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药商王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鬼门关

药商王妃 落与孤 2181 2019.10.17 22:51

  糜俊喆一心一意要置她于死地,整个人已经陷入疯狂的状态,哪里听得进去这些辩解,他只是死命掐住她脖子不放。苏寒月挣不开,只好扯开嗓子大喊救命。耳边却传来糜俊喆恐怖的笑声:“你以为邱兄会来救你么?他刚刚下船去了,一时半会回不来。”

  正当苏寒月感觉自己快要被黑暗吞没的时候,脖子上的压迫感忽然消失,空气像甘泉一样冲进肺部。她贪婪地吸几口,神志恢复清明才睁开眼,一眼就看见霹雳正对她站着,手握长剑架在糜俊喆的脖子上。她爬起来,往霹雳身后站定——救星终于出现了。

  “邱兄……”糜俊喆缓缓转身,一双美目楚楚可怜望着霹雳。

  “你终究还是动手了。”霹雳的声音很低沉,没有丝毫意外。

  糜俊喆惨淡一笑,问:“你下船就是为了试探我么?早知如此,”他的双眸转向霹雳身后的苏寒月,“那日无论如何也应该推她下水才对。”

  苏寒月问言,暗叫侥幸,怪不得那日在瞿塘峡的时候,糜俊喆悄无声息的站在自己身后,还一反常态跟自己亲近,当时她要是晚回头一秒钟,岂不是已经葬身鱼腹?原来那时他就起了杀心,自己还懵懵懂懂,不知危险,看来以后还是多长几个心眼为好。

  霹雳不带感情地看着糜俊喆,说:“就算苏姑娘死了,你我之间也不可能。”

  糜俊喆跌坐在席子上,不断摇头,好像受了巨大的打击。霹雳回剑往地下一划,席子哧的一声裂成两半。他冷冷道:“此后你我永不相干。”

  糜俊喆扑上前双手握住剑刃,六神无主地恳求说:“是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会这样。邱兄,请你……请你……不要与我断交……”

  “何必……”苏寒月看他手上的血不断滴在席子上,只觉触目惊心,“就算你自比那谁,怎么看来福也不可能是哀帝。天涯何处无芳草……”

  “你就杀了我罢。”糜俊喆专注而哀切地看着霹雳,似乎世上除了他再无别人,“见不到你,我的心在痛;见到了你,我的心更痛。明明你就在我身边,却隔着万里之遥;明明我在你身边,你的一双眼睛却只有另外一个人。死在你剑下,我的心就不会再痛了吧。”

  苏寒月叹口气,不忍再看。身为男子,糜俊喆的心一定饱受煎熬。问世间情为何物……

  “我不杀你,你好自为之。”霹雳的声音里依然听不出任何情绪。

  糜俊喆凄然闭眼,扯剑往自己的心脏刺去,却被霹雳轻轻一抽,撤剑回鞘。糜俊喆泪流满面倒在席上,哽咽不能出声。霹雳拉了苏寒月往舱外走。苏寒月听得身后的糜俊喆喃喃低语,不知说什么,只是语气听起来十分绝望。她担忧地问霹雳:“糜俊喆会不会有事?”

  霹雳看她一眼,拉她走到江岸才说:“糜俊喆的身后还有一个巨大的家族需要他支撑,等他冷静下来就没事了。”

  “糜俊喆好可怜哦——他那么爱你,不如考虑考虑?我不会歧视你们的。”

  霹雳横她一眼,生硬道:“我不喜欢男人。”

  “其实光从外表看起来,糜俊喆是个绝世无双的大美人。我的师妹和秀美都是美女,可跟他一比,就远远不及,我觉得……”还没说完,苏寒月就看见霹雳抛下她径直快步向前走,似乎在生很大的气。她吐吐舌,小跑追上他,急忙改口补救:“对不起,我不应该这样说的。爱情是不可以勉强的。糜俊喆有选择男人的权利,你也有选择女人的权利,都应该尊重。”

  “外貌并不是一切,”霹雳突然停住脚步,很认真地对她说,“即使是没有美貌的女子,对于爱她的人来说,同样有她的美丽之处。”

  “我知道,”苏寒月奇怪霹雳怎么突然对这个问题较真起来,看他那个样子,不太像是会把时间花在考虑情情爱爱这种事情上的人,“正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一个女子,就算没有美丽的容貌,也可以学富五车,或者心地善良,或者武功高强等等,这些都是可以让人欣赏的特质,也远远比美丽的皮囊要长久。”

  霹雳赞许的点点头,走了几步,忽又道:“苏姑娘,我姓邱,字英悟。”

  “哦,邱英悟。”霹雳终于把名字告诉她,“你别老叫我苏姑娘苏姑娘的啦,听起来很不爽,直接叫我苏寒月或者寒月就行了。”苏寒月脑中一个念头突然闪过,问霹雳:“你该不会一开始就在船上,隐藏在暗处看那个糜俊喆掐死我吧。”

  “对。”

  “糜俊喆刚才在船上问你,下船是否是为了试探他,这也是真的吧。”

  “没错。”

  “这就是说……”苏寒月的语气透出一种危险,“你拿我做诱饵,还在我快死的时候才现身?”

  “是的。不这样做,就不能让糜俊喆死了这条心。”

  “你这个混蛋!”苏寒月大吼出声,“有意把我往鬼门关送,是不是!”

  霹雳吓一大跳:“你先别生气,只要糜俊喆死了这条心,你的危险就彻底消除了。”

  “不生气才怪,我差点被杀掉了!我虽然是逍圣弟子,但是手无缚鸡之力的。”

  “有我从旁保护……”

  “你要是慢一步怎么办,去哪里还我命来?”苏寒月已经青筋暴起,活脱脱一幅母老虎的模样了。

  “现在你不是好好的吗……”为免被母老虎的怒火喷到,霹雳抱头鼠窜。

  苏寒月不依不饶,追斩他直到天黑。她肚子饿了,才突然想起霹雳乃衣食父母,这才放弃兴师问罪的权利。是夜,他们在淮高投宿。

  翌日一早,苏寒月在房内刚用过早餐,就被霹雳催促赶路,说什么之前被她耽搁了不少时间,接下来要抓紧才行。一想到又要用双腿走的,苏寒月心里就直发怵,古代可不像现代那样有汽车可坐。

  出了客栈,一架小小的马车出现在眼前。霹雳跟她说:“上车吧,我赶车。”这下苏寒月可来劲了,一骨碌就爬了上去。古代没有汽车,还有马车可以选择嘛,她之前怎么没有想到。

  “这车是租的吗?这下子我不用走路,你也不用抱怨我走得慢,我舒服,你又舒服。早就应该这样了。”苏寒月兴奋地掀帘瞧瞧里头,整洁小巧舒适,适合长途。

  霹雳坐在前头,一边赶马一边回答:“买的。本来在永渭就想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