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药商王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微妙的变化

药商王妃 落与孤 2192 2019.09.22 19:40

  苏寒月眼睛一亮,暗道自己怎么忘了这个!她拔下头上的玉簪子,一头如云的秀发倾泻而下。她把簪子递给掌柜道:“这是和阗羊脂白玉簪子,拿来抵可以么?”

  掌柜抢过簪子,仔细瞧了瞧,喜孜孜道:“什么破簪子,拿来唬我,估计也值不了几个钱。算了,今天算我大发慈悲,你走吧。”

  苏寒月舒了口气,一溜烟跑出饭馆,寻原路山上去了。人家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苏寒月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认为这句话应该倒过来才对。这不,爬得气喘吁吁的,还不知道有没有一半路程。

  唉!肚子不争气地开始又咕噜咕噜,提醒她晚饭时间到。看天色越来越晚,气温也开始迅速下降,苏寒月拉紧了衣服,加快脚步前进。

  荒野之中,突然传来一阵打斗声。苏寒月摁掉自己如雨后春笋般冒起的好奇心,继续加紧赶路,可这声音越来越大,好像近在咫尺。她转念一想,不知道什么人打得这么激烈,或许师妹也在呢。

  念及此,她循着声音往旁边走去,才转个弯,就看到两个汉子提着刀在空地上围攻一个男子,而那男子,赫然就是小镇饭馆的那个眼神清澈的客人!苏寒月把身子藏在大树后,探出一颗头观战。

  只听得其中一个使刀汉子叫道:“霹雳!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苏寒月一震,原来那男子就是传说中的霹雳!果然,跟二师妹说的一个样,长相极其普通。

  她看他们越斗越快,比在电影院里看武侠电影还要刺激得多。入神之间,她没发现那三人离她藏身的大树越来越近,而她,由于看得入了神,半个身子都探出来了而不自知。

  这时,其中一个提刀的汉子往她这边看来,苏寒月暗叫声不妙,还来不及脚底抹油,那汉子大手一伸,老鹰捉小鸡般把她提起来,顺势往霹雳扔去。

  完了!我要命丧于此了。真是好奇害死猫,呜呜,我不想死。救命!苏寒月死死闭住眼睛,不忍看见自己身首异处,只求死的时候不要受太多痛苦。

  哪知等了许久,竟然没有预期中的死亡剧痛,只有呼呼的风声。苏寒月颤巍巍睁开一只眼,再睁开一只眼,差点想尖叫。老天爷!她被一个人单手揽着,在半空中飞奔!

  太刺激了,简直就像拍武侠电视剧,没想到有一天她居然也能体验一把小鸟的飞翔,哦,不,应该是大鸟的飞翔。

  她抬头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厉害,抱着她也能飞跑得这么快。不看则已,一看差点晕掉。那个人,长着一张霹雳的脸,没错,就是前几天她和二师妹夜谈所说的霹雳!没了!她的运气太背了,好死不死,竟落在脾气古怪杀人不眨眼的霹雳手上。

  怎么办?她现在算不算是被绑架?他是求财还是求武功秘籍?又或者跟刚才那两个汉子打得不过瘾,抓了她来杀掉补回?他会怎么杀她?一掌了结?或者折磨她一番才杀掉?对了,霹雳不是性情古怪么?

  看来很有可能以折磨人为乐,如果一不小心他又是变态杀手,例如像《沉默的羔羊》里面那样……哇!太恐怖了,简直不敢想象!

  正当苏寒月天马行空胡思乱想的时候,霹雳停下身形,手一松,他手中的苏寒月就以一个完美的狗啃泥的姿势安全着陆。摔得七荤八素的苏寒月翻身起来,见霹雳若无其事靠着一面石壁坐下,并且开始闭目养神,一股无名火立马涌上心头,她双手叉腰作茶壶状张口大吼:“喂,你放手的时候怎么也该说一声吧。你这样子摔得我很痛的,知不知道?就算绑架,也应该对肉票好一点!”

  霹雳睁开眼,苏寒月顺着他的眼神,一直看向自己的x部,没走光,裹得严严实实,很正常呀。咦?等一下,他看哪里。x部!她的x部!想不到这什么霹雳是个**,死下流古代男!苏寒月迅速双手掩x,破口开骂:“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

  霹雳眼神一闪,倏地设伸手往她x前探来。“救命!非礼——”苏寒月尖叫着要跳开。

  “你声音太大了!”霹雳轻斥道。

  “还大!我现在就要被你——”还没说完,苏寒月突然发现,霹雳只是拉住自己垂在x前的长命锁仔细端详。之前,她觉得自己这么大了还戴个长命锁很幼稚,可拗不过秀美,只好把它藏在衣服里面。大概是她刚才摔在地上,使得这锁露了出来。

  只是,长命锁被霹雳这么一扯,苏寒月不得不弯腰把头往前伸,这情形活脱脱像一只狗狗被主人拉扯着狗套一样。

  苏寒月赔笑道:“听说这是京城老字号出品的名牌货,而且是纯金的哦,应该价值不菲,你喜欢就送你吧。”原来霹雳看上了她的长命锁,这是南虞朝苏寒月的父母送的,怎么说都饱含浓浓的亲情,真有点不舍得呢,不过形势比人强,还是保住小命要紧。

  霹雳放开长命锁,古怪地看她一眼,淡淡说道:“原来你不知道。”

  “啊?我不知道什么?”他跟她打什么哑谜。

  霹雳没有再搭理她,一把扯开自己右肩上的外衣,露出里头的中衣,苏寒月这才发现黑红色的血正一丝一丝往外渗,只因他穿着玄色外衣,再加上伤口不大,渗到外头的血偏黑色且不多,她之前才完全没有发觉。只不过,现下在白色中衣的衬托下,那血就显得触目惊心了。

  “你受伤了。据称,你不是武功高强,一夜之间一人灭掉什么达沃城恶魔满门的吗,怎么才两个就搞成这样?”说着,苏寒月突然想起之前那个提刀的汉子,把她当成武器人给霹雳的时候,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霹雳没有答话,小心撕开伤口旁边的中衣,伤口里隐隐闪现一星金属的光芒。苏寒月看他闭目运气,识相地挑块大石头坐到一边。半刻钟后,霹雳轻喝一声,一股浓黑的血箭从伤口疾射而出,一枚细小的金属暗器掉落在草丛里。

  看来是那暗器上喂了毒药,苏寒月不由感叹江湖凶险,想当初胡一刀也是受了带毒的刀而死的。

  霹雳逼出体内的毒和暗器,整个人像大病一场,靠在石壁上费力地喘着气。他伸手往怀中摸出一个小瓷瓶,想要倒些药在伤口上,左手却颤抖着怎么也抬不起来,看来他真的伤得不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