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药商王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应有尽有

药商王妃 落与孤 2156 2019.10.11 22:48

  夏大娘满脸喜色迎上去,那大汉一抬头,就看见惊讶地瞪着地上的老虎的苏寒月,怔了一下,问夏大娘道:“婆娘,那小姑娘是……”

  夏大娘帮他们相互介绍了一下,原来那髯须大汉是她的丈夫夏大叔。此时,在屋里的霹雳听到声响,走出门来。

  苏寒月扯扯他的衣袖,低声问道:“那个老虎,该不会就是你今天打晕的那个吧?”霹雳还没来得及答话,只听得夏大叔欢喜道:“今天可真是幸运,刚上山没多久,我就看到这只大虫瘫在石头上,看它还没断气,我就补了一刀。

  大虫之前明显受了重伤,身上却没半点伤口,起先我还以为是哪个厉害的猎人打的,哪知等了一整天,不见有人来寻,就扛回来了。今天晚上正好用老虎肉来招待客人……”苏寒月与霹雳相视一笑。

  用过老虎大餐,夏大娘安排苏寒月和霹雳两个住在旁侧的小茅屋。那小茅屋本来是用来堆放木柴伙拾等杂物的,夏大娘收拾出一块地方,抱来一张草席给他们当被子,说道:“我们这山里人家的,地方小,你们小两口将就一下吧。”

  “谢谢大娘……”忽然听到“小两口”三个字,苏寒月急忙解释,“我们不是什么小两口,大娘可别误会了。”

  夏大娘瞅瞅她,再看看霹雳,笑说:“是新婚吧?瞧你这女娃害羞的。”

  “夏大娘,不是的,您听我说……”苏寒月着急地看向霹雳,想他帮忙解释解释,哪知他优哉游哉盘腿坐着,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死来福!没办法,她只好以无比诚恳的语气对夏大娘说,“我们只是朋友,真的……”

  “你家那口子是为了保护你受伤的吧,可要对他好些。”夏大娘笑呵呵地出去了。

  “夏大娘……”苏寒月石化在原地。马上,她气恼地坐在霹雳面前,狠狠瞪着他埋怨说:“你怎么不帮忙说说。”

  “越描越黑,沉默最好。”

  “哼!”苏寒月拉起草席盖住自己,倒头便睡,还不忘警告霹雳,“你睡的时候躺远点,男女授受不亲。”哪知霹雳用手推她,她心里有些发毛,霹雳该不会突然色心大起,变身**吧。

  今天晚上是不是月圆之夜?她努力回想着开学的时候,学校发的什么大学生安全用书上的防狼十招。第一招是啥来着?对了,要大喊,可是隔壁的猎户夫妇打得过霹雳么,说不定还会惨遭灭门。

  那第二招,撒泥沙,可是,哪来的泥沙,木柴就有;对了,还有一招,踢要害部位,对,他敢侵犯就让他绝子绝孙……不料听得霹雳说道:“借你长命锁一用。”

  苏寒月奇了:“要拿来干什么?这可是我爹娘送的,恕不外借。”嘴里这么说,双手却解下脖子上的金锁给他。

  霹雳接过长命锁,放在地上,说:“我余毒未清,你这长命锁可大有用处。”

  苏寒月更奇了,这看来看去只是一把普通的长命锁,顶多贵重了些,跟解毒有什么关系,不由追问:“我的长命锁到底有什么用处?”

  “用处可大了。”霹雳神秘一笑,“你自己的东西都不清楚?”

  见他不肯说,苏寒月撅嘴说:“不说我不借你了哦。”

  “长命锁已在我手上,可由不得你。再说了,我虽受伤,对付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死来福!”苏寒月气鼓鼓盯着霹雳。哼!他不肯说,她就不睡觉,偏要看他如何使用那把锁。霹雳没有理会她,反倒闭眼运气,不再碰那长命锁。苏寒月看着看着,眼皮逐渐沉重,最终还是呼呼睡去。

  翌日,当苏寒月醒来的时候,霹雳已经神清气爽地站在她面前。他把长命锁还给她,说身上的伤好了,毒也清了,可以离开此地了。苏寒月很郁闷的戴上长命锁,直怪自己昨天晚上怎么那么轻易就睡着。

  他们用过早饭,打听之下,才知此地不远就是溪源城。两人问清道路,别过夏大叔和夏大娘,一路奔溪源城去了。

  苏寒月这回可算真正见识到古代城市了,大城市果然是大城市,一派熙熙攘攘、车水马龙,十分繁华。

  大街上,有卖胭脂水粉的,布匹首饰的,杂耍的卖唱的,应有尽有,直看得她目不暇接。但是,这些精彩她统统没能停下细看,因为霹雳人高腿长,步履飞快,她为了不落下而只能对热闹的街景走马观花。

  她是有叫霹雳走慢些,可他充耳不闻越走越快,害得她只好加快脚步,甚至一路小跑才能跟上。尽管苏寒月气得牙痒痒,却拿他没办法。

  正当她气喘吁吁双腿罢工,心想无论如何都要阻止霹雳继续走路的时候,前方的霹雳突然停下脚步,害她收不住势,结结实实撞上他后背,还被反弹开去,鼻子都扁了。

  苏寒月张口就要抱怨,却看见他大步流星往旁边一间客栈进去了。顿时,什么火气都消失得无影无踪,终于可以坐下来,喝杯茶吃个包休息休息。她跟随霹雳进客栈,恰好听到他向掌柜的要一间客房。

  多好!她甚至可以看到自己泡在热腾腾的水里的美好前景了。经过一晚的野外生活,不断地走路,整整两天没洗澡,她的身上已经又脏又臭。等等,一间客房?他们现在是两个人,性别不同,又不是有什么特殊关系,怎么可以共住一间。

  苏寒月一个箭步冲上前挡住霹雳的去路说道:“怎么才要一间房?还有我呢。”她扭头朝掌柜说:“再加一间。”

  霹雳似乎故意跟她作对,斩钉截铁道:“不了,就一间。”语毕,拨开她不可置信的眼神,扬长而去。

  苏寒月追上他,几乎用喊的:“什么,我是不是没听错了,你当真有不良企图?我可是冰清玉洁黄花大闺女,怎么可以跟你共住一间。你吝啬也不是挑这一样来表现吧。”

  霹雳堵在自己的房间门口,对她挑挑眉,道:“谁要跟你共住一间。”

  “那你……”

  霹雳从怀里掏出一串铜钱塞给她:“这些盘缠够你回逍圣的了,此后我们两人分道扬镳各不相干。”说完,他砰的一声拉上门。

  苏寒月呆在原地,好像看到几只乌鸦嘎嘎嘎地从自己头顶飞过。霹雳这是什么意思?把她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塞点回程路费就万事大吉了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