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药商王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来许个愿

药商王妃 落与孤 2236 2019.09.30 22:45

  “这种人,不教训一下,还会到处泛酸气的。”司南华的眼底闪过一丝狠厉之色。苏寒月心下一惊,论心思计谋,现在的苏寒月更加不是他的对手了吧。

  不过苏寒月不但不是那种知恩图报的人,还是有仇必报的呢。当船将要驶过一个小桥时,艄公照例提醒了一下,司南华略略一低头。苏寒月突然起身大叫:“快看那边,好有趣呀!”司南华一抬头,后脑勺狠狠地撞上了桥板。他“哦——”一声惨叫抱头弯下了腰。

  苏寒月大叫:“哎呀,十一公子,你怎么样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苏寒月心中却想:就是故意的!苏寒月装作很害怕的样子把头低下,低声抽泣:“咏歌,怎么办,我不是故意的。”苏寒月双肩颤抖,是在是忍笑到快要内伤了。

  月抚摸了一下苏寒月的头发,又拍拍苏寒月的背,说道:“南华,要不要紧,不如,我们先回去吧?”

  苏寒月他们的游船活动就此打住了,苏寒月知道月要回去单独教训苏寒月了。不过他不会太严厉的,只要苏寒月认错态度好。

  况且这种惩罚,苏寒月也喜欢。

  一同用餐的时候,苏寒月发现所有的菜都变得比较咸了,苏寒月倒是无所谓,这个世界的菜式,对苏寒月来说,没有好吃和不好吃的区别,只有不好吃和非常难吃的区别。月微微蹙眉,苏寒月知道他口味偏淡,于是随口说了一句:“好咸啊。”

  对面的司南华对着门口说道:“去叫厨房加几个清淡的菜来。”立刻有侍卫应声离开。原来,今天的菜这么咸,是侍卫们提前去吩咐过了。

  吃饭时,苏寒月注意到,苏寒月和司南华,竟然以相同的频率和顺序去夹菜,导致了苏寒月他们的筷子总是一同伸向一盘菜。当然,这种情况只发生了几次,月就给苏寒月的碗里夹满了菜,避免了类似事件的发生。

  第二天苏寒月他们又在小镇上转了一日,听说附近有个溶洞,很是神奇。据说那洞里面就像是神仙洞府一般,更奇特的,是有个许愿台,许愿很灵的。但是由于道路艰险,很少有人能到达那里。听到许愿台,苏寒月心中一动。

  于是苏寒月他们决定,去溶洞看看。这日一大早,苏寒月他们带上向导就出发了。先坐船出了镇子,又骑马赶了一个时辰的路,苏寒月照例侧坐在月的身前。来到一座山下,早有一乘小轿等着了,那是给苏寒月准备的。

  按照约定,苏寒月不能暴露自己的武功,即便不小心暴露了,也要装作粗通拳脚功夫而已。

  小轿行到山腰,就几乎没有路了。于是月吩咐轿夫在此等候,苏寒月他们要徒步走接下来的路了。侍卫们还是五个在前,五个在后,苏寒月他们三人加上向导走在中间。

  月扶着苏寒月的腰,几乎是抱着苏寒月在走,不好落脚的地方,甚至背着苏寒月走上一段路。司南华则沉着脸,目光几次飘向月放在苏寒月腰间的手。

  一直走到一处崖壁下,就没有路了,向导指着两丈高的崖壁说:“那上面就是溶洞的入口了,一般人上不去的。”

  司南华看了一眼,打了个手势,一个侍卫背着一卷绳子,借着崖壁上的凸起,几个起落,就到了洞口。一会儿,一根绳子就从上面垂了下来,那向导惊得嘴都合不拢了。苏寒月心说,这就崇拜了,以我和月的轻功,直接就跃上去了。

  五个侍卫留在了崖下,另外四个顺着绳子爬了上去。司南华回头看了苏寒月他们一眼,月说:“我可以带寒月上去。”于是司南华也一手抓住绳子,飞身上到洞口。

  月笑着对苏寒月张开手臂,苏寒月一个跨步,手脚缠在了他的身上,他拉住绳子,也飞身到了洞口。

  已经有侍卫点燃了几个火把,苏寒月他们一起向洞中走去。洞内有些狭窄,往里走,慢慢地宽阔起来,先是向上走了一段路,接着就是下坡路了,苏寒月感觉这是走进了山的腹地。

  突然眼前开阔了起来,苏寒月他们这才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巨大的洞中,洞底有潺潺流水,洞顶挂有一条条巨大的钟乳石。苏寒月他们站立的地方是洞的中部,一条天然而成的小路沿着洞壁上下盘旋。钟乳石泛着闪闪银光,在火把的照耀下,像是满天的繁星,真的有人间仙境的感觉。

  苏寒月他们感叹的声音在洞中激起阵阵回音。继续向前走,就没有路了。几米远处,有一个平台,平台上有一些亮光,平台对面的洞壁上,隐约有个人形。平台正上方有一簇钟乳石,非常工整地排列成正圆形,像是皇帝出行用的华冠。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许愿台了吧?司南华接过一个火把,一跃上了许愿台,火光一照,苏寒月他们看清了原来洞壁上的人形很像一个在打坐的和尚。司南华把火把插到地上的石缝里,双膝跪倒,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接着很虔诚地磕了三个头。

  苏寒月很惊讶,以他的王爷身份,还有什么不如意的呢?这时,他转过身来,向苏寒月他们招手。月揽住苏寒月的腰,也跃了过去。苏寒月一抬头,发现头顶有一线蓝天,难怪平台上能有亮光呢。

  “你们也来许个愿吧。”司南华说道,他的脸上有一些落寞的神色,像是想起了什么伤心事。这种人,会有伤心事?苏寒月不信。

  苏寒月心说苏寒月太想许愿了,说不定这里,就该是苏寒月和月许下生生世世的地方呢,可是苏寒月他们总不能用假名字许愿吧。看这位王爷也没有要回避的样子。

  “等我们成了亲,你带我来这里许愿,好吗?”苏寒月在心里诅咒那个大灯泡。

  “好的。”月一定也知道苏寒月的想法了。

  苏寒月仔细看向洞壁的和尚像,眼前突然有些发晕,接着天旋地转地,眼前一片漆黑,火把的光亮不见了,苏寒月伸出手去,月也不见了。苏寒月有些急了,想要大喊,却喊不出声来。

  眼前出现了一片白雾,一个人影从雾中走来,看不清样貌,只是觉得像是个和尚。啊,是他,是我梦里的那个和尚!

  “你来许愿了?”和尚问道。

  “哦,这次不方便,我下次会来的。我说过要改变自己的命运,我一定能做到的。”

  “哈,不方便?你不知道这也是命中注定的吗?改变命运?谈何容易!”和尚说完转身就走。苏寒月急了,伸出手大喊:“和尚,别走,你别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