武将在历史上有过多次做乱,所以在武将进入皇城中是一定要令牌的,如无召令或令牌进入皇城的武将,将就地格杀。温乾、张辰两人出了皇城,就向城中驿馆得住处走去,在路上温乾对张辰说他想走走要张辰先回驿馆。而后温乾在街上闲逛起来,走着走着到了一个大宅子得门口,温乾左右看了看走到门前敲敲了门。而后在门前小声的说了些什么,就见大门打开一条小缝温乾闪身进去。接着温乾就被领进了一栋小楼,温乾进入楼内后对一位通身黄色衣着得中年人行礼,“大人,方炎的义子方吟可能是.......”“这个我知道,你先见见这个人。”这个中年人说,接着从楼上走下一人来,来人一身东陆普通装束,但腰间带着一把北陆生产的小猎刀。温乾看见来人转头对黄色衣着得中年人说:“大人,这是?”“温将军,好久不见啊!”来人就是当日在武关前的那个年轻将军苏顿。三人在小楼中密许久。太阳西斜,天地间渐渐暗了下来。一个小厮模样的人走到门前“大人,御使大人和丞相大人来了!”门内说道“好,带他们到大厅看茶” 同时小楼得门打开,温乾和苏顿和那个中年人从中走出来。中年人叫来一个仆人带温乾和苏顿从侧门离开。

  栖凤庭内,一个小厮在想方炎报告着什么,方吟从外面走了进来叫了声“义父”而后向自己房间走去。“你下去吧”方炎吩咐那个小厮,同时叫住了方吟“你要准备好回北陆了,羽林说他在武关时看见一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那人应该就是你哥哥了,他现在人也在帝京。在武关一役几乎所有人都看见了他,你已经无法在东陆生活了。回北陆去吧,我已让人安排好了。明早在帝京的西门有人等你。”“义父,等我的是我哥哥的人吗?”“不是,拓颜主君新丧,你和苏顿两人都可以继承主君之位。苏顿只会要杀你不会救你,等你的是右部王你舅舅得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