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药商王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进步一大步

药商王妃 落与孤 2143 2019.09.23 21:00

  难道,他开始在意苏寒月了?不像呀,他从来都是对苏寒月爱理不理的样子,连正常的师兄妹的感情都谈不上呢。不管了,再等等看。

  冰昔第二次从水里出来时,脸上除了焦急,还有些绝望的神色,他大声喊道:“寒月!”那绝望,尖锐的声音,让苏寒月突然想起了另一张脸。司南华,他还好吗?少了一个对手,应该会觉得有点寂寞吧。

  这时冰昔准备第三次潜水了,苏寒月赶紧大叫一声:“师兄,苏寒月在这。”苏寒月从青石后游了出来,高兴地向他游过去。他狠狠地瞪着苏寒月,突然一转身。游上了岸。

  苏寒月暗想这下糟糕了,这个冷血动物生气了,苏寒月没有好果子吃了。

  果然,苏寒月刚一上岸,一拳迎面打来。苏寒月侧身一闪,第二拳已经打到。苏寒月早有防备,早一侧身,谁知这一拳是虚招。冰昔脚下一扫,苏寒月当即趴倒在地。

  “你骗苏寒月!你会游水!”冰昔恼怒地说。

  “苏寒月没有骗你,你又没问苏寒月会不会游水。”苏寒月一边狡辩,一边站起身来。

  “你知不知道……”冰昔说不下去了,干脆又是一拳打来。苏寒月当然知道,他急坏了。看来,不打上一阵子,他是不能消气的了。好在苏寒月的轻功不差,苏寒月一边躲避,一边求饶。

  “师兄,苏寒月不是故意的。”

  “师兄,苏寒月只是想跟你开个玩笑。”

  “师兄,你饶了苏寒月吧,下次不敢了。”

  冰昔也不说话,拳脚越来越快,招招狠辣,毫不留情。很快,苏寒月就已经中了几拳,伤痕累累了。苏寒月也没工夫耍贫嘴了,只认真地闪躲招架。不一会儿,脚下开始发软了。不知不觉又打到了水边,苏寒月脚下一滑,仰面倒下,“扑通”一声掉进水中。

  进水的瞬间,苏寒月知道自己体力不支,怕是不能自救了。这回是真的溺水了,希望冰昔不要以为苏寒月在开玩笑才好。哎,狼来了的游戏不能乱玩呀。

  苏寒月奋力地划了两下水,发现手脚好重,划不动了,呛了几口水之后,苏寒月失去了知觉。

  迷迷糊糊中,仿佛听到有人在叫苏寒月的名字。苏寒月努力睁开眼睛,周围仍是一片黑暗。于是苏寒月顺着声音的方向走去,感觉好累,像是走在棉花堆里,两条腿软软的。

  晃晃悠悠地走了好久,终于看到前面有一些光亮。苏寒月走过去,看见娘亲正笑眯眯地看着苏寒月。苏寒月高兴地喊了声“娘——”。娘亲却一转身,走开了。苏寒月急了,大叫:“不要走,娘,不要丢下苏寒月,不要!”

  “寒月,寒月。”温柔的声音在苏寒月耳边响起。苏寒月慢慢睁开眼睛,小声地说:“娘。”当苏寒月看清眼前的人是冰昔时,苏寒月好失望。

  冰昔一脸心疼的表情,低声说:“你醒了。”

  苏寒月别过头,还没有从梦境中走出来,说道:“苏寒月梦见苏寒月娘了。”

  一阵沉默之后,冰昔又开口了:“寒月,以后没人的时候,你可以叫苏寒月月。”冰昔的声音温润柔和,非常好听。

  “月。”苏寒月开口叫道。

  “嗯。”他淡淡地应了一声。

  苏寒月正想再开口,突然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穿着干爽的衣服,躺在自己的床上。苏寒月张着嘴,说不出话来,脑袋已经当机,不能思考了。苏寒月只能用询问的眼神看着他。

  他瘪瘪嘴,突然邪邪地一笑道:“没什么好看的。”然后从床边站起身来,悠悠然地走了出去。在他的身后,是苏寒月惨烈的叫声:“啊——”

  过了好一会儿,苏寒月才慢慢地平静下来,安慰自己说:“算了,算了,反正苏寒月的终极目标就是失身于他,就当预热好了。”后来苏寒月才知道,其实苏寒月的衣服,是杨叔帮苏寒月换的。

  那天之后,月又恢复了淡漠的表情。仿佛那件事情从来没发生过一样。不过苏寒月他们之间称呼上的改变,已经是进了很大一步了。

  而且,当苏寒月投去含情脉脉的目光是,他也会和苏寒月对望。那一对湖水一样平静深邃的眼眸里,无风无浪。

  成仁回来后,苏寒月他们又开始了地狱式的训练。苏寒月不怕苦,跟月在一起,苏寒月每一天都过得充满了希望。

  自从成仁知道苏寒月会游泳了,就适当地增加了游泳训练,不过苏寒月宁可他不许她下水。因为每次游到他说停的时候,苏寒月都是快要溺水了,最后被冰昔拎上岸的。

  苏寒月很怀疑师父在故意整她,对她的不听话,给她一个教训。

  真正的体能训练,是爬山。每天,苏寒月都要跟着冰昔爬一座并不高,却很陡的山。他的腿上绑着沙袋,苏寒月却仍然追不上他,刚开始,苏寒月都是被返程的他拖下山的。等到苏寒月可以追上他的时候,师父就开始给苏寒月增加负担,这时苏寒月才知道,绑在冰昔腿上的,根本不是沙袋,而是铁块。

  苏寒月很想学飞镖,觉得那实在是太酷了。可是真的要学的时候,才知道,要先练习攀岩。陡峭的岩壁上,是大大小小的洞,苏寒月只能用手指挂住自己,努力向上爬。

  因此,练习攀岩的那段时间,苏寒月的手总是鲜血淋漓的,每个手指都缠着布条。好在师父的伤药,效果还不错。

  苏寒月他们必须学会江湖各大门派的剑法,大概是到时栽赃用的。真正自己门派的剑法只有两套,一套用来自保,一套用来攻击。

  日子在单调中重复着,苏寒月曾经担心,这么大强度的训练,苏寒月会不会变成肌肉型的身材。要知道,苏寒月的样子并不是绝色美人,若是再有一个让男人望而生畏的身材,那苏寒月的计划岂不是泡汤了。

  好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苏寒月发现师父教的内功心法,真的很不错,不但外人从脉息上察觉不到苏寒月他们内力,而且苏寒月的身上也没有出现大块的肌肉,只是像一个正常的少女一样地发育。

  按照成仁的规矩,每十天,月都要与成仁对练一次。从十岁起,苏寒月也开始每十天与月对练一次,这一次,就是检验苏寒月他们功夫的时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