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药商王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不敢动弹

药商王妃 落与孤 2188 2019.09.26 22:30

  接着他让苏寒月出来,又把月叫进房间里,过了半个时辰才出来。出来后,成仁就宣布:“寒月,跟师兄离开山谷吧,以后不用回来了。”

      “师父,那我的任务呢?”苏寒月有些疑惑。

      “你师兄会告诉你的。”哦,原来是单线联系。

      苏寒月有些发蒙,这也太突然了。苏寒月以为苏寒月第一次离开山谷,会是去出任务,完成任务了会再回来。没想到,第一次出谷,便是永远离开了。师父一句话就把苏寒月打发了,杀手的办事效率,还真是高。

      虽然师父对苏寒月很冷淡,但是由于苏寒月知道他爱着苏寒月的娘亲,所以苏寒月也知道他是个重感情的人。这样就离开了,也许就后会无期了,苏寒月真有些不舍呢。

      好在苏寒月是和月一起离开,只要有月的地方,就是苏寒月应该在的地方,所以苏寒月并没有太多的伤感。而且山谷中就像是世外桃源,过了这么多年的神仙日子,现在,苏寒月终于要回到人世间了,心中还有些期待呢。

      最难过的应该是柳絮,成仁说它毕竟是头狼,不能跟着苏寒月他们出谷。柳絮已经长到苏寒月大腿那么高了,它仿佛也知道要和苏寒月分别了,低声呜咽着,不停地用头蹭着苏寒月的腿,就像在求苏寒月带它一起走。

      吃过午饭,苏寒月和月拎着简单的行李就出发了。苏寒月想要把月买给苏寒月的衣服和狐皮披风带上,如果真的全带上,怕是一个大包袱也装不下呢。月说不用了,出山了再买新的给苏寒月。也是,做杀手的,多的就是钱,要担心的只是有没有命去享用呢。

      考虑到出山了是要见人的,苏寒月还是带了一套女装和月送苏寒月的首饰脂粉,加上两套换洗的练功劲装,一把剑和一套飞镖。拜别了师父,苏寒月他们就要出发了。

      成仁看着苏寒月,眼里不经意地闪过出一丝怜惜。是苏寒月看错了吗?苏寒月正想再确认一下的时候,成仁走过来说:“我送你们出谷。”话音一落,一条黑巾蒙住了苏寒月的双眼,手里的包袱也被人接了过去。

      哦,原来把苏寒月赶出去之后,不打算让苏寒月回来了。这算不算扫地出门呢?

      一只手揽住苏寒月的腰,声音从头顶传来:“抱紧我。”

      除了小时候成仁抱苏寒月进谷的那一次,这是第一次,成仁离苏寒月那么近。一股男人的气息瞬间包围了苏寒月,苏寒月知道,他爱着苏寒月的娘亲。可是这姿势,太暧昧了。

      成仁一定是故意的,他完全可以让月抱着苏寒月。苏寒月和月的关系,他是非常清楚的。刚走出几步,就听到一声凄厉的狼嚎,成仁怕柳絮追来,刚才已经用链子把它锁住了。苏寒月知道,这是柳絮在跟苏寒月道别呢,苏寒月在心中默念:柳絮,后会无期了,我会想你的。

      苏寒月他们在苏间奔跑了三个时辰,虽然被成仁抱着,借了他的力,苏寒月还是觉得有些累了。苏寒月知道,成仁在故意绕路,他是打定了主意不让苏寒月再回到谷中了。

      苏寒月心说你就不怕月带我回来?但是我知道月一定不会带我回来,他可是一心想帮我脱离这里呢。成仁也知道了月的心思了吧,或者成仁本身就想帮我?

      一路上,苏寒月没有感觉到月的存在。也是,月不需要陪着苏寒月他们兜圈子,直接在目的地等着苏寒月他们就好了。

      这样想着时,苏寒月他们已经停了下来。苏寒月好像听到耳边有很重的鼻息,像是马在打着响鼻。苏寒月被一下子扔上了马背,成仁也跟着飞身上马。苏寒月被侧身放在马背上,只好回身环住成仁的腰,好尴尬。没办法,苏寒月不会骑马。苏寒月的眼睛被蒙着,别说调整姿势了,在马背上苏寒月都不敢随便乱动。

      后来苏寒月就想,就当成仁是我的爹爹好了。本来嘛,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呢。这样想着,苏寒月突然明白了,成仁是把苏寒月当作要出嫁的女儿来送呢。苏寒月为自己之前的龌龊想法感到不齿。

      随着马背的颠簸,苏寒月小心地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让自己的头靠在成仁的胸膛。苏寒月感到一只手轻轻抚过苏寒月的头顶。

      “师父……我们走了,您要多保重。”苏寒月的声音有些哽噎了。

      “照顾好你自己就行了。”成仁的声音闷闷地从头顶传来。

      苏寒月已经开始不禁抽泣起来。不知过了多久,竟睡着了。

      缰绳被勒住,马突然一扬前蹄,停住了。苏寒月蓦然醒来,到了吧?苏寒月心中想到。

      腰上一紧,成仁抱着苏寒月跃下马来。接着眼前一松,蒙眼的黑布被取了下来。苏寒月有些不适应眼前的光亮,不敢立刻睁开眼睛,只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成仁在半个月后终于回来了。他一回来,就沉着脸把苏寒月叫进房间,也不说话,只是拉高苏寒月的袖子,在看到鲜红的守宫砂时,似乎松了一口气。

  接着他让苏寒月出来,又把月叫进房间里,过了半个时辰才出来。出来后,成仁就宣布:“寒月,跟师兄离开山谷吧,以后不用回来了。”

  “师父,那我的任务呢?”苏寒月有些疑惑。

  “你师兄会告诉你的。”哦,原来是单线联系。

  苏寒月有些发蒙,这也太突然了。苏寒月以为苏寒月第一次离开山谷,会是去出任务,完成任务了会再回来。没想到,第一次出谷,便是永远离开了。师父一句话就把苏寒月打发了,杀手的办事效率,还真是高。

  虽然师父对苏寒月很冷淡,但是由于苏寒月知道他爱着苏寒月的娘亲,所以苏寒月也知道他是个重感情的人。这样就离开了,也许就后会无期了,苏寒月真有些不舍呢。

  好在苏寒月是和月一起离开,只要有月的地方,就是苏寒月应该在的地方,所以苏寒月并没有太多的伤感。而且山谷中就像是世外桃源,过了这么多年的神仙日子,现在,苏寒月终于要回到人世间了,心中还有些期待呢。

  最难过的应该是柳絮,成仁说它毕竟是头狼,不能跟着苏寒月他们出谷。柳絮已经长到苏寒月大腿那么高了,它仿佛也知道要和苏寒月分别了,低声呜咽着,不停地用头蹭着苏寒月的腿,就像在求苏寒月带它一起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